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938章 有诸侯臣服了(一)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事实上,在来河东之前,陈登也对卫宁抱有了一个很大的念想,如同他这样一个当时才俊,自然能够看出如今天下大势所趋。士族门第掌握朝廷权柄的时代,已经开始渐渐事微,军阀当政,便是乱世结束之前的主题曲。

    而他北上之时,虽然是背着家族为了陶谦一番出谋划策,不过最终也没能瞒下自己的父亲。对于陈登北上,倒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陈珪却是没有任何阻挠,反而对陈登的做法颇为赞赏,当然,除了对陶谦献策有所怨言外,陈珪并没有多说太多。甚至还依靠家族的隐秘力量,而将他送出了战火烽烟盛行的地方,否则,陈登却也没那么容易脱身出彭城,更别提跨越兖州和豫州了。

    家族要在这个时代延续下去,自然便要选择依附一方强大的实力,局势并不见明朗,老谋深算的陈珪,决计是不会将鸡蛋放在陶谦的篮子里,甚至是曹操也不行。这个老家伙,从接过家族最高权利的时候,便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将下邳陈氏带到一个新的高度,天下的大势瞒不了他,世家大族最好的出路心中也是清晰无比。

    不单单陶谦,曹操,甚至可以说,天下几乎任何一个强大的最后,都在陈珪的考量之中,谁才是最终一统江山的雄主,自然才会是陈氏效忠的对象。所以陈登的北上,实际上,也何尝不是徐州陈氏这样一个大族的备份选择?

    卫宁的表现,不得不说,让陈登这样一个桀骜不驯的人物颇为失望,在他看来,最起码也不应该与在座那些碌碌无为的人一般见识才对。而在先前,卫宁做足了礼贤下士的模样,不止微微让陈登有些错愕和喜悦,但心中却是以为卫宁或许是察觉了他如今双重身份的敏感。

    固然现在的徐州陶谦,并不会给河东带来太大的利益,不过在政治上,无疑是让河东这个新朝庭跨越了一道最为关键的一步。在大义上的正名,本身就是河东最迫切需要得到的东西,而现在他拱手送了上来,却不知道众人竟会有这样的表现。

    不过,所有人在蔑视陶谦的无能之外,似乎在这个时候又刻意的忘记了,整个徐州之所以让陶谦权柄数数受到掣肘的根本原因,不也正是徐州世家豪门的潜藏实力么?

    他陈登的北上,何尝不也是一个豪门的见礼?

    陈登觉得似乎不应该再等待了,正要出言挑明话头,或者是隐声的想要与卫宁一番细谈,却在这个时候,才蓦然发觉,有了那么一道精锐的光芒,似乎一直笼罩在自己的身上。

    两个年纪相若的当代俊杰,双目相错,各有惊愕。郭嘉那若有若无的笑意,让陈登觉得有种被看穿的感觉,而郭嘉却对陈登那凛冽的自信颇有感触。

    蓦而,陈登高高举起了酒樽,对郭嘉微微一笑,行了一礼道,“在下饶是在徐州,却也对郭嘉先生之智,颇有耳闻,今日得见,实乃三生有幸,仅以满饮此杯,僚做敬意!”

    郭嘉哈哈一笑,却是回礼同样双手捧樽,回道,“先生谋略机智,如此谈笑,却让在下颇为自惭形秽了,如何又当得先生如此谬赞?”

    卫宁微微一愣,却不知道这两人,竟然这么快就勾搭了上来。事实上,他虽然还没有彻底斟酌清楚陈登话中的机锋,但出于对陈登的看重,却也似乎有所察觉。

    而如今看郭嘉如此慎重,卫宁却也仿佛若有所思。

    事实上,陈登并不知道,卫宁先前的礼贤下士,并非是对他的到来这样一个重要信息的重视,而偏偏是对他这个人有足够的兴趣。

    就算陈登不用刻意再来挑明来意,或许卫宁都会找个时候与他私下有所交谈,而不会将他拒之门外。

    而如今郭嘉的表现,显然让陈登有所感慨,总归卫宁帐下还是有真正的惊艳之才,虽然没有在言语上有所挑动,但或是出乎贤良之人互相的直觉,郭嘉留给陈登的感觉总是有了那么一丝高深莫测的味道。

    在卫宁的带动下,陈登并没有再找到出口的机会,显然刚才的冲动,被他所压下,有了郭嘉在此,显然迟早便有何卫宁一场畅述己见的机会,而如今人多嘴杂,酒宴正酣,显然也不是商议计较大事的时候,陈登便没有再多说言语。

    倒是酒过酣时,也终究露出了自己那桀骜不羁的本性,多有傲气豪爽的气质,正是如此,反而让郭嘉颇为欢喜,深有知己般的感觉。 》≠》≠,

    出了先头的插曲,会宴宾客显然也对陈登这个“异想天开”“口出狂言”的南方士子失去了兴趣,一场接风宴,却是转眼又变作了各方世家互通有无,揣测上意的交际场合。

    卫宁并不在意,虽然他希望的主角似乎已经被其余人所遗忘,但陈登却也有了和郭嘉勾肩搭背的趋势,这毕竟是一个好兆头。卫宁甚至还生出,想要留下陈登在河东效力的打算,不过联想到了他如今的身份,和徐州与河东之间必然将要跨越的强横阻力,而不仅隐隐有些惋惜。

    毕竟是一个年轻俊杰,卫宁不知道陈登的光芒是否还能再继续的绽放下去。可如今陈登既然来了,卫宁的屈节交好,至少在现在看来,他毕竟还是一个值得投资的对象。

    倒是郭嘉有些阴险了,似乎有意要让这个少年得志的人物,看看河东另外一场风景,仗着自己与卫宁勾肩搭背喝出来的酒量,却是硬生生将陈登灌翻了当场。

    卫宁无奈终究让下人将陈登抬送到了府中厢房,对郭嘉的恶趣味却是无可奈何。河东名产,斗酒狂人,数不胜数,比起江南子弟,有这般豪爽的人,便是屈指可数了,似乎江南士子多是以儒雅为荣,而少了几分北方男儿的彪悍。

    挥退了宴席,卫宁却也有些醉酒薰薰,事实上,在不久前开始,卫宁也已经开始尽量减少了自己的酒量,或许是在当初还能肆意放荡无度,但在此时此刻……卫宁已经无法再肆意放任下去了,毕竟还有许多事情,有待他去完成。

    能拖上一些时候,便拖上一些时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