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470章 献策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事实上,除去那整洁的仪表,因为小命有救而整日挂起的傻气笑容,身体极端瘦弱,加上脸上毫无血色,身上又是穿的也是昂贵服饰,和京城大多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几乎一个德性。

    若不是在座左右人都知道卫宁天生有疾,前日还大病了一场,要不然就直接将他和废物划上了等号。

    这时朱隽拍了拍手掌,沉吟了一下,对卫宁道:“我等四人正商议平叛之事,如今卢植将军在北主攻叛贼魁首张角,各州郡贼寇依然未平。探马又报张角之弟张宝张梁,本欲向颍川和波才汇合,不过得知我军大败波才,便不敢向前,现驻扎于梁国一带,隐隐有北归之意。”

    “如今南阳一带贼寇虽然声势浩大,但却只在一地,无法向其他地方扩张。陈国,汝南之贼寇不过跳梁小丑,难成大气。张宝张梁乃张角之弟,自称地公人公将军,如若击败两贼,对反贼必然是重大打击,我与皇甫将军正欲以我军夹大胜之余威,前往迎敌,不知道公子觉得若何?”

    卫宁没想到朱隽一上来就向自己发问,顿时心里一慌,有些不知所措。

    “张宝张梁……是了,历史上,他们本来是张角派来主持颍川,南阳以及汝南等地反军大局的,却不巧在长社被皇甫嵩击败,仓惶北逃。如今长社之战被我提前了大半个月,他们还没赶到……”

    整了整思路,卫宁开口道,“宁以为,将军之言差矣,汝南,南阳之地贼寇虽不必过于重视,但也不能忽视!如今贼寇胆怯不前,长社一战,贼心动荡,初时之锐已丧,而黄巾贼寇多为老弱农夫,战斗力低下,以我军战力与士气,十倍于敌也不为过。”

    “但豫州各地余寇仍然未平,虽然各自为战,一但聚集起来,难免死灰复燃。而南阳一地,贼军势大,号称数十万之众,若与汝南等地贼寇联合,恐豫州众郡又难免再受战火。”

    “若张宝张梁两贼联系南方众郡,以其两人在黄巾反贼之中的声望,必能统一贼心。若令其复攻我军后背,我军难免腹背受敌……”

    “宁以为,两位将军当亲提大军,以拒张宝张梁,而后遣一军,入汝南,陈国趁贼寇还未聚合,各个击破,扫平身后隐患,再联合荆襄郡国之兵,以镇南阳。”

    “后方大定,前军便无所顾虑,将军如若破敌再南下平贼,一战可定。黄巾失河南之地,元气大伤,再难成气候!”

    曹操只听卫宁一说,小眼精光一闪,暗自点了点头,事实上卫宁所讲与他所想的分毫不差,不由得对卫宁又高看了几分。

    只有将黄巾主力有生力量彻底击溃,汉军才能展开全力扑灭各地反军,而张梁张宝两兄弟,率领的十多万黄巾贼寇,正好又是目前黄巾军最后的机动部队。

    击溃了他,黄巾军再没有任何力量攻略州郡,也就等于强行逼迫黄巾军进入守势,而后汉军便可以从容解决各地叛乱,最后一举围杀张角。

    所以这一战,至关重要,不能轻视。

    事实上,卫宁所说,在座中除了杨奉,任何一个人都是明白的。

    只是朱隽和皇甫嵩,对南阳一带张曼成数十万黄巾反贼颇有顾虑,不像卫宁知道未来走向,知道历史上张曼成部,便是被新上任的南阳太守秦颉所败。

    汝南,陈国黄巾余孽,的确是跳梁小丑,但刚才说南阳一带不成气候,实际上不过是两人安慰自己罢了。

    皇甫嵩和朱隽其实生怕汉军与张宝张梁作战之时,南阳张曼成从后乘虚进攻,如果能短时间击溃敌军还好,但若成胶着之势,如此,汉军腹背受敌,局势将便得万分艰难。

    这还不是重点,最让朱隽和皇甫嵩无法下定决心的,其实更害怕张曼成挥师北上,绕过嵩山,出宜阳,永宁,过洛水,威胁京师。

    如今他们两人所领精兵是三河,五校之军,本来都是司隶防军,现在用于平乱,也就造成了京畿一带防御不足。

    一但天子之地陷入战火,那定然天下震动,人心思惶,也是两人失职之罪。

    即使可能很小,也不得不顾虑再三。

    历史上,波才围困长社,张宝张梁增兵相助,期望一举击溃汉军主力,做得打算也是希望歼灭汉军机动战力。

    但反而被皇甫嵩用火攻破,使得黄巾军一阕不振,所以皇甫嵩和朱隽才可以大张旗鼓的四处平乱。

    但因为卫宁的介入,让汉军在张宝张梁援军还未到时,便击败了波才部队,也留下了一个十数万人的梗刺,卡在汉军喉咙。

    如今汉军北进害怕南方反贼从后袭击,南下又害怕张宝张梁趁虚西进威逼众郡,如果分兵却又会减少本就不多的汉军实力。

    高官厚禄之下,却也是如履薄冰,顾虑颇多,不似曹操年轻气盛,敢作敢为,又不似杨奉,愣头青一个,没头没脑,更比不上卫宁知道历史走向,胸有成竹。 △≧△≧,

    朱隽和皇甫嵩两人眉来眼去,只是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太多顾虑。

    “仲道之言,我等又何尝不知啊……只是我等顾虑太多,始终下不了这个决心。”终究朱隽与皇甫嵩两人相互长叹一声,苦笑道。

    卫宁听得两人之语,踌躇了一会,淡笑道,“将军莫非害怕南阳贼寇趁势进逼?”

    皇甫嵩眼睛闪过一丝赞赏,沉声道,“正是如此……唉,如今朝廷兵马还未整顿妥当,只看黄巾初起之时,州郡多有陷落,便知郡国之兵战力堪忧……”

    卫宁笑了笑,淡然道,“将军多虑了!荆襄一带虽受反贼肆虐,但,张曼成不过一不通谋略的匹夫,如若其人有才,早在黄巾反贼初起之时便该东进联合豫州,而不是坐困南阳,如今已过月余,其人依然还盘桓在南阳一带,可见张曼成不过土鸡瓦犬之辈。”

    “卢植大人北抗张角,连战连捷,已经逼迫张角退守广宗,则北地反贼不敢南下。长社一战,颍川俱平,只余张宝张梁之众,将军率军牵制,使其不能西进,则大将军可调抽八关之兵,以镇三淆!便是南阳贼寇北攻,也可安然无忧。”

    “如今汉军威势日盛,而贼寇士气低迷,战力不齐,只要将军夹长社大胜之余威,破除贼寇,兖州,豫州,扬州一带贼寇俱平,南阳贼寇成围困之势,破之易如反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