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1099章 偷城(七)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事实上,关羽的名头现在为止都还不响亮,更不如他的大哥刘备有了仁义之名,也不如张飞被卫宁称赞万人敌扬名天下,除去了当初和张颌打了个惨烈的泰安攻防战,关羽到底还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战绩。

    本来还渴望冀州能够来个知名点的人物让他手中宝刀添点能够值得人们赞颂的功绩,一路杀来,却竟是些土鸡瓦犬,只让关羽愤愤不平。

    事实上,现在防守信都城的蒋义渠还勉强能够在当袁绍麾下排上一号人物,可关羽是什么人,何等心高气傲,青龙刀下,自是要杀赫赫有名的风云人物,蒋义渠能在袁绍麾下算是个人物,但如今河东群星闪烁,那点本钱便不值一提了,连带着关羽都不觉得杀了蒋义渠能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打从心眼里,关二便没将蒋义渠放在眼中,若是平常便如同一路杀来那些小郡小县一样,直接率队攻城然后洗劫军库粮草扬长而去,但是信都却是不同,城高池坚,又是大哥刘备亲自定下日后要依做根本图谋整个冀州的基点,那么便不能太过损坏城池,也不能太多折损兵马,是以才按住耐心,派遣了人手说得大义凛然,前去劝降。

    但是,关羽却不曾料到,在他眼中,连亲自操刀斩杀的价值都没有的人,竟然毫不理会他的劝告,只等那裨将话还未全部说完,便听得楼上一声怒喝下令,便是万箭齐发,那裨将哪知道对方如此不讲道德,话都没听完就动手了,万箭齐发何等威势,区区一人一马一枪,连躲藏的地方都没有,只是被射成了筛子,死前还怨怒无比的瞪大了眼球……

    关羽怒不可遏,对方给脸不要脸已经踏破了他的底线,当即便亲自出马厉声喝道,“楼上匹夫听好!便给你一晚时间考虑,明日若还不降,必叫你满门化为厉鬼!”

    “便是化作厉鬼也好过你等叛国匹夫死后为千人唾骂!若是你弟张飞在此,我或还有三分畏惧,你一无名匹夫,有何德何能敢放此狂言!?哈哈!信都城在,我便在!信都城亡,我亦亡!要战便战,不消多言,不日卫侯大军杀来,你等匹夫还有逃生之日!?”蒋义渠探出脑袋,完全不顾关羽,反是怒骂道。

    蒋义渠口无遮拦,深深刺到了关羽心中最深处的痛楚,那本来就枣红色的脸不由涨的酱紫,便如同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几乎要气得哇哇大叫,无名小卒,无名小卒,这四个字几乎已经成了关羽的禁忌,被蒋义渠叫破,他几乎都忍不住怒火便要强自下令攻城……

    好在身边有副将将他劝下,关羽冷静下来也深知如今大军昼夜急敢,连破数座城池已经是疲惫不堪,以信都城池高度坚固程度,就算是战力充足,八千人硬攻也不是那么容易攻破的。

    关羽怒哼一声,咬牙切齿终于勒转了马头,下令道,“全军听令,退后五里安营扎寨,次日攻城,我定要让这牙尖嘴利的匹夫千刀万剐,方泄我心头之恨!”

    眼看城下大军终于渐渐退去,蒋义渠心中终于松了口气,但随之而来的更是焦心重重。

    适才他表面上凛然不惧,说得慷慨激昂,但额头早已经浮起了冷汗不止布满眉梢。他虽说关羽无名之辈,但实际上,却不是尽然,能和张颌打个两败俱伤,又岂会是泛泛之辈?张颌投奔河东后并不显山显水,别人或许不清楚张颌的武艺兵法,但是出身河北军系的蒋义渠又如何不清楚河东四庭柱的能耐?

    信都兵马并不多,只得三千新兵青壮,冀州大部分精良人手都被张辽太史慈率领南下征讨孙曹去了,留下的不是新兵便是老弱,虽然刘备所谓的数万大军也很有不少水分,但最不济事,一万人也应该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关羽充当前锋,其中能用的人也绝对不少,何况刘备一路被上,被关羽攻破的小城小县也是不少,难保刘备麾下那些杂牌军战力能飙升一个层次,总是好过他如今城中那区区三千新丁吧? ,o

    “唉!都已经发出了无数封求救文函,却不知道为何迟迟收不到安邑返回的禀告……不过冀州与卫侯来说,乃是不可丢失的重地,想必卫侯的援军也在路上了吧!希望能够快点赶到啊!”蒋义渠下令让全军小心戒备,防止对方偷袭城门后,便皱眉苦恼的下了城楼,心中却是对明日将会发生的大战揪心不已。

    “安邑距信都甚远,就算昼夜疾驰恐怕也要耗费不少时间,但据说冀南张辽奉命平叛,有三万我冀州精锐儿郎,刘备趁我冀州空虚偷袭,张辽三万人马决然不会坐视不理,我已经投书南下,张辽的兵马距离最近,应是不会故意研慢……”想到此处,蒋义渠摸了摸下巴,仔细想了想松了口气,“恩……他和太史慈坐镇信都时,我似乎也没有得罪过他……那他也不会置我求救书函不顾吧?信都毕竟乃冀州根本,若是丢陷,那触怒卫侯的责任恐怕他也不敢去尝试吧!”

    蒋义渠放开马缰,摊开双手,看着两手上面常年握住兵器而磨砺出的老茧,不禁苦笑一声,“本以为这么多年过去,能够就这样在后方安安稳稳的过上一辈子,却不想又要提着脑袋上阵过日子了……唉……”

    当蒋义渠回到信都郡守府后,眼前的景象却让他眼睛一阵眩晕,不是别的,正是一辆辆豪贵无比的马车几乎占满了整个街道。

    冀州是东汉十三州除去司隶外,便是以它为首,富庶,多民便是它的代名词,同样,这里的世家大族林立,几乎可比司隶。

    袁绍以冀州为根本,雄据整个河北那么多年,经营冀州几乎是不遗余力,而信都,乃是冀州的首府,自然而然也是河北世家大族首选的落脚之地。

    蒋义渠作为河北颇有点名气的大将,曾在袁绍麾下任职不少时间,自然也与这些世家大族打过不少交道,卫宁派遣他坐镇于此,便是有意借他来缓和和冀州豪强世家们的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