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1473章 偷袭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逢纪倒是说得在理,听得这话,袁绍也是暂时收拢了心中的怒火,满脸铁青,沉声喝了一句:“麴义!”

    “末将在!”袁绍的话音刚落,身材矮小却十分壮士的战将麴义就是出列,对着袁绍抱拳应喝了一声,不用袁绍出声喝问,麴义就已经知道袁绍要问什么,直接回答道:“回禀主公!青州贼兵大大小小十余股,但其首领共有六人,其中以臧霸所率领的泰山贼最强!不过臧霸一直在泰山一带活动,不可能来冀州掳走大公子!最有嫌疑的,应该是经常在乐安郡一带活动的张觉与王选!”

    “张觉?王选?”听完麴义的述说,袁绍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疑惑,显然对于这些贼寇,一向自视甚高的袁绍根本就不屑于去了解,因此也不可能知道对方的来历。不过对此袁绍也并不在乎,依旧高傲地将头扬起,冷喝道:“不管是谁!竟然敢对我袁家动手,那就要做好死无葬身之地的觉悟!颜良!文丑!张颌!高览!”

    随着袁绍的呼喝声响起,又有四名高矮不一的壮实战将出列,对着袁绍同时抱拳应喝起来,这四人乃是有着河北四庭柱美誉的河北名将,就算是在袁绍那猛将如云的军帐中,那也是属于顶尖的存在!看到这四将出列,袁绍的眼中也是浮现出了一丝得色,紧接着,又是把脸一沉,沉声喝道:“我拨给你们三万兵马,立刻南下青州!定要将袁谭给我救回来!至于那些绑架我儿的贼人,一律杀无赦!”

    “喏!”被袁绍喊出列了,四将也是猜到了袁绍的用意,立马齐齐地呼喝了一声,接下了这个命令。紧接着,袁绍也是咬牙切齿地哼哼起来,喝道:“不管是谁,也不能侮辱我袁家的名声!这些贼子,该死的贼子!我要让他们后悔莫及!”

    袁绍的声音在城守府的上空回荡,甚至是穿破了邺城的上空,足以证明,此刻的袁绍是多么的愤怒!

    与此同时,在青州乐安郡境内,甘信正率领五千轻骑躲藏在一个小小的山谷之中。正在与赵云、张辽商量的甘信突然打了个喷嚏,那口水沫子差点喷在赵云和张辽身上。看到赵云和张辽那古怪的表情,甘信也是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后脑勺,笑道:“这个,这个,最近天气有些凉,呵呵!”

    赵云也懒得理会甘信的耍宝了,轻咳了一声,又是说回了正事,紧皱着眉头,说道:“阿信,你确定你这个办法有用?袁绍不是普通人,他就真的会按照你所预料的那样上当?”

    “嘿嘿!”听得赵云的质疑,甘信也是嘿嘿一笑,满脸自信地说道:“别人我不敢确定,只有袁绍那厮,肯定会上当!我们在他的地盘上绑了他的儿子,以袁绍那大头性格,怎么可能吞得下这口气!我敢肯定,只要袁绍看到那封信,肯定会暴怒!说不定,此刻已经派遣大军来青州了!”

    赵云长长的舒了口气,他倒不是一定要质疑甘信的这个计划,只是甘信所制定的这个计划太让人出乎意料了。自从在乐安抓到了袁谭之后,甘信突然推翻了之前所有的计划,以袁谭为诱饵,吸引袁绍大军来青州,为自己打先锋!甘信的这个计划咋一听上去,似乎是十分绝妙,可仔细一想,其中所牵扯的关系实在是太多了,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会惹祸上身!赵云很想要劝阻甘信不要这么做,但甘信虽然名义上是自己的师弟,现在却是这五千轻骑的统帅,自己必须要听从甘信的命令行事,无奈之下,赵云也只能是任由甘信胡闹了。

    “现在第一步已经完成了!接下来,我们就要进行计划的第二步了!”甘信笑过之后,又是把脸一板,一脸严肃地说道:“光是把袁绍给引过来,那是远远不够的!若只是对付张觉、王远,光凭我们,就足够了!我们的目标,却是要借袁绍的手,将青州的所有贼兵全都给平定了!所以,我们必须要将绑架袁谭的名头完全栽赃到这些青州贼兵身上,让袁绍的兵马一直停留在青州!”

