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422章 曲线策略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自称上任以来,诸事繁忙,这府中简陋,还望姑父见谅妖女修仙录最新章节。敬请记住我们的网址:奇小.xnι.。”夏侯称入了座,好奇的盯着司马懿看了看,猜他与张锋的关系。

    “仲权能以国事为重,不喜奢糜,日后必成大器也。”张锋见府中下人们鲜有妙龄少女侍候,而只有几个粗手粗脚的老妈子。暗道这夏侯称还真是异品,出身在夏侯家居然也能不好女色。

    连瘸了条腿的魏续,家里都有八房小妾。

    “不知姑父今日亲临,有何见教?”关于曹操和张锋之间的事,夏侯称多少听父亲夏侯渊提过一些,知道张锋一般平日就是游玩,并不怎么勤于正事。他登门来找自己,必有所图。

    “实不相瞒。东吴大将黄盖使人来降,诸人都觉得此为周瑜之计,奈何魏王……不相信。”

    郭嘉和司马懿这才明白张锋带着他们进城的原因,他们都是聪明人,略一思考就知道了张锋的用意。

    这小子的反应还真是快,一条路走不通,马上想到另一个办法,而且绝妙的很。

    于是微笑着品茶,看张锋如何说词。

    夏侯称剑眉一挑:“哦?”

    关于黄盖的事,他当然有所耳闻。就算是他十几岁的年纪,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好比乐进、李典等人,会去投降别人吗?

    何况黄盖是三朝元老。古人的念旧之情,不是一般的严重,在江东折腾了几十年,忽然要换个地方折腾,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基本上这种可能性很小。

    “魏王听不进我等之言,实黄盖包藏祸心,则是我荆州五十万曹军大难。故而今日前来,寻仲权商议解决之道。”

    夏侯称心里涌起一种强烈的自尊感。

    虽然他年纪不大,武力非凡,却没什么名气,加上又没打过什么仗,如今堂堂大将军能亲自上门,说明没有把他仅仅当成一个侄子,而是平等的同僚关系了。

    可是魏王那里……

    曹操现在的刚愎,身边的人都知道。地位越来越高,管的地方越来越多,加上年纪越来越大,掌权时间越来越长,这些都是消磨掉进取心的“妙药”。

    虽然魏王看好自己和夏侯霸二人,但是也仅仅是因为自己二人姓夏侯的原因。要想在魏王面前说上话,甚至是劝他改变主意?

    夏侯称苦笑,怕是最得**的蔡琰都不太可能吧?

    “姑父所言,小侄倒也颇为认同。只是小侄人微言轻,魏王面前怕是说不上什么话……”

    夏侯称小脸有些红,那是因为激动所致,连天下第一的大将军都求到了自己头上,那是多么看重自己?

    可是自己也清楚自己,连郭嘉这种浪子型男都在魏王面前碰了壁,自己有什么本事叫曹操叫自己的?

    程昱说郭嘉放浪形骸,毫无一丝自觉,曹操听了非但不怪罪郭嘉,反而更尊重他。这里面非必没有一种**信的暗示在产生,可也能明确的说明,曹操对郭嘉的听信程度。

    当然也正是因为郭嘉这种看起来嚣张的行为,让曹操觉得他对自己只有利而无害鱼水沉欢全文阅读。否则换成手掌重兵的人去做同样的事情试试看……

    看到夏侯称连脸上的汗毛都仿佛挂上了一层金灿灿的光彩,张锋笑了笑,摇摇手说道:“这倒不必仲权去游说魏王,而是向魏王建议,由你——”张锋说到这里,语气变得不由分说的斩钉截铁,“当这伐吴的先锋将!”

    众人就算再不明白,也懂了张锋的意思。

    说穿了也就是曲线救国,既然正面不能劝说曹操,那么就顺着他的意思,找一个既能得到曹操信任,又能听进张锋话的人。而且夏侯称本人又正是江夏太守,处在对吴的第一线,不是他还有谁?

    而且就冲着张锋这曹家女婿的身份,又跟夏侯渊是多年的交情,夏侯称本人又极为仰慕他。这个人选再好不过了。

    郭嘉眯着眼,好象在盯着夏侯称看,其实内心却在暗暗思量。

    如果黄盖真的是诈降,如果张锋安排妥当,如果一举粉碎周瑜的阴谋,而又能顺利攻到江南岸……

    曹家内,就又出了一位少年将才啊。说是“造神”,也丝毫不为过。

    夏侯称答应得仿佛要马上封侯拜相般的激动。他虽然自信武力过人,却不是个一根筋的傻瓜,自然知道如果张锋说的一切都顺利,自己将会有怎么一番翻天覆地的做为。不激动行吗?

    黄盖,希望你真是的诈降啊!

    这位少年将军此时此刻一点都不希望黄盖是真降。哪怕他的威名能在战场上带来曹军更多的好处,瓦解吴军更多的人心,消耗吴军更多的战力。这一刻,他也只是个被一个承诺的光环所笼罩的私欲少年罢了。

    “为什么不是夏侯霸,而是夏侯称?”

    出了太守府,郭嘉笑眯眯的问道。

    张锋很奇怪郭嘉为什么问这么没脑子的问题。

    基本上这类问题多半出自曹洪之流的口中。

    于是他回答的也很让人牙酸。

    “因为夏侯霸……隔得太远了。”

    还有一个原因,不成全悲剧哥这个称号,对不起他历史上的人生啊。尽管他这辈子应该不会有机会知道了。

    可怜的夏侯霸!!!

    冬季的寒意仿佛挂在冰凌上的那一滴水珠,好象随时就会落下来,又好象随时又会凝固。摇摇摆摆的,就是不给个准信。

    仿佛随时都能下起雪来,天冷得没有一点人气。整日里操练的水军受着这刺骨的寒风洗礼,一个个的脸上都起了冻疮,稍稍一碰就血流不止。

    眼见着就要下雪了,曹操终于按捺不住,决定要出兵了,那“寻找合适机会”的黄盖,也“正巧”在这个时候又派人来说,会带着满舱的粮草一起归降曹操。

    那个有名的“背主作窃,不可约期”,张锋没有亲耳听到曹操或者黄盖的使者说,觉得有点遗憾。不知道那使者是不是阚泽,每次张锋收到消息的时候,那神秘使者都已经在回去的江面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