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509章 鲁阳之战(二)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只见来骑当先一人策马急停,大叫一声,百骑当即停下步伐。众骑士中有一人只看襄城贼首奔跑而来,慌忙下马迎了上去,只看自家首领一脸颓丧,满面漆黑,衣甲破烂,不由得眼眶一热,跪伏在他的身前,泣不成声,“大帅……属下无能,这才求得张大督帅的人马来援,让大帅受苦了!请大帅责罚!”

    说完不由得以头用力磕碰在地,额间冒血。

    即便是黄巾贼寇……却也不少真汉子……

    “快快请起……如今有张曼成大督帅的人马来救,我等性命无忧矣,无忧矣……”襄城首领不知心里该是何种滋味,他当然心有不甘,若是张曼成能早发援军前来,自己又如何会落得如此下场,不仅地盘没了,还折损了大半人马……

    但如今自己才过大难,得蒙有生希望,如何还能再有怨言,只慌忙扶起自己那个心腹,连连宽慰道。

    这才挑眼望了望心腹身后那百十来骑,脸色不禁微微一变,手下那心腹之人只见他神色不对,慌忙凑到他的耳边低声道,“大帅,这是张大督帅下令送小人前来报信之人,后面大军正往鲁阳进逼……”

    襄城首领这才点了点头,抱拳向那百十来骑高声道,“有劳各位兄弟了!”

    那百十来骑只观数千人马凄惨模样,以及这所谓的襄城贼首同样惨不忍睹,人人面带讥诮,眼神轻蔑,听得他出言道谢,只倨傲马上,点了点头,却不回礼。

    襄城贼首眼睛闪过一丝冷芒,但如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强忍怒气,勉强笑道,“众位来援辛苦,不如入得中军,让在下好生款待一番……”

    为首那骑士嘴角微微翘起,嘲弄般道,“如今渠帅还有什么可以款待咱家兄弟?树根还是野草!?哈哈!”

    说完众骑士人皆哄笑而出。

    事实便是如此,黄巾军中阶级不明,组织散乱,各地令行不一,人人各自为尊,便是同在一个阵营也有争斗,互不服气。波才与张曼成是如此,彭脱与五县贼首也是如此。

    现在明显两方实力差距悬殊,襄城数千败兵,得张曼成部下耻笑也实属常情。

    襄城贼首那员心腹一路多被嘲笑讽刺,如今更当众奚落自家首领,早大为不忿,怒火而起,正欲开口,便被襄城贼首一把拉住,看了他的眼色,只能退到一边。

    襄城贼首只拱了拱手,道,“各位兄弟说得正是,如今我等兵马粮草多有不济,确实无甚酒肉能款待众位!但若是有张督帅接济,我军数千人马却可还能再战!”

    那为首骑士不屑的瞥了瞥嘴,悠悠然道,“如今我早得我家大渠帅之名,特引众位前往鲁阳修养!还请各位加快脚程才是!”

    襄城首领闻言,神色微喜,不由得抱拳谢道,“有劳众位兄弟了!待他日,在下重整旗鼓,定当相报!”

    “哼哼……若非那万人官兵向鲁阳逃窜,我家大渠帅又何须对你等一群废物如此,不过还不是希望你等来拖延一下官兵脚程,好得我大军攻来!重整旗鼓?嘿嘿,若侥幸不死,他日,恐怕大渠帅也容你等一群波才小儿余部!”那骑士首领点了点头,当即勒转马缰,高声道,“既然在下话已送到,那且在鲁阳恭候各位大驾了!告辞!”

    “哼哼……张曼成老匹夫如此轻慢我等!等先借你之手,击退官兵,再做计较!”襄城首领眼睛微微眯起,看着马踏飞扬,不由暗自想道。

    不管怎么说,如今总算有了落脚之地了!襄城首领回到军中,数千人马一阵欢腾,一时间,只觉得人人疲力大减,脚步也轻快许多。

    “果然,张曼成已经来了!秦颉此人确是颇有才干,只万人,运动作战,围而歼之,竟然除掉了张曼成五万人马,张曼成沉不下气实属常情。而后自曝行踪,以万人为饵,引张曼成大军顷巢而出,攻来鲁阳。又有颍川数千溃兵在此,想必张曼成做的心思便是用这数千人马来阻挡秦颉大军东进之路……”卫宁看了看手中一块竹简,淡然自若,“不过两军居然生了嫌隙?竟然未把我军进逼的消息送达张曼成……既如此,我军的那步暗棋,成功的机会便是更大了!哼哼……张曼成啊,如今整个南方便只剩下你一人而已了……鲁阳!只会是你的葬身之所!”

    卫宁用力的握了握手中竹简,眼中信心十足。

    半晌将手中竹简递给卫三,以同样手段小心焚毁。看着卫三动作完毕,卫宁这才整了整衣襟,道,“且随我去见将军!”

