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465章 波才身陨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203338&ut;>;无数人自相践踏,四下逃窜,死伤不计其数 神去哪儿全阅读;。&[. ]。. 更新好快。

    更多的人深受火焚之苦,‘毛’发,衣物遇火即燃,风大火大,四下皆是大火,更让许多地方无处容身,即便想逃,也无处容身。

    凄厉的翱,痛苦的嘶叫,还有绝望的呼声,整个长社城外犹如百鬼夜行,只听得人‘毛’骨悚然。

    黄巾中军大寨,‘波’才被喊杀声惊醒过来,慌忙冲出大寨,只看漫天红光,四处惊叫声,翱声,此起彼伏。

    不远处那火势还疯狂的向着自己蔓延过来,心里一阵冰凉,慌忙披甲上马,在营中左右号令再三。

    但是,如今形如炸营,朱隽大军更是把这里当做主攻方向,众贼寇各自为战,哪还有人理会他。

    “妈的,怎么会着火?哪来的官兵,巡夜的人呢?怎么没有人报告给我!”‘波’才连叫了无数声,却没能让多少贼寇冷静下来。

    只看漫天烟红,心里已胆寒,此刻便是再蠢,也已知道这次恐怕凶多吉少,不由得对身边亲卫大怒道。

    “不知道……不知道为何没有发现有官兵来……渠帅,快撤吧!如今火势愈大!再不走官兵杀来了,就走不了了!”亲兵一脸哭丧的答道。

    这时,却听外面官兵喊杀声越来越近。

    “那便是黄巾反贼首领的大帐,兄弟们快冲进去,活捉了那厮,解往将军处请功!”

    “黄巾贼寇速速受死!”

    ‘波’才看四下营寨‘混’‘乱’,顿时心里一紧,眼看官兵围杀过来,只得仓惶带领手下少数人马向南突围而去。

    朱隽坐镇城楼,火光漫天,整个天空也是一片明亮,城外局势也是看得清清楚楚。

    只见官兵左右冲杀,黄巾贼寇多‘混’‘乱’不堪,形成了一面倒的屠杀。

    外围约有三千军马守住西南道口,每一个逃出火海的人皆被砍翻在地,朱隽看的清楚,心知定是杨奉部属 公主难嫁;。

    如今形势一片大好,朱隽猛然伸手拍上城墙,对左右大笑道,“快快击鼓,快快击鼓!可恨如今箭伤未愈,否则当可随军破敌!”

    片刻,城楼上数十面军鼓一起响起,战鼓震天,众官兵听到鼓声,气血上涌,威势大盛,各个奋勇争先。

    反观贼寇,只觉战鼓如同雷响,尽皆胆战心惊。一时间,汉军犹如虎入狼群,只杀得黄巾贼寇哭天喊地,尸骸遍野。[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

    可怜十数万黄巾贼寇大半陷于火海,剩余逃出兵卒人皆恐慌,马不及鞍,人不及甲,一时惊‘乱’,更多的人连武器也未拿在手上,就这么慌张的逃出营地。

    不过却又惊恐的发现营外汉军整暇以待,只等他们逃出,再‘露’出狰狞的獠牙。

    普通士卒找不到自己将领,领队头领找不到自己的部属,‘混’‘乱’而无指挥,加上汉军连连强攻,在火光照耀下,汉军人人犹如嗜血魔神。

    只看那寒光‘逼’人的刀光,众黄巾贼寇便吓得不知所措,只能夺路而逃。

    可是黄巾军毕竟人多,汉军加上杨奉部队也不过一万多人,一时间,就算这样一路得胜杀敌,也不知杀到何时。

    更加上许多黄巾贼寇皆四散‘乱’窜,追之不及,让城墙的朱隽看得扼腕不已。

    不过……只见西北面又有一彪军马掩杀而来,尽打红旗,当头到来,截住贼寇北逃去路。

    中军主旗,上书一个“曹”字。

    为首闪出一将,身长七尺,细眼长髯,身形略微消瘦,但却掩盖不了那‘逼’人的气势。

    其人正是奉命助战而来的曹‘操’!

    朱隽被困长社,信使突围而出,一方往皇甫嵩部而去,另一支便是投往大将军何进处。

    何进得知朱隽失利,当下不敢怠慢,连忙拜顿丘令曹‘操’为骑都尉,令马步军五千,星夜赶往长社援驰 奇侠剑缘录;。

    曹‘操’心知军情要紧,一路急赶,但见长社方向火光冲天,心里一惊,连忙催促左右军马加快行军,却正赶上汉军破贼之时。

    “传令!截住反贼,莫放走了溃兵!”曹‘操’眯了眯小眼,闪过一丝‘精’光,看着溃逃而来的败军,当即拔出佩剑,沉声下令道。

    左右应诺,五千军马横开阵势,喊杀震天。

    黄巾贼兵但见汉军突然杀出,去路被堵,蓦然听得汉军叫喊,本来就已胆颤不已,如今哪敢向前,只能呼啦啦的向回逃去。

    曹‘操’见败军胆颤不前,向后退走,当即一挥军旗,率军掩杀上来,一时间,有曹‘操’这支生力军的加入,黄巾贼寇更是苦不堪言。

    北有曹‘操’军马杀来,西有大火阻挡,东面朱隽一万大军杀气腾腾,西南处官道又有杨奉三千纵火军马截住不放,一时间,四面俱合,黄巾贼寇左右冲突,伤亡剧增。

    部分残兵败将,眼看此战败局以定,当下护住‘波’才夺路便逃,一路冲杀向南而去。

    殊死奋战,好不容易摆脱官兵纠缠,却见西南面官道已被杨奉守住。

    心下大骇,如今人人带伤,手下不过数百人马,‘波’才环顾左右道:“如今官兵合围,四处皆有人把守,东南无火,我等当走东南小道,退走汝南,聚拢残军,再图他谋!”

