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981章 乌桓起兵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清河守将汪昭率先投敌反叛,率军围攻郡守府,河北大将蒋义渠收拢本部人马奋死杀退汪昭围攻,但乱军之中,众人分散,袁绍三子袁尚逃跑不急,为汪昭所擒,袁绍如此便已失次子袁熙,三子袁尚落于河东军中,唯有携带长子袁谭仓惶北逃。

    一个多月来意志消沉,更荒唐借酒色消愁度日,袁绍本经过一场大变而精神颓废,身体日渐掏空,清河既失,连日奔波下,竟是一病不起,即进逃回信都,收拢残兵败将不过一万多人固守。

    清河一破,袁绍败北,投降者两万,斩首却不过三千来枚而已,可知袁绍如今既不得民心,亦不得军心了。

    同时,收到了卫宁强令后,徐荣,太史慈,先后不计伤亡强攻广宗,赵国,审配之侄审荣献广宗城门,审配见大势以去,自刎城墙之上,跌身而下。

    至此,袁绍最后的救命稻草便已经被河东军彻底摧毁,再无屏障。

    黄忠自收到卫宁军令之后,连夜北上,所过之处,各地守军皆望风而降,一日连夺七城。

    如今袁绍唯有保留信都一城,与其余地方皆失去联系,或被黄忠绕道后方切断,或是对河东望风而降,冀州以北,幽州以南以惊人的速度开始投降在卫宁的麾下,甚至河东兵马都还没有抵达,便有人开始派遣使者前来求情卫宁收下印绶。

    清河既破,卫宁挥军继续北进,乘势追击,除了令太史慈破赵国之后,继续北上收取石邑,常山,中山国等冀州以西州郡外,便只令徐荣一同汇合卫宁亲自率领的中军五万人,直取信都。

    袁绍只余下长子袁谭逃回信都之后,一病不起,病情竟是斗转之下,几乎已经行将就木的感觉,城中政事军情皆赋予袁谭处置。但如今信都不过只有区区一万残兵败将,面对合兵徐荣后的河东七万大军,又哪有什么可以抵挡的资本,唯一值得庆幸的便是,这一万兵马虽然数败而战力衰竭,但军中大小诸将大多都是死忠于袁氏。

    卫宁闻得袁绍病重,已经行将就木,又有刘晔献策,卫宁听计,使兵马围困信都后,放袁绍最疼爱的三子袁尚回返信都,而后便偃旗息鼓。

    袁绍闻得袁绍返回,倒也是仿佛回光返照一般,脸色也好了许多,但根本没有让他高兴多久,赫然便听得城外叫骂搦战,更有卫宁亲自相邀要请袁绍一见,等他出城墙看时,自己次子袁熙赫然全身以绳索捆缚,跪向信都城墙,不等袁绍大怒呵斥,河东军中军令一下,赫然当着袁绍的面上,直将袁熙斩首!

    本来因为袁尚回归而勉强有所好转的袁绍,此刻亲眼见自己次子被斩,心口怒血上涌,加上身体本便虚弱不堪,赫然便当场喷血气毙!甚至连最后的遗嘱都不曾立下……

    不管是袁熙被当众侮辱斩首,还是袁绍当场死亡,袁谭和袁尚都是措手不及,城墙上众将校一阵慌乱,将袁绍尸身抢回,而便在这个时候,没有统一的法令,主公身死之时,卫宁已经下达了总攻!

    信都混乱一片,兵找不着将,将找不着兵,而袁绍之死仓促,卫宁放回袁尚,使得袁谭一系的将领和袁尚一系的将领霎时便各听各方的,根本就达不到有效的统一。

    一万人,面对数万滔滔而来的强烈攻击,几乎没花多少时间,便彻底将城池攻破。袁尚部将马延,张愷打开城门投降,袁谭,袁尚以及蒋义渠等人全数被河东军所拿下!

    而值得讽刺的是,这个时候,袁绍刚刚死去的尸体,被河东军所拿下时,竟还没有完全冷却……

    等大军入城,信都已经基本受到控制,虽然袁绍是被卫宁用刘晔之计所气死,心中不免总是有些感触。杀其子而气死其父,手段却委实有些卑鄙,卫宁自然知道,恐怕日后的史笔少不得一阵讨伐了吧。

    终究卫宁还是以三公之礼,厚葬袁绍,算是聊以填补自己的愧疚。

    袁绍既死,袁谭,袁尚皆为河东所擒拿,袁氏一族,唯有袁绍之侄高干早前见机不对逃回幽州。但幽州如今空虚无比,几乎已经可以算作是河东的土地了。

    从二月中开始,袁绍策反吕布反攻邺城,一直到如今十月底,整整大半年的时间,河北和河东之战,终于算是落下了帷幕,河东的付出固然不小,战死受伤者也有五六万人,更别提支持十多万大军大半年的粮草用度,但获得的利益显然也是庞大无比的。

