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505章 两县俱平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小人去得城东,那叶县贼子果不其然正偷袭南顿人马,天色昏暗,一时间,厮杀一片,小人冲突入内,却不知沿路皆有叶县贼子守住外围。得幸小人略有武艺,这才冲突杀出!不过如今城东人马乱做一团,还望大帅快速速发兵去救啊!”廖化一脸哭丧,伏倒在地,不禁凄声道,“小人无能,只自己一人得以逃脱,其余兄弟却被那贼子害了性命,还望大人早些点齐兵马杀奔过去!我见城东大寨乱作一团,恐南顿渠帅未有小心防备,才至于此,想必如今已有叶县贼子率军赶来了!”

    蔡县首领但见廖化浑身鲜血滴淌,却是真正经过一场血战的,当下不疑有他,慌忙叫众人点齐兵马,未几时,本早得廖化指示,众人本就整装以待,根本不需要花费多少时间。

    蔡县贼首一声令下,纷纷杀奔城东而去,与此同时,城东南顿兵马也已集结完毕,杀奔城南而来。

    廖化勒令本部军马小心应对,约好信号,自己却跟随在蔡县首领身边,杀向城南。

    城南城东两地相隔不过十数里,蔡县首领以为城东告急,心里慌张焦急,深恐南顿兵马折损太多,他日就算有了借口,到得襄城恐怕也难有作为,不禁一个劲的加紧催促兵马先行。

    不过当前士卒集结迅速,闻得是廖化早做嘱托,心里虽有疑惑,但一想道此番道破叶县有人偷袭便是廖化,正以为是廖化谨慎小心,心里大为赞赏,庆幸不已,不禁看了身边廖化一眼,颇为喜悦,这才放心疾驰而向城东而去。

    数千大军行不过半晌,但见远处灯火忽明忽暗,夜色弥漫,模糊不清,似有千人,蔡县贼首心中不禁勃然大怒,“好贼子,果不出廖化所料,如今当真来袭我营寨,若非廖化前去城东查探一番,恐怕我军难免受得小人图谋!唔……贼兵既来,那城东局势又是如何?”

    不过如今有兵在前,蔡县贼首也没有花时间再做他想,当下便叫左右约束兵马,策马来回高声道,“我等为保颍川黄巾最后基业,千里迢迢来救襄城,这叶县小贼不肯放我等入城修养便罢了,如今更趁夜来图南顿援兵,竟然贼心不死,还率兵马妄来城南偷袭我军营寨,叶县小贼欺人太甚,是可忍孰不可忍!众将士听令,随我冲啊!杀了这般忘恩负义之辈!”

    叶县拒开城门让蔡县人马入城休息,本就让众黄巾贼寇心里颇有怨气,如今更听道自家渠帅放声呐喊,当即纷纷举起武器便向远处兵马杀将过去!

    与此同时,南顿军马同样望见远处那黑压压一片人马,那黄巾贼首同样心中大怒,只听远处喊杀蓦然响起,一时间更是连连对左右道,“如今叶县小贼偷袭城南蔡县人马得手,更来攻打我军,简直视我等为无物,众将士且随我冲杀,杀败贼军,莫放跑一个小贼!”

    如今夜色弥漫,两军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做得便是不放跑“叶县袭军人马”的打算,灯火暗淡,只借月光视物,哪能分辨清楚,只道有人杀来,不想死,便只有砍倒对手。

    两军同时喧嚣而起,喊杀震天,未几时,两军当即混杀当场!

    四百汉军早得廖化吩咐,不可轻动,只裹随在后军等待廖化指令,其余人等各有头目约束,早冲杀在前。

    七千人马,当即混战在一起,一时间惨叫哀号,不绝于耳,只让黑夜里也生起一丝凉意。

    两番人马军士战力,士气相差不大,一时间是打得难解难分,伤亡同时直线攀升,战至酣时,众贼寇见血也越发眼红,每砍倒一个对手,那股飚飞的鲜血染红了身上的衣甲,战袍,反而刺激起他们最原始的嗜血渴望,一时间,杀,杀,杀,杀意不绝于脑。

    混战之下,目无章法,黄巾贼寇本就无甚纪律,阵型,在夜色掩盖之下,更是难辨东西,每一个士卒砍倒自己上一刻的对手,下一秒便会被别人蜂拥而上砍成肉泥。

    战了约有一个时辰,那蔡县首领越发觉得不妥,“贼军不知我军来救城东,我军既然有备而来,猝然遭我军袭击,当该溃败才是。叶县不过千人,但观如今与我军厮杀之辈,少则也有三千人马,不对劲!不对劲!”

    当下便对廖化道,“那叶县小贼不过千人,如今与我军对阵,一番厮杀,便是折损也有千人之上,如何还有上千负隅顽抗?”