    卫三应了一喏,慌忙伺候在后,一路出的营帐向杨奉中军而去。

    “张曼成确是亲提大军出宛城,向我军赶来?”秦颉手握马鞭在中军营寨中缓缓而行,一面目视众士卒加紧扎营,修葺营寨,一边淡然对周围众人问道。

    “回禀大人!细作已然探明,张曼成昨日已亲提五万大军往我军杀奔而来,似乎知道我军目标便是鲁阳!”左右当即有人答话道。

    “呵呵……我便正怕他不来鲁阳!五万大军……想必大部皆是张曼成手中可战之兵,以此观之,张曼成便是势必要一战而定我军了!”秦颉淡淡一笑,用马鞭敲了敲手心,蓦然又回头问道,“汉升擒下的那贼将如今伤势如何?是否痊愈?”

    众人本就早大感不解,本就不知道为何秦颉要将周仓留下,还命人悉心治疗,若是平常正该一刀砍了,取其首级献往左右中郎将处请功才对。

    不过如今秦颉,却很快还是有人答道,“如今那贼将已然康复,但此贼贼心不死,又颇有气力,几番想逃,众将士皆花了许多功夫才将他捉拿回来,若不是大人有命,不得伤其性命,恐怕那贼将早死多时。属下实在不明大人为何留下此人,还不如早些押解送往中郎将处为好!”

    “哦?能还能逃跑?不错……不错……”秦颉嘴角微微翘起,划起一丝幅度。

    半晌催促了几声,让众士卒加紧修葺营寨,接着暗自想道,“想必如今仲业该到得虎贲校尉杨奉将军处了吧!呵呵……颍川贼众也该驱赶而来鲁阳了才对!”

    “却不知黄忠将军如今准备妥当否?”秦颉望了望东北之处,不由得浮起一丝忧虑。

    “此战……若胜!则南方众贼俱平,朝中再无南顾之忧。若败!则南方局势全盘恶化,众贼定然死灰复燃!”秦颉摸了摸下颚长须,忽而觉得手脚也有些发抖,多少年没有这么刺激过了……以一万人马,对上六万黄巾,强弱之势分明,却是能让人坐立不安。

    ……

    大军急行,中军大旗赫然上书“江东孙坚”,麾下三千人马,人皆肃然,军容严谨,正是得到皇甫嵩军令南下援助杨奉破敌的孙坚等人。

    只见远处程普率军而回,策马来到孙坚马前,抹了一把额头汗水,一扬马鞭分别指了指西,南两方,大声道,“主公,过了前方那座大山,我军便可直入许田,颖水在南,若去汝南,正可收集渡船,若去南阳,恐怕还得出阳翟而南下了!去汝南,还是攻打南阳,还请主公定夺!”

    “如今虎贲校尉杨奉大军正在南阳平乱,张曼成声势浩大,一时恐难以攻下,而汝南宵小不足为惧,窃以为,主公正该南下平定汝南贼寇才是!”孙坚沉吟间,程普却又低声道。

    “我奉军南下,正是助杨奉大军平定南阳局势,若自行一令,倘若皇甫将军怪罪,又如何但当?”孙坚摇了摇头,回道,不由得又回身闻向身边朱治,“君理以为如何?”

    朱治策马缓缓而出,靠近孙坚,沉吟一会道,“主公如今本是南下助军,倘若自成一军,却是不妥!汝南宵小不足为惧也是亦然,但南阳张曼成虽声势浩大,但某以为,此贼却是必败无疑!”

    孙坚眉间微微挑起,不解道,“贼众十数万人马,叛军南阳甚久,杨奉兵马,不过五千之众,比之差距甚大,若何又能轻言得胜?”

    朱治笑了笑,“主公且看杨奉一路行来,长社之战便是有此人献策,得以大破波才大军,而后定阳翟三县,只用短短三日,便知其人定有善谋之士。如今攻打襄城等地,已去大半之月,依然未下,贼众不过万人,以汉军五千精锐兵马攻之,如何难破?便是主公,恐怕只许半日,便能克之!近闻探马有报,杨奉大军近日才克襄城,而贼众竟然还余下五千人马,不是其大军有意驱赶还为何故?”

    顿了顿,朱治抚了一下下颚短须,这才继续道,“既然是有意,想必正是杨奉军中有人献策,欲驱贼往鲁阳,若某所料不差,定然是引张曼成而来,一战而破之!”

    与此同时,卫宁也娓娓向杨奉道,“鲁阳毗邻淯水,北靠鲁山,此地甚险,不易展大军攻之,便是张曼成引军而来,人数差距立消,反成负累……而又有淯水相隔,粮秣辎重运送不便,又有鲁山地势险峻更显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