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1442章 归来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刘备虽然现在在气头上,但也不代表他已经完全失去理智,好歹不分,荀彧所说的也是正理,刘备低头想了想,便是闷声哼道:“洛阳与冀州、兖州相邻,可着人向韩馥、张邈等人求粮!”

    刘备说出这么一个主意之后,关羽等人都是眼睛一亮,连连点头,郭嘉更是击掌说道:“妙!妙!主公英明!盟军虽散,但名义尚在,主公以盟军之名向韩馥、张邈求粮,他们若不想为天下人所指,必然要给!主公此计甚妙!”

    看到郭嘉那甚至有些夸张的赞叹,荀彧也是不由得嘴角抽了抽,他知道自己这位好友可不是那种溜须拍马的人,这么说也只是想要让刘备的心情好一些罢了。只是刘备的这个主意虽然有些道理,但在荀彧看来,成功的可能性不大,之前各路诸侯散去,起因也就是因为兖州刺史刘岱向东郡太守乔瑁借粮,乔瑁不肯,刘岱竟是起兵袭杀。如今刘备想要向韩馥、张邈借粮,这韩馥是袁绍的人,张邈是曹操的人,两方与刘备可都没有什么好感,怎么会借粮给刘备?

    想到这,荀彧下意识地便是转过头看了一眼郭嘉,却看到郭嘉正好将目光转过来,冲着自己摇了摇头,随即又是点了点头。看到郭嘉的暗示,荀彧先是一愣,不过很快就是明白过来,郭嘉之所以会赞同刘备的主意,原来目的不在借粮!想通了这一点,荀彧也就不再言语了,按照刘备的主意,着手去办就是了。

    紧接着,众人又是接连商讨了几个方案,其中就包括了如何继续寻找甘信的下落,只是商量来商量去,也未能有一个稳妥的办法,让刘备越发觉得气苦。就在这个时候,大帐外突然响起了一片喧哗声,刘备本就烦躁,一听得这喧哗声,当即刘备就是怒了,扯着嗓子吼道:“何人如此大胆,在外喧哗?”

    本以为刘备这一声吼,外面的喧哗声肯定会因此停下来,却没想到,那喧哗声竟是越来越大声,而且还有向着这大帐靠近的趋势。见到如此,刘备可是越发恼怒了,噌的一下就是站起身,径直朝着大帐外走去,关羽等人见了,也是连忙紧跟上去,生怕刘备盛怒之下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等到刘备窜出门帘,正要破口大骂的时候,却是突然愣在了那里,两只眼睛瞪得老圆,满脸不敢置信的样子。

    “大哥!我回来了!”在一大群士兵的簇拥下,甘信与赵云两人并肩而行,见到刘备等人出来了,甘信更是笑呵呵地走了过来,脸上的笑容那叫一个灿烂,径直走到刘备的面前,就是对着刘备笑道:“大哥你怎么了?莫非不认得小弟了?”

    刘备一开始那目瞪口呆的表情持续了好半天,见到甘信那嬉皮笑脸的模样,刘备的脸色突然一沉,竟是猛的挥出一拳,直接打在甘信的脸上。甘信也没想到刘备会突然动手,硬是挨了这一拳,连着退了好几步,捂着脸颊就是看着刘备,完全不明白刘备为何会这么做。而周围众人更是惊讶地看着刘备,却没有人敢多说一句话。

    只见刘备满脸阴沉,指着甘信就是喝骂道:“你还有脸叫我大哥?你眼中还有我这个大哥?你如此妄为,难道之前就没有想过我这个大哥会不会同意?有没有想过,你这么胡来,我们几个兄长会不会担心?有没有想过你姐姐、你母亲会如何担忧?你,你,你简直就是个混账!”

    虽然被刘备指着鼻子骂了个狗血淋头,但甘信却是听得出来,刘备这言语之中尽是对自己的关心。当即甘信也是收起了脸上一贯的嬉皮笑脸,双手抱拳,径直冲着刘备等人单膝跪下,说道:“小弟肆意妄为,令几位哥哥操心了,是小弟的不是!小弟愿意任由几位哥哥处罚!”

