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893章 召回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卫五构建在四州的情报网,因为归属强权的支撑,又有丰厚的财力可以挥洒,发挥出来的能量也决然昔日那般稀少。

    随着卫五的调度,各州郡的情况要说尽被卫宁掌握决然不会,但也能从中看出不少端倪。

    “呵……这些贪婪的家伙,竟然就这么迫不及待了!”卫宁冷笑着将手中的竹片弹飞,对卫五道。

    “三位将军听从卫侯吩咐,未有轻动,但各方刺史,却也对这些事情不闻不问……”卫五点了点头,低声道。

    “凉州司马朗,雍州我堂兄,司隶裴潜,三人皆为士族中的名门,自然不会对那群狼鼠有所约束……”卫宁冷笑道,“若无他们的默许和支持,这些小世家,如何会做到如此明目张胆的地步?”

    “若如此下去,三州之地,恐怕又将为当地乡绅土豪所把持了……”卫五不由接口道,“公子既为刘晔造势,如今他气象已成,或可用?”

    “刘晔如今隐隐为汉室代表,身份迥然不同了,说话分量也算是足够……”卫宁眼中闪过一丝精芒,点了点头道,“但现在还不是时候……还需最后一步……”

    “唔……!”卫宁沉吟了一下,接着对卫五道,“取纸笔来!”

    卫五当即恭敬递来纸笔,磨好墨。

    “军命,以任峻代司马朗为凉州刺史,以吕虔代裴潜为司隶校尉,擢二人回京,以备听用!”卫宁奋笔疾书,飞快写下几字,吹干墨水,两眼发出精锐光芒。

    “公子已经下定决心了?”卫五微微一愣,脱口而出道。

    “要彻底改变局面,决然不是这一时半会可以清晰,将他们召回,却也是为了追求两方都可以接受的平衡,徐徐再图!”卫宁摇了摇头,苦笑一声,“事情终究不能一蹴而就,我却还是如履薄冰啊!”

    “那这些……东西?”卫五看了那些收集来的竹片,问道。

    “你可差可信之人,明投此书,来我请命!”卫宁微微一笑,道。

    卫五眼中闪过一丝明悟,卫宁要他收集这些东西,虽然多半是地方上士族侵吞权利的动向,少部分也有土豪霸占良田的罪证。卫宁分明便是要借这些事情来发难,而有了这么一个光明正大的借口,便可将问题顺理成章的推行下去。

    “你且先下去吧……哦!对了,稍后,可叫吕虔和任峻前来见我!”卫宁疲惫的摆了摆手,对卫五吩咐道。

    “喏!”卫五担忧的看着卫宁疲惫的身体,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无奈咽了回去。

    卫宁的调令很快便传了出去,任峻,吕虔皆是寒门子弟出身,对于卫宁来说,并不是前进道路的阻碍,如今大可放心一用。而司马朗,裴潜在明面上,可是卫宁的心腹之人,没有人会联想到卫宁疯狂的计划,只道是卫宁有了什么大计划需要两人商议参详,又或是司马朗,裴潜在各自政地作了什么让卫宁不喜的事情。

    一如既往,河东卫府传出的每一个手令,势必掀起不少的猜度。政场便是如此,当权者的任何言行,都可能是机遇,也可能是杀机,使得所有人翘首以盼,又战战兢兢。绝对的权威下,引起无数的贪婪和觊觎,更多的,却也是对那高高在上的顶端充满了敬畏。

    五日后,司马朗,裴潜回京,而卫宁也终于在一次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当中。

    清晨朝仪,卫宁形成走向宫门。或是收到了风声,各路官爵来得也比往常还早了许多,看到卫宁的车架行来,人人纷纷闪避两旁,恭敬行礼待后。

    司马朗,裴潜一回京师,卫宁并出了深院,再联系到早前的一些调度,让人终于闻到了一丝惊涛骇浪的变化。只是有关系者寻得司马朗,裴潜两人打探口风,也只得到后者同样不明所以,不由更为疑惑。

    典韦一如既往是那身凶神恶煞,只让周围无人敢擅自近前,当然,就算没有典韦护卫,众人也是没有那个胆量和身份,敢上去寒暄,唯一能搭上话的,也只能是对卫宁谦卑恭敬的行礼问安。

    自然,还有一个大大咧咧的家伙却还是那般不知体统,一身衣衫凌乱,浪荡不已的模样让卫宁一阵好笑,抬手一巴掌扇在郭嘉的脑后,卫宁气道,“朝堂之上,你也不多注意仪容,还是这般浪子行迹?少不得被人逮着,要拿你说话!”

