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711章 赵云来投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即便见到眼前这个穷病煎熬的文弱书生,也没有半点轻视,甚至还因为那副病体而引起了心中的共鸣。

    自古忠义良才,多为兢兢业业,忧劳成疾。卫宁现在的形象,反而更加剧了他追随的心意。

    “常山赵云,参见都督!”礼数不可费,更何况他现在也不过是区区一介白身,小将当即半跪着地,抱拳恭声道。

    “壮士快快请起,快快请起……咳咳!若非壮士救下我贤弟性命,某当捶胸顿足懊悔一生……”卫宁眼光闪烁,眼前这个年轻的小将,面貌俊朗非凡,事实上,在他所见,也未有多少人能有他这般帅气,尤其在一身硬朗的气质之下,更显得英姿飒爽。

    在卫宁的记忆当中,三国时代,与现在这个时间段相符合的,又长的帅气,而又有出众武艺的家伙,除了西凉锦马超,便只有这常山赵子龙了!

    出于任何一个人对于三国时代的憧憬,赵云这样一个武将,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卫宁喜爱的目标。事实上,长枪白马,武艺非凡,他早该猜到。

    几乎是踉跄着上前,弯腰奋力搭在赵云的双臂之上,卫宁的手忍不住有些颤抖。

    郭嘉这样一个鬼谋之才已经足够缓解他这段时日来的心力交瘁,而赵云的到来,更让卫宁喜出望外。以至于久久扶住赵云的臂膀,嘴唇颤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如何出口。

    赵云有些疑惑的看着卫宁的失态,但眼角中一直不曾断绝的欣喜任任何人也能从其中看出,对他赵云的重视,已经他到来的喜悦。

    赵云不明就里,便以为这是卫宁礼贤下士的宽厚。而他这样一个白身,毫无名声,比起卫宁天差地别的身份差距,却能让他亲手相托,便已经是难得的恩待了。

    这个时代阶级的差距,即便是人中龙凤也不得不遵从其中的潜规则。在赵云的理解当中,以卫宁封侯的身份,哪会在意他这样以个白板之身?

    赵云心中霎时闪过感激涕零。惶恐万分的顺着卫宁扶托而站起身来,连连道,“云区区一介白身,都督何须如此……郭嘉先生乃是都督……呃……都督挚友,云得巧相护也是分内之事。即便,是普通汉民,云也万万不会让蛮夷肆意行凶……”

    说到此处,赵云语气却也一滞,看了看旁边吊儿郎当的郭嘉,再看了看一副忧国忧民模样的卫宁,赵云很难想象,这样两个天差地别的人物会是同窗好友……相救郭嘉不过只是偶然,而他的自说自话其实在赵云看来也不过是无赖的自抬身价,不是看在他汉人的身份以及自己正要去往雁门投军,赵云早便将他一枪结果了事。

    一路上,这呱噪的家伙也早让他不厌其烦了。

    却没想到,这样一个无赖的德行,却当真是眼前少侯的同窗,赵云很是无语。

    整顿了一下心情,赵云眼中闪过点点希冀,抱拳对卫宁又道,“云自艺成,正闻鲜卑蛮夷聚众南下,犯我大汉边境,便马不停蹄直往雁门而来。在下不才,但颇有一身蛮力,还往都督不弃,收在下为一马前卒,随都督驱逐贼子!”

    卫宁愣了愣,事实上,在刚才他还在琢磨怎么才将赵云笼络在麾下,如今大战在即,有个百人斩在身边,总是会心安许多。

    但却没想到,他还没有出声,赵云倒是当先起了投效之心。

    以至于卫宁还愣愣的站在那,赵云话闭半晌也未答话。

    但见卫宁半晌不语,赵云心头霎时冷了一半,本来一腔热血和蒙逢知遇之心也小了许多,嘴角泛起一丝苦笑,“都督若是嫌弃在下出身低微,只愿为一小卒既可……”

    卫宁幡然醒悟,当即激动道,“阁下护我贤弟一路北上,单枪匹马杀散贼子甚多,如此武艺,安能为一区区小卒!?适才,宁出神未答,实则欣喜交加尔,还望将军莫怪!”

    “咳~!咳咳!……有阁下一番武勇在我军中,实乃旱苗如得甘露!乃我卫宁有幸,有幸尔!”卫宁激动得连连咳嗽,又一把拉住赵云胳膊,好似生怕他回头却投奔别处一般,“既然将军有报国之心,我这雁门小郡,正是将军发挥武勇之时!”

    “来人!快速速备酒宴,为赵将军与我贤弟接风洗尘!”卫宁脸上眉飞色舞,久经病痛煎熬的苍白脸色霎时浮起几许血色,慌忙回头,提起身体残存不多的气力大声喝道。

    郭嘉嬉皮笑脸的左右张望了一下,摸了摸肚皮,却是上前符合起来,“兄长得赵将军此等猛将,破贼便当多了几分胜算!哈哈,恭喜兄长!”

