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1488章 虎父犬子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甘信顿时就是恼了,一拍桌子,直接站起身就是朝着房外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喝骂道:“妈的!哪里来的二货!也敢在老子面前嚣张!我是无胆鼠辈?我倒要看看你的胆子有多大!”

    甘信三人一口气就是从驿站内冲了出来,刚一走出驿站门口,抬头一看,就看到那守在门口的数十人,依旧在骂骂咧咧,旁边几名驿站的护卫战战兢兢地站在那里,却是不敢上前劝说,只能是一脸苦瓜相。这数十人大部分都是穿着铠甲的士兵,唯有领头的几个年轻公子哥,穿着华贵的衣衫,一看就知道出身不凡。看到这一幕,甘信的眼睛立马就是闪过了一道精光,且不论那领头几个年轻公子哥,在他们身后的那些,一看就知道是正儿八经的军中士兵!能够调动士兵,已经足以说明这几名公子哥不是普通人,只是甘信还有些不明白,好端端的,这些公子哥怎么会上门找他的麻烦?

    见到甘信出来了,那几名公子哥也是眼睛一亮,其中有人似乎是认得甘信,低声对同伴说了几句,立马一名看上去矮矮胖胖的公子哥就是脸色一变,指着甘信就是喝骂道:“你就是甘信!好大的胆子!敢来徐州撬本公子的墙角!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嗯?”听得那矮胖公子哥的话,甘信也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完全不明白对方这满腔的敌意到底是因何而来,紧皱着眉头,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说话客气点!要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这也是甘信现在脾气稍稍收敛了不少,要是换做以前甘信那火爆脾气,光是对方在他面前那么嚣张的举动,甘信早就会一个大脚丫子踹过去了!不过对方可不知道甘信的臭脾气,见到甘信这么说,还当甘信怕了,另一名瘦得跟根麻杆一样的公子哥也是一脸倨傲地喝道:“你连陶二公子都不认识,竟然也敢来彭城动不该有的心思,当真是找死!我劝你,还是赶紧回你那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幽州去,这徐州可不是你们这些乡巴佬呆的地方!”

    “陶二公子?”听得这称呼,甘信三人都是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姓陶,又能在彭城调动正规军将士的,那这位陶二公子的身份自然是呼之欲出了!甘信皱着眉头,看了一眼那矮胖公子哥,沉声说道:“不知是陶应公子,还是陶商公子?”

    “本公子正是陶应!甘信!你来徐州是来帮我们打仗的!可不是来做别的事情!”那矮胖公子哥听得甘信的话,一脸得意的样子,把脑袋往上一扬,鼻孔朝着甘信,喝道:“倘若你还是执迷不悟,本公子不介意好好教教你,什么人该碰,什么人你不该碰!”

    陶应的话一说出口,甘信的眼睛立马就是爆出寒光,他一向都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一个纨绔子弟竟然也敢欺负到自己头上了!甘信这要是能够忍得住,那就不是甘信了,不管陶应到底是为什么来找自己的麻烦,甘信这口恶气可是不能憋着!当即甘信就是一个大跨步上前,沉声喝道:“陶二公子!有什么话,最好都说明白了!要不然,可别怪我不给陶公面子!”

    这陶应显然也是在彭城横行惯了,哪里想到甘信竟然还敢当着面威胁自己,立马就是炸了,跳起脚指着甘信就是喝骂道:“甘信!你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活得不耐烦了!来人!给我上!给我上!把他往死里打!”

    陶应这一发话,他身边那些公子哥自然不会动手了,而在他身后的那些士兵也是有些犹豫。甘信所率领的幽州轻骑刚刚救了彭城,对于彭城守军将士来说,甘信就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他们可不会像陶应那么没心没肺。只是,陶应那可是陶谦的公子,他们如何能够违抗陶应的命令?想到这,这些士兵也只能是硬着头皮朝着甘信冲了过来。

    “哼!”甘信可不会管这些士兵是不是迫不得已,敢对自己动手,那就是自己的敌人!还未等那些士兵冲到自己面前,甘信的脸色一寒,脚下轻轻一点,身体不退反进,直接就是撞进了那些士兵当中,还未等那些士兵反应过来,只见甘信手脚并用,转眼间,那数十余名士兵就全都倒在地上不停地"shen yin"、惨叫了!

