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633章 惊惧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嘿……那是自然!”彭琼心里越发觉得有些蹊跷,往日里索要兵甲几乎都是要十给一,这一次竟然许诺得如此大方,彭琼越发在意到底要杀的那个女人是何等身份了。

    “却不知道先生可否告诉小人,那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忍不住脱口问道,彭琼却霎时后悔恨不得一把掌打在自己嘴上。

    那黑衣人眼中霎时闪过一道凛冽杀意,看了彭琼一眼,沉声道,“彭头领,你本是聪明人!明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多问的,为何还故意相询?人……要活得长久,终究还是少知道一些东西的好!”

    彭琼本是一时嘴快,此刻看那黑衣人眼睛厉芒连闪,不由得惊起满头冷汗,唯唯诺诺道,“先生教训得是!我却是嘴快了!”

    “哼!既然已有目标行踪,傍晚兵甲到齐,还请彭头领早些动手,倘若出了河内入得箕关,恐怕再无出手机会了!唔,我还需向我家家主报告,这便告辞了!”那黑衣人看彭琼惊慌模样,这才冷笑一声,点了点头告辞道。

    “先生慢走!来人!好生将先生送往山下!”彭琼客气了几声,这才对外大声吆喝了几句,当即便有一机灵小贼恭敬的将那黑衣人迎了出去。

    等那人淡入自己视线,彭琼的脸色霎时阴沉无比,一挥手,躲在堂后蓦然走出一人来,低声对他道,“老大,我等已经大致查明,那车队并非什么商客,实则是河东卫家的迎娶车队,他们要杀的女人恐怕便是陈留蔡邕之女!而……而……那蔡邕之女正是河东新任太守卫宁的正室,也就是河东卫家的少主母……”

    “河东卫宁!!?卫家少主母?”彭琼霎时倒抽一口冷气,脸色万分难看……

    “该……该死!到底是何人谏言,让父亲如此胆大妄为……?父亲怎可做如此不智之事!”安邑卫府,侧房中,柳媛脸色一片苍白,颓然坐在榻上,眼睛充满了恐慌,握住那层薄薄的信绢,纤白的手指更显柔弱。

    “这两年里让他暗中资助那彭琼,是为了防范王家啊,是为了谋取兵权啊……他怎能忘记,那兵甲多为卫家暗中捎卖,他怎能知道卫家到底拥有多少可怕的潜力!”

    是的,河内即将上演的一切事情都与她没有半点关系,一直到刚才她暗中留在柳家的眼线传来消息前,都被蒙在鼓里。

    但此时此刻,柳媛却是万般恐慌,六年呆在卫府,她一切都是小心翼翼,即使为了巩固柳家在河内的权势,也是在卫娴出世颇得卫家上下喜爱,柳媛才敢稍微助上一点。

    一如前次卫宁南下,将卫家大半权柄交她打理,柳媛依旧不敢大放手,虽然将大部分进出赋予柳家,但其中也依旧为卫家带来了不少利润,而卫家老主和卫宁也便只是睁眼闭眼了。

    柳媛一直做得那般小心,不为别的,正是对她那个公公发自的恐惧,每一次去见礼问安的时候,似乎都可以感受到那双看破人心的眼睛,虽慈祥,但在她眼里却犹如万道利芒。

    同样的,六年共枕,即便和他有了骨肉,甚至还颇得上下宠爱,但那个平日里总是平易近人颇为慵懒的夫君,却也如同一团迷雾让她根本无从着手。

    可笑当初她自认为一介病弱独子,凭借自己的美貌,凭借她的理家之能,凭借她的心计,必然可以讨得卫家上下的欢心,讨得卫宁的欢爱。

    但……六年的时间,才让她清楚,这样一个时代,深居简出的女流,又如何能比得上那些陈年世家的城府……

    柳媛此刻心里异常烦乱,在嫁入卫家的时候她早已经有过准备,自然是知道蔡琰的存在,也知道卫家与蔡家之间的婚约。她一直以为自己能够忍耐,但真到了这一天,她也终于开始了不安。

    一个十六岁的小丫头并不会引起她的重视,即便她是以正室的身份进入卫家,唯一让她不安的根源,却是六年来,唯一给卫家留下的血脉不过是一个女儿……

    这一份不安,也源自于对自己娘家的反应……

    而现在,河内柳氏的做法,终究还是向着她最坏的猜测而去,倘若不是当初出嫁还留有一线耳目,恐怕……柳家这一次瞒着她的动作,到了曝光的时候,她也完全蒙在鼓里……

    “他们当真以为可以做得天衣无缝?他们以为真的能瞒得过去?他们真的以为自己已经有足够的实力将促使卫家立我为主母了?”

