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562章 利益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呵呵,想必,贤侄也已经见过我那女儿了吧?”见卫宁瞠目结舌,柳胜微微一笑,轻轻举起茶盏抿了口,看着卫宁若有若无的淡然道,“却不知道贤侄意下如何?”

    媒妁之言,父母之命,这本不该卫宁说话,但见卫父犹豫踌躇的模样,柳胜还是将目标转移到了卫宁身上。

    他当然知道卫宁在卫父心中的地位,只要他想,那这件事几乎就已经十拿九稳。

    同样,他对自己的女儿容貌那是放下一百个信心,不敢谈祸国殃民,至少也是倾城之色。像卫宁这样一个血气方刚的年纪,又怎么会不贪恋美色呢?

    卫宁看那双殷切的眼睛,心里却越发清醒,心里微微一叹,自然也想通了那点利害。

    “看这分模样,该是因为我和杨奉之间的关系。南方一战,杨奉的地位水涨船高,自然在整个杨氏之中,也有不少的地位,而杨奉似乎对我颇为重视,这些人也应该从某些地方得到消息。杨家在大汉权柄滔天,四世三公,自然也有无数人抢破头要与他们搭上关系,尤其……这河内已经有一个依附袁氏的王家,若还想站稳脚跟,势必需要找一个同样强势的后台。杨氏自然是不二之选……”

    “自古包办婚姻,几乎就是利益的体现。原来我以为,卫家与蔡家的联姻也真是因为两家相厚,现在想来,不过也是父亲趁蔡邕落难,而趁机为我谋上退路……唉……红颜薄命,尤其侯门四海,到底有多少佳人,惆怅垂泪……”

    卫宁有些不愿意再看柳胜的眼睛,心里微微一叹,不由得又想起那个我见尤怜的少女,“如此佳人,却也终究是豪门利益牺牲品罢了。不过,我该算是利益的得主?又该算是利益的牺牲者呢?”

    “侄儿才从南方回归,实在有些困乏,倒不如,明日,贤侄与父亲登门拜访伯父家门,再过计较?”卫宁动了动因为跪坐而有些酥麻的双腿,只能埋头一稽,低声道。

    卫宁头埋得很低,柳胜自然没看到他脸上那股淡薄和惋惜的神色,见卫宁顾左右而言他,心里微微一喜,只道,少年年纪太小,皮薄而不好意思说话。

    哈哈一笑,柳胜当即张开双臂将卫宁扶正,这才对卫父拱了拱手道,“正是如此,正是如此,这般大事,正该让宁儿斟酌一番,老实说,小弟嫁女,心里也多为伤感啊……”

    送走柳胜,卫父又与卫宁一阵寒暄,无论大小,几乎一概问全,倒让卫宁一阵好答。

    “母亲……在河东还好吗?”半晌,卫宁有些呆呆的问道。

    “好,好……就是你出外几经波折,让你母亲****挂念,整日里都催促我多派人手早日将你接回安邑呢。”

    卫宁慈爱的看了卫宁一眼,微微苦笑道,“只是我觉得,幼鸟若要成长,他日必定要脱离父母的羽翼。这……却是一个契机,所以,我便强行压下了这件事情。倒是你母亲三番五次找我苦恼,这可是……”

    “我儿啊!这几个月来,你任何一个消息,卫三都有回报与我,你的才干确实让卫父老怀安慰,不知不觉,十七年过去,我的儿子如今也已经成了一个独挡一面的人物。哈哈……他日,我卫家一门,便全靠你来振兴了!”卫父笑了笑,微微举盏便对卫宁开口道,半晌却忽然肃色道,“但你陈留一事,所行却是万分糊涂!”

    卫宁心里一跳,有些不解的看了卫父一眼,但听他道,“袁氏何人?虽然不愿,但却不得不承认,袁氏四世三公,与弘农杨氏齐名天下,卫家相比,甚远。你如此拂他颜面,若是常人,岂会容你,你可知,你本该早死陈留了!”

    卫宁刚与张口,便听卫父一把打断他的话,“你是想说有蔡,卫两家在暗处助你,才使你得以逃出升天?呵……这世间,没有任何一个家族,都不会因为那点虚名而动上实处!河东卫家与陈留卫家本系同根不错,与蔡氏联姻也是不错,但这并不足以使他们助你共御袁绍!区区一点情谊,如何能比得过刀锋染血?比得过得罪一个最大世家的嫌隙?”

    卫宁有些不知所措,心里虽然嘀咕,但还是只等卫父说完,“若非,没有为父亲去陈留……那蔡卫两家又如何会拼着与袁氏作对而来助你啊!”

    心里一惊,卫宁眼眶睁大,死死的看这卫父……

    利益,利益,这个世界上,总归还是利益站了主流,尤其对于这些流传百年的家族来说,利益二字尤其重要。

    家族的延续,权柄的增大,名声的鹊起,归结到一起,都可以算作利益。 △≧△≧

    卫宁忽然懂了,便连自己那桩人人艳羡的亲事,也总归在利益里面……

    虽然不知道自己父亲到底花了什么代价让蔡卫两家倾囊相助,但心里终究有些苦涩,“孩儿受教了……”

    “我儿……整个大汉实际上都是追逐利益的较量,皇上对于臣子,士族对于土豪,官宦对于百姓,都是如此!你以为为父,为何三番五次与那董卓作对?你写的信我却是看了,这些你以为为父不明。我卫家代表的是士族,自然不能让那些土豪跳上台前,这是一场角逐,自然也是对权柄利益的争夺……”

    为父看了卫宁发苦的脸,不由得微微一叹,“有些事情,你该明白。有些东西,你该懂得取舍,即便是一个家族,也有内部纷争,若不能分辨事理,凭感情用事,何来我卫家数百年的延续?”

    卫宁忽然觉得,原来自己一直以为没什么能力的父亲,却远比他还要明晰。是了,若没有足够的魄力,又如何能够坐稳卫家家主数十年的位置?

    “将来,等我老去,这卫家家主的位置迟早还需更替在你手上。我这一脉,一直人丁稀薄……而你这身子,在前,确实不堪。为父也想让你避开这些争端……但你出外游学这月来,已经再也无法回归为父为你准备的清淡人生,现在也该是你抗起自己的责任,但如同你这般全凭心性而为,却实在让为父担忧不已。”

    “你要记住,你是未来的卫家家主!你的位置是从我手中接过,在内,不能让任何宵小夺取你的权柄。在外,不能让任何人胆敢触犯卫家虎须!这是一股责任,在你决心随军奔走的时候,这份责任已经让你逃脱不开了!”卫父神色越发严肃,沉声缓缓对着卫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