    守在一旁的典韦事实上早便将目光投放在了赵云身上,在这个时代中,每个英雄豪杰,总少不了对那身彪悍气质的惺惺相惜。赵云虽不如他的狂野,但单枪匹马北上雁门的武勇,却足够使他身上有一股挥散不去的勇气。

    而看得卫宁那一副欣喜模样,典韦虽然也暗自高兴,但却还是上前嗡声道,“公子身体不适,还是少饮酒水为好……”

    卫宁淡然一笑,挥了挥手道,“不妨,不妨……我这身子便是如此,我自有节制!”

    赵云惊喜交加,而从卫宁的话中直呼他为将军,显然便是已经将他纳入麾下。任何一个在他这样年纪的人,总是心高气傲,以他的武艺,自然是不甘心为一介区区小卒。而能够得到卫宁这样一个身份名望巨大的人所赏识,也足够让赵云感激涕零了。

    他如今毕竟还是有些年轻,本来俊俏的脸上依稀浮起激动的涨红,忍不住高声道,“都督知遇之恩,末将必当以死相报!”

    卫宁微微一笑,十数日来,整日愁眉不展,阴郁积身,却唯有今日,才是他真正畅怀之时。

    猛将,鬼才,得其两人,而城外十万鲜卑压境,似乎也并非不可破之!

    回过头来,卫宁与郭嘉两眼相视,浮起一丝会心的笑容。

    得此兄弟,还有何憾事?

    很显然,在卫宁外强中干的局势面前,以郭嘉的智慧以及他暗中潜藏的情报来源,不难看出卫宁现在的窘迫。明里掌握了十万六郡边军,但实际上,这十万人的耗度,又岂是他身后一个已经被人囚困的家族可以负担的起的。

    而郭嘉毅然北上相助,让卫宁干枯的心脏也忍不住淌出细细的暖流。

    假若杨奉掐断他后面的退路,这十万人,别提阻挡鲜卑南下,便是不立刻造反,便已经是幸事了。

    但,若如此,并州也将变得满目疮痍,天下也将纷扰。陈宫也自然不愿将事情做绝。

    一切现在还看卫宁的决定,已经未来要走的路。

    摆在他面前的,当务之急,只有用最短的时间,击溃城外的敌人,最起码,也要将鲜卑赶出长城以外。

    现在,在卫宁看来,有了郭嘉的到来,似乎也就是希望送到了他的手中。

    ………………………………………………………………………………………………

    步度根勒马遥遥望着远处那残破却异常坚挺的城墙,眼中百感交集。正是雁门这座胸廓的边塞重镇,历来便是北方狼群南下不得不面对的障碍。

    这段时间的激战,六万汉军把守,比之往常,更显示出了决然不同的悍勇。这一切,就因为城中某个身份尊贵,而又颇有韬略的汉人都督亲自同甘共苦,坐镇囚城。

    一个月前,拓跋部与乞伏部的大败,这两个生机勃勃的鲜卑大族必然不复原本的强盛,这固然让步度根心中一块针刺拔除。失去了大批的控弦之士,迎接这两个部落的未来,必然也将是他这个名义上的中鲜卑大王砧板上的鱼肉。吞并他们,获取更多的女人,牛羊,甚至是战士,与此同时,带来的又将是他步度根在草原上名声攀升到新的一个高度。  ⑧☆⑧☆.$.

    步度根心中虽然一片火热,但同样的,却也是对汉军竟然有如此强大的战斗力而惊骇。事实上,这一个月的亲自操兵,也让他品尝到了汉军非同寻常的决死之心。

    火热中自然还有一丝冰凉的恼怒。

    轲比能这个先锋,在丢下了一半的尸体而畏罪逃窜深入草原之中,步度根也已经没有精力再去顾及这个败军之将。现在摆在他面前最重要的便是将眼前这座老迈却依旧坚强的城墙,用麾下的大军,马蹄践踏得支离破碎。

    至于草原上的权利重整,自然该是他征服南面汉人土地才能放手去做的事情。

    不过,现在似乎已经到了真正可以倾尽全力,孤注一掷的时候了。饶是大鲜卑的勇士,不擅长攻略汉人这样坚固的壁垒,但是用血海来填平这样一堵城墙,已经是步度根踌躇许久的决定。

    只要跨过雁门,南下的道路,将是一马平川,西可进上郡,河南地,南可入白马,寿阳,以及……并州的州治,晋阳!

    大军所过,唯有汾河会给他手中的勇士造成一点障碍,剩余的将不成任何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