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906章 张郃高览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黄河流域一带,从泾渭之水到黄河下游,济水两岸,从讨伐董卓过后,便几乎没有消停过一刻,尤其以兖州为甚。

    再有黄巾余党贼心不死,呼啸山林,结党成群,可以说,这样一块战乱频繁的土地,几乎就没有多少人愿意来回奔走,有,也是逃难的穷苦百姓而已。

    中原已乱,自然徐州与河东跨越了这样一个烽火连绵的土地,消息的流通更见缓慢了。

    陈登窥豹一斑,只得半点风貌,却实在是不知道他寄托于救援徐州的寡头,比起曹操这个还没开始压制士族的隐患来说,更见凶神恶煞。

    不过事到如今,陶谦既然已经做了决断,陈登自然也不想多言。事实上,寻袁绍,寻孙坚,皆在咫尺,舍近而求远,其实也是为了他陶谦最后的一点贪欲。

    而河东的风头确实正茂,且与徐州跨越数地未曾相连,暂时也没了利害冲突。

    陶谦出声,炯炯有神的看着陈登,脸色连转变换,欲言又止,倒是陈登知道他所想,苦笑一下道,“主公,便是为寻何人出使而烦恼吧?”

    “唉……如今强敌近在咫尺,而各家门阀皆只为私计,我实在是不知道再信任何人了……”陶谦喟然长叹,“这本便是紧要机密之事,而入河东必然是需要一个有身份之人方不至于失了礼数,以视诚信,再者要过兖州,亦或是豫州,沿路战乱不断,兵凶战危,若有个闪失,我又于心何忍?”

    陈登自然是知道这个情况,沉吟了一下,也知道陶谦恐怕是有意让他来出使了。事实上,河东的声威正盛,群贤聚集,而卫宁自少年出道,几乎战无不胜开创了如此显赫局势,同样是心高气傲之辈,陈登对卫宁的兴趣也是异常大。

    老实说,呆在徐州坐等他人判生死,本就不是陈登的作风,是以他敢背其父暗中来见陶谦,敢谈笑天下局势谋算曹操,自然也敢接下这危险的差事!

    “既如此,主公若能信得过在下,登愿效犬马之劳!”陈登顿了顿,当即行礼道。

    陶谦咳嗽连连,挣扎着要爬起身来,语焉颤抖道,“元龙……这……这等大义,让我……让我如何相报啊……”

    陈登苦笑一声,无论陶谦是否是真心感激他,在刚才自己定下的谋划时,便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主公不须如此,且等好生安稳病情,便等在下好消息吧。某虽不才,必凭三寸不烂之舌说动河东,相助主公退敌!”

    “有元龙忠义,我自可高枕无忧……若得河东相助,曹兵要退也不难了!”陶谦脸上浮起几丝红晕,却是陈登一阵描述让他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嘴角抖动,带着无比欣喜。

    “若主公能应我先前之事,约束两位公子,宽厚门阀世家,再开仓放粮收拢百姓民心,有了暗中策划流言,众志成城,彭城必然稳妥无恙!”陈登拱了拱手,脸色严肃道,“主公,万望切忌,一切还需等在下归来,再做定夺!”

    陶谦也是肃然点了点头,道,“元龙放心,我必拼这残躯病体死守彭城,等你佳音!”

    顿了顿,陶谦颤抖着伸出枯手,握紧陈登的臂弯,激动道,“此去路程坎坷,贼兵肆虐,还请元龙万万当心,若为我徐州有所闪失,让我死也难以闭目啊!”

    “多谢主公……挂念!”陈登无言点了点头,这才道,“既如此,在下便先告退了……此行北上,势必要知会家父,还请主公勿疑……”

    “我已行将就木,城破危在旦夕,人人自危,有元龙相助已是万幸,还谈什么猜忌?咳……咳咳……”陶谦苦笑着垂下手臂,道。

    “唉……”陈登拱了拱手,行了一礼告退而走。

    青州泰安,城墙上,十来近卫簇拥着两员身材魁梧的大将巡视城头。

    其中一人英挺不凡,将手中书告递给身边并肩而战的同僚,眼睛却远远看着城外眺望,“主公有令,使我等弃守泰安,退兵章丘!”

    高览先前有败战,右胸处包裹着一层白帛,依稀可见还泛着殷红鲜血。失历城于吕布,面对这等凶神恶煞之辈,高览能逃出生天未曾丢了性命,也委实不负他河北四庭柱之一的名号了。

    接过了张郃递过来的文告,高览皱了皱眉头,脸色有些黯然惨白,“主公……主公……竟然让我等弃城而退!怎能如此,假若我再修养数日,还能上阵杀敌,还能再夺回历城!不可退兵,不可退兵……”

    高览便有些魂不守舍,历城的重要他自然清楚,事实上,当袁绍调度他镇守这冲要之地的时候,高览几乎就没有多少松懈。但,上到袁绍诸位主谋,下到普通兵丁都根本不曾料到,那困守一隅苟延残喘的刘备竟然敢不宣而战,骤然偷袭。

    丢失历城的责任,并不应该全部算在高览的身上,但他却一直耿耿于怀自背重责在身,即便有好友张郃三番五次劝解,却也依旧徘徊在死胡同里。

    在退守泰安后,高览顶着伤势每日里操演兵马,巡视城墙,便是一日不停想要重新夺回历城。熟知高览这倔强脾气的张郃,在苦劝不过后,也便只能听之任之了。

    而事到如今,袁绍的一纸调令,让他二人退守章丘,弃守了泰安,则唯一可以威胁历城的最后屏障也便失去,几乎可以说,是再夺回历城无望了。

    这无疑便让高览如一阵雷击。

    张郃听到高览不死心而自怨自艾的呢喃,眺望城墙远方的眼神收回,心中蓦然生出一丝怒气,断然喝道,“此乃军令,你还要强硬到什么时候!?”

    高览眼睛微红,咬着牙关,“我自与你从军以来,何曾受过这般大败,若不夺回历城,如何甘心!”

    张郃看着自己的好友,心中那股怒气终究是消散了开来,河北英杰众多,颜良,文丑皆乃万人敌,威震天下,而他张郃也是武能上马厮杀,文能治军征战,高览与他三人齐名,似乎便暗淡了太多的色彩,也背负了不小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