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1427章 杀!!!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董卓的军队看到甘信,这几人也是动了心思,若是抓了这么一员大将回去,到时候也算是功过相抵,还能继续跟着董卓吃香的喝辣的。

    这十余士兵都是一个个面目狰狞,完全没有将甘信放在眼里,毕竟他们这边有十多人,要对付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在他们看来,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些士兵却是没有一个注意到,他们眼中的那个毛头小子的脸上并没有露出惊恐的表情,反倒是越来越冷漠地看着他们。

    “你们,都是董卓手下的人?”甘信冷眼看着这帮兵痞,眼神中已经是布满了阴寒,一股杀意正在他的眼中不停聚集,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这些士兵倒也知道盟军对董卓的态度,所以听得甘信对董卓不敬,他们倒也没有多太吃惊,那领头的兵痞立马就是嘿嘿笑道:“小子!我们正是相国的部下!今日也算是你倒霉,等我们将你的脑袋拿下,送到相国面前的时候,也算是给我们做了件好事!哈哈哈哈!”

    “哼!”听得这些士兵猖狂的笑声,甘信的脸上只是露出了冷冷的一笑,眼中寒光迸射,二话不说,手中的******再次提起,双腿一夹,直接就是冲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名士兵冲了过去。还未等那些士兵反应过来,一声惨叫响起,那名士兵就已经挂在了******上,胸口被刺了个透明窟窿,瞪大了眼睛,满脸不敢置信的模样,当场就没了气息。

    那些士兵的笑声顿时就像是鸭子被掐住了脖子一样,截然而止,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地看着甘信和那依旧挂在******上的同伴。他们这才想起,刚刚甘信仅仅只是用一块小石子就击杀了一人,足见对方的武艺不凡!如今又是如此简单地又将一名同伴给杀了,那岂不是说,他们中任何一人都有可能随时成为下一个?一时间,一种恐惧立马弥漫在他们的心中,而那个领头的董军士兵看到对方的目光骤然扫向了自己,更是吓得打了个冷颤,几乎是本能地喊了起来:“上!杀了他!杀了他!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怕他一个人吗?杀了他!”

    这喊声也是刺激到了其他董军士兵,这些士兵也是立马咬牙切齿,鼓足勇气,纷纷提着他们手中的兵器,朝着甘信冲了过来。他们坚信,对方也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就算是有点武艺,在他们的围攻下,也肯定是招架不住!

    当然,希望是美好的,可现实对于这些士兵来说,却是无法接受的。面对这十余名士兵的围攻,甘信的脸上完全没有展现出任何的波澜,随着他手中的******一亮相,转眼间,那十余名士兵全都是倒飞了出去,而且一个个身上都是多出了一个血窟窿,几乎是全部惨死!就算是剩下一两个没有被刺中要害,却也伤在了大腿、肩膀等重要部位,躺在地上只能是来回翻滚、惨叫,完全不能继续战斗了!

    “哼!”看着地上那些翻滚的董军士兵,甘信只是冷冷一哼,丝毫不在意。不过也多亏了这些来送死的董军士兵,至少让甘信心中的郁结得到了一定的发泄,甘信的脸色也因此有了少许舒缓。当即甘信就是将******一甩,甩干净了上面的血迹,一扯缰绳,就是准备离开。

    “站、站、站住!”就在这个时候,一把呼喝声突然响起,虽然这呼喝声好像特别凶狠,但乍一听上去,就能听得出来,声音颤颤巍巍,带着浓浓的惊恐。甘信闻声扭过头一看,却是看到之前那名董军士兵的头目突然出现,刚刚其他董军士兵上前进攻的时候,他却并没有跟着一块冲上来,也不知道躲在哪里去了,现在却又跑了出来。