    整个房内,似乎都笼罩在一层惨淡的愁云之中,柳媛眼睛万分复杂,无论是对卫宁的恐惧,还是对柳家不智之举的愤慨,甚至是她预感到即将到来的猜忌,都让她深深的感到不安……

    几日里的留意让她感到万般惊惧,因为那支迎亲车架的首领,正是她丈夫寸步不离的心腹猛士,典韦!

    甚至还有那支训练了六年得来的家族精兵,一群在草原中经过无数艰巨血腥淘汰留下的猛兽……

    这其中的意味,细想下越发让柳媛心情冰寒一片……

    提起笔来,柳媛的手颇为颤抖犹豫,终究一咬牙齿,飞速的写了起来,半晌,这才急匆匆唤来她的贴身心腹小婢,只叫她暗中将这书绢送出,传回柳家……

    她只能尽尽人事罢了……而现在她该考虑的问题是,已经引起了卫宁的警惕,又如何应对她父兄为她惹下的天大纰漏……

    六年的隐忍,居然在这一刻被她的家族毁的一干二净,柳媛心里几乎便是怒火中烧,看了一眼那封信绢,当即被撕扯的粉碎……

    与此同时,她却不知道,那封密函刚从卫府后门递出去时,那个柳家的暗桩没走多远,便被人擒下……

    卫五安静的候在一旁,将那封截下的书信恭敬的递到卫宁手上。

    卫宁一展,看了看信绢上墨迹未干的清秀字迹,很是熟悉的淡墨还是使得他眉头微微一挑,半晌闭上眼睛,仿佛心中大石陡然落下般,松了口气自语道,“还好……终究并非她的主意……她可以将卫家铸造的兵甲在河内的买卖权益交由柳家,她可以暗中调动我们卫家在河内的关系网帮助柳家坐稳第二家族的位置,她也可以暗中培养自己的心腹,但……无论如何,我还是不希望她作出损害卫家的事来,终于,她还是没让我失望,还好……”

    “将这封书函暗中送往柳家吧!看看柳家的反应!”卫宁微微揉了揉脑袋,不仅河东整个事务现在几乎都压在他的肩上,面对董卓的虎视眈眈,面对杨奉收复并州的计划,现在还得关注卫家的大小事情,只让卫宁整日里神经都是紧绷的,而这一次,卫宁显然也不愿意再留下一丝内在遗患了。

    “既然此事非她所为,那不如,便趁势将她与柳家的联系一刀两段!她也终究是个可怜的女人……无论我多疼爱娴儿,固有的观念使她也终究充满了对未来的恐惧……”卫宁隐隐有些同情,眼中闪过一丝决然。

    “至于柳家……凭借我卫家搭上了杨氏的线,得以坐牢河内第二世家的位置,没想到,却见那董卓成势,竟然暗中有向他示好的意思,恐怕是想借董卓之力而击败王匡吧,连河内都还没吃下来,便想染指京师了?哼!王匡好歹也在十八路诸侯之中,柳家如此不智,确是留之不得了!估计,柳家有倒戈迹象……柳媛也是根本不知道吧……唉……”

    蔡琰的出嫁,不仅仅是一场卫家与蔡家的政治婚姻,事实上,也是卫宁为了稳固后方而作出的试探。

    现在的结果他还算满意,柳家的行动几乎已经全部被他算中,而对于柳媛的试探,也终于让卫宁颇为安慰,至少,他并不想对她做得太绝……

    至于蔡琰的安全,卫宁并不担忧,有典韦与宿卫营在,没有数倍人马,只能羊入虎口……更别提,前段时日,他卖于柳家的兵甲除了头几批为良器,后面大多都是做了不少手脚的东西……

    而早前,卫三已经领了三千人马暗中渡过箕关,抢入了河内……需要注意的是,这三千武装精良的人马,竟然都是卫宁他父亲经营卫家多年,依靠庞大财力物力打造出来的家族私兵!

    而这一切,也是卫宁这六年来分摊卫家权利而揭开的冰山一角……

    很显然,柳媛得到消息的时候,实在是太晚了。

    就在典韦领军缓缓前行的同时,前方约莫十里处,正是太行山系以南的分岭,倘若过了那道山岗,便可直入河内了。

    而便是这一片原生态的大规模山林之中,却已经密密麻麻的伏满了数千山贼,其中更混杂着数百武器衣甲精良的士族门下骑士。

    “大头领!那支车队就要过来了,兄弟们已经摩拳擦掌迫不及待了!”彭琼抱着一柄大刀,斜靠着一株大树闭目养神,只是身体隐隐有些颤抖还是出卖了他恐惧的内心,忽而草丛一阵簇动,一道人影悄然来到他跟前低声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