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709章 病倒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哦……?”曹操脸上神色一变,兀自沉默了下来,嘴角喃喃道,“河东两卫却是辅国贤良之才……若能得卫宁,本公又何愁天下不定……但……”

    戏志才听到曹操自言自语,脸上犹豫,不由微微叹了口气,“卫宁举兵犯上,致使杨奉落入险地,已是为人谋之大忌。主公如今,恐怕,便是心有所疑了……”

    “杨奉区区无能之人,如何能得此等大才真心投效,我每每与文若相谈,从其言语之中,皆可知此人未必有反主野心,恐怕,栖身杨奉麾下,也不过报他昔日活命之恩矣!”戏志才摇了摇头,又道,“如今鲜卑举兵十万南下,倘若破雁门,席卷并州,有董卓在南,蛮夷入寇,天下惊乱。卫宁抗命,恐怕实有隐忧……”

    曹操蓦然抬起头来,眼睛闪过一丝惊喜,但终究还是还是踌躇道,“但从杨奉手中取得卫氏一族,谈何容易?”

    戏志才脸上浮起一丝狠辣,道,“便看主公能否下定决心了!”

    “此话怎讲?”曹操愣了愣,道。

    “若主公欲得并州,欲得良才,敢背骂名否?”戏志才双眼死死盯着曹操道。

    “啊……?!”曹操心中闪过一丝明悟,但也不经惊呼一声,脸上霎时阴晴不定,连连变换。

    两个拳头紧紧握住,甚至跪坐的双腿也紧紧绷成两段木桩,曹操久久不语,依戏志才所言,曹操无疑便是要亲自跨过此时此刻心中的那道底线了。

    “河内……并州……董卓……”曹操几乎是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念了出来。

    “若主公要取并州,要取河东,杨奉必然不能留下!而借董卓之手,为主公扫平阻碍,甚至……举兵相攻,主公可睥睨天下!”戏志才兀自不顾曹操脸色,又出言激道,“主公自然可等董卓入寇,再以大军靡战,以正天下视听……不过……”

    “不过,天下皆知我曹操背信弃义,趁董卓攻打忠良,而落井下石,见死不救……”曹操苦笑一笑,但终究心中凝起一丝决意,缓缓站起身来,抽出宝剑弹剑凝重坚韧道,“万物无常,事有轻便,若能得与董贼决战之力,此暂时妥协之计,背半语骂名,又有何可惧!”

    “主公英明!”戏志才缓缓伏下身子,恭敬迎道。眼中同样闪过一丝骇人的热切……

    ……………………………………………………………………………………

    草原之上,一只兵马缓缓踏马行走,当中一彪数千骑兵尤其抢眼,只看人人身披银甲,每批坐骑清一色的雪白一片,亮银长枪矗立,马弓斜跨马鞍右侧,左侧又是一柄锋利马刀,人人军容严整杀气腾腾,任人也不敢轻视这样一只整齐而颇具气势的兵马。

    白马义从,名动北方。军旗招展,公孙两字沐浴在草原上的阳光之下,更显得震撼。

    这便是公孙瓒的三万南下兵马。

    草原牧民口中的白马将军,如今微微眯起眼睛看了看日照当空,忽而扬起手来,高声喝道,“传令,就地停军扎营!”

    “……主公~!~鲜卑举兵犯境,而雁门告急,如今正值晌午,我军全是骑兵却行不过二十里路,为何停止不前?”左右有亲信不解问道。

    “呵……如今并州内乱,卫宁聚众抗命,并州军虽与我有结盟之实,但现在却不知结盟为谁!我又何苦以自家兵马为他人平定祸乱?”公孙瓒不置可否的摇了药马鞭,放眼南顾,嘴角微微翘起,心里又道,“既然卫宁有十万边军防守朔方,雁门一线,鲜卑固有十万蛮夷……嘿……”

    亲兵也不过是小小疑问一下,对公孙瓒的军令自然是无条件的遵从,当即飞马下去传令道,“全军听令,就地停军扎营!”

    此时,卫宁却不知道,本以为近在咫尺的公孙瓒援军,还在五百里之外,虽不过两日路程,但却不知道公孙瓒也起了诡谲心思。

    而他卫宁虽然号称拥兵十万在外,但实际上,朔方——雁门一线并州边疆战线拉得极大,除去六郡必要驻扎的兵马,黄忠亲提集结六郡之力的两万骑兵北上千里奇袭北弹汗山,雁门实际上能动用的兵马也不过区区五万而已。而这五万人马,骑兵,也不过六千之数,这还是加上了那三千残留匈奴人的数量。

