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386章 张松到来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呵呵,这次将计就计没把你也唬住吧?”曹操好像什么都没生似的打着哈哈,脸上还是一付“关心你”的表情,张锋看在眼里,心里更是不舒服。&http://../( )

    “主公妙计,锋实在没有想到。”张锋胡乱拱了拱手,连瞎子都看得出来他现在有些心不在焉。

    可是曹操没看到。

    “周瑜小儿以为那种小计便能瞒过本王?嘿嘿,也太小觑了本王!”曹操先是呵呵的笑着,突然一下变了脸,盯着张锋的眼睛,仿佛要看穿他心底似的。

    “可是你为什么放走了敌将?一兵一卒也没留下?知不知道这是重罪?可处以通敌之罪?”

    曹操的声音不大,可是一字一句却象一把凿子敲在张锋的心头。

    果然,该来的还是来了。

    张锋直视着曹操,两个人就这么直勾勾的互相对视着,若是旁人见了一定觉得好笑,觉得这两个人至少有一个人是龙阳君(古代一个很有名的同性恋)。

    张锋却觉得一点都不好笑,曹操这么看着自己,有点想哭的感觉。

    自己对曹操完全可以说是全心全意的辅佐,数次救了他,又帮着他打出一片天下,可是他居然对自己有猜忌。

    早知道我他玛跟别人穿越一样自立了,搞什么鸟毛的辅佐啊。

    最窝火的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啊!曹操都有了半壁江山!

    想到这里张锋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

    “锋是行伍出身,只是觉得这样有情有义的汉子,若是死了实在可惜。”张锋小心翼翼自己的措词。

    “哼,战乱天下便是这样,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心肠过于仁慈怎么能立于世间?”曹操不知道看出了张锋的真实用意没有,只不过他现在很不满意。

    一个靠打仗出身的大将军,居然会心软?

    就好比一个杀猪千百的屠夫,有一天说自己对猪下不去手,这是不是有点可笑和荒唐?

    张锋还是没有做声,两个人之间于是又开始了冷场。

    空气中到处都是尴尬和提防的味道,什么时候一对亲如骨肉的翁婿会变成这样?

    还好,这种令人坐立不安的气氛被打破了。

    典韦在门外操着堪比杜比环绕声的大嗓门喊道:“主公,大将军,西川有使到,他说他叫什么张松。”

    “嗯?”曹操脸上没什么表情变化,只是把桌上那张纸又合上,张锋一眼瞥去,上面赫然写着《孟德新书》。

    “管他什么西川东川,今日已晚,打他下去候着,明日再来罢。”曹操早已不是当初那个“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的求贤若渴者了,如今有地有兵有将有才,架子也端了起来。

    “万万不可阴阳代理人!”张锋倏然一下站起来,倒吓了曹操一跳,还以为他要来打自己一巴掌什么的。

    张松为什么来见曹操,他本人不知道,张锋可是太清楚了。对于这个三国时期跟自己同姓,而又有名气的二五仔,张锋说不清到底是同情还是应该鄙视他。

    张松作为益州别驾,总理一应事务,照道理说这个人应该知足了,拼死来报效刘璋。可是他偏偏又有雄心壮志,不满足胸中抱负不能施展,于是选中了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曹操作为新主子。

    可是气吼吼的千里迢迢跑去曹操那里,却热脸贴了个冷屁股,曹操对他冷遇有加,于是心中怨气难平,立马又去选了个新主子刘备。

    好不容易找了个识货的买主,可惜事谋不密,被亲哥哥张肃检举到刘璋那里去,丢了小命。眼看大好富贵就要到手,却是一天都没能享受到便化成了一抔黄土。

    张松的人品放在那个时候说,是不折不扣的小人,然而又有着极其敏感的自尊与自卑是,当曹操一流露出看不起他的意思时,强烈的自卑作祟,居然有勇气当面顶牛,结果被乱棍打出,灰头土脸,好不难堪。

    不过这人倒是一等一的才子,过目不忘的本事自不用说,在三国那个条件粗陋的时候他居然能画出一副西川地理图,叫人不得不佩服。

    只不过他有才干,却无贾诩、司马懿等人的隐忍功夫。特别是司马懿,曹家从曹操开始就防着他,可他硬是熬到曹操、曹丕、曹睿全都挂了这才动手,真是媳妇熬成婆啊。

    张锋蹿到不知所措的曹操面前行礼道:“岳父大人,张松是益州别驾,其人有大才,能过目不忘。听闻张鲁攻西川,刘璋暗弱无能,必是派此人来求援。若岳父大人慢其心,恐伤远人之意,或许西川溜之于指缝间也未可知。”

    曹操猛醒,贾诩手下的毒刺确实有提过张鲁对西川兵了,刘璋有些吃不消,这来找“外援”的事或许真有也说不定。

    二人这下子忘记了彼此之间的那些信任危机,你一言我一语的商量起该怎么接待这位西川贵客。让还在担心二人不和的典韦,挠得满天头皮屑,也不明白为什么二人又和好如初了。

    ************************************************************************

    魏王府的门口旁边有一间小房子,是平时一些来见魏王的小官员等候传召临时休息的地方。现在里面坐着一个脑袋尖,身材短,鼻子塌陷,还是一口大鲍牙的瘦小官员,虽然衣服是上好的蜀锦,但是就象北京人见多了当官的一样,魏府的下人根本没把这长相丑陋,说一口川话,动不动就骂“龟儿子”的小个子放在眼里。

    张松本人也有些忐忑,毕竟这是魏王府,那个也许能改变他命运的人,也是一个矮子正在里面,而自己兴冲冲的跑来,又细细一起,在这个非常看重外表的时代,曹操能接见自己吗?

    看了看自己风尘仆仆的衣着,张松咧了咧嘴,苦笑的理了理衣服,身边就只可怜兮兮的两个从人,其余的都从难于上青天的蜀道里非战斗减员了。

    至于手边的茶更是冷了添,添了又冷,张松都要忍不住告厕了,可是如果正好这个时候曹操派人来请自己怎么办?

    不,是派人来叫自己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