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1366章 回返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这屋顶经过之前双方蹦来蹦去,早已经是千疮百孔了,现在又是被这么穿过,整个屋顶那是再也支持不住了,轰的一声,就是直接诶塌了下去。

    中年道士带着甘信、赵云两人早早地就从屋顶上朝着另一边跳了过去,因此也没有被殃及池鱼。只是那再屋子里面的贼兵可就倒了大霉了,被那塌掉地屋顶瓦砾给砸了个正着,不少贼兵都是被砸得头破血流,哀嚎声传遍了整个大贤良师府!

    中年道士以及甘信、赵云自然不会去可怜这些贼兵,他们现在的目的却是要尽快逃离这里,当即三人就是干脆从这个屋顶跳到那个屋顶,转眼间就是已经逃出了大贤良师府。不过他们也知道,这还算不上安全,所以仍然速度不减,很快就是消失在夜幕当中。

    而在大贤良师府中,那倒塌的厢房内,一名高大的身影晃晃悠悠,还是从那一片瓦砾中站了起来,那残缺的手臂证明了他的身份。刚刚钻出来的管亥第一件事不是看看自己有没有受伤,而是左右张望,想要找到杀死张角的凶手,只是他找来找去,却已经找不到早已远去的甘信等人了。眼睁睁看着张角死在自己的面前,又眼睁睁看着杀死张角的凶手就这样逃走了,管亥顿时张口就是喷出了一口鲜血,却依然无法疏通他心中的愤怒和怨恨!看着天空中的圆月,管亥立马就是仰天大吼:“等着!等着吧!我一定会将你们千刀万剐,为大贤良师报仇!报仇啊!”

    第八十六章破城

    此刻在城外,刘备、关羽、甘宁兄弟几人带着官兵已经是悄悄潜伏在了城门外。按照之前约定的计划,已经混进城里的甘信和赵云应该偷袭城门的贼兵,将城门打开,迎接官兵进城。眼看着约定的时间已经是越来越近了,可城内却是依旧没有半点动静,刘备也是忍不住有些着急了,抬起头,看着前面城头上严阵以待的贼兵,急切地说道:“怎么阿信还没有动静?难道,难道出了什么意外?”

    “大哥莫急!”看到刘备有些着急了,关羽连忙是劝慰道:“你也知道阿信那性格,说不定又是看到什么好玩的事情给耽搁了!再说了,现在不是还没到约定的时间嘛!再等等,再等等!”

    听得关羽这么说了,刘备也只能是轻轻地点了点头,继续抬起头望向城头。对于甘信,刘备可以说是几位兄弟当中最不放心的一位,却也同样是最关心的一位,不是因为甘信是他的小舅子,而是因为刘备知道自己能有今天,这其中甘信有不少的功劳!若非甘信,刘备根本没有勇气去猴子山,更不要说是得到张世平和苏双的资助!若非甘信,关羽、甘宁、张飞、赵云以及郭嘉这些英才也不会出现在自己的身边,自己还是那个一无所有的村夫!如果要让刘备选择一个他最感谢的对象,那一定是甘信莫属!

    想到这里,连刘备自己也都吓了一跳,不知不觉当中,甘信竟然给了自己这么多帮助!而甘信却是一名二十岁的小子!刘备顿时就是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样子,自己欠甘信的人情,这辈子都别想还清了!

    “大哥!”过了好一会儿,在刘备身边的甘宁突然喊了一句,只见甘宁紧皱着眉头,侧着脑袋似乎在倾听什么。见到刘备、关羽看了过来,甘宁也是立马说道:“我好想听到城内有什么动静!情况有些不妙啊!”

    “嗯?”听得甘宁这么一说,刘备和关羽两人都是脸色一变,同样学着甘宁那样侧着脑袋朝着城内方向倾听。果然,两人很快就是听到从城内传来的一阵阵喧嚣声,声音并不大,也不清楚,说明这喧嚣声并不是来自于城门附近!当即刘备就是忍不住惊呼了一声:“不好!阿信这小子又闯祸了!”

