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986章 甄宓(二)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正当卫瓘怒气勃勃要寻宿卫让这群乱民吃些苦头的时候,却才想起刚才却有那么一声动听的清吒。

    等从回过头看时,那十二岁便已经颇为艳丽的眼睛仿佛将他的魂都给吸走了一般,卫瓘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回事,只觉得心头跳动得也有些激烈了,仿佛浑身都有些微热,刚才的怒气也被那双水灵的眼睛所抹平,甚至被宿卫所接走,心头才有微微的惋惜,虽然不强烈,但卫瓘生来便是什么都不缺过,对这样遗憾的感觉反而更加觉得不可思议。一直回到府中,卫瓘便总觉得很想再见她一面。

    今日来了之后,当眼前这个女孩牵着他的手在小榭中指指点点,仿佛恨不得将每一株小草都拔下来给他看一般,那甜美的笑容,只让平日里骄横跋扈的卫瓘一时间对话都有些吞吞吐吐。

    看着卫瓘涨红的小脸,倒是甄宓颇为觉得有趣,反而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事物,逗弄得卫瓘更加开心了,却让卫瓘更加不知所措,脸红得如同苹果一般。

    刚才倒不过是无意识的回答,等清醒过来便打了个冷颤,又结舌道,“我堂姐……凶神恶煞……心肠狠坏,老欺负……我……”

    “你这样背着姐姐说她坏话,可不好哦!”甄宓皱了皱鼻子,轻笑道。

    “我说的是真的!我每次见了她,都只能夺得远远的……”卫瓘急了,当即道。

    “呵呵……那我若以后我有机会能见你姐姐,便劝她以后不要欺负你了!”甄宓微微笑起来,让卫瓘不知何故,心中陡然流过一丝暖流,很是感动。

    “哦!对了……你是第一次来信都么?似乎我都没听说过,信都有姓卫的家族呢!”想了想,甄宓蓦而探出脑袋,好奇的贴在卫瓘的脸颊前面,问道。

    卫瓘有些慌张的别开脑袋,脸颊却越来越烫了,但到底是甄宓提到了他的家族,本来是准备隐瞒身份的,而且也只告诉了甄宓她一人自己的姓氏,却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想欺骗眼前这个给他奇怪感觉的小姐姐。

    事实上,卫瓘本便以自己身体里的血液为最为荣耀的地方,一时间便挺起了胸膛,鼓足气力傲然道,“哼!区区信都的世族怎么能有资格和我们卫氏相提并论!你一个女孩,见识自然是不够,但若是你母亲,你兄长便必然知道,有我叔父在,天下便没有人不知道我们家族的!天下之大,不管他有多大的官职,多大的名声,都不敢不对我叔父有半点不敬!”

    甄宓心智不弱,加上十二岁的年纪便参加了家族部分事务,比起卫瓘的成熟也不遑多让,如今听得卫瓘那傲气的声音,加上那“卫”字铿锵有力,美目连转,小手情不自禁的捂住嘴巴,努力使得自己不会叫出声来,半晌才盯着卫瓘道,“你……莫非是……?”

    恰在这时,甄府的主管满头大汗的窜了出来,正见了卫瓘,不敢有半分失礼,隔着在外面防备的那三十名宿卫军赔笑着高呼道,“卫小公子,卫侯驾到,老夫人,请您前去迎接卫侯!”

    三十宿卫乃是昔日卫宁一手成立,不过区区五百,却是十里选一的真正杀神,人柄铁双戟,腰间亦挂二十枚小戟,近以重戟攻坚,远以小戟掷敌,却也是河东数一数二的王牌。

    五百宿卫以担负卫宁身体安全为己任,除了卫氏一族,便唯有典韦这个常任的大统领才能调度。

    陪同卫瓘而来,这三十宿卫虽然收敛了不少浑身煞气,但出于身份的傲气,自然也不会将区区一个州郡世家放在眼中,当卫瓘入内院时,三十人也是寸步不离,将甄氏后院小榭围住一圈,不让他人擅自入内。

    这喧宾夺主的行事虽然骄横跋扈,但出于对卫瓘的身份揣测以及甄氏最迫切希望借助这个机会稳定家门局面,甄氏老主母和甄俨却也只能勉强忍下心中的不喜。

    事实上,宿卫们的霸道做法倒也让甄府上下有了不少怨言,而那甄府管事在此前同样也是其中一员,不过在此时此刻,得知了卫瓘的身份,又在奔逃回来之前,见识了卫宁车架大队护卫的那二百兵马也是如出一辙,对这三十宿卫便哪还敢有丝毫不敬。

    在这个乱世,卫宁便如同一国之王,而王身边的护卫,若没有点傲气骄横一点,反而倒有些不妥了。何况当他们浑身那掩盖不了浓烈气势,在这时,反而让那管事理所当然的认为,只有他们这般气势才能配的上卫瓘的护卫重责。若用甄府的家将,反而还让他担心不够称职呢。 ,o

    卫瓘自然也是知道那三十宿卫的不近情面,但甄府管事在外面垫着脚尖呼喊,倒也让他听的清楚。

    “叔父来了~!?”身体一僵,便想到昨日之事,再加上近日偷偷溜出,脸上霎时便有点苍白。

    他能以自己一身卫氏族人血脉而自傲,自然也知道,自己的叔父身份地位和这个区区甄府根本就没有什么联系。此刻倒有些害怕自己两日来的自作主张,连累卫宁震怒,反而害了这甄府。

    正在卫瓘害怕担忧的时候,甄宓那柔若无骨的小手伸了出来,拉住卫瓘,倒从刚才陡然得知眼前这个七八岁孩童真正身份的震惊中回醒了过来。

    “既然是小弟叔父来了,那自然便该早去府门迎接才是!”甄宓眼睛闪过一丝精光,十二岁的年纪显然成熟太多,卫宁的亲来代表着多大的机遇,她自然不会不知道。脑袋几转后,便连对卫瓘的称呼都亲切了许多。

    回头看时,卫瓘还能从甄宓的俏脸上看到微微的泛红,自便以为是这个少女一听到自家叔父的名声,便崇拜激动不已,也没多想,只能点了点头,暗自决定,若是叔父因为自己的任性而迁怒甄府,无论如何也要求情下来。

    虽然,卫瓘总对自己的那个叔父充满了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