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426章 周瑜中计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这些日子周瑜一直都是睡得晚,起得早,吃得少,家中的**小乔,更是许久都没见过面了超级科技强国。&新···首·发..只因为日夜在想破敌之计,难以安睡,每天做的最多的事就是在帐中看着地图暗自谋划,或者是在寒风刺骨的江边看着江对面呆……

    自己的身子或者已经有暗疾了吧,可是这不要紧,曹操败了这一仗,过了几年,江东缓过气来了,未必没有与曹操一争之力。

    放眼望去,一地狼藉,周瑜忽然看到了城门紧闭的江夏城。

    不对啊,夏侯称守城,看见曹操中计,江边水寨起火,怎么可能不出兵相救?

    周瑜回过身去,只见江边那一大片水寨之中,已经烧得只剩下肉眼难以辨别的黑,可是那些只剩下骨架子的大船还是被一根根铁链相连,渐渐的向下游移去,而这一头却是固定住了,就好象一长条被拉开的移动城墙,将江南江北隔成两块……

    周瑜心里一阵慌乱,这……应该只是巧合吧?这铁链不是还锁着么。夏侯称不出击,应该是怕江夏城也丢了吧。

    周瑜唤过吕蒙:“子明!去寻找黄将军!有何异样,来报我。”

    左右皆不解其意,这仗已经赢定了,只是战果能扩大多少而已。都督脸色大变的样子,却是为什么?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不会的。不会的!

    江东就全指望着这次大胜了。

    否则人心都乱了。

    “公续,你带一千人去江夏城,佯攻之,观虚实如何。”

    凌统带人去了。

    周瑜约束了剩下人的蠢蠢欲动,以防万一。

    吕蒙还没回,凌统却已经回了。

    “都督!有些不妙,江夏城中并无一兵一卒,属下带着人马,才喊了几句虚言攻城,城门便大开,却是些百姓扮作百姓,并说,夏侯称离开前曾说,如我军攻城,尔等百姓只管降之,决计不来罪你。”

    夏侯称不在?

    周瑜有一种无助感,作为江东人眼中的一代骄子,他是从来没有这种感觉的。

    有人识破了自己的计!

    上当了!

    就在这里,左右大声唤周瑜道:“都督快看!”

    就见那一长条移动的黑色长城中间的缝隙中,露出了密密麻麻的数百只小船,他们划去的方向,却是柴桑……

    就好象……

    带着一把小入室行窃,进了屋才现一屋子都是膀大腰圆的大汉,拿着机枪对着自己……

    不屑的给了路边的一个小乞丐一毛钱,却现这哥们掏出一支金笔,随手画了几个圈给自己一张支票……

    周瑜呆呆的看着那些如蝗虫一般的小船,密密麻麻的行驶在江面上,连下命令都忘记了。

    原来自己以为一切一切尽在掌握中,不过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前对头最新章节。

    曹军根本就没中什么计,而是干脆将水军营寨拱手相让,甚至连那些辛辛苦苦花了两个月造的楼船都不要了,只为在这一刻用小船断了自己后路!

    怪不得水寨中只见大船,小船一只都没看到,原来全被曹军用去当奇兵去了。

    江夏有船,襄阳也有船,再加上江陵的船,以及征集了民间的渔船,大概八百多只,就算每只只能坐五、六人,四千人是有的。

    就算曹军令人生畏的铠甲,因为太重的原因不能全部带上船,可是哪怕只有几百副,也足以对后防空虚的柴桑守军造成毁灭性的伤害!

    “快快,鸣金收兵!余者上船,追上江面曹军,不得让其接近柴桑!”周瑜如梦方醒,没了永远那么风轻云淡般的儒雅,而是象只绝境中的野兽一般嘶吼。

    “都督,黄将军和吕将军太远,怕是收不到信号了。”左右提醒道。

    不管怎么样,柴桑不可有失。大批的粮草、辎重、武器都在柴桑,如果柴桑一旦陷落,江东将瞬间陷入窘境。

    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河。终而复始,日月是也;死而复生,四时是也。声不过五,五声之变,不可胜听也。色不过五,五色之变,不可胜观也。味不过五,五味之变,不可胜尝也。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也。奇正相生,如循环之无端,孰能穷之?

    这是周瑜再熟悉不过的《孙子兵法》中的《势篇》。这段话他可以倒背如流,以正合,以奇胜。可是周瑜虽然读书万卷,却并不是一昧的接受书中的观点。

    从他跟随孙策开始,每每用兵皆是好谋,多计,堂堂正正的战而胜之的例子并不多。这次也是如此,可是他终于现,自己还是偏颇了一些。如今用奇被人识破,而正,又哪有机会用得上?

    本来这次曹军势大,周瑜的本意就是以守为主,伺机而动。曹军五十万人,每日所耗钱粮巨大,现在又是冬天,不合适用兵作战。如果能拖上几个月,就算没有找到机会击败曹军,也能让曹军元军大伤。

    而自己却想找个一劳永逸的法子,加上自己觉得自己熟知江东一切天文地理,对曹军两眼一抹黑来说,优势也不是一点半点。偏偏也就是这样的想法,倒给了对方一个机会。

    “都督,追不了!”程普气急败坏的上了船,又急吼吼的跑回来,指着那虽然烧得黑乎的却不沉没的船阵说,“那些船被铁链所连,下处被水冲回岸边,将我军的船只悉数困于内。动弹不得。”

    周瑜两眼一黑,张口便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两边的亲卫大惊,忙扶住摇摇欲堕的周瑜。

    “都督!”程普也是大惊,前一刻还对周瑜自信满满,哪想到形势突然大变。这招诈降+连环+火攻的妙计倒反过来困住了己方。

    “不妨事,只是受了些许风寒。”周瑜的脸色火,嘴唇却是苍白得吓人,虚弱的说道,“程老将军,烦劳暂代瑜都督之职。命人将上处的船只移开,我军方能突围而去。如果丢了柴桑,怕是江东不保矣。”

    程普派人以一小部分船只作为代价,顶开了水寨最大的那只楼船,先将周瑜小心的搬到船上,后方又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