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1395章 初会典韦(二)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眼看着对手近在咫尺,甘信第一时间就是提起了******,朝着典韦面门就是刺了过去!这一枪虽然看上去简单,但却胜在速度极快,在旁人眼中,也只是看到一道黑影闪过,那******的枪尖就已经刺到典韦的面门前了!

    而典韦也没有那么轻易中招,眼看着那******的枪尖已经快要碰到他的脑门,却只见典韦手腕一翻,左手的短戟已经是架住了******,愣是让******再也无法前进半分。紧接着,典韦右手的短戟又是从下往上一挥,正好斩在了******的枪身上,发出铛的一声脆响,******立马就被撞得高高弹起,枪尖在空中划过了一道弧线。

    这一切看上去好像很复杂,可实际上却只是发生在一瞬间而已,紧接着,两人便是擦身而过,借着坐骑冲击的惯性,一口气就是朝着相反的方向冲了十余步才止住。调转马头,典韦的脸上看上去好像还是面无表情,可眼中却是透着惊愕。不仅是因为对手的速度奇快,更是因为对手那杆钢枪材质也是出乎典韦的意料。刚刚典韦右手那一挥,本意是想要将对手的钢枪给拦腰斩断,却没想到竟没有伤到枪身分毫,这也是让典韦心中升起了警惕之心。

    而甘信也是同样惊愕,虽然早就知道典韦厉害,也没有想过自己能够一击就将典韦拿下,但从刚刚那一接触,甘信也能够察觉到,典韦手中的力道不小,至少到目前为止,绝对是甘信所遇到的对手当中最强的一人!很快,甘信心中的惊愕就是转化为兴奋,双腿用力一夹,纵马上前,口中大喝:“好!再来!”

    “喝啊!”典韦也没有示弱,同样暴喝一声,两人两骑再次碰撞到了一块!这次两人却是控制好了速度,直接就是缠斗到了一团,只见典韦双手挥舞着短戟,忽左忽右,一开始就是使出了十余招虚招,最后却是将一双短戟移到了中门,当中朝着甘信的胸口刺了过去。

    甘信也是没想到,典韦力道如此强横,使出的招数竟然这般精妙,所幸甘信也没有疏忽大意,对于典韦使出的那些虚招,甘信一直不为所动。等到典韦最后一招当中刺了过来,甘信立马就是将身子往后一仰,上半身直接打了个折,躺在了马背上,正好躲过了典韦这一招直刺。同时甘信双手举着******就是往上一顶,正好挡住了典韦短戟往下的斩落,紧接着左右手一歪,便是将典韦这招的力道给卸到了一边,腰上一用力,便是从马背上挺了起来。

    “再吃我一招!”一招没有得手,典韦却是得势不饶人,身子一扭,硬是将往下沉的力道给提了起来,右手手腕一翻,手中短戟几乎是贴着甘信的腰间横扫了过去!这一招要是给扫实了,甘信非得开膛破肚不可!

    所幸甘信也不是一般人,眼看着******已经弹开,根本来不及回挡,甘信却是将右手松开,猛的抓住悬挂在腰间的黑月剑的剑柄,用力一抽。就听得锵的一声,黑月剑被抽出了一半有余,一道寒光闪过,正好将短戟给挡了下来!

    谁能想到甘信竟然还有这么一招,典韦此刻也是不由得一愣,而趁着这个机会,甘信左手手腕一翻,反手握住******,朝着典韦的胸口就是扎了下来,惊得典韦连忙是抽身一侧,险险地躲过了甘信的这一枪。紧接着,典韦又是连忙双腿夹住坐骑,驱使着坐下战马连连后退,一脸惊异地看着甘信腰间的黑月剑,却不知甘信到底是使剑还是使枪。

    “嘿!”甘信可没有给典韦考虑清楚的时间,嘿嘿一声冷笑,干脆右手将黑月剑给拔了出来,一手剑一手枪,就这么迎着典韦就是冲了过来。冲到典韦面前,枪剑齐发,分别朝着典韦的胸口和腹部刺了过去。

    终究是******更长一些,面对两处攻势,典韦虽然有些不适,但还是先选择应付******的进攻,双手短戟往前一架,眼看着就要封住******的攻势了。而就在这个时候,甘信的双目寒光一起,手中黑月剑瞬间加快了速度,竟是比******还要先一步刺向典韦的胸口!