    “甘将军!”在一旁的张辽皱了皱眉头,虽然张辽也听说过袁绍的一些性情,但他总觉得甘信这次的计划有些想当然了。袁绍可是海内名士,手下能人异士无数,就算是袁绍被骗了,难道他手下的那些谋士也都会被骗?食君之禄,忠君之忧,有那些谋士在,只怕甘信的这个计划很难能得手啊!当即张辽也是将自己心中的担忧说了出来。

    本以为自己这么一说,甘信会改变主意,却没想到,甘信听了反倒是哈哈大笑了起来,摇头对张辽说道:“文远兄!你以为那袁本初是什么人?说得好听点,此人性格刚愎自用,自傲得很,说难听点,就是自以为是,以为全天下的人都得围着他转!如今我们在他的地盘,把他的儿子给绑了来,这无疑就是给他脸上甩了一巴掌!他哪里还听得进别人的劝阻?只怕是谁劝都不顶事!所以我敢肯定,袁绍一定会入我这个套!我们现在所要做的,就是把这个套给绑结实了!免得到时候没办法把袁绍以及这整个青州的贼兵都给套进去!”

    “整个青州?”听得甘信最后一句话,赵云和张辽顿时就是愣住了,两人都是瞪圆了眼睛看着甘信,满脸不敢置信的样子。原本他们以为甘信只是想要借着袁绍的兵马通过乐安就是了,可现在听甘信这话的意思,竟是要利用袁绍的兵马去对付整个青州的贼兵?这,这未免也太大胆了吧?难道甘信就不怕闹到最后没办法收拾?

    看到两人那惊愕的表情,甘信也是立马猜出了两人的想法,嘿嘿一笑,耸了耸肩膀,说道:“这有什么,反正这青州也不是我们的地盘,闹大点,对我们也无关痛痒!正好借这个机会削弱一下袁绍的实力,岂不是一举两得?”

    听甘信这么说来,倒也是有几分道理,赵云、张辽都是聪明人,立马就是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当即赵云也是双手击掌,恍然大悟地说道:“说得在理!对了,既然是如此,那不如,索性领着袁绍的兵马直接南下去徐州!让袁绍与曹操火拼,不是正好解了徐州之围吗?”

    赵云想到这也是不由得兴奋起来,以他们的兵马,就算是平安无事通过徐州,想要去对付曹操,却还稍显不足,若是能够拉上袁绍,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不过赵云的这个主意一说出口,却是被甘信直接给否决了,甘信摇头说道:“这个却是不太可能!袁绍再怎么愚蠢,也不可能蠢到相信是曹操绑了他的儿子!而没有这个前提,袁绍也不会对曹操动手,若是勉强将两者联系在一起,只会是把我们给暴露出来!所以,我们只需让袁绍和青州的贼兵拼个你死我活就行了,至于曹操,还是我们自己亲自来解决吧!”

    听得甘信这么说来,赵云也是知道自己的那个想法没戏了,不由得满脸叹惜,不过能做到眼前这一步,已经算是很不错了,很快赵云就是重新振作心态,而张辽也是连忙问道:“那我们接下来又该做些什么?甘将军,刚刚你不是说,我们要做点准备吗?”

    “不错!如果只是按照眼前的情势发展下去,袁绍派来的兵马最多也就是在乐安闹腾一下,而如果想要让袁绍的兵马直接杀到青州腹地,我们就需要做一点准备了!”说到这里,甘信的两只眼睛也是开始骨碌碌地转了起来,嘴角微微一咧,露出古怪的笑容,嘿嘿地笑了起来,正要说些什么,这个时候,从不远处响起了一阵马蹄声,甘信三人抬头一看,却是刘佰骑着快马正朝着这边飞奔而至。而看到刘佰的身影,甘信的眼睛也是立马亮了起来,笑道:“好了!好了!一切都准备妥当了!接下来,就该让我们演场好戏了!”

