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1061章 马岱(二)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韩当的军令很快便被执行了下去,中军有五百骑兵蓦然分离出去,马蹄飞扬而起,从左面绕过坎坷高丘,直向地势偏高的营寨左侧冲击了过去!

    另一边,马岱领兵冲杀出来,只是片刻,浑身已经浴血不止,江东兵马的悍不畏死却让他心中震撼无比,饶是用起了他兄长马超亲自传授的枪法,也不仅杀得艰难无比,有几次都险险被敌方攻击刺伤,要不是身边亲兵协力杀来,恐怕还真就被敌兵得手了。

    “将军~!这里已经可以稳定,交给我们吧!您可速速退回后军,重整我军队形!”这时一名亲兵摸了一把脸上的血渍,奋力砍死一名敌兵,慌忙对马岱高声道。

    马岱点了点头,他亲自出面,就是为了鼓舞士气,显然刚才的奋勇的确让周围不少人马都稳定住了心神,全心全意的去抵挡敌军。

    大门局势暂时得到控制,马岱也知道自己的任务已经完了,当务之急是立刻整顿那些其余还处于混乱的兵马立刻凝结在一起,否则当敌军从侧面发动攻击,一旦突破营地的话,那就什么都晚了……

    马岱正要勒马退后,眼睛扫到那还在后方压阵的江东中军那“韩”字军旗下,脸色蓦然变得一变,异常难看。

    正是他担忧什么,偏偏却出现了自己不想看到的事情。

    江东军那五百人马从江东军分离向营寨左侧绕去,却仿佛是一柄锋利的宝剑向他的的胸口刺来一般,却偏偏让他无能为力。

    “韩当!”马岱眼睛血红,咬着牙齿愤怒无比的看着那杆韩字军旗,不禁仰天大吼一声。

    重新勒马回头,长枪所指,正是韩当方向。

    而这个时候,那名张颌亲自派遣过来辅佐马岱的小校脸色大变,顿然明白了马岱的想法,不禁猛然拉住马岱的马缰,厉声道,“将军想要干嘛!?不可鲁莽!”

    “滚开!若营侧被破,我军皆无路可逃,必死无葬身之地,不若险中求胜,还能换一命相搏!”马岱一脚向那校尉踢去,脸上已经充满了壮士断腕的悲壮。

    是的,马岱在瞬间已经做下决断,想要冲阵敌军,擒贼先擒王……

    “左右!胆敢与我去那敌军帅旗走上一遭否!?”马岱环顾左右,只不过三十来人,心中却有死博之意,倒也没有多少恐慌。

    三十来人面面相觑,显然心中已经有了怯意,半晌却只得几人敢出声高亢回答。

    “河东军南征北讨,只有敌军闻风丧胆,岂会有你等懦夫在我军中!?辱我军风!”马岱大怒,却也不再说别的,只对那几个出声符合他的人道,“你等才是河东真壮士,可随我来,好男儿,当洒热血灌沙场,饮血百斗,马革裹尸不悔!”

    “将军稍慢,我等愿与将军同去,誓死不退!”被马岱一声厉喝,众军人人一脸羞愧不已,当即群起激昂请命道。

    “好!这才是我河东真男儿!”马岱心中终于多了一份欣慰,不禁重新将目光放在了韩当所在。

    正门混战厮杀惨烈不已,河东军初时混乱抵挡,伤亡不少,纵然是因为营寨外地势坎坷不平对江东军造成了不少的障碍,但是此时此刻,还能抵挡住敌军也不过百来人而已,同时,地上也躺下了百来具河东兵卒的尸体……

    马岱的决定无疑是疯狂的,事实上,这个时候,最好的打算便应该是趁着敌军还未完全突破营地而赶紧纠结剩余兵马撤退回午口。

    但是若这样的话,午口营盘必然为韩当夺走,假若等汉中军闻讯而来,两家兵马合并一处,将午口重新修整防备,纵是后面还有他所带领的剩余四千多先锋,一绝对不可能再冲出子午谷了,甚至……可能张颌后方的数万兵马要通过,都无疑难上加难。

    一旦汉中张鲁得知这边的变化,集中兵马堵死子午谷,张颌大军,必然就会全部交待到这里了,而卫宁的大计……

    马岱不愿退,当退后的结果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更不可能退了。兄长马超威名赫赫,纵是在河东军中,也无人不服,马岱一直以父兄为目标,初战退怯的耻辱,他是断然无法接受的。

    于行军大事,于私心自尊,马岱都无法认可自己就这样败北,即便……他心中知道,用着几十个人去冲锋敌军主帅旗下,只可能是有死无生,但他还是下了这个决定…… 》≠》≠,

    “将军!我有主帅军令,若全军受挫危难,不可让你玉石俱焚,速退!”被马岱踢开的小校,却在这个时候又爬了起来,从怀中掏出一卷羊皮纸,急声对马岱道。

    “我非是玉石俱焚,乃是杀敌,张颌将军军令与我无用!滚开!”马岱浑然不顾,操起长枪,一跃马便率先杀将了出去。

    那校尉看着马岱领着三十来兵绝尘而去,陷入了呆愕,半晌便疯狂的奔走到营内对着已经开始军心溃散的兵马厉声做吼道,“将军身先士卒,尔等还在这畏畏怯怯,可还有何面目再见我河东父老!?有壮士,敢与我尾随将军杀敌否!?”

    “退,则遗臭万年,进,或可拼命一搏。纵是战死沙场,也胜过返乡受人唾骂,懦夫!”见人人自顾自的准备逃命,那校尉一时热血上涌,猛然抓住一个准备逃窜的士兵,长刀挥舞便将那首级斩下,凄厉大声吼叫道,“将军若战死,而尔等退去,就算苟且逃生,又岂不受军法?若战死沙场,也总算能够萌荫家里!”

    “吼~!~”见有人被斩,又听那校尉叫到实处,上百来人终于开始缓缓聚在一起,终于开始有了拼死的决议。

    “随我来!”那校尉身先开道,看着马岱冲杀出去的背影,不禁心中长叹一声,很快心中也没了对死亡的战栗,只留下拼死的决议。

    “将军!你看!”营盘中的变化,却并不曾瞒过韩当军中,当即便有亲兵遥指马岱方向,对韩当高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