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983章 大户人家?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黄忠领兵三万疾驰攻打青州,先占据乐安,而南泰山,章丘,而后东进一直到了临淄,便止住了脚步。曹操兵马已得北海,昌邑,东莱等郡,而后集合兵马防守北海,若不是曹操兵马不多,实际上,便连临淄恐怕也不会落到卫宁的手中了。

    卫宁只的乐安国临济,齐国临淄,平原郡等地方,如此,青州之土,以有二分之一入了曹操手中,加上本来之前便被曹操占领的济南国南半部,河东在青州的争夺上,实际却反而是输给了曹操半筹。

    毕竟是曹操不敢逼迫太盛,限于兵力不足,也不敢一口气再强硬吃下青州剩余的地方,这才能够留给卫宁五分之二的土地收归。不过,如今曹操得了青州一半之多的土地,加上徐州,兖州,一下子也扩充了三倍的实力,尤其,徐州的富庶虽不及赫赫有名的冀州,河东,荆州等地方,但却也是难得的大粮仓了。

    有了徐州土地,稍微经营发展一下,曹操争霸天下,便有了稳固的筹码。

    卫宁的目光自然而然的又放在了豫州袁术的身上,“曹操日后会怎么做呢?趁着袁术和刘表,孙坚的消耗,吞下豫州?也对……光看孙坚在徐州边境和他演出了一场好戏,他和孙坚肯定是有秘密协议的了,那么该是什么协议?让曹操得豫州,让他孙坚得荆州?”

    卫宁冷冷一笑,左手托着腮帮,右手却习惯性的敲打着案几,“江东在周瑜和孙策的带动下,只攻破了淮南便偃旗息鼓,纵容袁术如今还没败亡,江东的实力定然是没有彻底告白天下的……而趁着我河东和河北之间的一年大战,明面上只道攻打彭城困难,实际上不过是借机来消化徐州所得,所谓的彭城本就不过早在他掌握之中,显然,现在的曹操实力已经恢复了不少……”

    想到此处,卫宁不由皱了皱眉,“不过,假如曹操和孙坚结盟,骤然攻击还在交战的刘表和袁术军的话……孙坚要吃下荆州是肯定的,不过这豫州嘛……他曹操敢要吗?”

    卫宁在案几上轻轻的点画了起来,“一但将兖州和豫州联系起来,西面便又将与我司隶虎牢关所联系在一起,那么我河东南下的道路,便被他曹操横腰拦截下来!哼……若等我河东修养生息完毕的话,他曹操敢一力抗衡!?”

    “等等……!”卫宁敲了敲额头,当即站起身来,从身后书架上取下一张图纸,正是当初他草草绘画的大汉地图,经过了无数人的努力和绘制,显然这张图纸便是清晰和精确了不少。

    “对!没错……宛城!一但孙坚取得了荆州,南阳孙坚自然绝对不会放过,那么宛城张济也势必逃不了了!”卫宁用手指在地图上划下一道大圆,“若日后我军要南下,必然要过豫州,或者是兖州,孙坚不想看到曹操覆灭,必然便会出宛城直接威胁司隶,弘农!我军便为腹背受敌……”

    卫宁脸色微微一变,眼中炯炯有神,几乎惊愕的脱口出声,“当初奉孝暗中降服张济,更推波助澜的让他前去宛城……莫非便早算好了今日!?”

    卫宁本来已经做好放弃,甚至杀掉张绣的打算,如今当曹操和孙坚关系急速升温的时候,宛城的重要性,一下子便昭显了出来,甚至可以说,宛城便如同一枚钉子,钉死在曹操和孙坚联合起来的空隙上,只要运用的巧妙,足够将两方势力的联系,彻底粉碎瓦解!

    借宛城东可出鲁阳,攻略豫州,南可出安众,袭荆襄。甚至,假若豫州,荆州联合起来,也可以宛城,将联系拦腰斩断!

    一但宛城成了别人的手中宝剑,这个卡住司隶三肴的重镇,便掐住了卫宁的脖子!

