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731章 许褚vs徐晃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自诸侯共讨董卓开始,徐晃渑池先挡徐荣,被弄得精疲力竭,还未缓过劲来却又遇上了这个煞神,更是叫苦连天,倘若不是董卓被吕布所杀,怕是河东也难再守住。本以为可以修养几日,却又得到曹操夺取河内箕关,更挥大军来打河东,再马不停蹄赶往闻喜。

    徐晃固然好战,但到了现在这个情况下,疲于奔走,也当然知道行军不利。加上心底对北方某个家伙的不解和怨愤,徐晃本早想北上问个究竟,却因为曹操而不得不压下心中的急躁。

    徐晃不仅武勇非凡,同样是能领兵作战的将才,但三番五次的疲惫使得他却也好似失去了往日里的冷静一般,反而如同猛将一样,拉开两军之中搦战起来。

    徐晃并没失去冷静,身后三万兵马,有两万是自会盟讨董起便征战不休,毫无休整的兵马,身心力疲的不仅是他一人而已,全军上下也已经不堪久战。

    而曹军兵锋正锐,气势滔滔,闻喜城小,必难挡大军攻夺。所以徐晃才有搦战当前,期望凭借自己的武艺激励起全军的士气,更可以一举挫败曹操的兵锋。

    曹军上下,看着那一身精甲,彪悍异常的家伙。勒马来回趋行,硕大的战斧闪耀寒星点点,饶是在两军对阵之中,那股骇人的煞气也可以轻易的感觉得到。八尺身材,双目如虎,魁梧的身体,彪悍竟展无疑。

    徐晃名声在外,看着那杆徐字大旗和那标志性的血腥斧头,曹营上下,莫不是人人一凛。

    曹操自然是不会被那狂暴气势所吓,勒马而出,黑脸不高的形象与徐晃雄姿颇有些对比。但那股上位者的气势,分明更加霸道。

    “杨奉出身贵胄,杨氏四世三公世食汉禄,前虽讨贼伐董,略表忠义。然!董卓目无天子,祸害朝纲,人神怨怒,徐荣身为董卓帐下染血爪牙,为虎作伥,害我天下忠良何其多!杨奉庇护于他,更收五万染血蛮夫,又岂能堵我天下忠良之口舌!”曹操凛然不惧,细小的眼睛却好似金光四丈,蓦而大声喝道,“倘若擒徐荣授首,以告天下,曹某当即刻退兵,告罪你家主公!”

    徐晃大怒,曹操这般强词夺理,竟然拿徐荣来为自己正名。不提杀了徐荣能否让他退兵,便是杨奉当真这般干了,还有何人能为他效命,那五万凉州兵恐怕立刻便会叛乱了!

    且不闻那吕布自与李槯郭汜争斗失败,流寇中原,曹操不先寻他晦气,却来攻夺河东,分明便是狼子野心。

    徐晃猛然轮起一圈斧光,大声喝道,“好贼子!你既图谋我河东已久,何须用此拙劣之言!今,河东徐晃在此,便让你知我河东俊杰何其多也!”

    “哈哈!河东俊杰操自然不敢小觑,倘河东名士皆在此地,操却也难有胆量敢立于军足之前!但河东俊杰,杨奉却又有几分才能可以驾驭得了!?”曹操闻言,却是猛然抚掌大笑起来。

    徐晃听了,双眼一片火光,更是咬牙切齿,这明暗皆有所指,分明便是刺到了他的痛楚,也刺到了杨奉的软肋。

    徐晃不再答话,阔斧横陈,厉声大喝,枣青高马撒开蹄来,嘶鸣一声,直向曹操杀来。

    眼见徐晃气势滔滔,斜刺里,一将大喝挺枪而出,“徐晃休要行凶,阳平乐进在此!”

    就算怒火欲焚,徐晃也没想过能擒住曹操,见他被曹营大小众将护住往中军而去,当即调转斧头直扑向乐进。

    徐晃固然名声不小,杨奉帐下第一大将可是他实打实用自己的本事拼出来的。可曹操帐下哪个不是心高气傲之辈,乐进固然不会小觑徐晃,却是徐晃以后多独自统兵征战,少有显露武艺之时,乐进觉得自己比他也差不了多少。

