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1085章 偷袭(二)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倒是没有出乎周瑜意料,许褚也是个好战成性的家伙,在军中与孙策都不知道暗地里私斗过多少次,闻得周瑜的建议当即便表达了不满,还是曹洪虽然也是脾气暴躁但是最重曹操军令,不敢违背,将许褚劝下。

    事实上,也不单单是因为曹洪乃是曹操的族人,曹操威严深入人心,许褚也不敢违背曹操的话。曹洪搬出了曹操,许褚只能作罢,于是孙策便挑选了军中三十机灵之兵,皆能说一口凉州话,分摊五十石军粮装了十车偷偷绕过弘农向西,再扮作客旅入弘农城中。而孙策自与其余诸将统领兵马,屯于临洛山林中等候消息。

    周瑜的坚持倒让全军上下颇为不耐烦,要知道奔走了数个月,自从入敌军控制区后,基本上都是偷偷摸摸,逢城必绕,逢敌必躲,就连唯一一次攻取了宛城,属于自家的城池,也都只是偷偷摸摸的潜出城外。

    三万集合两家精锐的兵卒都是孙曹的中流砥柱,每战必前,每战必克,败董卓,杀陶谦,霸江东,击袁术,哪次不是战功赫赫,哪次不是打得对方落花流水闻风丧胆,只有别人躲他们,哪一次又是躲过别人?

    就算河东军名头甚大,他们也无任何惧色,甚至还是渴望击败对方的盛名。但是现在被周瑜一手包办的鼠窜行军路线,确实让所有人都憋足了气。这还别谈了,明明都已经到了目的地,分明可以真正开始大战上一场了,却在敌城门口还要畏首畏尾,这又是什么道理!

    底层下出现的牢骚,当然瞒不过孙策,瞒不过曹洪,但是这既然已经定下了决策,便也不能因为这些底层士兵的怨言而改变。许褚也是憋足了气,虽然用自己在军中的威望强行压制了军心不满,但是自己心里也暗中下了决定,要是周瑜再这样“胡乱指挥”就算是有曹操严令,他也是不顾了。

    但是,时过了两日后,许褚,孙策都没想到周瑜的担忧终于成为了现实。

    那十车五十石的粮食自从运入弘农,便再没有运出城外过。当城中早前的探子暗中潜出城外通风报信,众人才知道,那三十扮作商客的士兵刚进城,便引起了弘农军方的注意。

    弘农军方做法很隐蔽,但最后还是露出了一丝蛛丝马迹。对方暗中指使城中大户出面购买这批粮食,但实际上,在细作的查探下得知,这十车粮秣前门刚进那弘农大户府中,后脚便被人悄然运送到了城中军仓之内……

    这代表了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战争状态,粮食,兵甲,马匹,食盐,药草等等除了一些大户自己囤积,其余大规模流通都是严加管制的,即便因为百姓需要而放松流通,军队不可能出现强制禁止的命令从而引起民变不满,但在允许流通部分的情况,用钱帛收购也是合乎情理。

    五十石折合市面上也是六千余斤,以周瑜推算,弘农守军应该兵力不超过一万,而不足一万的士兵食用,六千多斤的粮食也足够斤三四天所需,算得上不少了。外地客商贩卖粮食,军方自然不可能不管!

    这些都是边境城池习以为常的事情,但是放在弘农这个根本就是非战区的地方,却是极度的反常!

    而且那细作回报查探所得,这样的管制,事实上早在一个多月前便已经开始了,而那个时候他们才刚刚靠近宜阳,还在处心积虑的躲过张济的眼线,弘农自然没必要这样开始严防。

    从蛛丝马迹上看出端倪,并非是一个主帅必不可少的东西,但是在周瑜这样一个天纵奇才的人物身上,却是理所当然。

    得到了这样铁证的结论,周瑜沉默了许久,紧紧闭上眼睛,脑中里却是乱成一片浆糊。

    他不敢确定,到底是自己一路上因为失误而被对方看出了破绽从而推算到他们进军的目标,又或者是杨氏根本就是诈降引诱他们前去,甚至是卫宁根本就算到了杨氏的反叛,算到了他们的到来……还有一个可能便是周瑜不愿去想的,那便是,卫宁是亲手制造了这一切,将这些果实抛到杨氏,抛到他们孙曹两家的眼前,让他们情不自禁的跳上去一把抓住而没有察觉到那诱人的果实下,其实是一张巨大的网。

    如果是后面两者,那么卫宁就实在太可怕,周瑜绝对不愿意相信,也不可能会相信,没道理卫宁能够看破这一切,也没道理卫宁能够瞒过孙曹两家上下这么多能臣谋士的眼睛! △≧△≧,

    所以周瑜宁肯相信,这一切都是杨氏自己的诈降!

    情势显然极度恶劣,当周瑜与孙策紧急召集诸将商议的时候,人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尤其是许褚本是要看周瑜笑话,趁机给这个小白脸好看,但此时此刻也说不出话来,他人虽好战单纯,但却也不傻,深知此事再做内讧必然陷全军于更危难之中。

    现在需要考虑的是,河东到底是布下了什么样的网,到底要让他们如何投身进去,河东到底又能够抽调多少兵马对他们进行攻击?下一步到底又该如何去走!杨氏族人,到底可不可靠,渑池的徐晃到底能不能值得信任!

    “不可能……河东军怎么还能有兵马调度过来,怎么可能?”周瑜脸色难看的不停低估,脑袋里飞速的分析着如今天下局势,分析河东的兵力分布,这个时候曹洪却嗡声打断了他的思考,道,“不管如何,我军可能暴露的事情势必要先通报与你我主公,不管杨氏是否是真降还是假降,都不能掉以轻心,最起码,也要让你我主公提防杨氏,裴氏!”

    “若是杨氏是真降那该如何?”这时,孙策下手处的周泰忍不住出声问道。

    “真降的话,我军能够顺利夺取弘农,威逼安邑,那么就算有我等发信,真相大白,也决然不可能委屈了他们,大不了,大战过后,我等上门负荆请罪,为质疑而赔礼!”曹洪想也不想,当即铿锵道。

    周泰想了想也就不说话了,只将目光放到周瑜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