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995章 密谋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密堂内,不过十来人,也算是安邑潜势力中的领头人物了,有人是早就不满卫宁专政的皇室死忠份子,有人是因为卫宁的新政触犯到了他们的利益,有人却是因为嫉妒甚至是贪婪而投身其道,但不管如何,闻得此言,人人心头也是一震。

    掌握住了线索,端倪,那么意味着什么?一个足够威胁到自己的祸根,谁能忍受?

    假如郭嘉真的将他们都查了出来,便代表着他们的权势,家族,地位,甚至连血脉都有可能在这样的怒火下,焚烧化为灰烬。

    “诸位大人……!这……这该如何是好?”或有人惊恐无比的叫唤道。显然口气中终于带了一股后悔不已,但很快却也无数双眼睛望了过去,当即便有人恶狠狠的怒斥道,“闭嘴~!我等如今已是同坐一船,一人出事,他人也不好过,既然已经参与了进来,谁也别想独善其身!要是让我知道谁将事情败露……别提卫宁会不会杀你,我也必然倾尽全力让他全家在劫难逃!”

    此话一出,整个密室中便冷了几分。

    “不如便派各位族中死士,不顾一切代价,行刺郭嘉!只要他死了,还有什么人可以影响卫宁?只要再找好个替死鬼,将罪名推脱到袁绍余党,甚至是兖州曹操,江东孙坚,豫州袁术的身上便也怀疑不了我等……诸位也大可继续隐没下去,等候良机!”过了半晌,终于有人打破了适才的沉闷,出声道。

    “不错……还可差人紧盯好四门,只要有送往卫宁处的信函暗中都一一截下……那消息自然也传不到卫宁处去了!”当即便有人赞同点了点头,补充道。

    终于是在角落处那个看不出身份的黑衣人冷冷一笑,“愚蠢!”

    在座中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那黑袍人的身份,只知道他曾经身为卫宁的心腹,但此刻听得他如此出言,那些不知情者纷纷怒目喝道,“我等既然共同起事,同舟共济,你一人藏头露尾,连真面目也不曾示人,这算什么?!”

    那黑袍人冷冷一笑却也不答话,倒是首席处董承这个牵头人当即出声劝道,“两位大人莫要争执,如今我等共为国家谋利,共为陛下谋益,怎可自乱阵脚?这位大人身份特殊,却是我和蒋琬几位大人所应允了的……”

    “当初的确是董国舅率先找上我,我答应参与此事,也提了这个要求!要不然,你们又如何会知道如此多卫宁的内幕……可笑!当初我便让你们提防郭嘉,叫你等便是要行事,也要小心翼翼再三,一个二个,自以为袁绍兵马虚张声势便以为卫宁必败,做事不密,以至于如今开始惊慌失措不已!我便知道,若不隐没身份,必为你等这些鼠目寸光之辈所害!”那黑袍人果是冷冷一笑,扫过众人,揶揄讽刺毫不节制。

    “还有!”黑袍人看了那提出行刺郭嘉的建议的人,不由冷冷一笑,“我早前便言道,卫宁可能保有一些隐秘的监察手段留给郭嘉操办,若是杀了郭嘉,却放走了那暗中的监察网络,还不是打草惊蛇?!更何况!卫宁将郭嘉留在安邑,又岂会不注意他的性命安危,不提时刻保护他的那二百宿卫,便是京军两万兵马也可刹那让我等化为齑粉!”

    确实,无论是提出要对郭嘉重视,要让他们即便在袁绍处于优势的时候也要小心行事,让他们一定要先注意可能存在的卫宁的暗中谍报机构,这个黑衣人早前便叮嘱了许多。

    可惜,得意忘形的家伙们,并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上,不论郭嘉,还是不知道是不是子虚乌有的暗探,大多数人在早前都是嗤之以鼻。事实上,没有人能够想到,袁绍竟然败得如此之快,皇宫中才勉强安插了些许人手,连京军中官职稍微大点的校尉都不曾控制住几个,显然,局势并不乐观。

    董承,蒋琬相视苦笑一声,这才出声道,“唉……却是我等糊涂啊!但,事已至此,又该当如何?”