    “行了行了!大哥!五弟已经回来了,就不要太责怪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嘛!”见到甘信主动认错,众人也是连忙劝起了刘备,关羽也是连连冲着甘信使眼色,让他多说了几句好话,刘备这才是消了气,狠狠瞪了一眼甘信,径直转身回了大帐。而众人也都是长舒了口气,拉着甘信就是兴高采烈地进了大帐。

    一进大帐,甘信也是恢复了之前嬉皮笑脸的模样,眉飞色舞地说起这次刺杀董卓的遭遇,等到甘信说完之后,竟是已经过了大半天了。听完甘信的述说,众人都是不由得长吁短叹,虽然很多部分甘信都是轻描淡写地略过,但他们都知道,这次甘信刺杀董卓,其中的艰险绝对不会像甘信说得那么轻松。只不过甘信不肯说清楚,众人也都不好再多问了,刘备轻轻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士虎!这次你也要吸取教训,千万别再鲁莽行事了!这次你能侥幸逃出生天,可下次,你就不见得有这种好运气了!”

    甘信抓了抓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他也知道,这次自己是冲动了,只是看到洛阳城内的惨状,对董卓的愤恨一时冲昏了头脑罢了。当即甘信也是连连点头,说道:“大哥说的是!小弟受教了,将来定然不会再这般冲动了!”

    对于甘信的承诺,刘备也只是轻轻摇了摇头,自己这个小弟兼小舅子的性格,他是再了解不过了,虽然现在这么说了,可日后发生了事情,只怕他还是会故态复萌,说什么也是无用。随即刘备也不再多说什么,转头便是对郭嘉、荀彧两人说道:“如今士虎已经回来了,那我们接下来又当如何?两位可有什么说法?”

    刘备的意思当然很明显了,甘信回来了,那接下来就该办正事了。如今盟军已经解散,董卓也死了,无论是东边还是西边,全都是陷入了一片混乱,刘备占据了旧都洛阳,接下来又该如何行事,才能为刘备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思索了片刻之后,郭嘉首先开口说道:“主公,先前不是已经让文若派人去向韩馥、张邈借粮吗?属下以为,此事应当速速进行!”

    “呃?”郭嘉这么一说,却是让刘备糊涂了,刘备满脸不解地看着郭嘉,原本说要借粮,也只是刘备的一时气话罢了,之前甘信没有音讯,刘备才会这么随口一说。可现在甘信都回来了,为何郭嘉还要说去借粮呢?刘备想不通,当即便是张口问道:“先生此言何意啊?”

    郭嘉笑着说道:“主公!属下以为,借粮是虚,但探听袁绍、曹操的底线才是实!袁绍回归渤海,曹操驻兵陈留,两者将来都会成为主公的最大敌人!探明其二人的虚实,对于主公来说,却是十分重要的!特别是曹操,此人心机城府不俗,现在虽然实力暂且比不上主公和袁绍、袁术,但假以时日,必定会成为主公的心腹大患!若是能借此机会,探明此人虚实,也好为主公下一步计划做好准备!”

    郭嘉这么一番解释,刘备等人也总算是明白了郭嘉的用意,纷纷点头表示同意。紧接着,刘备又是皱着眉头说道:“董卓死于士虎之手,如今长安城内已经是乱作一团,按照情报所得,如今长安城内暂且由李儒和吕布两人把持,只是两人一方为并州军,一方为凉州军,却是水火不容,随时有开战的风险!天子在彼处,实在是令人担忧!两位先生可有万全之法,就算是救不出天子,也好让天子能够得以幸存啊!”

    “这个……”听得刘备提出的要求,郭嘉和荀彧两人都是犹豫了起来,两人相互看了一眼,随即郭嘉便是说道:“回禀主公,此事,此事属下等实在是无能为力!无论是并州军还是凉州军,都非我军所能抵挡!如今天子在长安,以主公的实力,实难将天子救出!不过主公倒也不必太过担心,那李儒乃是智者,自然清楚天子的分量,有他在,天子必不会有所损伤!”