    凌晨的阳光还未升起,山谷中,一支百八十人的小队正沿着弯曲的官道慢慢向前进,唯一给他们照明方向的,也只有他们手中的火把。在那数十盏火把的照射下,隐约露出那百八十人的模样,全都是身穿黄衫,沾染着血渍的彪形大汉,相貌各有不同,但有一点一样,那就是同样面目狰狞,身上还带着浓浓的杀气!

    “哈哈哈哈!今天这买卖做得好啊!没想到那些穷鬼竟然还有这么多粮食藏在地底下!真亏得他们想得出来,把活人吃的放在死人棺材里面!幸亏老大精明,要不然,还真要被他们给骗过去了!”其中一名彪形大汉一边咧开嘴哈哈大笑,一边又满脸不爽地挥了挥拳头,啐了口口水,喝道:“只可惜,那村子里面却没有漂亮娘们,只有几个长得跟猪一样的!倒贴老子******都不会上!真是不爽!”

    “得了吧!”旁边一名同伴用拳头使劲捶了一下,笑骂道:“这方圆十里的漂亮娘们早就被咱们给抢光玩光了!哪里还有剩下的?粮食可以藏在棺材里面,这人总不可能一直躲在棺材里面吧!”

    被自家兄弟这么一说,那壮汉也是哑口无言,过了好半天,自觉丢脸的他便是恶狠狠地喝道:“妈的!老子现在就回去,一口气把那村子里的丑八怪全都给宰了!” ,

    “行了!闹够了!”一把冷喝声从前面传了过来,却是这支队伍的头目模样的汉子,他们这支队伍本是乐安郡内一伙小土匪,这几年青州黄巾贼兵闹腾得厉害,他们也是顺应时事,挂上个黄巾军的名头,虽然闹得不大,但在这方圆几十里内,却也是无往不利,过着逍遥日子。不过这支贼兵的头领也很清楚,以他们的实力,最多也就是在这几十里内的村子里面闹腾闹腾,真要跑到外面去,只会被啃得连骨头都不剩。甩了甩脑袋,头领也不再多想,只是沉声对身后的部下喝道:“你们两条腿给我快点!我们尽可能在天亮前赶回山寨!要玩女人,山寨内不是还有很多嘛!”

    被头领训斥了一顿,那些贼兵也不敢多说什么了,只得是闷头往前走,他们的山寨其实就是建在这个山谷的深处。别的土匪、贼人建立山寨,都要挑选那些易守难攻的山间,可他们却用不着,这方圆数十里内,只有一些老实巴交的农民,根本就不会有人来打他们的主意,所以他们也是放心得很。

    很快,他们这一行人就是赶到了山寨门口,抬头看了看东方,阳光已经是在山间开始冒头,头领干脆就是将手中的火把往地上一丢,用脚踩灭了,对着身后的部下喝道:“行了!把东西放好,你们也去乐呵吧!”

    “噢噢!”这一路行来,这些贼人们也是累得够呛,听得自家头领的话,纷纷欢呼起来,齐齐提着抢来的粮食撒丫子往寨子里面跑,很快,他们的身影就是没入了寨子里面的黑暗当中。

    头领摇了摇头,他倒也是个有野心的人,只不过手下全都是这副德行,就算自己的心再大,也不顶事啊!回过头看了一眼山寨外,不知道为何,今日他总觉得有些心慌,看着外面阳光渐渐洒向大地,稍稍让他心中的不安有所驱散。

    “啊——!”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惨叫声骤然响起,惊得头领差点跳起脚来,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寨子里面!头领立马就是转回头,朝着山寨内张望,此刻,正好一道阳光顺着山顶落下,照亮了原本一片漆黑的山寨,而看清楚山寨内的情况,头领顿时就是惊得目瞪口呆!

    只见那山寨内到处都是沾染着血渍,地上横七竖八躺着不少尸体,全都是先前留守在山寨内的贼兵,而至于那些刚刚跑进山寨的贼兵,也有不少已经躺在了血泊当中,剩下那些人全都是呆立在那里。再往里面看,却是看到一支约莫五十余人的黑甲骑兵正整齐地列着阵势,朝着那些还呆立在那里的贼兵冲过去!虽然这些黑甲骑兵的数量上不占优势,但很明显是经过严格军事训练的正规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