    这突然的变化也是吓了典韦一跳,总算典韦反应得快,将身子一侧,及时让开了黑月剑的剑锋,不过那在典韦肩膀上的护甲却是被黑月剑给刺了个对穿。随着甘信握剑的手腕一翻,直接就是将那片护甲给挑飞了,同时还带出了一滴血珠!

    肩上被划破了一层皮,典韦倒是没什么不适,只不过眼看着******的枪尖已经是撞在了短戟上,典韦却是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从短戟上传了过来!典韦也算得上是力量不错了,短戟上所承受的力量却明显要胜过自己一筹,典韦也是不由得大吃一惊,要是再这样下去,自己一定会被直接推下马!紧要关头,典韦眼中寒光一闪,却是飞起一脚,正中甘信坐下战马的脑袋上!那战马挨了典韦这一脚,也是发出一声嘶鸣,本能地往后退了几步,连带着甘信也是不得不跟着退后,正好缓解了那一枪的危机!

    “啊啊——!”眼看着两人分开,周围立马就是响起了一片哗然之声,虽然只是短短的几个回合,但却是显示出了两人高超的武艺,至少他们当中绝大部分人没有这样的本事!

    “元让,你怎么看?”曹操双目紧紧盯着前方对持的两人,两只眼睛不停放着精光,充满了渴求。这两人那可都是人才啊!要是都能为己所用,那何愁大事不成!

    在曹操身后,看上去像是一名普通士兵的壮实男子,微微抬起头,露出了一双有如野兽般锐利目光的双眸,沉声说道:“此二人武艺出众,而且下手留有分寸,实属难得,若是比武切磋,我定不如他们!若是生死搏杀,我也只有三成胜算!”

    听得自己手下武艺最强的战将回答,曹操轻轻点了点头,随即说道:“那甘信是刘备的义弟,除非刘备肯归降于我,要不然,想要将他纳入麾下恐怕极难。不过那典韦却是张邈军中之人,以此人之才,张邈竟只让他当一名小小的军士,实在是屈才了!”

    曹操这话一说完,夏侯惇立马就是明白曹操的意思,点头说道:“主公放心,末将会与他暗中接触,定将他劝到主公麾下,为主公效命!”

    对夏侯惇的办事能力,曹操一向是极为放心的,轻轻点了点头,便是继续看着前方的战斗。而此时,张超则是一脸不耐地冲着典韦喝骂道:“典韦!你还不赶紧将他拿下!磨磨蹭蹭的,简直丢尽我兄长的脸面!”

    张超这么喝骂,让典韦的脸上也是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怒容,只是自己寄人篱下,又不好反驳,只能是将怒火压在胸中,沉声一喝,提着双戟就是朝着甘信冲了过来。眼看就要冲到甘信面前了,典韦突然双手握住短戟,相互一撞,就听得铛的一声,那两柄短戟竟是直接组合到了一块,变成了一支造型独特的双头铁戟!紧接着,就看到典韦一只手紧握着这双头铁戟挥舞起来,顿时铁戟就是化作了一个黑色圆影,朝着甘信的颈脖处就是飞了过来!

    典韦这一招来得突然,甘信也是吓了一跳,慌忙就是将身子往前一压,就感觉后脑勺唰地刮过了一道清风,等到甘信再抬起头,几缕青丝就是从后脑勺处落了下来,惊得甘信也是出了一身冷汗!还未等甘信缓过这口气,典韦又是怒喝一声,那双头铁戟再次朝着甘信飞了过来,劲道比起刚刚还要强上几分!

    “给我开!”甘信自然不会一直处于守势,眼看着那双头铁戟攻来,甘信暴喝一声,手中的黑月剑迎着双头铁戟就是劈了过去,只听得铛的一声,黑月剑直接劈在了双头铁戟的一边。而就在这个时候,典韦紧握铁戟的手指突然在铁戟上一弹,啪的一声,铁戟再次一分为二,从铁戟当中还弹出了一道锁链,随着典韦的手指弹动,瞬间就是将黑月剑给缠住了!