    对比于步度根的六万骑兵来说,卫宁五万步卒守卫城池本是足够的,但实际上,卫宁现在却偏偏根本没有多少时间与步度根打起消耗战来。

    杨奉自掌握并州以来,真正意义上来说,唯有河东一块富庶之地供养整个州郡。而卫宁的抗命,偏偏又掐断了他的命脉。

    在收到公孙瓒高柳山大破东鲜卑的捷报之后,本以为战机已到的卫宁,却冰凉的发现,一连十日,竟再没有半分消息,自东北方传来。

    在冷静下来的同时,卫宁自然想通了其中的厉害……而在此时此刻,一直以来的压力终于让他胸口中的怒怨不可压抑的爆发了出来。

    吐血,昏阙。雁门军中立刻乱做一片。

    而正在这紧要关头,一个让卫宁意想不到的人物的到来,让他惊喜万分。

    “我乃阳翟人,姓郭名嘉,快速速叫你们都督来接我入府。他不来,我便不进去了!哼哼……”

    雁门郡守府外,一干宿卫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门前两个年轻人,只见其中一文若书生装扮的男子一脸尘灰,依稀有些俊朗的轮廓却未见半点清晰,漆黑满面,饶是那半长的胡须也似因为泥垢而拧成一股麻绳,重垂在下巴底下,任风再吹也飘逸不起来了。

    衣服也有不少撕烂,袖口几乎便是布襟条条一般,总而言之一副潦倒落魄的德行。

    便是这般悲惨模样,那青年竟还口出狂言,直让如今贵为六郡总督的卫宁亲自纡尊降贵出府相迎?不少人心中虽是破口大骂,但见来人气度不凡,一番大方行径却也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眼光,随手不知道从哪掏出一个酒壶,就这般大大咧咧的席地而坐,便在郡守府大门口自饮自酌起来。

    同时,还时不时嬉皮笑脸将酒壶高举过头,递到另外一名青年胸口,企图也将那矜持的同伴拉入伙中。

    换来的,自然是一对无奈的白眼。

    相比较郭嘉的不羁,与他同行守候在府门之外的年轻小将在一旁肃容以待,却反而得了众位宿卫重视。这样一副沉稳模样,而浑身掩盖不了的锋芒毕露,在雁门如今兵凶战危的时局之中,更显得敏感。但虽如此,这青年小将,环顾街道上已经渐渐密密麻麻围拢了一群百姓指指点点,清白的脸色也忍不住开始火辣辣的赤红。

    现在的郭嘉,配上那一副破败寒酸的德行,哪有半点超然气度?更像是一个泼皮无赖一般,但当事人,却依旧没有半点自觉,还在那兀自扮着高人。

    青年小将很是丢人,用脚尖轻轻的点了点郭嘉的屁股,反惹得他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看什么看?相当初,我和你们都督可经常在门口这样斗酒的哈!嘿……还不快去通报!?”看了一干宿卫还楞在门口迟迟未有动作,郭嘉清眉一皱不满道。

    这些私兵自然便是卫宁的心腹嫡系了,闻得郭嘉的话虽一呆,却暗自琢磨,以他们家公子的德行,少年时候恐怕还真敢这么丢人的席地坐在街上和人斗酒。

    不过,以卫宁那身装扮,便是卧倒街上也该是一副隐士大才的样子,而眼前这个满脸漆黑而衣衫残破的家伙来说……人人心中闪过一丝鄙夷,当然……是对现在的郭嘉的。 △≧△≧,

    “大胆!都在外面喧哗什么!却不知道公子如今需要精心修养否!?”却在这时,一阵雷鸣轰雷大声从府中传来,典韦几乎是倒提双戟满脸寒霜而出,一脸骇人杀气。

    众宿卫看典韦怒气勃勃,心口狂跳,便有人慌忙上前几乎,手指郭嘉与另外一年轻小将对典韦附耳起来。

    典韦闻言,脸色稍变,“阳翟人郭嘉?”

    但回头看门口两人时,典韦脸色一正,当即怒声作喝道,“混账,既是郭嘉公子前来,何不早通报与我!快来人速速去禀报公子!”

    众宿卫心头一跳,紧接着却也是不由一阵苦笑,便是郭嘉此时此刻的那副德行,谁敢进去通报啊?但却不敢怠慢,早有人应了一声,匆匆向府中跑去。

    他们却不知道典韦此刻心中却也是一片惊疑,兀自想道,“早闻公子曾求学颍川,与那郭嘉十分交厚。曾听公子言,那郭家公子,应该也是个文弱书生,这家伙面貌虽俊朗不错,但看上去却是一名武将……?呃……”

    但典韦却也不敢怠慢,慌忙上前,拱手道,“郭嘉公子远来,军士不知公子身份,还望见谅。我家公子如今身体微恙,不能远迎,某乃贴身近卫典韦,公子可速入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