    刘备能够想到的,关羽和甘宁岂会想不到,当即两人的脸色也是变得极为难看了起来。以前甘信闯祸,他们还有办法能够及时赶去援救,可现在甘信那可是在有着二十万贼兵的广宗城里面啊!他们就算是再如何想援救,对在城内的甘信那也是无能为力啊!当即两人都是把目光放在了刘备身上,等待着大哥作出决定。面对两人的目光,刘备的脸色也是阴晴不定,过了片刻之后,刘备一咬牙,脸上也是露出了坚定的目光,沉声喝道:“攻城!现在开始攻城!”

    对于刘备作出这样的一个决定,关羽和甘宁两人也只是稍稍停顿了片刻,便是立马执行。甘信也是他们的兄弟,当年桃园誓言,他们岂会忘记?很快,两人也是纷纷亮出了自己的兵器,冲着身后的官兵吆喝一声,紧接着,战鼓声就是在官兵当中响起,一眨眼,原本还一片黑暗的城外顿时就是亮如白昼!刘备、关羽、甘宁兄弟三人冲在最前面,身边的官兵更是提着云梯就往城墙上靠!

    在城头上留守的贼兵显然也是被这突然发生的变故给吓了一跳,慌忙敲响了城头上用来示警的战鼓,同时也是自发组织起防守。只是这城头上留守的贼兵也不过才一两千人而已,总不可能每天晚上都把二十万大军放在城头上守着吧?现在城头上的贼兵只求城内的兵马能够赶紧赶到城头,可是回过头,看着城内那喧嚣的场面,一时间,城头上的贼兵也是心中涌出绝望的想法!

    在云梯搭上的第一时间,刘备三人身先士卒,直接就是冲杀上了城头,而他们所遇到的抵抗显然也比预想中的弱许多。最先登上城头的是甘宁,只见甘宁身手灵活地攀爬上城头,面对那些围攻过来的贼兵,甘宁提着甲牙刀就是朝着周围挥砍,同时口中大声喊道:“大哥!二哥!上来吧!这里没问题!”

    其实用不着甘宁呼喊,刘备和关羽两人也只比他慢上一拍而已,很快兄弟三人就是齐齐地登上了城头。而有了他们三人带头,越来越多的官兵顺利登上城头,与贼兵厮杀起来!这次刘备可是征得了卢植的同意,所带来的兵马,那可是围困广宗城的全部兵马!区区一千余人的贼兵,如何抵挡得住这么多官兵的攻势?不到三炷香的时间,城头已经是彻底被攻陷了!

    “呸!”甘宁啐了一口口水,将刚刚飞溅在自己嘴边的血迹吐掉,紧接着就是抬起头,朝着城内方向望去。这一看,甘宁也是吓了一跳,慌忙对着还在做最后厮杀的刘备、关羽喊道:“大哥!二哥!你们快看,这,这广宗城是怎么了?”

    刘备和关羽此刻还在心里暗自嘀咕呢,怎么这广宗城的防守这么弱?早知道广宗城的城防一直都这么差,那还用想什么计策,直接强行攻城就是了!而听得甘宁的喊话,两人这才是转过身,顺着甘宁手指的方向朝着城内望去,这一看,刘备和关羽两人也是愣住了。

    只见在广宗城内方向,兄弟三人借着城头的高度可以清楚地看到,整个广宗城内已经是乱作了一团!火光在城内各处燃起,虽然火势并不算大,但已经将城内不少民居都给点燃了。城内的大街小巷,密密麻麻地挤满了穿着黄衣的贼兵,而且看那些贼兵慌乱的举动,甚至绝大多数都还没有意识到城头这边所发生的动静!

    过了好半天,刘备兄弟几人才是反应了过来,当即刘备就是不由得苦笑起来,扭过头对关羽、甘宁说道:“阿信这小子,每次惹的祸事就没有小的!这次又不知道他做了什么,竟是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眼前的这个场景,要说与甘信无关,刘备他们那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不过刘备也知道现在不是讨论甘信惹祸能力的时候,当即便是与关羽、甘宁一同带着官兵直接冲下城头,将城门打开。城门一开,城外的官兵也是全部涌入城内。刘备兄弟三人立马各自带着一队人马,朝着城内各个方向杀奔而去。

    等到官兵几乎已经占领了半个广宗城了,城内那些慌乱的贼兵似乎这才意识到广宗城被攻陷了。只是现在已经是为时已晚,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官兵进了城,没有了城墙的掩护,贼兵的数量就算是比官兵多出几倍,也是无补于事。更何况,从大贤良师府那里传来的消息,已经是将贼兵心目中的最后依仗给彻底击垮了,面对如狼似虎的官兵,贼兵虽然依旧负隅顽抗,但只能是面临被官兵屠杀的下场!

