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683章 曹操溃败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曹操虽脸色一变,却很快冷静下来,没有了那转瞬即逝的恐慌,举鞭怒声大骂,“逆贼!劫持天子,流徙百姓,我曹操当报躯除贼!”

    “昔义父待你不薄,却敢背主行凶!还敢妄言!”吕布挥马大喝,扬起画戟迎面而来,恰似一条匹练踏红莲,飞若流星。

    “吕布休要逞凶!”曹操身旁夏侯惇大怒,飞马挺枪而上,迎着吕布硬撼上前。

    枪戟相交,吕布心里一惊,前次虎牢关有典韦,张飞,黄忠这些孽障也就罢了,没想到曹操手下出来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也有这样的武力。

    夏侯惇却也是有苦难言,吕布的武力当然在他之上,可曹操身在背后,却也不得不抖擞精神死死挡下。

    三五回合,吕布犹有余力,而夏侯惇出尽全力,却难有所成。

    曹操军后,夏侯渊按耐不住,也欲上前助战,却又在这时,北面又有一军喊杀而出,来将正是李催。

    曹操心下一沉,慌忙喝令夏侯渊上前挡住。

    堪堪两军厮杀一起,而正南处,却又杀出一军,正是郭汜。曹操这时再坐不住了,又令曹仁上前,挡住来军。

    却在这时,夏侯惇一人与吕布已经战过二十来合,已见左至右离,而浑身上下平添了几处戟伤。曹操大惊失色,正回头看时,身后早已无兵无将可用。

    “哈哈!哪里逃!”吕布荡戟一晃,终于震得夏侯惇双臂发麻,吐血飞马而退。

    如此大好战机,吕布怎会放过。扬臂舞戟,瞠目大喝一声,好似要将虎牢关留下的耻辱痕迹用这一战,敌军的鲜血来洗刷一般,“全军听令,随我杀啊!生擒曹操者,重赏!”

    “喏~!~”

    惊觉孤军深入为时已晚,曹操身边唯有夏侯惇,夏侯渊两兄弟和曹仁而已。所带之兵更因为疾驰奔走,不过寥寥数千接近万人而已,虽然大军后面,还有曹洪,李典,乐进三将正催促士卒加紧赶路。

    但如今夏侯惇战败而回,夏侯渊,曹仁又领军挡住李催郭汜,吕布挥军掩杀上前。

    三角已崩其一,夏侯渊和曹仁本就兵少,身心疲惫,骤然中伏带来的恐慌虽然没有太过打击到曹操,但他麾下卖命的士卒却不过是一个个普通的凡人。

    在吕布冲杀上前的同时,另外两方,也堪堪抵挡不住,已经成溃军之势。

    并州铁骑虽在虎牢受挫,但那征战带来的肃杀精悍,又如何能得小觑?

    饶是曹操麾下一干将校死命挡住,匆匆布下的防线,却脆弱得犹如白纸一张,轻易便被撕裂开去。

    乱军中,曹操眼看吕布奋勇向前,那一团火红格外耀眼,心下终于泛起惊恐交加,拨马受着一干亲兵便向回逃。

    吕布哪肯放过,奋力舞动画戟抡开一片片士卒吐血翻飞,拍马便上前欲追,哪知夏侯渊和曹仁两将心忧曹操,而自己这边也已经成溃势,悍然弃了李催郭汜,挥兵而来挡住吕布不得上前。

    尤有夏侯惇领了一干残部死命挡在当道使得追兵不得近前。

    虽保得曹操短暂的逃命之机……但却更加剧了麾下将校的伤亡,战心已失,而溃逃之众愈多。

    终究,如此形势难当虎狼之师。只不过几柱香的时间,饶是在拼命,也无力回天。并州铁骑踏过曹家军马,一举冲散开去,吕布也不顾追杀其余溃逃兵马,兀自领军一马当先,喝令全军向曹操追赶而去。

    却说曹操领军回逃,掩面而走,而后面追兵来得紧急,后军忽而杀出一将,众人大恐,借火光看清,却是乐进,李典二将。

    “主公何在?!乐进在此!”乐进早得了溃兵消息,当下心里五内俱焚,领军骤然加速上前,这才堪堪接上曹操。

    曹操大喜,慌忙上前,“文谦来得正是时!”

    “主公可先行,此处有末将先行挡住!后面还有曹洪将军领剩余将校而来!”李典看清曹操满脸尘灰,心里松了一口气,与乐进举枪抱拳行了一礼,喝令全军上前。

    曹操点了点头,一扬马鞭,领了一干溃散亲兵便向东而去。

    于路行了几里,恰是曹洪领了剩余三千步卒而来,曹操一阵唏嘘,心里黯淡中却终究恢复了少许底气。却忽闻后面又来一彪人马,曹洪勒马挺刀上前,看清时却是乐进李典杀退吕布追兵复回,而其中还夹杂着数百惨淡伤兵,让曹操等人松了口气却是夏侯兄弟并曹仁三将也在其中。

    且看三人满身甲胄破裂,浑身污血,分不清到底是自己还是敌军所留,那满脸乌黑灰尘扑扑,很是一副惨淡模样。

    曹操环顾自家兄弟如此悲惨模样,不禁仰天闭目长叹,捶胸顿足懊恼道,“若我听卫侯之言,安能有今日之败……!”

