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1438章 获救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见到甘信喝完了药,老者也是显得很高兴,一边笑着,一边捋着花白胡须,不住地点头,笑道:“喝了就好!喝了就好!这药专门医治邪风内侵,对你的伤那是再好不过了!况且你年轻,身子底子又好,想来用不了多久,你身上的伤就会全好了!”

    听得老者的话,似乎并没有什么敌意,甘信的心也是放下了不少,紧接着,甘信也是感觉自己身子一个踉跄,这才注意到,自己竟是在一辆马车的车厢内。只不过这车厢比起一般的马车,显然是要大上不少,而且车内装饰特别的华贵,大多以大红为主。

    “这,这里是……”甘信皱着眉头观察周围的情况,却弄不清楚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像这样大的马车,显然不是普通人家所能用得起的,甘信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被这么一户人家给救了。

    “呵呵!小伙子,算你运气好!被老夫见到了,要不然,你这条命只怕早就没了!”老者总算也是看出了甘信心中的疑问,这才对甘信说明了缘由。

    原来老者只是一个大户人家的管家,这次是负责护送自家小姐成亲,途径秦岭之中的时候,却是在一条小溪中发现了昏迷的甘信。想来应该是那匹战马驮着甘信漫无目的地狂奔,最后却是将甘信给甩进了那条小溪,至于真正的缘由,只怕也只能去问那匹已经不知所踪的战马了。

    虽然当时甘信穿着破烂铠甲,身上又全都是刀枪之伤,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普通人,但老者一向与人为善,见到甘信都快被溪水给泡涨了,还是让人出手将甘信给救了回来。当时甘信失血过多,而且身上又受了不轻的伤,这一番医治下来,竟也是足足昏睡了有十余天!而这送亲队伍也是一路走出了秦岭,如今已经快要到河东地界了。

    河东?听得老者的话,甘信不由得苦笑起来,没想到自己竟然误打误撞就这么逃出了潼关,突然,甘信脸色一变,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是说道:“对了!我,我,我身上带着的……”

    “你是说你的兵器?”老者笑了起来,在他看来,甘信肯定是某个势力手下的将领,加上前段时间还在关中闹得厉害的讨董之战,所以老者也是断定甘信肯定是关东诸侯当中的一员战将,惦记自己的兵器倒是再正常不过了,当即便是笑着说道:“放心吧!你的两件兵器都收好了,这毕竟是我家小姐送亲的队伍,你那两件兵器不好放在这车上,现在还在后面的牛车上放着呢!你若是不放心,老夫待会让人帮你拿过来就是了!”

    “不碍事!不碍事!”甘信连忙是摇头摆手,他刚刚其实相问的,是那一直别在腰间的董卓人头,只不过现在看来,那人头应该是在半路上就丢了。不过丢了就丢了吧,原本甘信也只是想要杀了董卓为洛阳城的百姓以及路员他们报仇,既然董卓已经死了,那他的人头也就无所谓了。

    甘信与老者又是聊了一会儿,对于老者的一些问话,甘信自然不会说实话了,只是随便编了几个谎,便是将老者的提问给圆过去了。聊了几句之后,老者也没有再打扰甘信休息,嘱咐了几句,便是直接离开了车厢,见到老者离开之后,整个车厢也只剩下甘信一个人了,甘信倒也光棍得很,躺下就是呼呼大睡了起来。左右人家也是救了自己,若是要害自己,早就动手了,现在也没必要去防着别人。

    再说那老者,从车厢钻出来之后,先是对坐在车厢门口的车夫点了点头,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紧接着,也不等马车停下来,纵身一跃,竟是轻飘飘地从行进的马车上跳了下来。虽说这马车并没有用太快的速度奔驰,但这样的行为,可不是一个看上去五十多岁的普通老人家所能做得到的!