    可正是他抖擞精神上前接战之时,两马相交,便让他心中翻起滔天巨浪。

    战斧本身便重巨力攻击,而长枪却是灵巧兵器,等闲时候,两马相交,虽多交锋却也可一试对方气力。

    就在这一回合,乐进的自负却让他吃了老大一个苦头。双臂胀痛欲裂,而长枪赫然有些弯曲变形,气血翻涌,差点便让他难以忍耐落马受缚。

    乐进努力平复身体气血翻涌,挥散身体酥麻,而徐晃却早已经兜转马头杀了上来。

    这一回合便让乐进明白了和对手的差距,盛名之下无虚士,乐进不敢在有其余心思,灌起全身力气,逼走手上的酥麻。

    随着徐晃近前一斧横挥,乐进慌忙侧伏马背,险险躲过那致命一击。

    徐晃适才的那初一交锋,便知对手气力比他远远不如,却看他精湛马术也颇为惊疑。而乐进从马侧递出的枪头还击,还差点让他防不胜防。

    但现在却不是佩服对手,曹营帐下毕竟卧虎藏龙,省下气力在面对接下来的拼斗才是重要。

    一念及此,徐晃反而起了十分战意。那几十斤的巨铁在他手头却似轻若无物,灵巧的拨走乐进递出来的枪头,猛然又迎了上去。

    这却苦了乐进,谁能想到徐晃竟然强悍如斯。十回合下来,却是险象环生,而双臂在不得不招架那柄杀气腾腾的凶兵时,早已经酥麻不已。

    曹操在军阵后面,看着徐晃威风凛凛,暗暗称奇。更多的却是感叹,河东俊杰却是不少,可惜杨奉无能,难尽起全心。

    而乐进险象环生,曹操自然不能置之不理。寰转头来,望向身边某个五大三粗的魁梧大汉点了点头。

    不用曹操招呼,后者早就已经兴奋的血脉贲张了起来。单手提起混铁大刀,嘴角裂开一丝难得的兴奋。

    曹营中早有人让开一条道来,这个家伙好武成性几乎是所有人心中的噩梦了。小兵小将还好那么一点,其余有点武艺的家伙,如夏侯惇之类哪个不是被他找得很惨。

    偏偏这怪物还是三国中少数存在的变态之一。

    却是一声大喝,青鬃战马甩开马蹄飞扬,黄沙四溅,那沸腾的战意甚至让中军战场上,追杀乐进兴致勃勃的徐晃也浮起了一丝危机。

    “许褚在此!徐晃可敢与我一战!?”大刀,阔斧两柄嗜血兵刃同样闪耀着煞气的威赫,那一声丝毫不逊于徐晃的厉声大喝尤为铿锵。

    徐晃心中凛然,斧势稍挺缓,乐进趁机兜开马跳出圈子,若再战,迟必授首于徐晃斧下。

    徐晃也不顾他,却反而惊疑乐进远远躲开。放眼望去,许褚那八尺来高的块头,丝毫不逊与他,而凶神恶煞犹如猛虎出闸更显雄威赫赫。满身肌肉虬鼓,仿佛要冲破衣甲,光看如此,便知来者必然气力惊人。

    事实上,徐晃到现在为止,便只觉得唯有卫宁身边的那个典韦能有他这般凶威。

    “有何不敢!?”徐晃大斧一扬不输半点气势。与乐进一战,并不见多少畅快,而胸中积郁许久的怨怒却更使得他全身战意彪炳。

    而许久未有这般冲杀在前,也让徐晃有了几许昔日里驰骋沙场的热血沸腾,而他武人的本质,却使得他对于一个强大的对手有种莫名的欣喜。

    事实上,比之平日里,徐晃的战斗力却还要高上不少。

    很显然,身在中军的曹操对徐晃实在是颇为赞赏,许褚这般威猛气势以他比之,却也没落半点下乘。而徐晃能统兵征战,又能如猛将冲杀,这样的将才,又如何能离开曹操的法眼?

    “擂鼓助威~!~”大手一挥,曹操沉稳的声音里多少带着几分遗憾,若杨奉能驾驭河东豪杰,君臣同心,他却也难生觊觎之心啊!

    而河东最为出名的名士,曹操手中握有那关键的筹码,却让他多少有些期待,却也有些难安。

    曹营中,蓦然响起铮铮战鼓,与此同时,徐晃本镇同样鸣号高响,两个猛将一声大喝,大刀,阔斧直向对方扑去。

    两虎厮杀,男人骨血中的勇悍,使得两军阵前,响起一阵冲霄呐喊……

    初平四年,曹操起兵五万攻河东,徐晃授命领兵三万以抗,守城一月,闻喜陷落。徐晃领军后撤,退兵恒城,又有陈宫起安邑两万大军接应,曹军方退。

    陈宫以大阳,恒城两县屯兵防备,互为犄角,拱卫安邑郡治。每以三河骑士游走接应,曹军诈以大军佯攻大阳,实则伏兵以待恒城相救,而乘机以伏兵半道图之。然而却被陈宫看破虚实,趁机攻打闻喜,反破曹军而夺城,迫使曹军重新退军闻喜以东,一个月的战果反吐毫无所得。

    两军自开战起,已有近两个月时间。

    曹军固然兵强马壮,但河北局势日渐明了,冀州之争渐起胜负。公孙瓒穷兵黩武,致使冀州以北皆有怨怒。

    界桥一战,袁绍以麴义八百勇士为先登,强弩千张夹承公孙大军,两万步卒在后压阵,麴义使兵下楯,使骑兵不得纵意驰骋,而自伏兵其后,公孙瓒两万骑军,不得近前。

    而公孙瓒见麴义兵少,自筹稳操胜券,以白马义从相击,麴义不惧,及近前数十步一起扬尘乃起,千张强弩雷动齐射,白马义从应弦而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