    “张绣……不能杀!”卫宁脑中这个念头,越发清醒……

    张绣若死,必逼反张济,而后,假若张济献出城池出去,不管是给谁,都会让卫宁坐立不安。

    而现在,张绣这个张济唯一的继承人还在手中,张济自然会为河东拼死卖命,宛城勉强还能保住。

    卫宁这个时候才有些后悔,那么早将张绣在河东的事情暴露出来,不管是让袁术,孙坚知道,恐怕,宛城都不能再在夹缝中求存了……

    在张绣已经暴露了身份两个多月后,如果传到南面,恐怕也不会太慢。就算张济得到了河东的资助,兵器,马匹,粮秣不少,若被敌军全力攻打,恐怕也坚持不了太久时间。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刘表似乎还没明白孙坚这个明面上的盟友,对他荆襄九郡的野心……这还可以勉强让刘表稍稍作为牵制。

    既然已经想到了这一步,卫宁当即命人取了纸墨笔砚,奋笔疾书一分军机调令,又取下随身携带的令箭信物,让人用八百里传书直奔洛阳而去。

    在与袁绍决战的时候,司隶的兵马抽调了不少,但现在战事已经完结,没有人会在如今卫宁威势名望一时无二的情况下再敢挑衅反抗,各郡防备的力量也算是可以微微削弱一些,初步计算,司隶可以动用的人马也还有个一两万人,只要能赶在宛城张济挺不住之前,入主了城中,那么便万事无碍了。

    张济本身便是皇帝亲自封赐的宛城太守,名正言顺,即便刘表身为荆州牧,也无权将他替换。卫宁又写好了一封书告,连夜送往安邑郭嘉处,只让他进宫请得皇帝圣旨,彻底给张济定下名分归属,将张济真正意义上的融入河东集团之内。

    以刘表袁术还在纠缠的情况下,想比这几个人也绝对不会擅自挑衅河东的权威,而且,还没在大略演变成卫宁所预料之中的情况下。就算孙坚和曹操能够猜透卫宁的用意,袁术和刘表这两个直接毗邻的人,也必然不会那么冲动!

    如今已经渐进了十一月,天气越发冰寒了起来,再过不久,也便该到了年关,卫宁在信都也呆了不少时日,从二月底出兵以来,已是过了大半年,行军旅自然也越发想念起远在安邑的家来。

    事实上,不单单是卫宁,随着气候的转凉,大多数兵卒出身凉州,并州各地,也多想念回归故土,只是冀州,幽州新定,还需军力稳固威慑防范宵小,却也是不能轻动。

    除了保留必要的守备力量外,卫宁也只能抓紧时间,督促各方州郡官吏在开春前,彻底将冀州和幽州的袁氏残余抵抗力量所平定下来,到时候,也可以让这些兵马重新回归本地,帮助屯田。

    倒是卫宁不止一次看见自己那个侄儿翘首盼望西南安邑的方向,自己何尝不也也有些归心似箭。

    “来人!去叫小公子前来见我!”卫宁想到此处,当即对书房外高声呼唤道。

    半晌房门开时,有虎贲宿卫进了房中,低下头,有些犹豫道,“呃……回禀卫侯……小公子去城中一大户人家戏耍,小人这便前去召唤……”

    “呃!?大户人家?!戏耍!?”卫宁呆了呆,继而有些怒色,“如今我河东新取冀州,以瓘儿身份,怎可随意走动,若受了逮**害或者蛊惑,如何是好!?”

    那宿卫吞吞吐吐一下,当即哭丧着脸跪倒在地,请罪道,“卫侯恕罪!“

    卫宁倒反而一愣,自己虽然有些不爽,但也不是什么大事,看那宿卫怎会是这般惶恐不安,不由道,“为何如此惧怕!?莫非有事瞒我,还不快快道来!”

    仿佛宿卫营中的人,大多都跟典韦一个木讷德行,见卫宁有了怒容,不禁结结巴巴起来抬起头来,哭丧着脸道,“昨日小公子在府中实在沉闷,便要让小人等随同护卫上街游玩。我等本奉卫侯吩咐,不敢稍有疏忽,却不料,小公子非要出行,恰逢卫侯处理公事不让旁人求见,我等无奈,便找了十数人陪同小公子出府……”

    卫宁脸色微微一变,却是想到昨天在和王象,崔琰等人商议如何处理冀州政事,而后疲惫,便一直睡到今日早晨,却是吩咐了别人不许打扰。

    摆了摆手,卫宁道,“继续!”

    那宿卫微微抬起眼皮偷看了卫宁一眼,接着唯唯诺诺道,“我等护卫小公子上街,却也是不敢声张小公子身份,本也是相安无事,却不知道,街上何处喧闹无比,人群汹涌。小公子来了兴致,便要上前,我等踌躇,却又被小公子责骂,无可奈何。等及近前,却道是冀州一大户人家开仓救济百姓,满城贫民闻风而来,几乎将街角堵死,我等不过十来人,猝不及防,却……却……却让小公子冲散了……”

    卫宁终于有些忍不住气了,正要惊怒起身,却想到刚才分明便说如今卫瓘还没有事,这才勉强压下怒气道,“然后呢!”

    “我等焦急之下,几乎失了方寸,正要调集兵马封锁城池,分散百姓,却见一个十一二岁幼女牵着小公子领着几员家将,方使小公子送回了我等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