    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当甘信转过头望向那董军士兵的时候,眼中刚刚退下的杀意又是迸射出来!只见那名董军士兵并不是一个人跑出来的,在他的手上,竟是多了一个人,是一名年轻女子!只不过这名年轻女子此刻却是全身未着丝缕,头发散乱,被那董军士兵揪着一把长发,就这么被拖在地上。再看她的面容,虽然脸上还挂着泪痕和血渍,可表情却是完全呆滞,就仿佛自己并没有赤身**一般。

    看到这女子的模样,甘信的脸颊就是不由得抽搐了起来,很明显,这名女子应该是一名洛阳城的百姓,却是落在了这些禽兽不如的董军士兵手中。这些天来,也不知道遭受了多少非人的施虐,下身依旧在不停流血,那本应该白净的身子上更是留有不少的血痕,看她的表情,就知道此刻她的精神已经是完全崩溃了!而见到甘信那脸上的怒意和杀气,那名董军士兵也是吓了一大跳,他还记得刚刚自己的同伴是怎么死的,立马就是将那女子给挡在了身前,手中的单刀也是架在了她的脖子上,大声喊道:“别、别乱动!要不然,要不然,我就杀了她!”

    刚刚那一瞬间,甘信的确是想要立刻冲上去,将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给杀了,可惜自己动作还是晚了一步,眼看着那女子挡在对方的身前,甘信已经是不敢随意动手了,只能是瞪着那名董军士兵,怒喝道:“放开她!我留你全尸!”

    对方的所作所为,甘信完全没有任何理由放过他的性命,不过甘信的话却是刺激到了对方,只见那董军士兵此刻也是一脸狰狞,一只手握着刀,另一只手则是直接从后面掐住那女子的脖子,咬牙切齿地喝道:“废话!你以为你是谁?也想要老子的命?有胆子,你就过来杀啊!大不了,老子拉上这女人一块!啧啧!这官家女子果然不错!这几天,可是把我们兄弟给伺候得舒服,临了还能救老子的命!哈哈哈哈!好!好!”

    对方如此的猖狂,让甘信也是恨得牙根痒痒,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将对方给碎尸万段。可看到那女子凄惨的模样,甘信却是下不去手,只能是强忍着怒意,瞪着对方,怒喝道:“好!放了她!我就不杀你!”

    听得甘信的话,那名董军士兵的脸上立马就是露出了狂喜之色。原本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不敢保证对方真的会为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子手下留情,却没想到竟然还真成了。眼珠子一转,大声喝道:“你,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把,把,把你的枪给丢掉!丢掉!”

    甘信的眼睛一眯,不过还是很快将******一甩,直接斜插在不远处的地上,双手一摊,冷喝道:“这样你总该放心了吧!快把她放了!”

    没想到甘信竟然如此听话,让那名董军士兵也是不由得一愣,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而且脸上更是露出了惊喜和狰狞之色,只见他稍稍将女子一侧,贼溜溜的眼睛在甘信的身上扫了个遍,大声喝道:“下马!还有你身上的剑!全都丢下!”

    甘信眉头一皱,他立马就明白过来,对方只怕已经不只是想要保住自己的性命那么简单了。不过甘信也只是停顿了片刻,很快他就是按照对方的说法去做,一个翻身,从马背上翻了下来,随手解下了自己腰间的黑月剑,也是丢在了地上,然后双手一举,慢慢走了过来,说道:“这样总可以了吧!”

    看到甘信解下了武器,那董军士兵脸上的狰狞之色也是越来越浓烈,咧嘴喝道:“慢慢走过来!对!就是这样!别给老子耍什么花样!要不然,我杀了她!”

    甘信面无表情地走向了那董军士兵,眼看着自己与对方越来越近,甘信的心里已经是在暗暗做好准备,随时准备出手救人,却不敢表露出自己的心思,几乎是屏住呼吸朝着对方走去。很快,自己距离那董军士兵只有三步之遥,而那女子几乎就是近在眼前,只要甘信出手,就能够将那女子从对方的手中抢过来!

