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1044章 未来的路(二)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当在成为别人屠刀下的牺牲品,被夷族,断绝了血脉,又关不关那个让他们成为最高掌权者的先祖的事?

    这似乎是个很难思考的问题,毕竟给了后代无比尊贵的身份和权力,但是也带给了他们祸端,而当血脉经过时十代数十代的传承,他们还能不能算是自己的子孙还是个问题。

    卫宁也是在自己人生的最后一段路程才想通这个问题,当自己一直没有子嗣出现,这样的问题才显得更加清楚。

    所以,作为让自己侄子的卫瓘继承自己的理念,在这个时候,并不是为了让他延续河东卫氏门第的光耀和强势,而在此时此刻,他身上背负的却是对于这个身体里流淌的某个血脉的责任。

    他有义务,用自己的力量去结束这个时代的战乱,而他也不认为年轻的卫瓘会是曹操和孙坚这两个老谋深算的枭雄的对手,即便是他,也是凭借了无数谋臣猛将的辅佐才能做到压制,一旦自己就这样去了,即便能够将河东的基业打好,但未来谁又说得清楚。

    这个天下还是能少死一些人便少死一些人的好,若能够拥有足够的余力,他希望卫瓘能够用少量的牺牲做到天下的统一,若能够再进一步的话,至少能够让华夏能够跨过一场飞跃的制度进步。

    汉族的敌人,永远不应该是同胞,而应该作为一个猎人从猎物的身上取得血肉喂养自己,从秦朝灭亡后,似乎汉民族对外扩展的积极性一直在缩减,上至朝廷公卿下至豪强草根,反而更乐于和同民族的人作战,甚至为了内乱不惜放开外族入侵,八王之乱时的王浚等人是如此,明末的吴三桂也是如此。卫宁宁肯教导卫瓘成为一个优秀的猎人,将国家看成自己的身体,将别的土地国家看成羔羊,用他们的血肉,喂养自己让自己更加强壮。而这充当羔羊的,可以是东北半岛上某个品行恶劣还处在茹毛饮血时代的三个氏族部落,也可以是再东边某个同样品行低等,落后的岛国,也可以是南面那些热带雨林的猴子,或者北面与汉民族持续千年的世仇。

    当然当权者的意志有些时候不得不为臣下的意见或者反抗所左右,这就需要一个平衡点,或者说是一个共同的利益点来驾驭。

    用最为正义的光环来行卑劣的事,这是卫宁一直灌输给卫瓘的东西,这也是一个君王必须具备的素质,而这层光环,卫宁这么多年来,一直毫无间隙的营造。宣传商业的同时,在道德上,对于儒商子贡的大肆宣扬甚至有了直追亚圣的趋势,对于中原之外土地的富饶夸大其词又对当地的土著进行毫不留情的蔑视,宣扬汉民族的高贵性,诸如此类。

    没有人不爱黄金,没有人不爱土地,当这些成了默认的事实,给了他们合理的理由和遮羞布,那么去掠夺一切都顺理成章,当然这必须要在商业形成默认的规则之下,或许这需要几代人,十数代人的努力,但是当商业规则成了主流后,当权人也自然而然的走向扩张的道路,他们需要积累资本,需要大量的黄金来填充国库取代那可能会烂的发霉的粮食,也需要更多人口来为他们耕种土地。

    卫宁宣扬的东西实质上就是另外个时间中,西方那些殖民者的本质,当人们斥责他们野蛮的掠夺方式的时候,那个时代又有多少人羡慕他们发达的社会经济?再血腥的罪恶也会因为耀眼的光芒而掩盖掉血色。

    当然,这些也是很久之后的事情,卫宁如今要做的,只是为了达成这份努力,而去做自己应该做得事。尽可能的用最后的时光,平定这个天下,将这个本该再持续数十年的惨烈乱世尽可能的缩短,然后让继承自己的意志的后人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创造未来。

    一切,便在即将发生的战争中。

    那一封军令,已经寄出……

    在这半年时间里,比起兖州局势来说,青州的曹操势力和卫宁势力倒并不显得有多么紧张,黄忠统领的青州军,在他的多年的训练下,已经颇有了起色,但毕竟不比河东其余地方的正规军那般,名声不大。

    除了按照惯例两面设防关卡,严禁两方治下百姓商人私自流通,互相搞搞侦查,反侦察,间谍,反间谍外,便是风平浪静,相比较起南面太史慈,徐荣两军在阳翟和官渡两个地方和曹操,孙坚军时不时发生的摩擦,火药味却是暗淡太多。 △≧△≧

    显然,曹操和孙坚也不认为青州将会是决战的地点,这一路的对峙,只是为了互相牵制罢了。真正的攻击重心,必然是要看官渡,中牟,阳翟这三点两线,又或者是濮阳张辽和东郡夏侯兄弟这一处战场上。

    但曹操和孙坚都更加倾向于将重心放在官渡这条战线上,毕竟在这条战线的背后,都是两家人最重要的根基。要嘛,是三河骑士踏破兖州,冲破他曹操的老巢陈留,要嘛,是他孙曹联军攻破河东的战线,北渡黄河,逼进安邑。

    在看清楚了青州的局势之后,曹操便将与黄忠对峙的于禁调回了兖州,而当曹操和孙坚密谋过后,于禁便成为了曹操西征军的统帅,而代表孙坚出战的,则是江东老将韩当。

    这支兵马星夜得令便大张旗鼓出城南下,绕过南顿,蔡线,西进到叶城,而后突破了鲁阳直接向宛城逼近。

    而事实上,这支兵马远没有他人想象中的那般壮大,在行军中,还是前进中,这支兵马除了外围的三千人是正规的精锐外,内里的其余兵马,却都只是一批老弱病残罢了。

    他们对外称呼这支兵马为三万人,但实际上,两家各出兵七千人,也只合共一万五千人罢了。

    以一万五千人,而其中只有三千人有战斗力,别说去增援汉中,和赵云的七万河东军作战,就算是渡过荆北,都显得有些困难,刘表军战力不强,还未恢复元气暂且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