    这场战斗足足延迟到了第二天的中午,等到战斗结束之后,整个广宗城内已经是到处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街道上到处都是尸体,鲜血几乎给街道的地面染了一层鲜红的颜色,看得让人想吐。

    攻下广宗城后,刘备等人自然也是顺利找到了甘信和赵云,原来这两个小子从大贤良师府中逃出来之后,也知道自己是赶不上给刘备开城门了,干脆就是在城内到处放火,吸引城内贼兵的注意。以这两个小子的机灵,只要不在某一个地方停留太久,那些贼兵还真拿他们没办法。等到广宗城沦陷之后,这两个小子才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了刘备面前,并且帮着刘备一同厮杀到现在。

    此刻,在刘备的注视下,站在刘备面前的赵云有些手足无措,显然也是知道自己这次做错事了,低着个脑袋,就像是往日被师傅给抓到错事的小孩子一样。而反观甘信,却是嬉皮笑脸的跟刘备打哈哈,很明显是犯错犯多了,脸皮只怕不比广宗城的城墙薄了。  ⑧☆⑧☆.$.

    看着这两个截然不同反应的小子,刘备也是满心无奈,只是看着甘信和赵云两人满身鲜血,脸上更是布满了污垢,不用说,这一晚上,他们也是吃了不少的苦头。好不容易硬起了心肠,虎着一张脸,正要开口呵斥,这个时候,却是从不远处传来了一把笑声。刘备扭过头一看,却是卢植骑着高头大马朝着这边走来,一边走还一边大声笑道:“玄德!玄德!哈哈哈哈!你这次可是立下大功了!”

    “老师!”看到卢植来了,刘备也顾不得骂这两个臭小子了,连忙是迎上前去,远远地就是对卢植抱拳一礼,说道:“老师谬赞了!学生这次只是运气不错而已!况且这一战,学生不敢居功,若无老师的兵马,学生又岂能攻破广宗?所以说,这真正的功劳还是老师的!”

    来到刘备面前,卢植翻身下马就是笑呵呵地走到了刘备身边,本来还是笑脸的他,听得刘备的谦虚之言,立马就是板起了一张脸,喝道:“玄德!你以为我是什么人?是那种窃取部下功劳的无耻之徒吗?是你的功劳就是你的功劳,难道我还会眼红你的功劳不成?胡闹!”

    “学生不敢!”刘备自然知道卢植的性格,见到卢植这模样,就知道他肯定是生气了,当即刘备就是躬身一礼,说道:“学生只是以为……”

    “行了行了!”见到刘备还要解释下去,卢植也是无奈地摆了摆手,有时候这个学生比自己还要一本正经,卢植也是无话可说。左右看了看,卢植又是说道:“这一战的战报我已经看了,二十万贼兵几乎全歼,只是,我并没有看到有关张角的战报,难道,还是让这个贼酋给跑了?”

    听得卢植这么一说,刘备也是不免露出了尴尬之色,从昨夜一直厮杀到现在,的确都没有看到张角的踪迹,刘备也是不得不承认,张角肯定是已经逃出了广宗城。如果是别人逃走了,倒也罢了,可张角实在是太重要了,他这一逃,刘备攻下广宗城的意义就少了一大半。

    看到刘备的模样,卢植立马就明白了过来,同时也是摆了摆手,笑道:“不妨事!就算是让张角逃走了,我们这次能够全歼近二十万贼兵,已经是一件不小的功劳了!张角蒙受这样巨大的损失,只怕也不好受,就算是今日被他给逃走了,他日想要东山再起也是不易!将来总有抓住他的时候!玄德,你就不要想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