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873章 清洗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河内侯,你便自己将这书帛所求官职念与百官,让群臣讨论吧!”小皇帝却也不会不重视自己两位国舅的意见,这才道。

    卫宁微微一笑,当即道,“将士有功,若朝廷封赏不公,如何威信天下?”

    重新取回那请封书帛,卫宁当中摊开,高声念道,“求封卫凯为大司马,赏阳谷侯。封黄忠为司隶校尉,洛阳令,平乡侯,赵云为奋武将军,典韦为河东校尉……,………,………封司马朗为侍中尚书令,封刘晔为侍郎,中书令,陈宫为司空仓曹攥,郭嘉为行军祭酒,领黄门侍郎,封吕虔为典农中郎将……,……封毋丘兴为护羌校尉……,……,……”

    随着卫宁一字一句下来,伏完,董承等人的脸色霎时雪白。

    名单上赫然有数十人的封赏,全部皆为他的亲信,而朝廷中如节制奏折,掌握仓库,粮草,工,农,吏,弹劾,刑法等等重要位子几乎都被卫宁的人所全部占满!

    而就在这个时候,大堂中蓦然有人出声道,“卫侯救驾大功,平定叛逆当属首位,才应大赏!”

    “卫侯才略,功绩,满堂群臣何人胆敢比肩,为臣请陛下封赏!”

    “当封……“

    无数人冒出声音,只让伏完,董承终究心如死灰。

    看着样子,卫宁已经决意要动手了……

    朝堂中,人人骚乱不已,伏完,董承还欲反对,却是献帝道,“有功必赏,有罪必罚。河内侯劳苦功高,正该有所提拔!诸位,以为何职可封?”

    “若无三公之衔,何以配卫侯之功!?为臣敢请陛下赐封卫侯为大将军,领太尉事,假司戍!统御朝廷兵马,为陛下征讨四方!”当即便有人出身皆口道。

    “请陛下封赏!”随着一声出列,群臣莫不是随后而出,伏拜跪地当场者赫然数十人,就在卫宁身后,高声求唤道。

    而这个时候,蓦然从宫廷外,走出无数甲士环宿,虎视眈眈。

    卫宁一人高立,身后数十人尾随求封,伏完董承浑身一瘫……

    蓦然走出的数百甲士,让献帝心中一惊,而群臣更是人人色变。唯有卫宁高举信帛,道,“为臣不敢请封高爵,只求陛下赏赐这些有功之臣,足矣!”

    卫宁那长串请封名单,赫然数十大小官位,皆在要害部门,可以说,这上面任何一个职位都足够卡住整个朝廷的脖子,将他名副其实的变作卫宁的后花园。那铿锵有力的声音,不允许有任何质疑,毫无疑问,到了现在,卫宁锋利的牙齿才算真正的撩开。

    不提卫宁的封赏是否妥当,那些自以为献帝动迁,便欢喜雀跃纷纷举家迁徙而来想要分享河东胜利果实的所谓朝官,却也被卫宁如此强势所深深震慑。

    事实上,还在早前一刻,卫宁做事恭恭井井,万事避让,反而让那些朝官得寸进尺,逼迫卫宁修葺宫廷,修缮府院,甚至还有不少人初来乍到,看到朝廷官位空缺,自比贤良国栋,抢占朝廷官位,强辟土地作为自己应该享有的待遇。

    卫宁的忍让,让他们得寸进尺,除了少部分人外,其余大多数当真可以算是亡国庸才。而也正是如此,让他自以为卫宁是识大体的那种人,自以为在他们这些士族联合起来下,卫宁也不得不妥协,不少人还隐隐认为卫宁不足为惧,弹冠相庆能够这般轻而易举的立足在河东这块富饶的地方。甚至还有野心勃勃而痴心妄想之辈,妄图将卫宁架空,占据卫宁治下的行政权,夺取卫宁的军权。

    痴心妄想,当真让人闻所未闻的愚蠢。

    而今天卫宁的突然爆发,让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他还是前不久和和气气,淡薄的那个孱弱文士?

    这道请封,毕竟是触犯了太多人的利益,即便那群甲士杀出了殿堂,当即却也有人出言断喝道,“河内侯!大殿之上,岂容这些甲士出身,带兵进殿,莫非你意欲反乎!?”

    有了人出头,当即大殿上便乱了起来,纷纷指责卫宁,不管什么大逆不道还是什么妄自尊大,无数大帽子盖了上来,好似要将卫宁打入十恶不赦一般。

    小皇帝看着殿内乱作一团,有些不知所措。卫宁在此前的表现,确实异常恭顺,自从登基后被他人玩弄在股掌之中的憋屈,却是从卫宁身上找回了帝王的自尊。打心底里,小皇帝还是将卫宁看做忠臣的。

    可就是这个忠臣赫然让无数甲兵涌入了殿堂,而半数的朝官竟然纷纷指责他要谋反,这便让小皇帝有些苦恼,不知道如何处置了。

    大堂黄琬见了群臣攻軒,心下大喜,便欲起身来充当攻坚主力,却被伏完,董承铁青着脸色拉住他的袖口,连连摇头。

    黄琬看着自己的同僚那忧愁的眼神,环顾四周以及在中央享受炮轰淡定的卫宁,蓦然清醒冷静下来,心中却异常黯然。

    而卫宁一直担忧的问题却也出现了。

    当那数百甲士杀奔出来的时候,让蔡邕眼中一阵眩晕,这样的情形,与当初董卓弄权,与李郭暴政何其相似?当即蔡邕铁青着脸色出声道,“河内侯!你胆敢如此放肆?”

