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1412章 战起(二)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哼!”看到盟军一下子蹦出这么多战将,吕布也是不由得冷哼起来,手中方天画戟一摆,就是准备迎战。而在这个时候,从身后却是突然响起了一片马蹄声,吕布回过头一看,却是之前在自己身后的那些战将纷纷跟了上来。这些都是吕布从并州军中提拔的战将,看到这些人突然出战,吕布也是眉头一皱,满脸不爽地喝道:“混账!谁让你们出战的?这点对手,根本不足为惧!张辽!退回去!”

    吕布喝骂声落定之后,那几名并州战将都是下意识地停了下来,其中一名年轻战将犹豫了片刻之后,却是朗声喝道:“温侯恕罪!只不过这些杂碎如何要劳烦温侯亲自出手对付?交给我们就是了!诸位!我们上!”说完,这年轻战将便是带头纵马冲了上去,直接迎上了几名盟军战将,只见他手中长刀一摆,刀法凌厉,仅是几个回合过后,就已经是斩杀了一员盟军战将!

    有了这年轻战将带头,其他并州战将也是不甘落后,纷纷纵马迎了上去,将那些盟军战将一一挡了下来。虽说没有那年轻战将那么厉害,一上来就能杀敌,但也是以少胜多,总共不过六七人,竟是硬生生将对方十余名战将给挡了下来!

    本来见到自己的部将违背命令,吕布的脸色极为难看,可听得那年轻战将的辩词,吕布的脸色也是好了许多,加上自己的这些部将表现得还不错,也没给自己丢脸,吕布倒也乐得轻松自在,随手将方天画戟背在身后,冷眼观战。

    而在另一头,见到吕布都没出手,就将盟军的战将全都给挡了下来,袁绍气得那是面红耳赤,两只眼睛简直就快要喷火了!当即袁绍就是扭过头,目光却是转向了一旁默不作声的刘备,沉声喝道:“玄德!你平时不是一直说你那几位义弟有万夫不当之勇吗?怎么?现在碰上吕布了,竟是没有一个敢出战的?”

    先前出战的那十余名战将,全都是支持袁绍的诸侯所派出的,至于刘备、袁术和曹操等各个派系却是一直按兵不动,袁绍当然也是气不过,所以先拿刘备来开刀了。而听得袁绍的质问,刘备只是淡淡一笑,颔首说道:“盟主恕罪!先前在下只不过想见识见识天下英雄罢了!既然盟主有令,刘备安敢不从?诸位兄弟!上吧!”

    听得刘备的话,袁绍也是被堵得无话可说,毕竟刘备现在只是亲近他而已,却还不是他袁绍的部下,袁绍也拿他没办法。而刘备最后一句话说出口,早已经按捺不住的关羽等人也是纷纷呼喝了一声,提着各自的兵器,同时杀奔出来!

    冲在最前面的,自然就是张飞了!只见张飞骑着高头大马,手持蛇矛,哇呀呀呀怪叫着就是冲出了军列,转眼间就已经是冲进了前方的战团。张飞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吕布!见到前面这一大帮人挡住了自己的去路,张飞哪里还有那个耐心回避、躲闪,也不管对方是敌是友,只见张飞手中蛇矛一挥,啪啪数声,就是将挡在自己面前的几人全都拍倒在地!总算张飞还没有被战意冲昏头脑,并没有用蛇矛的矛尖去拍,所以那些人也只是被拍得摔下马去,倒也没有性命之忧。

    不过就算是如此,还是惹得盟军当中不少人怒目而视,张扬立马就是怒视着刘备,大声质问道:“刘玄德!你这是何意?你这义弟难不成是有意帮董贼?”张扬会如此恼怒,却是因为被张飞拍倒在地的人当中,有一个正是他麾下大将穆顺。

    对于张扬的质问,刘备根本就没有理会的意思,区区一个张扬,只能算是袁绍手下的狗腿子罢了,他根本无需理会。倒是袁绍听得张扬的呼喝,立马就是扭过头,拿眼睛狠狠瞪了一眼张扬,喝道:“闭嘴!你派出的废物,连吕布的手下都打不过,还敢大言不惭!”