    众将看如今也只有如此,纷纷向东南小道而去。一路奔走,有不少趁‘乱’杀出重围的败军溃兵,受各自将领约束逃走。

    眼见‘波’才在此,便合兵一处,‘波’才见手下败军约有三千人马,心里稍安。

    不过心知如今不可耽搁,慌忙奔入东南树林,指望得脱。

    一路虽然地窄路狭,坎坷难行,但亡命奔逃之下也顾不得太多。

    未行数里,‘波’才等人眼见身后追兵未至,心里大呼侥幸,环顾左右皆人困马乏,无奈下令暂时歇息半晌。

    ‘波’才跳下马来,坐在一块岩石上,环顾左右,只见众人皆是满面炭黑,身上人人带伤,不少人更是伤口鲜血淋漓,心里忍不住一阵悲戚 冷情bss,错爱无心;。

    接过亲兵递来酒水饮了几口,‘波’才这才注意到,周围树丛杂‘乱’,山川险峻,心里总觉得忐忑不安。

    ‘波’才正‘欲’催促众部属加紧赶路,却听两边鼓声雷响,火光竟天而起,周围士卒但见那红‘色’火光早已吓得肝胆俱裂,纷纷颤抖不已。

    ‘波’才心里大惊,一把扔掉水囊,不及穿上刚卸下的衣甲,爬上马去,拍马便向前而逃。

    众军慌‘乱’,多有舍马弃兵而逃者。

    却见前方一彪兵马占住山口,摆开阵势,约莫数百上千人,为首一将,当先而出,手提大斧,嘲笑般看着一干败兵。

    “哈哈,果然不出公子所料,‘波’才反贼还不速速受死,徐晃在此等候多时了。”

    卫宁知道历史上‘波’才被皇甫嵩,朱隽杀败,便是往汝南逃走,如今早就调拨八百人马,让徐晃领兵守住东南小道。

    如今‘波’才三千败军,战斗力本就参差不齐,更是人人带伤,如何能是徐晃八百‘精’锐汉军的对手。

    ‘波’才眼见汉军埋伏,顿时惊慌失措,那徐晃炸雷般的嗓‘门’更是震得他肝胆俱裂,当即拨马便向后逃去。

    身边众溃兵眼见主将逃走,跟着怪叫着逃窜跟上。

    徐晃眼睛闪过一丝轻蔑,一扬大斧,八百汉军纷纷掩杀上去。

    黄巾贼寇多是伤疲焦煎,哪还抵挡得住。

    徐晃眼尖,虽然不曾知道‘波’才样貌,但见数十骑兵护住中间一人,心知定是那反贼寇首,当即哇哇大叫挥斧扑了上去。

    亲兵见徐晃追赶甚急,分出十来人企图缠上他,但是一群伤病败将哪是徐晃对手,一阵砍杀,根本阻挡不住。

    没几时,徐晃已追到‘波’才身边,‘波’才措手不及,当即被徐晃斩于马下 夫君,末将有礼;。

    徐晃以斧尖挑起‘波’才头颅提在手上,嗡声对周围大喊道,“‘波’才已死,其余人等速速早降!”

    声如重钟,顿时所有黄巾贼寇闻言恐慌的跪倒在地。

    长社麋兵,一战杀至天明,黄巾贼寇大多被火活活烧死,或者死于官兵杀戮,只有少部分人得以趁夜‘色’逃窜出去,剩余贼寇眼见逃生无望,只得跪地请降。

    十来万黄巾贼寇,只得不到万余人得以逃出生天,汉军斩获,抓降不计其数。

    大火渐熄,杨奉,曹‘操’眼见杀败贼军,便各自约束手下将领来见朱隽。

    一路上卫宁随军缓行,只看大部分将士满脸红光,士气高昂,一个个脸上还有未干的血渍,不由得一阵好笑。

    众将士都知道这次战果丰厚都是卫宁定计,卫宁车架走过时,士卒皆肃然停下,让开一条道来,只等卫宁先行,脸上充满了尊敬。

    再没有任何一个人,胆敢小觑这个年纪不过十七的少年。

    路过火场之时,只见断肢残臂,焦黑尸体,遍地都是,更由于大火焚烧,弥漫着一股恶心的气味。

    一片土地,方圆数里都是焦黑一片,惨如炼狱。

    卫宁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切,心里百感‘交’集。

    “虽然知道迟早都会有这么一遭大火,但是,这次点火的人不是皇甫嵩,却是我啊!唉……火攻太过残忍,以后还是少用为妙……”

    但闻那股恶臭,加上遍地焦尸,卫宁还是忍不住胃里有些酸楚,‘胸’口一闷,急喘起来,不由得连连咳嗽。

    紧接着蓦然间只觉得‘胸’口一阵剧痛,身体一虚躺倒在地。

    緑萼在旁一见,慌忙扑到卫宁身边,一脸慌张,伸出手去不停抚顺卫宁的后背,但见他咳嗽依然不停,反而愈加剧烈。</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