    “撒手!”见到锁链将黑月剑给缠住了,典韦的眼中立马闪过了一道喜色,双手握住铁戟两头,用力往回一扯,口中呼喝了一句,分明就是要将甘信的黑月剑给卸了!

    “哼!”眼看着典韦要夺自己的黑月剑,甘信又岂会让他得逞,冷哼一声,紧握住黑月剑剑柄的手却是突然一松,而且还在剑柄上用力一推。那黑月剑顿时就有如离弦之箭一般,直射典韦的面门!总算典韦反应得快,双手往上一抖,硬是将黑月剑的去势引向半空,只是这样一来,自己却是不由得中门大开。看准了这个机会,甘信又是暴喝一声,另一只手的******顿时化作无数的枪影,朝着典韦整个人就这么罩了过去!

    先前典韦见到甘信又是用剑又是用枪,总以为甘信一心二用,只会适得其反,却没想到甘信这一使出枪招,竟是如此精妙凌厉。看着那铺天盖地的枪影袭来,典韦两只手又是高高举起,根本就没办法格挡,只能是大喝一声,整个身子往旁边一翻,咕噜一声就是翻下马去!

    等到枪影散去,那飞射上空的黑月剑也是落了下来,甘信反手一接,便是将黑月剑给接入怀中,在空中挽出一个剑花,干净利落地收入了腰间的剑鞘,紧接着双手握枪,往前一送,正好抵在了刚刚站起身的典韦的咽喉上!

    再看典韦,此刻全身上下那绷在身上铠甲早已经是被刺烂了,随着典韦这一站起身,那些破烂铠甲哗啦哗啦就是落在了地上,露出典韦那一身精壮的肌肉块。虽然被******抵住了咽喉,但典韦的脸上却是没有半点畏惧,反倒是昂起头,紧紧盯着甘信,脸上战意丝毫没有减弱。  ⑧☆⑧☆.$.

    “好!好!精彩至极!精彩至极!”就在周围一片寂静的时候,突然一声喝彩声响起,只见曹操一边击掌一边笑着纵马走上前来,无视甘信和典韦那锐利的目光,笑着说道:“两位不愧为我大汉虎将,有如此身手,将来讨伐董贼,定可立下奇功!兴复汉室,指日可待矣!”

    曹操明显就是来打圆场的,而甘信倒也乐得借坡下驴,反正他已经漂漂亮亮地赢了这一战,总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了典韦吧!当即甘信就是将******一收,冲着典韦抱拳喝道:“承让!”

    “输就是输!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典韦却是干脆得很,闷声哼了一句,随即又是冲着曹操抱拳一礼,这才转身往回走去。而另一头,张超早已经在典韦落马的时候,就偷偷带着人马跑得不见踪影,典韦也只能是独自一人往回走去。

    “且慢!”就在典韦准备离开的时候,曹操突然开口喊住了典韦,随即又是转过头对身后的部下嘀咕了几句,等到部下离去之后,曹操又是回过头笑道:“这位,典将军……”

    “曹公!典韦不过是一名军士,当不起曹公的将军之称!”典韦回过身子,冲着曹操抱拳一礼,一板一眼地说道:“典韦已然落败,此刻要回去接受主公的惩罚,不知曹公有何吩咐!”

    典韦的这番举动倒是有些失礼,不过曹操却完全没有生气的意思,反倒是哈哈一笑,说道:“典壮士武艺超群,将来必定平步青云,前程似锦!若是曹某没有猜错的话,适才张超带你出来寻仇,绝非汝主亲自下令,不知曹某可猜错了?”

    对于曹操的问话,典韦也是显得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又是恢复了常色,说道:“曹公并未猜错,的确并非主公亲自下令。不过典韦的上司乃是主公麾下司马赵宠,他的命令对于典韦来说,与主公之命无异!况且张超乃是主公之弟,无论如何,典韦都不能抗命!如今战败,典韦接受惩罚也是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