    “主公还请约束兵马稍退,吕布虽暂退,然其还有余力,倘若再行追击,我军难挡!不如且与卫太守合兵一处再做计较不迟!”乐进勒马靠近曹操,抹了一把脸上血渍,这才焦急宽慰道。

    曹操一咬牙齿,点头道,“文谦所说有理!且前军变后军,先入乌山再做计较!”

    “喏!”众将整顿心情,高声得令。

    一晚厮杀,大军匆匆回逃,正到乌山脚下已是二更时分,曹操见众人疲惫不堪,便下令埋锅造饭,以做修养片刻。却待清点伤亡时,两万兵马,先行领军上前一万人马,竟只得两千余众留下,李典乐进断后与吕布,李郭厮杀又折去两千来人。

    一战懒腰斩断一半,只让曹操悔得肠子都要青了。

    且待白饭半熟,曹操环顾四周隐觉得此处山地崎岖坎坷,杀气弥漫,心里不知不觉有些气躁。环顾众军卒或躺倒在地,或依石休憩,兵甲在旁,马不及鞍,心里更是蓦而一惊。

    正待要上前训斥时,他那不祥得预感却成终究成了真实。

    曹操的预感是相当可怕的,每当美好愿望将要成真的同时,必定伴随而来的是覆灭般的恐怖灾难。是的,或许应该就是这样诡异的原因而让他养成了那种变态的疑心。

    当然,这也不过只是卫宁恶意的遐想,在他的脑海中,或许曹操在过道乌山的时候仰天大笑三声,结果某某某杀将出来,然后笑声变成哭声……

    在曹操军后面的卫宁虽然没想到细节,但过程却也差不多了。

    乌山上,蓦然旌旗招展而起,满山上尽皆是人。大黑的董字军旗高高挂起,一片衣甲鲜明,而杀气腾腾。

    喊杀声,中气十足,显然,这便是一支等待多时的伏兵。

    为首者,却是董卓胞弟,董璜。

    与喊杀同起的,却是一排排带着死亡气息的滚石从山而降,一片飞雨流星,纷纷而下。

    哭号声,"shen yin"声,惨叫声,此起彼伏。不提本就是伤疲交煎的部队,便是平常士气高昂骤然受到攻击,也难有所为。

    乌山脚下,曹军早已经乱做一团,锅碗瓢盆散落一地,时不时有人中箭倒下,挣扎着爬了几步,却又因为一块巨大的滚石而碎成肉酱。

    曹操大惊失色,脸色骤变,弃碗,披甲,上马,一气呵成。很难想象,现在的曹操会是一个伤疲交煎的人物。

    夏侯兄弟不顾满身伤痕,慌忙勒马上前挡住一片箭雨,护住曹操便向东面而走。尤有曹洪一身愤慨,大吼一声,举起扎营木桩悍然挑起山上落石偏飞开去。

    眼看曹操要将逃窜,董璜大旗一挥,山上守候许久的伏兵一呼啦便冲将下来,气势如虎,如狼。

    雪上加霜更是,不知道何时,阵后一声金鼓擂鸣,一团火红身后又是一片慢慢黑浪,不是吕布还有那群该死的并州铁骑还是何人?

    曹军帐下一干将校吓得胆战心惊,挥马便向东而逃。曹操脸色阴晴反复,或苍白,或晦暗,或酱紫,便如他如今的心绪一般,五味瓶翻。

    胯下坐骑并非宝马,经过一场亡命奔走早已经马力衰竭,眼看口吐白沫,曹操回顾身后乱做一团的厮杀炼狱,一干董军追兵分兵来追赶他,心里越发焦急,忽而肩膀一痛,却是董璜搭箭暗射。血流如注,还带着箭雨颤抖。

    身后那一万兵马根本挡不了几合,曹操眼中浮起一丝死灰。

    “主公先行!我等且先为主公挡住!”身旁一干亲随大吼一声,回身毅然挡住来军。 ,o

    曹操忍住胳膊那锥心疼痛,抡起马鞭舞起马臀上几条鲜血淋淋。

    行不过几里,忽而马身一倾,曹操骤然未觉翻腾落地,扑得满嘴灰土。尤其胳膊上那折断的箭矢因为扯动伤口,更显痛楚不堪。

    如今曹操身后只余几人相随,回头看时不绝潸然泪下。

    “曹操休走!!!”旁人惊惧慌忙下马将曹操扶起,却听阵后一声厉喝,曹操面如死灰。

    来者正是董璜。

    “莫非我当命绝于此!?”曹操五念俱灰,黯然闭上双眼。回首处,往日壮志豪情尽散,余下千般不甘。

    坐骑早已不堪重负,颓然倒地。而身旁只余下寥寥几人而已,如今追兵已至当如何处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