    甘信如今的身手,不敢说天下第一,但至少也是在天下武将当中数得上数的,区区数十名士兵,自然不可能是甘信的对手。轻轻松松收拾了这些士兵,甘信只是弹了一下身上沾染的灰尘,紧接着一扭头,一双眼睛射出精光,直视那位陶二公子!

    陶应娇生惯养,以前哪里见过有这等厉害的人物?本以为自己带上数十名士兵,收拾几个外来的将领那是易如反掌,却没想到竟是这等结果!看着一脸杀气腾腾的甘信正朝着自己走来,陶应顿时就是脸色变得苍白,先前那猖狂的模样再也看不到了,抖抖索索地往后退,一边退还一边对左右喊道:“你们,你们,你们快,快拦住他啊!快啊!”

    能跟陶应胡混的这群狐朋狗友又能是什么人物,这些公子哥都跟陶应一样,被吓得满脸苍白,其中有几个不济的,甚至直接被吓得瘫坐在地上,连站都站不起来。对于这些公子哥,甘信自然是不会放在眼里,径直从这些公子哥身边穿过,走到了陶应的面前,冷冷地看着陶应,哼道:“怎么样?陶二公子!你倒是教教我,到底什么人该碰,什么人不该碰啊?”

    “啊,啊,啊……”陶应这样的公子哥,如何吃得消甘信这样的沙场杀将的杀气?张大了嘴,啊啊了半天,却是连句整话都说不出口,过了好半天,终于才是憋出了一句经典:“我,我爹是陶谦!你不能动我!”

    “陶谦?哼哼!”听得陶应的话,甘信冷冷一笑,在他眼里,陶谦不过是一只老狐狸罢了!可再狡猾的狐狸,面对绝对的武力,也翻不出什么浪花!就像这次曹操攻打徐州,陶谦又能有什么作为?别看甘信现在手头上只有五千轻骑,可真要惹毛了他,陶谦又能如何?

    “士虎!”就在甘信握紧了拳头,准备好好给这位坑爹的陶二公子来上一拳的时候,身后却是响起了一声呼喝,却是赵云与张辽追出来了。刚刚那一声是出自赵云之口,那些士兵打就打了,可甘信要是逞一时之气,把陶应给打了,那在陶谦脸上可就真过不去了。赵云比甘信要冷静得多,他们这次来徐州,不就是为了要拉拢陶谦这个强援嘛,何必为了这点小事坏了刘备的计划呢?随即赵云也是走到了甘信身边,伸手拍了拍甘信的肩膀,稍稍压低声音,对甘信说道:“行了!士虎!莫要冲动!”

    赵云都开了口,甘信自然也要卖他一个面子,冷冷哼了一声,两个拳头也是放了下来。也算是陶二公子走运,如果真的挨上甘信这一拳,只怕陶二公子半条命就这么没了。而赵云也是扭过头,一脸寒意地看着陶应,沉声喝道:“陶二公子!我们此次不远万里来救徐州,是因为刘使君的仁义,也是看在陶公的份上!我们可不是你的家仆,可以任由你打骂!今日这件事,我们定要与陶公说个清楚,若是不能给我们一个说法,就算是陶公当前,我们也不会罢休!现在还请陶二公子先说个明白,为何要来找我们的麻烦?”

    虽然不对陶应动手,可不代表赵云也会就此息事宁人,不管怎么说,他们在徐州就是代表了刘备,若是被人家这样打上门来,还没有任何反应的话,那岂不是丢了刘备的颜面?赵云最后一句话,完全就是喊出来的,身上的杀气,丝毫不会比甘信少多少!