    “裴潜!”卫宁仿佛没听到蔡邕的责问一般,眼睛看死人一样从那群攻軒他的朝臣身上一一扫过,蓦然喝道。

    “下官在!”裴潜当即出列,恭敬道。

    “将你准备好的东西念出来吧!”卫宁淡淡的挥了挥手,令道。

    裴潜这才正了正身子,从怀中掏出另外一卷书帛,环顾众人,当即大声念道,“中常侍李盛,九月强占闻喜城外百亩良田,驱赶农户,纵容私兵杀人上百,又私铸铜钱,私盐无数……左仆卿王铮,窃供皇室用度,以次充好,勾结当地恶霸,强占民女十数人,打死百姓数十……,……,……少仆韩岭,勾结袁绍,私通外敌……,……”

    随着裴潜一字一句念出,蓦然让那群还在张嘴怒喝的朝官纷纷色变,声音陡然落了许多。而蔡邕也是瞪大了眼睛,看着身边那群刚才还理直气壮的家伙们。

    而就这个时候,卫宁蓦然大笑,“便是你们这般所谓忠臣,干的又该是何等行径!?”

    说罢,卫宁转过头来,当即对献帝道,“陛下!如此不忠不义,不良不贤者该当如何?留之,用以他日让其余野心勃勃之辈领军踏平河东?敢请陛下下旨!”

    即便小皇帝如今心性不熟,但过往经历,却是最恨他人瞒他私通外敌,弄权舞弊,天下之大,小皇帝能信者不多,如今有了卫宁将这些人的嘴脸彻底撕开,刘协却是大怒,“这群贼子,便交由河内侯,你来处置便是!”

    “陛下!如今朝廷新定,不宜大杀朝臣啊!”不提卫宁的罪证是否真假,黄琬终究是坐立不住,当即出声道。

    “正是朝廷新定,万不能让这群尸位素餐之辈,祸害社稷!”卫宁冷笑一声,当即大喝,“来人!将这群贼子拿下!”

    “卫宁你敢!我等世代士族,你区区一左中郎将,有何权威能引兵入朝,又有何德何能敢杀我等?”有人怒道,便要扑上前去扭打卫宁。

    卫宁身后早有一干武官上前,拦住就是一顿毒打。霎时间,大殿内混乱不堪,哀嚎遍地。

    数百甲士如虎似狼,扑将上来,将那群朝官一一拿下,终于有人开始恐惧了,求饶声此起彼落,却只得到卫宁冷淡的杀意。

    挡住了卫宁的脚步,本身更是一群庸才酒囊饭袋,在卫宁眼中已经是死罪了。

    那群出言攻軒的人朝臣一一被擒下,唯有蔡邕一人还在那站着,就以他身份来说,也没人敢对他有丝毫不敬,只是这个老儒如今看着卫宁,看着这戏剧化的场面,瑟瑟发抖,久久吐不出只字片语。

    卫宁已经列出了证据,让蔡邕无话可说,但行事如此激烈,却让蔡邕深深不满。

    也没有时间和心情再去顾念蔡邕,卫宁正了正身形,这才对皇帝道,“佞臣已全数拿下,朝廷空缺者众,还请陛下下诏选拔贤良!”

    小皇帝疲惫的摆了摆手,“一切都与河内侯处置便是!”

    卫宁微微一笑,当即便又重新递上了自己的那卷请封书帛。

    小皇帝看了一眼,在黄琬,董承等人死灰色的眼睛下,当即取了新刻印玺,盖了上去……

    “卫侯劳苦功高,陛下怎能不赏!?”尘埃落定,当即便又有人高声呼道。

    小皇帝想了想,却也是觉得卫宁如今还是以个左中郎将实在太过寒酸了,便顺着意思下诏道,“河内侯为朕征讨四方,有功社稷,教化百姓,天下安康,朕封河内侯卫宁,为太尉,假司戍,领大将军衔!”

    “为臣为国效力,乃是本分!陛下封赏,为臣惶恐,大将军衔为臣不敢受之,还请陛下收回成命!”卫宁当即拜谢,道。

    “哦?河内侯谦虚了……!”小皇帝微微眯起眼睛,宽慰道,“既然河内侯不受大将军之位,那朕便加河内侯食怀,牧野两县两千户食邑吧!”

    卫宁拜谢道,“谢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