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428章 夏侯称的偷袭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面对数量庞大降军,却仍然能够气势高昂的江东这一刻却如同背负了千山万仞一般,紧张得呼吸粗重,脸色白魔狱最新章节。()敬请记住我们的网址:奇小.xnι.。

    光是对方逼近的步伐,就能让他们有些挺不住这份压力,可想而知真正直面曹军时给他们带来的震撼!

    如林的枪尖,闪耀着森白的光芒,上面一簇簇鲜红的缨须,就象是跳动的火焰,渴望着鲜血与毁灭。

    尽管这只曹军同样装备,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怕的连脸部都罩住的铠甲,可是这种一往无前的气势,每一个人都能感觉得到!

    两军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

    江东军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而曹军一如既往的沉默,他们的眼神冰冷,没有一丝一毫的兴奋或者是激动的情绪在里面,可正是这种平静而又诡异的情绪,正说明他们的强大——当杀戮和毁灭如同呼吸一般平常,还有什么值得激动和兴奋的?

    这些是真正的精锐!

    江东军在曹军与之交触的时候乱了。

    在巨大的压力下,江东军有的怒吼着冲向曹军,以期泄心底这股慑人的感觉;有的竟然是当场崩溃,扔下武器转身就逃。先前与降军作战时尽占上风的江东军,终于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军队。

    见势不妙,蒋钦和凌统也只能借着江东军突然爆的血气之勇,下达攻击的命令,否则被动挨打,恐怕自己这两千多人会在一息之内全部完蛋。

    如林的长枪上下呼呼的飞舞,当紧紧挨着的一长排曹军全都是这同一个动作时,那么它即使是最简单,最没有技术含量,最不花哨的动作,也成了杀戮的终极大招。92KsC

    一瞬间,便有几十个江东军被如一把巨大的刀片划过的枪阵所伤,他们阵形上空冒出处处喷涌的鲜血,伴随着惨叫与渗人的嘶嚎,在两军之中缩放出妖艳而凄婉的花朵。

    哪怕是蒋钦和凌统,面对着曹军不过是第一击都是脸色苍白,蒋钦精于水战,可是单兵作战能力并不如凌统,因此右臂还负了伤,被一枝长枪划出一道不深的口子。

    “死战不退!”蒋钦急了,曹军战力如此可怕,怕是只有周泰的那支人马才能与之一战,甚至来不及看看身后的撤退进行到了什么地步,蒋钦知道再不拼命这条苦苦支撑的防线将瞬间化成乌有。

    “这个是我的,谁都别跟我抢!”典韦虽然是粗人,可是在行军打仗上有着非凡的眼光,他一眼就看出凌统虽然年纪小,却是面前这岌岌可危的防线唯一的支撑者。

    另一个年纪大的家伙给许褚玩去吧。

    仿佛是被闸门控制的江水一般,曹军分出一个小小的豁口中,把典韦和凌统二人单独的困在其中,让他们二人自己去“玩”。

    典韦多次见猎心喜,在战场上不顾阵形不顾战局,找心仪的对手单挑。正因为这样,曹操多次教训过他,可是这是一种本性,又哪是轻易改过来的。

    于是曹操干脆让他担任例如突击手这种角色,让他玩个够。这就是他为什么武勇过人,却一直只是曹操的亲随,却不是大将的原因。

    凌统几乎要吐血,自己的拼命行为,居然让自己成为人家的玩具!

    “报上名来玄煌!黑大个!”凌统想,如果能击杀了这个黑塔一般的大个子,造成指挥上的慌乱,或许能多拖延一会曹军的进攻。

    但有跟玩具说自己名字、自言自语的么?

    典韦仿若未闻,高举着两只同样巨大的大戟,划出呼呼的风声,劈头盖脸的朝凌统砍去。

    “能撑过爷爷三招再说!”

    ***********************************************************

    夏候称在飘摇不定的小舟上眯着眼打量着前方,眼里的喜悦几乎要跳跃出来。

    刚才在江岸生的一幕,他看得清清楚楚,不管是水寨起火,或者是陆军后撤,他都没有动。

    因为他肩负着更大的使命——偷袭柴桑。

    从没单独领过军的夏侯称心中的激动自不用说,对于他们这种出身行伍,又有个极其出名的老子,最大的梦想就是如同他老子一般,带领千军万马驰骋沙场,杀敌无数。

    但也是因为有个出色的老子,想要过他难之又难。加上因为姓夏侯的原因,不知道多少双眼睛都盯着他,或羡慕或妒嫉,也让他从小就觉得有种只能进不能退的压力——否则就是丢了父亲的脸。

    张锋将这个重大而关键的任务交给他,他心底此刻充满了感激。真是好叔父啊。这样的好事就给了自己,而没有给那个悲剧的三弟—

    他忘记了仅仅是因为自己运气好,夏侯霸在江陵,离这里太远了。

    哪怕事后要被尚不知情的父亲及魏王斥责,夏侯称仍是丝毫不担心。打个大胜仗,凭着自己姓夏侯的,还把魏王把自己给砍了?

    再说谁都知道魏王很喜欢自己。最多不轻不重的打几下板子,然后加官进爵吧。

    夏侯称的眼睛喜得眯成一条缝。

    不过他也牢记张锋和郭嘉等人的叮嘱。

    因为北方之师在水上恐怕不能到地方就吐晕了,他只能带着一伙战力远远不及曹军的荆州降军。

    他的任务是偷袭,而不是强攻。张锋和郭嘉都说过,柴桑,能占就占,占不了就干点偷鸡摸狗的事——比如说放放火啊,烧烧粮啊,抢抢花姑娘都可以,怎么混乱怎么来。

    这正合了一位少年的心意,对于一个心智还未成熟的人来说,太多的束缚正是他们不愿见到的。那就象虽然一位美女,愿意跟你生点什么比友谊更进一步的关系,却让你非戴tt不可。

    柴桑已近在眼前。

    夏侯称却想不想:“继续前行!”

    直到一大片树林。才下令靠岸,然后令所有人将船只尽数拖入林中。

    时间!时间!

    夏侯称知道身后不久就会有江东军回转追来,因此此时每一刻每一秒,都是非常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