    郭嘉的话说完,荀彧也是连连点头表示同意,见到自己手下的两名智囊都是一个说法,刘备也只有死心了。紧接着,众人又是商讨了片刻之后,便是各自散去,倒是甘信正要离开,却又被刘备给拎了回来,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通,这才放甘信回去了。

    是夜,甘信却并未在自己的营帐内休息,而是慢慢走到了营地外面的一个小土坡,这个土坡正对不远处的洛阳废墟。到了小土坡前,甘信却是从身后拿出了那个盛有董卓首级的锦盒,将它放在地上,慢慢打开。锦盒内的董卓首级显然是被严管事用石灰处理过了,所以到现在还未见腐烂,甘信深吸了口气,将董卓的首级取出,放在了地上,面对着洛阳废墟,沉默了好半天,这才开口说道:“洛阳城的亡魂!你们的大仇人董卓已经被我给杀了!你们可以安息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甘信整个人就仿若是被抽空了一般,长长地叹了口气,竟是半瘫软地坐在了地上。这些日子以来,一直支撑着甘信的,就是为洛阳城那些无辜冤死的百姓报仇的信念,为了这个执念,甘信吃了这么多苦,而且还连累得路员等将士身死异乡,这些都已经构成了甘信心中的压力,已经快要将甘信压得喘不过起来。之前见到刘备的时候,甘信没有直接将董卓的首级拿出来,也就是为了今天晚上在这里祭拜洛阳城的百姓。如今这句话说出口了,甘信心头的那块大石头可以说是完全拿掉了,只是心里头空落落的,却说不出是高兴还是难过。

    “甘信!”这个时候,从身后传来了一声呼喊,甘信并没有回过头,光是听这声音,甘信就知道来的是谁,很快,刘佰就已经是站在了甘信的身后,低头看了一眼地上董卓的脑袋,刘佰虽然不认得董卓,但也能够猜出这首级的身份。见到甘信那模样,刘佰也是长叹了口气,忍不住还是对甘信问道:“甘信,路员,路员他……”

    听得刘佰提起路员的名字,甘信也是不由得颤抖了一下,却是没有回答,不过光是看甘信的反应,刘佰就已经知道答案了。又是长叹了口气,干脆就是盘膝坐在了甘信的身边,看了一眼甘信,说道:“甘信!你知道吗?其实一直以来,路员都很佩服你的!别看他平日里总是和我一样直呼你的名字,可是在背地里,路员一直都是很尊敬地喊你将军将军的,谁要是有丝毫对你不敬,让路员知道了,都会直接冲上去跟他拼命!呵呵!你还记得五年前,路员有一个多月不见人影么?那是因为当时军中有人认为你的资历不够,完全是靠着和刘大哥的关系才能当上将军,路员听了,立马就是冲上去和对方打了一架,虽然打赢了,可路员也是受伤不轻,却没脸面让你看到他受伤,自己回到梧桐村躲了一个多月呢!”

    刘佰一点一点地述说着有关路员的故事,似乎每一件都和甘信有关,有些事甘信知道,有些事甘信却不知道,不过从刘佰的话语中可以听得出来,路员当真是十分的敬佩甘信。听着刘佰的话,甘信却是由始至终都没有动弹,一直静静地坐在那里,抬头遥望夜空。等到刘佰足足说了有一个多时辰,才把所有事情都说了个遍,最后却是坐在一旁同样静静地看着甘信。

    良久,甘信突然嘿嘿笑了起来,脑袋一扭,看着刘佰,笑着说道:“刘佰,你知道吗?路员在临死前,终于是肯当着我的面,喊我一声将军呢!”

    “呃?”甘信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话,刘佰也是不由得一愣,却是不太明白甘信这句话的意思,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路员以前一直都是称呼你将军呢!特别是上次在土垠城之后,路员虽然当着你的面,还直呼你的姓名,可在背后却是一点也没有对你不尊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