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559章 还有师兄?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半晌,王言收回惊讶神色,脸色连连转变,这才换做一副笑容可掬的模样,高声道,“原来是卫世兄!河东卫家却是与河内毗邻,世兄声名,却让家兄也多为赞叹!小弟曾闻家兄多曾叹息,不曾见过卫世兄这个同门师兄呢!”

    这反倒让卫宁一愣,同门师兄?

    见卫宁发愣,那王言自以为是自己家兄的名字将他震慑住了,事实上也是如此,河内王匡的名字显然是远近皆知。王匡少与蔡邕为善,曾拜蔡邕门下,后辟大将军府内任出符使。

    轻财好施,任以侠闻名。在河内之地,谁人不识他王家名号?

    王言,笑吟吟便道,“我家兄曾拜得议郎蔡先生门下,随学经论,世兄少时便为蔡先生高足,却是早过家兄了!”

    “恩?王匡居然是蔡邕的学生??我怎么不知道啊?”卫宁听到王言的解释,这才大愕,一时头脑也有些模糊,“这么说来?那我便是与王匡也有一些联系了?”

    有卫宁,典韦演了这一出戏,众人反倒没了游猎的心思。卫宁自幼深居简出,也是这一年才南下出外游学,一个还未及冠的少年儿郎,他的名字大多是一些与蔡邕相熟之人或是手眼通天,树大根深的家门才会知道。

    那自然,这些还算是懵懂少年的世家幼苗,也还没有资格知道关于卫宁的故事,反倒是对于卫宁河东卫家的名头微微有些忌惮。

    殊不知,就是眼前这个带着一丝病态柔弱,举止淡薄的偏偏少年,双手已然染满了十万黄巾贼寇的鲜血!

    王言却是深深知道卫宁的事迹的,但却也不好说开去,见那偏瘦的韩姓公子依旧神色恼羞,对卫宁咬牙切齿,碍于典韦在他旁边拱卫,却又不敢发作。

    心里倒是一阵冷笑,“真是一个蠢货!你兄长韩浩熟读兵法,博闻强识,偏偏你这个废物只知道骑马斗犬,惹是生非,真不知道,为什么你二哥的本事却一点都没继承到!跟你大哥韩玄,简直是一个德行!三兄弟,精华都集中在韩浩身上了么!”

    但这些话,倒不能明说出来,只能好言安抚于他,自然有卫宁那层身份关系,加上典韦这尊凶神在侧,那韩宇却也忌惮万分,强咽怒气。

    卫宁与这几人年纪相仿,家世渊源也不在他们之下,有王言做主,倒弃了游猎,反殷勤的引着卫宁向河内而去。

    卫宁不好推脱,既然已经惹出事故,想离开,也是不行。暗中让众私兵家将多做防备,自己倒跨上骕骦,与王言等人并肩而走。

    “或许,袁绍并没有让王家暗中下手的意思?又或是王匡并不知情,甚至……只单单是这个小子不知道我和袁绍的过节?”看那王言欢喜模样,自然并不是虚假。

    卫宁这段时日里,天天打交道的不论是皇甫嵩,朱隽,甚至还有未来的枭雄霸主曹操,袁绍,哪个不是老奸巨猾之辈?这眼力却是虚假不了的。

    这一揣摩,倒是越发觉得有些坐立不安。

    但既然已经打定主意,把声势弄大,那卫宁也没有什么惧怕。一路行走,骑在骕骦马上,手指时不时轻轻刮弄下颚那依稀弥漫的绒毛,倒略添了少许沉稳睿智的色彩。

    眼角瞥过,一旁叽叽喳喳不停两个少女,卫宁忽而发觉,似乎从刚才开始,那曾匆匆一瞥而过的女子,似乎一直都将视线放在自己身上。

    而此刻,卫宁那微微转过的头来,倒让那女子微微有些错愕,脸颊微微有些红色,但很快又掩盖了过去。大方的点了点头,这才又和自己的小姐妹重新开始了欢喜话题。

    这一转瞬即逝的变化,却不曾发觉,早收入了身后韩宇的眼中……一丝怒火蓦然又再度烧起。

    “王兄!既然众位皆是河内名门之后,却为何不与在下介绍一番?”卫宁心里略有些好奇,这才向王言笑道。

    王言闻言,一拍额头,倒是觉得有些尴尬,大笑一声,回道,“是了!是了!这却是小弟疏忽了!”

    “在下韩宇!家兄乃是河内都尉韩浩!”却不等王言出声,韩宇当即冷哼一声,或带炫耀,或带警告般的挺胸高声道。

    卫宁见他那模样,到是与自己有深仇大恨般,“到底是你先惹我,好吧?他老哥是河内城尉……那么也就是掌握了河内一地的守军咯?靠……”

    卫宁闻言,倒是有些心惊,弄了半天,自己倒得罪了一个最不该得罪的人?