    稳稳落地之后,老者目送载着甘信的马车向前奔去,紧接着又是纵身一跃,却是跳上了另一辆同样是大红喜庆装扮的马车。这辆马车的速度可是比甘信所在的那辆马车快多了,但老者却还是照样轻飘飘地跳上了那马车,身子甚至没有半点晃动和不稳。一口气钻进了车厢,里面虽然也都是装扮得十分喜庆,但车厢内却只有一名年轻女子。

    这名年轻女子穿着像是一名大户人家里面的丫鬟,模样倒是一般,不过举手投足之间,却是颇有气度。见到老者进来了,女子连忙是坐正了身子,朝着老者躬身一礼,恭敬地喊了一句:“管事!”

    “嗯!”老者一改之前在甘信面前的和蔼可亲模样,面色冷漠高傲,对于女子的恭敬,老者只是应了一声,便是径直盘腿坐了下去,随手接过女子递过来的茶杯,抿了口茶水,沉声说道:“小姐那边怎么样了?”

    女子小心翼翼地回答道:“小姐已经睡了,比起刚出门的时候,小姐也不再像之前那么抗拒了,不过看小姐的样子,似乎还是不太高兴。”

    “不高兴就不高兴吧!”老者长叹了口气,轻轻摇了摇头,脸上刚刚流露出一丝疼惜,很快又是回归与冷漠,沉声说道:“咱们家已经不比得以前了,老爷虽然复起,但却是为董卓所用。董卓骂名传遍天下,老爷的名声与他牵上了关系,可以说一生名誉毁于一旦啊!若非如此,老爷又怎么会同意这场婚事?听说那位未来姑爷,唉!”

    老者的话说到一半,却是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不管怎么说,未来姑爷也是自己的半个主子,身为下人,就算是在背地里,也不能擅自议论自己的主子。而听得老者的话,那女子的脸上也满是哀伤,张口想要说什么,可很快又是闭上了嘴巴,过了片刻,女子这才张口问道:“管事,听说那个受伤的人已经醒了,他的底细如何?”

    听得女子提起了甘信,老者的眼中立马就是闪过了一道寒光,沉声说道:“这个小子倒是滑溜得很,老夫打探了他几次,都被他给糊弄过去了!不过,老夫看得出来,此人绝对不简单!不说别的,能够随身带着董卓的人头,那就绝对不会是个普通人!”

    甘信当然不知道,自己随口扯谎的本事根本就不过关,早就被别人给识破了,舒舒服服地在车厢内睡了一觉之后,一醒来,却是发现自己所乘坐的马车已经停了下来。甘信先是一愣,不过很快就是反应了过来,借着车窗的那一点缝隙能够看得清楚,现在已经是夜晚,想来车队也是停下来休息了,当即甘信就是坐起身,活动活动自己的身子骨。

    别看之前甘信所受的伤那么厉害,可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休养,竟是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这其中固然有老者为甘信所调制的伤药的功效,但最重要的,还是甘信那惊人的身体恢复能力。

    其实以前甘信就已经发现了,自己这具身体不仅仅是天生神力,还有着惊人的恢复能力!特别是上次偃师之战后,甘信当时所受的伤,换做普通人,至少也要休息个半个多月,可甘信只是休息了三天,就能龙精虎猛地上战场与吕布决战了,足见的甘信的恢复能力实在惊人!

    当即甘信便是轻轻撕开自己身上的那些绷带,果然,在绷带下虽然还有些残留的血渍,但伤口早就已经愈合了。原本甘信打算将那些绷带全都给拆开的,不过犹豫了一下,自己这惊人的愈合能力还是不要显摆出来了,那老人家看上去胆子不大,别把人家给吓坏了。就这么想着,甘信也是将绷带又给缠了回去,只不过关节处稍稍松开了一些,这样活动起来也轻松不少。