    张扬敢质问刘备,却是不敢跟袁绍大喊大叫,被袁绍这么一顿呵斥,张扬立马就是缩了缩脑袋,再也不敢吭声了。而呵斥了张扬之后,袁绍却是再次将目光集中到了战场上,这场仗他可不想输,现在唯一的希望,就在刘备的这几名结拜兄弟身上了!当即袁绍就是忍不住将手一挥,大声喝道:“来人!擂鼓助威!”

    张飞连着横扫了几下,刚将挡在自己面前的人给清开,突然眼前一花,又是多出了一人。张飞也没多想,撇了撇嘴,随手就是挥起了蛇矛,再次朝着前方扫了过去。只听得铛的一声,对方却并没有如张飞想象中那样摔下马去,反倒是稳稳地接住了张飞的蛇矛。

    张飞不由得一愣,抬头一看,只见那接住自己蛇矛的却是一名年轻战将,正是张辽!当然,张飞可不认得什么张辽,不过见到有人竟然能够挡住自己的进攻,张飞也是有些意外,不过眼看着吕布就在前面,张飞可没有那么多心思跟张辽多说废话,眼睛一瞪,喝道:“滚开!爷爷可没那么多功夫浪费在尔等身上!”

    张飞这话摆明了就是看不起张辽,张辽听了能不怒嘛!别看张辽年轻,但在并州军众将当中,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如今却是被张飞如此小觑,当即张辽就是提起大刀,朝着张飞就是一记横扫,喝道:“哪里来的狂徒!且吃我一刀再说!”

    “好胆!”见到对方竟然还敢对自己动手,张飞也是暴喝一声,迎着张辽的大刀就是一挥蛇矛,蛇矛与大刀撞击在一起,再次发出刺耳的撞击声!这一撞,张辽的大刀立马就是往回弹了去,光是从力量上比,张辽那是万万比不上张飞的!

    不过张辽也不是那死心眼的人,眼看着力量上斗不过张飞,收回大刀,便是施展出精妙的刀法,也不与张飞硬碰硬,专门找刁钻的角度发动进攻。张飞也没料到张辽的刀法竟是如此刁钻,一时间,竟也拿张辽没办法,两人就这么斗了个旗鼓相当。

    “四哥小心!”就在这个时候,从张飞的身后传来了一声暴喝,紧接着,张飞就看到在前方不远处,一名并州军战将手持铁胎弓,已经弯弓搭箭,瞄准了张飞。而随着这声提醒响起,那并州战将脸色一变,立马就是放开了弓弦,那箭矢离弦而出,直奔张飞的面门而来!偏偏此刻张飞刚刚对张辽刺出了一招,正是旧力未去、新力未生之际,面对这一箭,张飞根本就是来不及躲闪。

    “咻!”就在张飞危难之际,又是一声破空声,这次却是从张飞的身后传来,只见一道黑影几乎是擦着张飞的耳朵根飞射而过,正好与那并州战将所射出的箭矢撞击到了一块,啪的一声,那并州战将的箭矢被当中破开,紧接着,那道黑影势头不减,直奔那并州战将而去。那并州战将也是被吓得脸色一白,慌忙将脑袋一缩,就听得铛的一声,黑影正中他的头顶,将他头上的头盔直接给击飞了!

    “曹性!”张辽见到同僚中箭,也是忍不住喊了一句,当看到对方只是头盔被击飞了,这才是松了口气,再回过头一看,只见在张飞身后,一名银甲战将手持弓箭,还保持着射箭的姿势,刚刚那一箭分明就是出自他之手,正是赵云!

    张飞也是被刚刚对方的那一记冷箭给吓了一跳,等回过神来,脸上更是充满了怒意,喝道:“卑鄙!无耻!只会暗箭伤人!算什么英雄!”

    张飞这一把呵斥,说得对面的张辽那是满脸通红,却又无可辩解,虽然他也不齿这放冷箭的行为,但毕竟曹性也是自己的同僚,只能是闷不作声地冷哼了一声,提着大刀朝着张飞挥砍过去,喝道:“废话什么!能赢就是正理!”

    被激怒的张飞那可不是好惹的,眼看着张辽竟然还敢上前递招,张飞双目一瞪,蛇矛在胸前一摆,怒喝道:“果然是贼子!今日就让你尝尝你家张爷爷的本事!看招!”

