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1387章 坐山观虎斗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等到刘备赶到那片尘土扬起的地方,看清楚这尘土之下的动静之后,两只眼睛已经是瞪得老大。而看到刘备赶来,正在那里指挥的甘信也是赶紧纵马跑了过来,到了刘备面前,一脸嬉皮笑脸地说道:“大哥!你来了!怎么样?叛军可是全都拿下了?”

    “士虎!你,你这是,这是……”对于甘信的问题,刘备根本就没办法回答,只是瞪着老大的眼睛,指着甘信身后,满脸的不敢置信。

    此刻在甘信身后,并没有刘备先前预料的那数千兵马,有的只是几百名官兵,而且这些官兵一个个都是手持大树杈,来回在地上拼命的奔跑。大树杈在地上拖起了大片大片的尘土,飞扬到空中,远远望去,还真像是有千军万马一般!

    见到刘备愣住的模样,甘信也是一愣,回过头一看,立马就是恍然大悟,笑着说道:“怎么样?大哥!小弟这个办法不错吧?这样一来,那些叛军肯定以为我这边是千军万马,哪里敢往这里跑!”

    看着甘信那得意洋洋的模样,刘备也是好不容易才稳住了心神,脸上却是满脸急色地喊道:“士虎!你不是去和辽西、昌黎两郡的兵马联系的吗?怎么,怎么只有这点兵马?这,这不是你带去的本部兵马吗?辽西、昌黎两地的援军呢?”

    刘备这么一问,甘信的脸刷的一下就是垮了下来,苦笑着说道:“哪里还有什么援军啊!大哥,你是不知道啊,辽西和昌黎两郡早已经被叛军给拿下了!幸亏小弟机灵,要不然,这次恐怕就回不来了!”

    随即甘信就是将这次前往土垠的整个经过全都说了一遍,听完甘信的述说之后,刘备的脸上满是惊愕,差点连大气都喘不过来,最后刘备也是不由得长舒了口气,说道:“原来如此,没想到,没想到丘伯力竟然跑到昌黎去了,还帮助叛军攻破两郡!可恶!当年让他跑了,没想到竟是留下此等祸患!”

    看着刘备恼怒的样子,甘信也是连忙说道:“小弟见辽西和昌黎两郡已经再无援军,也不敢耽搁,直接便是带着兵马往回赶。刚刚抵达这里,就看得此处的情况,与刘佰他们商量了一下,这才决定用这个办法来吓唬一下叛军,没想到还真有效!”

    刘备也是无奈地摇了摇头,不得不说,甘信此举还真是有够幸运的,倘若那些叛军被吓破了胆子,慌不择路地朝着这边败退,甘信这几百人如何抵挡得住?不过貌似甘信从小到大,运气都很不错,刘备倒也没多想,用力拍了拍甘信的肩膀,笑着说道:“行了!既然回来了,就先进城休息休息吧!这趟你们也是辛苦了!”

    甘信也没客气,转过身对着身后还在那里跑圈的将士们一吆喝,便是一块朝着徐无城方向赶去。而此时,徐无城外的战斗也已经是结束了,这一战,叛军几乎全军覆没,只有不到一千人逃走了,这一切,自然也都要归功于甘信的欺敌之计。和关羽会合之后,甘信等人也都是进了城,正好迎面就是碰上了闻讯出城的阎柔,一看到和刘备、关羽勾肩搭背而来的甘信,阎柔也是不由得一愣,不过很快阎柔就是反应过来,笑着上前抱拳说道:“末将还正在奇怪,怎么好端端就开战了!原来是甘将军回来了!想必定是甘将军请来了援军,击退了叛军,这次甘将军可是居功至伟啊!”

    见到阎柔,刘备、关羽都是立马绷起了脸,不为别的,之前说辽西、昌黎两郡尚未被攻破的消息正是出自于阎柔之口!也正是因为这个消息,刘备才会同意由甘信带着五百余人赶去偷袭土垠,若是早知道辽西和昌黎沦陷,刘备那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甘信去冒险的!现在虽然甘信安然无恙地回来了,但刘备和关羽都是对阎柔生出了恨意,若非阎柔是刘虞的人,只怕刘备、关羽早就将他给宰了!