    “便让他说有何妨,有兄长为我做主便成了!”郭嘉耸了耸肩,说道这里,郭嘉环顾四下左右,这才眯了眯眼睛,对卫宁低声道,“兄长已经决意今日出声了?”

    “也是时候摊派了……你却是不知道,凉州,雍州,司隶三地,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野心已经越发不可奈了!”卫宁冷冷一笑,看了郭嘉一眼道。

    “兄长既有安排,小弟不该多言,但还请兄长斟酌度量,徐徐缓图为上……!”郭嘉眯了眯眼睛,没人知道那一副吊儿郎当的身子,脸上却挂着异常严肃的神色。

    卫宁点了点头,道,“我自是晓得……唉,做了这么多,不能一下子扫除隐患,实在有些不甘……却也不得不退!”

    说道这里,卫宁侧过头来,看了早候在另外一边的刘晔,再是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卫宁深埋不少时日,骤然现身,自然便不会是普普通通的朝仪。如今安邑,大小朝臣拥有实权者都是他任用调度,若非什么重要干系,卫宁也没有弄得这般隆重的模样。

    时辰已到,宫门打开。群臣纷纷依次而入,即便并没有底到开宫的时间,把守宫门的人一见了卫宁车架,却也是不敢让他在外久等。

    一干卫宁派系的紧随其后,缓缓而行,倒是其余小势力,越发惊疑不定,倒此时此刻,也没见卫宁和别的人有什么交头接耳。

    小皇帝在安邑却是被卫宁上下打点,伺候的万般舒服,昔日董卓,李郭的暴戾早从他的记忆中强行抹去,而卫宁刻意满足的奢华让他情不自禁的投身了进去。君王该有的享受,小皇帝终于是食髓知味,而君王该有的权利,却在卫宁刻意的引导下,放到了他卫宁的手中。

    权臣,佞臣,忠臣,贤臣,卫宁身上便是这样一个矛盾的综合体。权,在安邑无人敢逆。佞,则是蛊惑皇帝得宠。忠,是皇帝所喜皆投其所好。贤,河东四州百姓安居乐业卫宁居功至伟。

    小皇帝自己不愿意处理朝务一手“委托”给卫宁来办,又非逼迫,这还有谁有借口去诽谤于他?

    小皇帝深深的打了一个哈欠,从殿后走入,多有几分不耐烦的神色,眼睛瞥过左列首位处,一道熟悉的身影,却不禁微微一喜,待得坐上皇位,群臣行礼高呼万岁而各自入列。

    小皇帝这才对卫宁道,“朕前段时日闻河内侯身染急症,如今可好?”

    卫宁这才道,“为臣之疾已困多年,虽有碍,但却能上朝觐见了……感陛下关心,臣不慎惶恐!”

    小皇帝微微一笑,卫宁对他的要求一直千依百顺,自是喜爱不已,这才道,“河内侯还需多注意调理身子,如今天下贼子四起行凶,还需爱卿忠肝义胆,为我大汉分忧,若你久病,这天下社稷却是动荡不已了!朕还需河内侯为我安定天下,却莫急切操劳而忘却身体安康啊!”

    卫宁慌忙道,“为臣食君之禄,自当分君之忧,区区小疾,自是难不倒为臣报国之心!”

    “呵呵!河内侯如此忠义,群臣当争先效仿之!”小皇帝环顾左右,当即道。

    除了几个本身就对卫宁有所敌意的大臣,大多皆附和恭维了起来,一时间,大殿之上,对卫宁高歌颂德断断不绝,仿佛他便该是留侯转世,周公复生一般。

    而这个时候,小皇帝也微微咳嗽了一声,身边近侍当即便高声出列道,“大殿议事,群臣有奏,速禀!”

    那一阵阿谀奉承自然消去,随着皇帝的示意,众人莫不是再将眼光放在了卫宁的身上。

    所有人都知道,卫宁亲自入朝决然不是什么病体康复,忧心社稷的鬼话,只是却不知道他到底卖的什么关子。

    卫宁却是立在首列,静静的闭上眼睛,仿佛根本就没察觉到那无数的眼睛放在他的身上,好似根本就没有他什么事情一般。

    “为臣有奏!”而却在这时,一个声音蓦然响起,人人循声看去,不由脸色一变。出声者,正是最近风头强劲的汉室宗正,刘晔。

    宗正为九卿,地位超然,但却并没有多少影响天下大局的实权,但刘晔却还顶了个中书令的身份,自然却也不能小觑。刘晔出面,自然是代表了皇室集团的声音。

    事实上,自他担当宗正后,却好似站在了卫宁的对立面上去一般,为皇室争取了不少利益,而卫宁集团却也多多退让。给安邑诸多势力造成了一种感觉,便是只当刘晔与卫宁达成了某些协议,以至于使得卫宁对他步步退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