    廖化默然不语,只紧了紧手中长枪,蔡县贼首如今心中大慌,却未发现他的那点变化,自顾自的又说道,“适才厮杀,我军四千人马,竟然也折损千人以上,如今混杀在一起,伤亡愈发增大,如何还能战得!?”

    说着说着,猛然抬起头来,看着廖化道,“你说叶县小贼偷袭城东,南顿人马混战不堪,如何还有人马在来城南?”

    廖化当即神色一变,吞吞吐吐道,“恐怕是南顿人马杀败叶县小贼,前来城南与我军汇合吧?”

    蔡县头领当即神色大变,“既如此,那我两军不是徒劳厮杀!快速速与我军探明,叫人出来回话!”

    廖化应了一喏,刚策马转身蓦然间,眼睛闪过一丝狠厉,手中枪花一抖,快若流星刺向蔡县贼首。

    那头目猝不及防,闪躲不及,当即一枪便被刺破喉咙,眼睛睁大,怒不可揭,但却无法出声叱喝。

    廖化看他死不瞑目的眼神,心里颇为不忍,不过当即收回心思,趁左右还同样惊诧不已之时,刺死几人,策马便向汉军四百本部而去。

    沿路还大声喊叫道,“渠帅被奸细刺杀,大家快速速去救渠帅啊!我身后便是奸细!”

    一时间,本是战战兢兢的军阵人人惊恐的看向廖化的身影,只看身后数骑追赶在后,众人惊怒,纷纷围杀上去,当下便有弓箭手纷纷放箭狙杀。

    追廖化的亲卫还未出声便被众人砍翻下马,或射死当场,而趁着这个空隙,廖化早向汉军而去。

    汉军四百余人早得廖化军令,整装待发,只等他一声令下,便可动手杀敌,以汉军战力,远高黄巾贼寇,卫宁又特别调拨三百军中精锐,在贼众中军猝然发难,当可以一当十!

    或是巧合,叶县守军见城南兵戈混战,一时间居然也派了数百士卒前往劝战,却不知如今两家自相残杀,本就是因为廖化诈言叶县偷袭,如今城门开处,杀出了数百人马,两家当即以为对方又有兵来救援,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轮起武器,便扑了上去。

    可怜数百叶县守军,本是来劝战的,如今反而连话都没说出,便被数千人马所吞没,三家混战,伤亡愈发增大。

    一时间前军还在混杀不堪,后军已然有廖化四百余人猝然发难,汉军队形整齐,见人便杀,后军人少,黄巾进军皆是一鼓作气,全数压上,后军显然虚弱不已,正得廖化众人厮杀。

    蔡县贼首早死,前军又是杀红了眼睛,廖化等人在后军厮杀却是没有多少人还能顾及得到,这四百人马反倒游刃有余,在廖化指挥下专找带军头目的地方厮杀。只杀了一阵,便向战场外面窜了出去,隐伏一边。

    无人指挥,更是混乱不堪,两方人马杀红了眼睛,南顿贼首,本也察觉似有不妥,但心想廖化前言,又见叶县有兵来援,便打定主意要击溃前面兵马,但如今三千人马,竟然一场厮杀折损一半,心里肉痛不已。更见恼怒,连连催促兵马加大攻势。

    如此双方再也无法控制。

    一战杀至天明,尽皆疲惫不堪,等到众人醒过,才知一夜之战,原来不过是自相残杀……而这一场不知就里的自相残杀,算上叶县折损,竟然倒下了四千贼寇!

    一但明白昨晚一战不过是个误会,那一夜的杀气蓦然散去,震惊,诧异,懊恼,痛悔,无数说不清的感觉,充斥了所有人的胸口。

    当即便有无数人哭丧着丢开手中武器,更有人伏倒在自家兄弟尸首身边放声大哭。这一刻……正是所有人心里最脆弱的时机,也是所有人最没防备的时候。

    而这时,潜伏多时的廖化四百军士,猝然杀出,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如今黄巾贼寇,便是这士三之后,士气全丧,无心再战,更何况一夜厮杀,精疲力竭,贼众哪还有力气抵挡,廖化以三百汉军精锐为尖刺,犹如猛虎出闸,势不可当。

    如今天明,廖化早见那南顿贼首所在,直带着众人当即冲杀上前,贼众猝不及防,抵挡无功,当即被硬生生撕开一条缺口,不待半晌,廖化一马当先,挡者皆一枪刺死当场。

    南顿贼寇一眼认出廖化样貌,再蠢,见他浑身浴血,见人就杀,便是要取自己性命,当即破口大骂,拨马便向后逃走。

    但人困马乏,如何还能逃得过一晚修养的廖化。

    廖化只策马而追,一枪便将他扎了个通透,到死,那南顿贼首却还不明白这场战斗到底是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