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868章 倒霉的樊惆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那战死的所谓一万河东军,大半皆是他原本的部曲,并不是河东军固有的体系。

    这个人,自然便是樊惆,而那战死的一万人,赫然便有六七千是他所带来的庸南兵马。

    在郭嘉的刻意宽慰下,樊惆从蓝田一路向北汇合徐荣听从调遣,无论是对他,还是对待他的部曲,皆没有半分歧视,与河东军一视同仁,让樊惆心中安稳,本以为河东军仁义不会让真让他伤筋动骨。

    却是不知道,郭嘉的仁义,只是为了让他樊惆能够成仁,但是却必然是要舍身。

    徐荣调度兵马,以四面围城强攻,其中一面,自然便是樊惆混合赵云负责。他却不知道,另外三面不过只是诈攻,而他这面才是真正的主攻手。

    在其余三面城墙,试探性的狂猛攻击几波后,韩遂察觉不对,当即便调拨了主力来防守樊惆的攻击。

    韩遂让马腾旧部当炮灰,河东何尝不也是让樊惆来充当马前卒?

    两方厮杀了许久,等樊惆发觉不对的时候,也已经在没了寰转抗命的余地。身后是河东数万大军的掠阵,他若稍有意动,必然便会被格杀当场,更别提身边还有赵云这等猛将督战在旁了。

    他只能硬着头皮,心中滴血的被河东军利用,懦弱的性格终究没有反抗的勇气,甚至害怕露出稍微不满,便会被河东军那些火眼如炬的怪物们给寻个借口斩了。

    所以,说道底,河东军嫡系的伤亡并非不可承受,而先前郭嘉对樊惆所做的宽慰和礼待,徐荣对樊惆降军的一视同仁,决然不会被其余投降的兵马当作借刀杀人,同样,河东军那数千的尸体放在那,也不会让其余人心寒。

    唯有樊惆本部人马只剩下两千来人,有苦自知。他领兵北上,可是带了八千兵马啊!

    当然,樊惆的心痛,却也并非没有回报,万事不会做绝,徐荣联名郭嘉等人,共同上书,为樊惆请功,不消几日,一道圣旨下来,当即封樊惆为襄城侯,加封食邑二百户,领射声校尉衔。

    他当初与李郭回攻长安,本该是浑身污名,投降河东洗脱罪孽,却也被免去了官职,侯爵,如今河东这道封赏下来,比起他们当初胁迫小皇帝来分封的虚名来说,才可谓实打实的。

    樊惆本便是懦弱之人,能走到这一步却也算是运气,但眼光毕竟也不算太差,知道大树底下好乘凉,河东如日中天,未必没有一统天下的可能。那么他这个县侯身份,便才是真正实打实的爵位了。

    河东下达的封赏,稍微平复了一下樊惆苦闷的心情,但一想到,自己的前程,便是用以前跟随自己兄弟的性命换来,终究还是觉得不是滋味。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郭嘉抽空,也便不再忌讳,暗中与樊惆密谈许久,开门见山了断一切。有了郭嘉的坦诚布公,又貌似诚恳的歉意,还是终于压下了樊惆的不满和怨念。

    而就在这个时候,城外巡游的探马赫然带回了一道消息,却也是郭嘉徐荣等人等候已久的福音!

    探马游走监视,顺便抓捕从长安城中逃出投降的士卒,却正好听辨出城楼阴暗处射出了一枚信箭,那一箭硬弓赫然射出了三百步之远,虽是失了准头,但那探马好奇将信捡了回来,才发现是军机重情,大功一件。

    写书者,正是庞德。

    郭嘉,徐荣大喜,当即便叫来马超,让他辨认书信字迹,等到马超一口认定是庞德所书,郭嘉和徐荣才相视一笑。

    前三日的强攻,不正是为了乱敌军心?而劝降马超,不仅仅是为了代其父安顿凉州,同样也是为了攻打长安来个助力。

    显然,马超的出现,终于使得长安城中的马腾旧部好不容易压下的不满,重新反弹起了投降的心思。

    当然也不是没有人怀疑过这份信笺的真伪程度,但在如今这个局势下,韩遂和马腾旧部的矛盾几乎是河东连环布计一手施为激化的,若是不信,那么以前的布置不正是自打嘴巴?而且数月来,从河东开始布局的时候开始,一切情况变化表示,马腾旧部和韩遂部曲的矛盾日益激化,自然是没有逃出所有人的眼中。

    对这个信笺的真伪程度,徐荣,郭嘉,陈宫等人皆没有半分怀疑。

    庞德的信很简单,便是次日,天黑三更,举火为号,打开城门迎入河东军。

    届时占了城门,大军一涌而上,长安取之,便是大功告成。

    次日,河东军依旧还是保持一场强大的攻城战,但相对于前三日,攻势明显便弱了许多。韩遂自以为河东军是承受不住损伤,开始收弱攻击了,心中也算松了口气。

    只是局势已经糜烂至此,孤城一座,即便有粮,有财,军心低迷不振,也是铁板上的事实。

    韩遂也知道,如今守城不过只是一场垂死挣扎而已,倘若长安久攻不下,河东再增援兵马前来,覆灭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他只图的是个死得壮烈,死得不让河东安生。甚至连他这个一城主帅都开始战意消溃,更别提其余的麾下部曲了。

    借酒消愁愁更愁,从一时枭雄,顿时跌落凡尘,成了他人脚下可以肆意践踏的虫子,当初意气风发,神采飞扬的人物,看上去哪还有半点风华?

    长安城中暗潮汹涌,韩遂的斗志丧失,无疑便飞速的扩散开去。

    而次日三更,长安城上三明三暗的灯火点亮,东门口处,庞德亲自领了上千马腾旧部从内里蓦然杀奔出来。当日镇守东门的乃是八部将之一李堪,眼看城中蓦然杀出一彪兵马,大惊失色,慌忙调集人马上去阻截。

    看清是庞德后,李堪大骇喝道,“庞德!你引兵来此何干!?意欲反乎!?”

    庞德的目标便是打开城门,不想李堪反应如此迅速,大急道,“韩遂不自量力抵挡天兵,我等本就是少将军旧部,岂能与反贼同流合污!?李堪,韩遂灭亡不过旦夕之间,你若想活命,还是好好斟酌!”

    李堪脸色微变,提着的长枪,赫然微微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