    处理好绷带之后,甘信便是径直从车厢内钻出了一个脑袋,这才刚刚探出头,却没想到映入眼帘的,却是两个又圆又大的眼睛珠子。

    “啊——!”还未等甘信弄明白那对眼珠子是什么,一声尖叫声就是突然响起,就连甘信也是被吓得整个人往后面一倒,差点没被喊聋了。而紧接着,就听得从车厢外传来了一声女子的惊呼,一声哎哟声响起,似乎是外面的那个人也是被吓得从马车上摔了下去。

    甘信先是一愣,不过很快就是忍不住笑了起来,虽然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刚刚甘信却是看得仔细,那分明就是一名只有十六七岁的女孩子!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么一个女孩子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车厢外面,而且还是偷偷摸摸的样子。想着想着,甘信也是重新坐起身,准备出去看个究竟,可还未等甘信探出头去,一个身影却是钻了进来,正是之前的那名老者,见到甘信坐起身了,老者也是一愣,随即笑着说道:“到底是年轻人,小兄弟的身体恢复得不错啊!”

    听得老者的话,甘信也是不由得嫩脸一红,毕竟对方对自己有着救命之恩,可自己还是在瞒着对方,不过很快甘信又是放下这事,看了一眼老者身后的门帘,问道:“老丈,刚刚,刚刚我看到……”

    “哦!”甘信一提起此事,老者的脸上却是没有半点波动,只是笑着说道:“刚刚只是一名不懂事的小丫鬟,上错了马车而已,倒是打扰了小兄弟,罪过!罪过!”

    “没事!没事!”听得老者的话,甘信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失望的表情,刚刚那匆匆的一眼,虽然并没有看得很清楚,但却是让甘信对那双灵动的大眼睛有了深刻的印象。不过听老者这话的意思,却完全没有让甘信与那双大眼睛的主人见面的意思。毕竟自己只是客居,而且还是人家救了自己的性命,甘信也不好提什么非礼的要求,只能是强行将心中的想法给按了下去,笑着说道:“对了,老丈,之前说过此行的目标就是河东,却不知道是去河东哪里啊?”

    “我们此去是要去安邑!我家小姐乃是与安邑卫家定了亲,虽说是远嫁,但卫家也是河东望族,倒也不算辱没了我家小姐!”老者笑呵呵地回答了甘信的问题,而且回答的答案也是远比甘信要问的多,似乎是故意而为之,说完之后,老者也是紧紧盯着甘信,想要看看甘信是什么表情。

    “卫家?河东卫家的确是名门望族啊!”甘信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稍稍露出了一丝讶然,随即又是一脸敬佩地说道:“老丈府上能够与卫家定亲,想来也并非普通人家吧!小子之前倒是多有失礼了!请老丈恕罪!”

    “小兄弟客气了!”仔细看着甘信的表情,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老者笑呵呵地说道:“我家老爷也算是在朝中为官,只不过,呵呵,对了,小兄弟,之前你说你是在行军时遭遇到了盗匪,被盗匪击伤才会与自家兵马失散的,却不知道,小兄弟到底是何方英雄麾下?”

    “来了!”甘信的心里咯噔一下,暗呼了一声,之前他也只是忽悠了对方几句,但也知道那几句托辞还过不了关。况且对方这样的世家,肯定不会莫名其妙地收留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打探清楚自己的身份那是肯定的。心中盘算了片刻之后,甘信便是笑着说道:“其实老丈不问,小子也要说的,小子乃是济北相鲍信大人麾下小将!此前跟随我家大人一同讨伐****董卓,路遇盗匪,这才与我家大人失散了。幸得老丈相救,要不然,小子这条命可就完了。”

    “济北相鲍信?”听得甘信的胡诌之后,老者却是不由得一愣,嘴里默默念叨了一句,紧接着便是笑着说道:“原来是鲍将军麾下!失礼!失礼了!”

    甘信心里顿了一下,这老者张口就能念出鲍信的名字,看样子,似乎和鲍信蛮熟悉啊!虽说当初在陈留的时候,甘信可不怎么给鲍信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