    虽然没有动手杀了阎柔,但要刘备、关羽对阎柔和颜悦色那肯定是做不到的,两人冷冷瞪了他一眼,便是拉着甘信径直从阎柔的身边走过,就仿若没有看到阎柔一般。倒是甘信从阎柔身边走过的时候,瞥了一眼阎柔,眼中却是闪过了一道精光,笑着丢下了一句:“阎将军!可认得丘伯力否?”

    甘信这轻飘飘的话丢出来,阎柔也是突然身子巨震,猛的回过头一看,却只能看到刘备三兄弟的背影渐渐远去。当即阎柔一个人就这么直挺挺地站在城门口过了良久,那脸上的神色也是连着变化了好几次,过了好半天,阎柔才是长舒了口气,低声嘀咕了一句,转身就是朝着城内另一个方向走去。

    不管经过如何,这右北平郡此刻也算是被完全光复了,鉴于辽西和昌黎两处都已经落入叛军之手,刘备也只有放弃先前的计划,让大军严守右北平郡的边界,然后等待后方援军。而对刘备的这个决定,阎柔也没有多说什么,准确来说,自从甘信回来之后,阎柔就一直深入简出,待在他自己的住处没有露面。

    从范阳赶来的援军在五天后就到了,领军的是张飞和赵云,这次他们也是带来了近五千兵马。当然,这些并不是刘备手下所有的兵马,这幽州又不是只有刘备这一支势力,刘备当然也要防着其他两方一点。而且刘备也有这个自信,对付叛军,加上这五千兵马已经足够了!

    在徐无城城守府的议事厅内,刘备几兄弟齐聚一堂,而除掉刘备几兄弟之外,还有一人,正是刘备身边的智囊,郭嘉郭奉孝,而郭嘉也正是刘备击败叛军的信心来援!

    听完此次平叛的经过之后,郭嘉低下头沉思了起来,片刻之后,郭嘉抬起头,双目眯成了缝,露出了满脸的笑意。一看到郭嘉的这个表情,刘备几兄弟都是心中一松,张飞已经是忍不住了,立马就是问道:“郭先生,可是有应对之法了?”

    郭嘉用手轻轻捋了一下已经蓄起的胡须,笑着点了点头,而看到郭嘉点头之后,刘备等人也都是不由得露出了笑容,紧接着,就听得郭嘉不紧不慢地说道:“叛军不过是乌合之众,唯一麻烦的,也不过是叛军的数量!在此之前,主公已经除去了三万有余,剩下的叛军虽然还不少,但我军主力已经会合,叛军绝对不是我军的对手!况且,呵呵!”

    话说到一半,郭嘉却是停了下来,只顾着捋着胡须不停地笑着,看得刘备等人心里那叫一个着急啊!在一旁的甘信更是瞪着一双眼睛,郭嘉这鸟人什么都好,就是有一个坏毛病,太喜欢卖关子了!每次看到郭嘉这鸟人卖关子的模样,甘信就有一种想要按住他脑袋痛扁他的冲动!总算还是赵云稳重一点,看到郭嘉那模样,赵云立马就是问道:“郭先生的意思,莫非是,还有别的什么意外?”

    “不错!”郭嘉轻轻点了点头,赞许的目光扫过了赵云,只是当目光落在甘信的身上的时候,却又变成了挑衅,气得甘信那是咬牙切齿。紧接着,郭嘉便是说道:“之前小生也有接到情报,刘使君正在积极与鲜卑人联络,看样子是要拉拢鲜卑人为己所用!若是如甘兄所说,那个不知是鲜卑人还是乌桓人的丘伯力在叛军当中,恐怕这情况的确是有所变化!刘使君绝对不会坐视主公领此平叛大功,接下来他也肯定会插手,这丘伯力就是关键!”

    “凭什么!”听得郭嘉的分析,张飞立马就是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满脸不爽地喊道:“大哥和五弟在这里拼死拼活地与叛军厮杀,到头来却要让刘虞那个老小子把功劳给抢走?想都不要想!大哥!我们现在就出兵,管他娘的是丘伯力还是丘力居,我们一口气把他们全都宰了,那不就了结了嘛!”