    “为今之计,唯有两条路可走!”那黑袍人见众人终于不再说话,这才伸出两根细白的手指,有精明的人眼睛微变,却能从这手指便看出,那黑袍人年纪必然不大。

    “第一!集合诸位举族之力,无论私兵,死士,农奴,可动用的所有人手,都分批偷偷潜伏入安邑城中……卫宁大胜而回,必然有百姓夹道相迎,暗藏刺客在人群之中,且等卫宁露面,或以弓弩袭杀,或以死士刺之……再以诸位兵马,一攻打卫氏府邸,二配合皇宫中的内应,抢下陛下……卫宁若死,则麾下诸大将必然互不相服,引兵内乱相攻,我等大可求陛下发号施令,或收买拉拢,或降罪打压!”那黑袍人接着又道,“同时,还可派人交好兖州曹操,或豫州袁术,让其在外兵马压境,牵制卫宁麾下各部人马!如此,河东一乱,我等便可趁机起事!”

    说完,黑袍人摇了摇头,“但以我观之,此事成败,却不够三成,实在太难!最重要的,便是要刺死卫宁,即便不死,也需重伤,让他无法发号施令……但,大军中又有强兵在侧,谈何容易……三成还是高估,以我所看,实际上也不过两成机会才对。”

    众人抽了口冷气,显然,这一策若动用,便是开弓再无回头路了。不成则众人全死,连带全族被灭……最让人觉得担忧的,却如同那黑袍人所言,不过区区三成胜率,而赌注实在太高了。

    大多数人吞噎了一口唾沫,才道,“那第二策呢!?”

    黑袍人环顾众人,虽然遮住的脸颊,但依旧能够察觉到他的冷笑,“第二条路便是让诸位大人就此散席作罢,各自回府!将诸位的性命,交到卫宁的手中,看他的决心如何了!若杀诸位,则必然动荡整个河东政体,毕竟嘛……参与此事的人实在太多了……当然,也有可能从诸位其中挑选了部分来杀鸡儆猴,我觉得这是最可能发生的事。既要泄怒,又要忍耐,自然是死一批,留一批了!”

    众人脸色一变,气氛陡然又再度冰降下来,人人眼睛骨碌转动,各有心思。

    那黑袍人又道,“当然,诸位也可以去向卫宁投诚举报,也算是一条活路……不过,这个人日后能不能得到卫宁重用,又会不会受到其余家族的排挤,便难说了?”

    有人心中一跳,却是如同那黑袍人所言,就算去给卫宁投诚报信,毕竟是先前便背叛过了,又怎么可能再得到卫宁的信任?而既然又做了这样的事情,卫宁心腹一系自然是不可能会给他好脸色看,而中立甚至是敌对的,又如何看待他这样一个不忠不义的人物?一但当人人联手打压,家族削弱到任谁都可以捏,人人鱼肉的地步……

    选哪条路? △≧△≧,

    第一条,不过百分之二十的成功率,一死,则全家族灭,同样就算成功了,而且未来还是扑朔迷离,甚至将整个河东统一北方的大局都将丧失,各地战乱,从董卓时代走过来的所有人都明白,这已经是个军阀当道的时代,在座的人始终都没有兵权,无论如何,就算将河东引入了战火之中,就算得了傀儡皇帝,自己的家族在这个动乱中,还能继续弘扬下去?不可控的因素太多,纯粹是一场将所有身家都压上的豪赌……

    第二条,看上去同样危险不可预测,但正如同那黑袍人所言,卫宁不可能将他们全部都杀光,必然需要留下一部分来收买人心。毕竟牵扯的人实在太多,已经足够给卫宁很大的忌讳。但若是死,又该死谁?没有人会愿意自己家族去死,也没有人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别人的安乐。人性,终究是自私的。

    董承,蒋琬等死忠派,在听到那黑袍人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脸色就已经变了,在他们这些狂热份子的眼中,包括他们在内的所有人,理所当然都应该为了大汉的皇帝而牺牲自己的性命,家族,一切。只要能够除去奸臣,让皇帝重新掌握权力,就算失败了,让他们都死,也应该义无反顾。

    “诸位大人!董某建议刺杀卫宁……!”董承首先说话了,事实上,这个暗地里的叛乱聚会也是他董承最先牵头的。

    蒋琬点了点头,也道,“不错!如今我等退无可退,不是卫宁死,便是我等亡了!诸位!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正该是我等为国捐躯的时候了!”

    众人看着董承和蒋琬语气激昂,眼睛流过一丝讽刺,却还是齐声道,“两位大人忠正,实乃我大汉之福!但此时兹事体大,还需让我等深思揣度一番……”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可笑!现在的大汉,早已经名存实亡了,若算起来,他们食的,却该是卫宁发的俸禄才对吧!他们能够在这里,不过是因为卫宁触犯到了他们的利益,或是自己充满了野心,但绝对不会是为了一个没有半点实权的傀儡皇帝拼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