    说罢,只见张飞深吸了口气,双手紧握蛇矛,先是往前一刺,正好将张辽挥砍过来的大刀给硬顶了回去。紧接着,张飞手腕一抖,那蛇矛顿时就化作了十道幻影,分别从上下左右朝着张辽身上刺了过去!一看到张飞这一招绝技,张辽也是不由得吓了一跳,他完全没想到之前还是大开大合的张飞,竟然也能使出此等精妙的招数!本能的,张辽还是手忙脚乱地挥舞起大刀前来格挡,就听得铛铛数声巨响,十道幻影,张辽拼了命也只挡下了八道,剩下两道幻影却是结结实实地落在了张辽的胳膊和大腿上,顿时两道血口子就是迅速绷开,喷洒出大量的鲜血!

    张辽疼得忍不住大喊了一声,可是张飞的攻击却没有完结的意思,只见张飞猛的一抬手,之前那十道幻影同时往上移,又是再次合成了一杆蛇矛,被张飞一只手握住尾部,高高举起!紧接着,张飞双目寒光爆射,怒喝一声:“看招!十龙归一!”

    随着张飞这一声怒喝,刚刚汇合为一的蛇矛猛的就是朝着张辽的身上砸了下来,蛇矛还未落下,张辽就感觉一股巨大的气压朝着自己身上落下,就仿若是千钧高山落下一般!此刻张辽已经是避无可避,只能是咬紧牙关,提起手中的大刀往上一举。只听得铛的一声,张辽手中的大刀直接断成了两截,而蛇矛也是从张辽的双手之间落下,重重地砸在了张辽的身上,发出喀嚓的一声!只见张辽当场张口就是喷出了一口鲜血,整个身子也是猛的一矮,却是张辽坐下的坐骑也承受不住这力道,前蹄一跪,竟是将张辽给甩下马去了!

    也亏得战马这一甩,无形中却是将张飞这一招的力道给卸了下来,不过就算是如此,张辽倒在地上,已经是面露金纸,两眼一翻,已经晕过去了。而得手后的张飞却是根本没有低头看一眼地上的张辽,只是冷哼一声,将蛇矛往肩膀上一扛,冷眼朝着左右一扫。

    就在张飞与张辽交手的时候,其他几人也都各自找到了对手,关羽一个人就是对上并州战将侯成、魏续和宋宪,而甘宁则是与郝萌、成廉两人交手,至于甘信与赵云却是在后面并没有动手。看到张飞击败了自己的对手,赵云眼中寒光一闪,却是再次弯弓搭箭,转眼间就是射出一箭。随着破空声响起,那箭矢划破长空,正中目标!张飞这才发现,原来刚刚放冷箭的曹性竟又是打算偷射自己,而这次,赵云再也没有失手,这一箭正中曹性的额头,曹性连一声都没有吭,仰面倒地!

    “呸!”对于这个两次想要偷袭自己的家伙,张飞当然没什么好感,啐了口口水,扭过头就是对赵云喊道:“子龙!果然好箭法!”

    “啊啊——!”本来听到张飞的喊话,赵云也是连连微笑回应,不过前方却是传来了一阵阵惨叫声,让赵云也是目光一凝。原来这些并州战将被关羽他们给拦住了之后,先前各路诸侯所派出的战将竟是趁着这个机会,再次朝着吕布冲杀过去。

    显然,这些战将虽然在各自主公面前表现得威风八面,但在吕布眼中却是完全不够看,十余名战将还未等他们将吕布给围住,就是被吕布的方天画戟一扫,河内名将方悦与冀州大将潘凤就已经是落马而亡。紧接着,就看到吕布不停挥舞着方天画戟,几乎每一招使出,都能看到一片血雨洒出,转眼间,那十余名战将就只剩下寥寥几人还在吕布的攻击下硬撑着。

    眼看着吕布竟然如此厉害,盟军军阵前的各路诸侯脸上也都是一个个变了颜色,刚刚还一脸兴奋的袁绍更是模样难看,同时眼珠子还在滴溜溜地打转。袁绍手下自然也有高手,只是见到吕布竟然如此厉害,袁绍却是犹豫着,要不要将自己手下的高手派出,这万一要是折在这里,那岂不是亏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