    冀州虽然被袁绍弄得狼藉一片,不过本身的根基还在,卫宁收押下来河北降卒十数万人尽皆释放回归乡里。又征集河东,并州,雍州等地粮秣,发动商贾买卖,调度一部分到冀州加上正值秋收还能得到少部分,勉强还能撑过冬天直到春耕时候。

    卫宁并没有如同袁绍一般,用伤及根本的方法来和河东搏命,四州本土秋收得来的粮食,显然还够河东使用,只是如今才经过一场大战,无论如何,也是无法再兴战事了。

    而冀州和幽州,要重新恢复民生,没有一两年的时间,根本就没有起效,所以,卫宁已经下定了决心恐怕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河东将没有战事开端了。

    等冀州诸事情了结,收入河东治下,卫宁入城后,宣令处死袁谭,袁尚。

    当袁谭,袁尚被斩,有人一身素服前来哭丧,乃是青州别驾王修,又有辛毗以及当初出使孙坚处赶回的辛评相携而来吊丧,乃带三人为上宾,各领州郡政事。

    而后卫宁劝降袁氏所擒部将,有蒋义渠,焦触,张南,尹楷,冯礼等将愿降,卫宁皆以将军任之,文士中,又有郭图,许攸先后归降河东。

    同时,卫宁又遍告州郡,征集冀州埋没贤良,有人推举崔琰,卫宁请人相邀,以礼相待,相谈下,却识对方颇有见解,便以别驾从事任之。

    如今卫宁还身在冀州,当初朝歌之战时所擒拿下来的战将,多还囚于朝歌城中,其中也有卫宁最想得到的三人,包括张郃,高顺,张辽。

    吕布昔日孤身匹马败走而逃,留下麾下部将几乎都被河东军或斩杀,或被生擒,更连带着妻儿老小,在逢纪献出邺城后,也被河东军所拿下。

    貂蝉之名,不管是这个时代,还是日后一千多年的沉淀,都永远掩盖不了这样一个代表绝代美丽的名字。卫宁倒也没有多少色念,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以他那身体,也不可能还有更多的想法,事实上,有了蔡琰和柳媛,卫宁便已经很满足了……何况吕布还没死呢……(表骂我,主角是虚的,==!)

    卫宁倒有些想迫不及待返回邺城和朝歌,但如今幽州还未平定,而公孙度和高句丽也猖狂无比还未退兵。

    许攸自投降以后,便多有心思想要在卫宁面前表现抢功一番,便建议让袁绍原降将北上征讨幽州,一面宽慰幽州众州郡之心,二也表露卫宁对降将没有忌惮猜忌之心。

    卫宁闻言,便使张南,焦触,马延,张愷,尹楷,蒋义渠等将领河东兵三万北上征讨幽州。  ⑧☆⑧☆.$.

    大军所过,幽州刺史王琰驱率众郡郡守而降河东,至于此,除了幽州东北还在受公孙度和高句丽攻略外,冀州,幽州已经全数容纳于河东体系了。

    而辽西乌桓,以辽西冠头,本便是当初放牧于辽西郡附近,昔日公孙瓒深恶乌桓人,数度攻打,使得丘力居不得已西迁至并州,而被卫宁所杀。塌顿等人推举幼单于楼班,自领大王事,却终究依附在袁绍麾下,而暂时盘桓上谷,实际上,却一直没有放弃重新回归辽西的打算。

    卫宁对于辽西乌桓人的许诺,实际上,不仅仅是对他们未来有个强大的靠山和支持,同时,卫宁也相当于许诺了给他们回归辽西的许可。

    塌顿得到难楼和苏仆延回报的卫宁的话,几乎没有考虑多久,便大喜过望举全族之力东进。辽西虽然在长城之内,但也是毗邻,公孙度和高句丽如今还在长城之外肆虐,乌桓人大可借助长城的便利而抵挡。而上谷虽然比起辽西长不了多少,但鲜卑人在草原上大战,随时都有可能波及到他们乌桓人的身上,塌顿自然也不愿意久留在上谷了。

    倒是出乎塌顿的预料,当初以为能够保留在上谷放牧的权利而不用北迁去踏入鲜卑人战争泥潭便已经是喜出望外了,如今更得到能够返回辽西的可能,塌顿也是分外卖力了。

    集合了整个部落三万乌桓勇士,塌顿亲自领兵,以难楼为副将跟随,几乎是马不停蹄便向白檀,平冈扑去。

    面对突然杀奔而来,凶神恶煞的乌桓人,公孙度和高句丽几乎都还没有明白过来,为什么这个日渐衰败的小部落竟然敢对他们发动攻击,便被乌桓人打了个措手不及伤亡惨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