    “韩浩……韩浩?这个名字似乎有点熟悉啊?”皱了皱眉头,卫宁暗自思踌道。

    不管卫三在那惊愕烦恼,护卫在卫宁身后的卫三倒肆无忌惮的冷笑一声,小声嘀咕起来,“区区一郡都尉,居然还像献宝一样的抬出来,丢人现眼!便是一郡太守,见了我家公子都是低声下气……人家左右中郎将都曾向我家公子问计!小小都尉有什么大不了的,而且又不是你当这个官职……”

    那声音其实并不大,但卫三与卫宁的距离确是太近,其余人等,听到卫三那嘀咕,倒是人人脸色一变,那韩宇一脸羞怒,眼睛里几乎冒出火来,死死的看着卫三。

    咬牙切齿间,恨不得立刻招呼左右上前将他一顿死打。卫三当然不肯示弱,一双眼睛回视回去,而一旁典韦冷哼一声,勒起马缰便向卫三靠近一步。

    韩宇顿时惊若寒蝉。

    “卫三!闭嘴!”卫宁心里一阵叫苦,眼睛狠狠的瞪了卫三一眼,大声呵斥一声,这才对韩宇拱手歉声道,“家将不知礼仪,举止粗卑,还望韩兄莫怪!”

    那韩宇看了卫宁旁边凶神恶煞般的典韦,见他一双豹眼圆睁,打了个冷颤,这才拱手回礼道,“既如此,我便不与他一般计较!”

    王言苦笑一声,这才继续指了指身旁另外一名一直沉默寡言的公子道,“此乃柳骏,柳伯父现充河内治中一职!”

    卫宁眼睛一亮,一郡治中,确实堪堪比太守低了半个阶位,大官啊!

    依旧还了一礼,到是那柳骏神色亲和,看向卫宁的眼睛却是上下打量,好似要将他仔细研究透彻一般。那眼神在卫宁看来似乎有些恶心……

    卫宁看着那双充满光芒的眼睛,身体一寒,有股冷气,从脚底直灌脑门,便连胯下骕骦也机会一个冷颤。

    “好恶心的眼神……”卫宁再不敢多看一眼,倒是那柳骏不知卫宁所想,神色倒是颇为满意,微微瞥了刚才与卫宁相视的少女一眼,嘴角挂一丝笑容……

    “我叫王怜,这位是柳姐姐,恩……就是柳骏哥哥的妹妹啦!”不等王言开口,另外一名俏皮女子当即嬉皮笑脸的主动开口道,“你叫卫宁么?能不能把你的马让我骑一下呀,恩,要是你送我,我也会不客气的……对了,你腰间那个葫芦是用来干嘛的呀?”

    卫宁哭笑不得,反倒是王言微微一咳,小声呵道,“小妹!不得无礼!”

    “这是家妹,自小得父亲娇惯,倒是不得礼仪,还望兄长恕罪!”王言眉头微微一挑,瞪了王怜一眼,后者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缩到她柳姐姐的背后。

    王言刚要介绍另外一名柳姓女子,却才想起,这似乎不成礼仪。

    倒是那柳姓少女,微微一笑,屈身一礼,“小女子柳媛,见过公子!”

    明眸丽齿,白皙嫩肤,轻启朱唇,却是莺声燕语,一声清音。虽是软甲在身,配弓而行,却不似王怜那般野性,倒是我见尤怜。

    这样的女子,自然是卫宁喜欢的那一型,许久未见的幽蓝狼光,在卫宁的眼中一闪而过……  ⑧☆⑧☆.$.

    河内城楼上,很远处,便看到一支人马,浩浩荡荡的向着城池而来。自从黄巾之乱开始之后,从东而来的一些世家大族,巨富商贾实在多不胜数,甚至有几千人的家族私兵拱卫的向城池而来。卫宁这区区三百私兵,与那些人相比,却实在是有些寒酸。

    不少兵卒多是内心愤慨不已,既然这些家族能有这些私兵部曲,为何不上阵杀敌,保卫国家!

    但这并不是他们能够做主议论的事情,避祸贵族,哪个是他们能够招惹的人物?

    城楼上的守将见卫宁仪仗却也是见怪不怪了,微微打了个哈欠,在信兵报告下,这才慢慢的向着城外眺望而去。

    但,却一眼便看到了那彪人马当先却正是那出城游猎的贵族子弟,看那王言与一名陌生少年,谈笑风生,那守将这才慌忙叫人打开城门。

    按照惯例,有人迁徙避祸,也需要先在城外驻扎停留,等城守通告才可放行入城。但王家在河内自然是树大根深,非他普通一门守将可以相比的,能与王言并肩而行,自然身份不低。

    见惯了这些阿谀之辈,王言却也没有露出半点倨傲神色,好生宽慰一番,这才领了卫宁便向着城内而走,“兄长过道而来,当该让小弟略尽地主之谊才是!倘若我家兄从洛阳回来,知道小弟怠慢兄长,那势必该是一顿好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