    陶应本来见到赵云把甘信给劝下了,也是稍稍松了口气,还以为此事就此了结了,却没想到赵云又来了这么一嗓子,顿时陶应就是吓得两腿一软,直接一屁股就坐在地上,两腿之间更是一片温热,竟是被吓得失禁了!看到赵云那凶神恶煞的模样,陶应一副哭丧脸,战战兢兢地说道:“我,我,我是听……”

    “住手!住手!”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声呼喝声从远处传来。此时这驿站外的街道上,早就围满了看热闹的百姓,见到甘信、赵云大发神威,把横行彭城多年的几个纨绔子弟给吓得屁滚尿流,都在暗暗喝彩,想要继续看戏,却没想到从身后冲出了一队人马,二话不说就是把他们给驱散了。

    甘信、赵云与张辽三人冷眼看着这一幕,张辽甚至挥了挥手,让原本还想要上来保护他们的亲兵给退了回去。只见那突然出现的百余名士兵一出场就是将他们给围住了,一个个手持兵刃,直指甘信三人。紧接着,一名看上去二三十岁的文官快步走了上来,看了一眼那些还躺在地上"shen yin"的士兵,又是看了一眼陶应等公子哥,最后才是望向了甘信三人,拱手说道:“甘将军!赵将军!张将军!三位息怒!二公子虽然得罪了三位,但毕竟是陶公的公子,还请三位念在陶公的面子上,手下留情!”

    “陈,陈登!陈登!救我!救我!”那陶二公子一看到这文官,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立马就是连滚带爬地跑了过去,躲在那文官的身后,眼泪鼻涕流个不停。

    虎父犬子啊!看到这一幕,几乎是在场所有人都是心底冒出这么一个想法,陶谦虽然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霸主,但也是天下名士,统领一州,却是生出这么一个活宝,白白废了陶谦的一世英名。心中念头这么一闪而过,甘信又是将目光转向了那个文官,脸上的表情也是古怪得很。 △≧△≧

    陈登,这个看上去好像很普通的文官,就是陈登!历史上那个把吕布给耍得团团转的陈登啊!虽然三天前陶谦已经给甘信介绍了陈登的父亲陈珪,但如今真的见到陈登,甘信还是有些惊讶,同时心中也是不由自主地多出了一丝提防。武将厉害,也是明刀明枪地厮杀,可陈登的厉害,却是在暗中捅软刀子,让人防不胜防!

    虽然甘信恼怒陶应刚刚对自己的无礼,但并不代表甘信就此失去理智了,看陈登这架势,绝对不会是碰巧带着这么多人在这里出现,肯定是早有预谋!再加上刚刚陶应刚要说话,陈登就蹦出来了,这么说来,莫非陶应只是一把刀,真正握刀的,是陈登?

    “甘将军!小人也知道将军心情不好,但陶二公子对将军并无恶意,就算是看在陶公的面子上,此事就此揭过,可好?”见到甘信一直看着自己不吭声,陈登也是有些意外,停顿了片刻,又是劝说了几句,言语间却是将自己放极低的位置。

    若是换做其他人,对于现在还籍籍无名的陈登,谁也不会放在心上,可偏偏甘信知道历史上陈登的作为,哪里还敢对他掉以轻心!听得陈登的话,甘信冷冷一笑,又是将目光转向了那躲在陈登身后的陶应,冷哼道:“陶二公子还未回答适才我师兄的问话呢!究竟陶二公子是为何要来找我们的麻烦?”

    甘信这话一问出口,陈登脸上的淡然表情也是稍稍有些变动,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甘信,随即便是笑着说道:“甘将军,此事……”

    “我是在问陶二公子!和你有何相干?”陈登的话只说了个开头,就被甘信直接给堵了回去,甘信现在几乎可以断定,陶应来找自己麻烦,背后肯定有这小子的关系!

    被甘信这么一堵,陈登的脸色也是越发难看起来,紧皱起眉头,低头看了一眼陶应,就不再吭声了。而陶应此刻也终于没有再继续颤抖了,犹豫了片刻之后,这才小心翼翼地说道:“我,我,我是听说,听说甘信,呃,甘将军,要,要娶糜家小姐!我,我才会,才会忍不住过来,过来问问,咳,只是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