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383章 解除兵权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偏偏曹操就杀了荀彧,没人想到。()中文.xn.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事后曹操也大张旗鼓的为荀彧办丧事,可是明眼人心里都清楚,除了曹操还有谁能令荀彧悄无声息的突然从这个世上消失?

    “张锋的权力、声望、还有个人的能力,都已经让曹操觉得担心了。更何况张锋这个人虽然行事张狂,却是个聪明人。曹操一定很清楚这一点。”

    “郡主的事,表现上看是张锋扫了主公的面子,可是深一想,我们大可以就此大做文章,嘿嘿,”周瑜说到这里的时候,笑得有些奸诈,两排整齐的白牙露了出来。

    “你们说,如果你们是曹操,得知张锋这个江东的‘驸马’让江东军一次又一次的望风披靡,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

    “好极了!”

    曹操坐在高大亮堂的魏王府,下贾诩、郭嘉、戏志才等一个个蔫头巴脑的站着,中间跪着一个毒刺的探子,头低得只能看见眼前一小块地砖。

    “知机南方大胜,打得孙权小儿不敢探头。待来日班师,又有大赏啊!”曹操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可是底下一班人都没有吱声,跟随他时间长的人都知道,曹操这样笑,心里并不是高兴。

    相反,还愤怒的很江山权色。

    见众人都没应声,曹操挥了下袖子:“下去吧。”

    众人应了声就往外退,曹操的声音又响起,“文和你留下,随我去书房。”

    书房,那里才是曹操命令的下达地,象征着大汉权力中心,每个大的谋划都是出自这里。

    郭嘉听到曹操的声音没有喊到自己,叹了口气,摇了摇自顾去了。

    曹操在前面大步走着,后面跟着亦步亦趋的贾诩,走到书桌后的太师椅前,重重的一坐,差点被摇翻了。

    曹操手舞足蹈寻求平衡的动作贾诩不是没看到,却不敢笑,他知道曹操很生气,只不是不知道他是生气什么。

    没人能看的出曹操是气张锋,还是气江东人玩的手段?

    “你是聪明人,奉孝是知机的知交,故而未曾唤他一起来。”

    曹操指着贾诩的鼻子,声色俱厉的沉声问道:“你说,知机会不会叛我?”

    贾诩当然是聪明人,他怎么可能说出是或不是这样的话来?如果将来张锋将来真的有了异心,或者说,被逼得有了异心,他能承担这句话的责任?

    他不会,因此,他也没有说是或者不是。

    “大将军,并没有兵权。”

    贾诩这句话虽然看起来有些牛头不对马嘴,可是曹操一听就明白了,这是指张锋虽然声望高,并没有实际威胁。

    他的三千弓骑是厉害,可是现在直辖于曹操的军马,有更多强力军团。

    虎豹、重甲,以及二万训练有素的,同样的弓骑。

    “可是江东人口口声声喊着驸马驸马!”曹操怒了,一袖拂去,把桌上的玉砚扫落在地,当的一声响,散落成点点滴滴的晶莹玉块。

    “周瑜的计!”

    贾诩话不多,字字珠玑,曹操当然也清楚。

    一时间书府里静得除了曹操粗重的呼吸,什么声音也没有。

    “知机这么多年,从一濮阳令成大将军,会不会有了觑觎我的位置?”

    曹操好半天才脸红脖子粗的憋出一句话。

    “我不知道。”

    贾诩的回答果然还是没有明确的表态,正如他一向明哲保身的作风。

    “哼哼,好一个不知道!”曹操却没有再咆哮,反正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文和,你下去休息吧,把仲康叫来。”

    贾诩心里一紧,知道曹操最终还是不相信,但是他还是没有多说半句话,行了礼便退出,不到片刻,许褚大步而入。

    这位山一样的虬须大汉,身上的肌肉把铠甲挤得鼓鼓的,每走一步似乎身边都有风为之旋转呼啸,在曹操面前应喏而止步时,似乎脚下的砖都难过的**了一声气冲星空最新章节。

    “主公唤某?”

    曹操把桌上刚刚写完的一封字迹尚湿的信装进黄色的信封,“这个你拿着,带着我的兵符,点五百虎豹骑去知机那里。”

    许褚忠心无二,应了声便双手去接,曹操又道:“记住,见了知机的面,当着众将在场方能拆开,否则军法从事!”