    “救,救,我……”也许是这么近距离的关系,那本来是一脸麻木的女子,看到甘信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脸上竟是露出了些许生气!紧接着,就看到她的眼中闪过了一道泪光,完全不顾自己脖子上的单刀,就想要伸手朝着甘信抓去。

    “不好!”看到女子的动作,甘信也是暗呼了一声,只听得呼呼的破空声响起,那董军士兵也只是眼睛一花,甘信的一条腿已经是飞了起来,直接踢在了他的手腕上,喀嚓一声,竟是直接将他的手腕给踢折了!手腕一断,那刀自然是拿不住了,从女子的脖子上掉了下来。这一击得手,甘信更是二话不说,伸手就要将女子给抢过来!

    “妈的!”手腕这一吃痛,那名董军士兵非但没有放手,反倒是眼中闪过了一道疯狂,那掐住女子脖子的手上一使劲,只听得又一声喀嚓,那女子的脖子竟是被硬生生给掐断了!此刻甘信本已经是抓住了那女子的手臂,却只能是眼睁睁看着女子歪着脑袋,就这么直挺挺地往地上躺了下去。而看到甘信就这么瞪圆了眼睛,呆呆地看着那女子的尸体,那董军士兵也是眼睛一亮,立马用另一只手捡起单刀,就是朝着甘信的脑门上劈了过去!

    “去死!”还未等那单刀的刀刃落在甘信的脑袋上,只听得甘信一声暴喝,拳头后发而先至,击打在那董军士兵的胸口,一击将他给打得倒飞了出去,一口气飞出了十余步的距离,狠狠地撞在了一旁的残壁上,脑袋直接被撞成一片血肉模糊! 》≠》≠,

    “该死的!还没有找到吗?”赵云一脸焦急的模样,刚刚他才发现,原来这洛阳城内竟然还残留了不少董军士兵,眼看着甘信这一走没有了回音,赵云也是越发担心甘信的安全了。指挥着手下将士们仔细寻找,可也只是找出了几股董军士兵,至于甘信的踪迹,却是始终没有下落。洛阳城虽然被毁,但毕竟也曾是大汉帝都,光靠赵云手下这点人马,想要找一个人的确是比较困难。

    “赵将军!还未找到甘信的下落!”刘佰的脸上也满是急色,心中懊恼不已,早知如此,之前就不该让甘信一个人走的,自己怎么说也要陪在甘信左右才是!现在说什么也都晚了,刘佰只求能够尽快找到甘信,千万不要让甘信出了什么事。

    “赵将军!赵将军!”就在赵云、刘佰两人焦急万分的时候,一把喊声从城南方向传了过来,两人心中一惊,慌忙扭过头一看,只见一名幽州军的士兵正快步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朝着这边吆喝。

    “石头?”看到那士兵赶过来,刘佰最先发出一声惊呼,这个叫石头的,也是和他一样,从梧桐村出来的同伴之一,跟刘佰的关系一直不错。当即刘佰就是一个箭步冲上去,迎着那叫石头的幽州军士兵就是喊道:“石头,你怎么一个人来了?路员呢?他应该是跟你一块去找甘信的啊?”

    那石头快步跑到赵云和刘佰的面前,气喘吁吁地喊道:“赵,赵将军!刘佰!刘佰!大事不好了!我,我和,咳咳!我和路员在城南发现甘信的踪迹,只不过,只不过甘信好像已经出城了!路员已经带着人追出去了,让我赶回来报信!”

    休息了片刻,石头总算是缓过劲来,说话也越来越流畅,只是他这话说出口后,却是让赵云和刘佰都吓了一跳。赵云忍不住惊呼道:“这如何行?”

    “赵将军莫急!”赵云平日里也是个稳重的人,只是今天碰到甘信这档子事,赵云性格再沉稳也不免有些急躁了。刘佰连忙是安抚了一下赵云,这才急切地对石头喊道:“到底,到底甘信出了什么事?怎么好端端地,一声不吭,就跑出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