    “翼德!休要胡闹!坐下!”刘备听完郭嘉的分析之后,脸上也是流露出了不舒服地表情,不过刘备却是要比张飞沉得住气,将冲动的张飞给喝住,随即又是转过头望向了郭嘉,问道:“若真是如此,那依先生之意,又当如何?”

    “呵呵!”相比起在场的其他几人,郭嘉的脸色却是没有半分不爽,反倒是呵呵一笑,说道:“主公不必担忧!虽然刘使君想要横插一手,可事情却不一定如刘使君之意!主公莫非忘了,在这幽州之内,也不光是他刘使君一人,若是刘使君得势,最着急的也并非主公,还有一人或许比主公更加急切吧!”

    郭嘉这么一说,在场除了张飞之外,其他人都是不由得露出了一丝了然的表情,甘信也是顾不得对郭嘉生气了,瞪圆了眼睛看着郭嘉,说道:“郭奉孝,你的意思是……”

    “呵呵!”郭嘉又是笑了几声,随即说道:“五年前属下为主公所设之谋,莫非主公忘了?我们只需按兵于此处,坐山观虎斗!”

    对于郭嘉的谋略,刘备等人已经是深深信服,所以郭嘉作出按兵不动的建议之后,刘备也是从善如流,立马就是按照郭嘉的建议行事。而巧的是,刘备决定按兵不动之后,阎柔竟然也没有提出任何反对意见,这下更是坐实了郭嘉的分析。果然,又是等了半个月之后,一队人马出现在了徐无城外,竟是清一色的乌桓人!

    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刘备也是直接领着众位兄弟出城去见一见这突然出现的乌桓人,而刘备这才刚刚出城,就看到许久没有露面的阎柔已经是在城门口等候了。 △≧△≧

    看着一脸春风的阎柔,刘备的双目眯成了一条缝,笑呵呵地纵马上前,对着阎柔就是笑道:“阎将军倒是好快的动作,竟是比我还要快上几分!难怪刘使君如此看重阎将军,果然厉害!”

    听得刘备这话语中带着的讥讽,阎柔却是仿若没听懂一般,依旧是带着一脸的微笑,对刘备抱拳一礼,笑道:“刘将军谬赞了!末将也是听闻有乌桓人来了,心急战事,脚下自然就快了几分,有所僭越,还请刘将军莫要怪罪!”

    “哼!假心假意!”张飞最是看不惯这种虚伪做派,当即就是冷哼了一声,嘀咕了起来。

    对于张飞的话,阎柔干脆就仿佛没有听到一样,只管低着头,逐个朝着刘备身后的几位兄弟行礼,最后纵马度步来到最后面,俨然一副刘备的小跟班的架势。对于阎柔的做派,刘备倒也没有在意,只管纵马继续朝着城外走去,远远一看,在城外的那支乌桓人的人马,其实也就不过三四十人的样子,全都是骑着战马,看他们的装备的铠甲、兵器也都是十分精良,不用说,绝对是乌桓人当中的精锐士兵!

    看到刘备等人出城,那几十名乌桓人也是慢慢纵马上前,在距离刘备只有二三十步的距离,领头的一名乌桓人对着刘备就是抱拳一礼,大声喝道:“敢问可是刘备刘将军?”

    果然不出所料,这名乌桓人开口就是一口流利的汉话,竟是丝毫不比汉人说得差,而听得对方直接喊出自己的名字,刘备也是眉头一皱,上前了几步,昂头挺胸地喝道:“我就是刘备!尔等来此寻我有何事?”

    见到刘备出声承认了自己的身份,那名乌桓人并没有立刻回答刘备的问题,而是一双眼睛上下打量刘备,似乎要认一认对方是否是假冒的。这种行为在受过礼家教诲的汉人看来,却是极为失礼的,在刘备身后的关羽、张飞立马就是勃然大怒,忍不住就要上前教训这个狂妄的乌桓人!亏得甘信和赵云在旁边拉住了他们,而阎柔也是上前轻声劝阻,甚至还有意上前劝慰刘备。可令阎柔吃惊的是,刘备丝毫没有因为乌桓人的失礼而大怒,始终都是保持着冷漠的表情,再次沉声喝问:“我就是刘备!尔等究竟有何事来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