    许褚不敢多言,小心翼翼的接过,却傻傻了说了句:“主公,只带五百人去助大将军,是不是少了点?”

    曹操白眼一翻,拿这大个子没办法,又不说是做什么,没好气的说:“去便是了,切记,一切照信上的办!”

    ********************************************************************************

    当许褚走进张锋的帅帐时,表情还是很高兴的,可是当张锋从帅位上走下来准备恭听曹操的指示时,许褚却呆了。

    “令知机立即随仲康急返回邺,不得有误。违令者斩!”

    原来曹操让自己来,居然是来解张锋的兵权的。

    那边张锋一听,也明白了,周瑜这么多天按兵不动,原来派人去腹地使反间计去了。

    可是……可是曹操也不应该中计!

    或者说,不应该不相信自己!

    张锋一颗火热的心好像瞬时堕入冰窖之中,拨凉拨凉的,人也呆立不动,好像一下子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诸将大哗,曹操一直是对张锋信任有加,不谈两人的感情深厚,张锋更是救曹操于危旦之际,说张锋有异心,那是十个人有十一个人不相信。

    可是曹操的指令,就那么白纸黑字的放在那里,不由得人不相信。

    脾气急躁的曹洪一听就火了,虽然许褚别人不敢动,可是他却敢。

    一把抓住许褚的衣襟:“你是不是搞错了?让知机回去?”

    司马懿脸色苍白的顿足捶胸:“主公中计了,上了周瑜那厮的离间计了。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张锋好像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脸色泛起不正常的红潮,脑中全是一片混乱,完全没有平时的气度和沉稳。

    曹操居然会怀疑自己?

    他难道忘记了当初是谁在身无官职,白手起家时送上一份厚重的基业?

    他难道忘记自己是如何的雪中送炭,给他打理出一支精良的军队?

    他难道忘记了宛城,自己是如何舍命千里来援,救了他们父子?

    他难道忘记了自己是怎么样凭借几只毫不起眼的竹杆,从曹丕野心的阴谋解开这个几乎无解的局?

    他怎么能怀疑自己?

    张锋觉得一股如火山爆发生般的愤怒不可遏止的从脚涌上,流遍全身,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满脸悲愤的情绪好像化成一股破坏的力量,急需宣泄毒女当嫁。

    “大将军,属下愿随一起回到邺城,向主公证明大将军绝无二心!”

    “大将军!属下也愿往!”

    “大将军!……”

    一个又一个将领站出来请命,他们既不满,又心痛曹操的不信任。

    是啊,张锋,他怎么可能会有异心?

    怪就怪那个孙尚香,那个周瑜。

    如果不是那个女人迷倒了大将军,怎么会千里迢迢去江东带了她出来?

    如果不是她,周瑜怎么会用这件事大做文章?

    周瑜好狠啊,正面作战不是对手,就用这种下三滥的卑鄙手段。

    众将领一个个牙齿咬得格格作响,手里拳头捏得紧紧的。

    处于这场情绪风暴的许褚,只觉得自己好像随时有可能被它吞没、咬噬,可是基于下属的立场,他还是咬了咬牙说:“知机,我事先……也不知情,主公处,我自会帮你,以大局为重啊。”

    大局?大个屁的局,曹操的疑心起来,那就是成百上千条的人命,命都没了,我还管你大局啊?

    可是一想到自己全家都迁往邺城,就在曹操的眼皮子底下,还有几个不懂事的孩子,张锋的心就软了,那是他的软肋。

    张锋一下子气势就挫了,好像一个被针扎破了气球。

    “算了,”张锋摆摆手,深吸了一口气,为什么觉得胸口有着被堵着,无法呼吸的痛。

    “我回去。”

    三个字,却将张锋此时绝望和悲愤的心情表达无疑。

    许褚嘴唇动了动,手里捏着那份指令又握紧了些,它最后一行还有一排小字:如彼抗令,就地格杀!

    许褚觉得这一切好像是一个梦。

    怎么曹操会命令自己做这样的事?

    这个是汉朝最年轻、最有前途的大将军啊?不是路边的阿猫阿狗?说杀就杀?

    最有前途?

    连许褚心头闪过的这一丝空明,都明白了曹操下这个命令的原因。

    张锋,不可以再有进一步的前途了。

    曹操已经起了戒心了!

    “子廉,我不在的时候,一切事务交由你代为掌管,仲达,你须小心帮佐。”

    张锋不顾众将的劝说和挽留,毅然大步走出了帅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