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1508章 长安乱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看到蔡琰的举动,甘信也是羞红了一张脸,伸手喊道:“蔡,蔡小姐!别,别误会!别误会!事情,事情不是这样的!我,我……”

    不管甘信如何开口辩解,那边蔡琰却是二话不说就跑掉了,甘信怎样的辩解都听不到了。看着蔡琰跑走的方向,甘信只能是一脸苦笑,最后又是转过头,看着正把手指头塞在嘴巴里面,一脸无辜地看着自己的阿斗,哭笑不得,说道:“臭小子!你刚刚是不是故意的?”

    甘信这话一说出口,阿斗立马就是嘿嘿一笑,胖嘟嘟的小手上沾满了口水,却是往甘信的身上一擦,身子一扭,就是从甘信身上给扭下来,飞快地跑开了,一边跑还一边喊着:“舅舅!你可别怪阿斗,这都是娘叫阿斗做的哦!”

    听得阿斗的话,甘信顿时就是哭笑不得,自己对这个姐姐那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显然甘梅这是要故意让甘信和蔡琰之间捅破了那层窗户纸,今后甘信可就真不知道该怎么去见蔡琰了。无奈之下,甘信也是垂头丧气地朝着后院走去,很快就是到了刘备和甘梅的院子,一进院子,就看到刘备、甘梅以及刚刚捣蛋的阿斗正欢声笑语地坐在那里,阿斗一脸表功的模样,向两人描述刚刚的经过,逗得刘备和甘梅都是笑声连跌,整个院子里面的气氛也是其乐融融。

    “姐!你可是把我给害苦了!”甘信进了院子,也是垮着一张脸,冲着甘梅就是喊道:“你怎么能这么做呢?你这么做,那我以后还怎么跟人家蔡小姐见面啊?这,这今后可是够尴尬了!”

    对于甘信的诉苦,刘备、甘梅也是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刘备倒也是识趣,没有理会甘信的话,只是冲着正腻在自己娘请怀里的阿斗拍了拍掌,笑呵呵地说道:“阿斗!跟爹出去玩去!”

    一听得有得玩,阿斗立马就是从自家娘亲怀里蹦了出来,跳到了刘备的身上,随即刘备也是冲着甘梅使了个眼色,便是笑呵呵地背着阿斗,就这么离开了。刘备父子两这么一走,整个院子里就只剩下甘信、甘梅姐弟二人了,甘梅笑呵呵地对甘信说道:“小弟!你既然是对人家蔡姑娘有意,那就该挑明了说嘛!你和蔡姑娘两人也都老大不小了,成个家,到时候生个儿子,将来娘那边也能有个指望不是吗!”

    听得甘梅这么说,甘信那叫一个苦啊,立马就是将整件事说了一遍,最后说道:“姐,我真的和蔡小姐没有任何关系,你们都误会了!这,这,唉,你们这么一来,将来我见到人家蔡小姐,岂不是越发尴尬了!这,这该如何是好啊!”

    对于甘信的一番辩解,甘梅却是始终笑而不语,等到甘信说完之后,甘梅才是盈盈笑道:“小弟!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心里有什么主意,莫非我会不知道?我看那蔡姑娘无论是相貌、才识,还是人品,都是上上之选,你我这样的家门,能够找上蔡姑娘,那可是再难得不过了,要是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姐劝你就别再矫情了,真要是错过蔡姑娘这个好姑娘,将来可没得你后悔药吃!”

    甘梅这么一番话,说得甘信那是满脸涨红,下意识地想要说出回绝的话,可那话在嘴巴里面就是冲不出口。看到甘信这模样,甘梅哪里会不明白自家兄弟的想法,当即脸上就是笑开了花,连连点头,笑着说道:“只要你同意,待会我就去找蔡姑娘,亲自去提亲!蔡姑娘家中就只有她一人,连个做主的人都没有,倒是有些麻烦,不过我看蔡姑娘也不是那种矫情的人!这件事,直接找她,肯定没问题!你呀,就等着做新郎官吧!”

    “啊!”听得甘梅的话,甘信也是急得满脸涨红,总算是张口说道:“姐!姐!你可别,这,这,这事怎么能这么直接去找人家一个姑娘家!这,这,这不合适吧?万一,万一人家,人家不愿意呢?”

    甘信话说到最后,却是发现甘梅一双笑眼始终看着自己,立马就是觉得心虚,那话音是越说越小声,到最后,就简直跟是蚊子声差不多了。当即也是把甘梅给逗乐了,甘梅笑呵呵地用葱葱玉指点了点甘信的额头,笑道:“还说不喜欢人家?一看就说漏了嘴吧!行了!这些事,你们老爷们哪里会懂!你就别管了,都交给我就是了!”

    听得甘梅的调笑,甘信已经是完全吃不消了,干脆就是掉头落荒而逃,这二十多年来,甘信对上自己这位姐姐,依旧保持着完败的记录,从未被打破!

    借着甘信这件事,刘备从袁绍手中敲诈了三个郡城,分别是渤海、中山和雁门三郡。当日刘备还特意让袁绍留下了字据,若是换做旁人,这一张字据想要换三个郡城,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偏偏袁绍是那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性格。刘备拿着字据来讨要,袁绍情愿自己被气得吐血,也是二话不说,就将三个郡都让给了刘备,甚至都没有在里面动什么手脚!

    平白得了三个郡,对于刘备来说,那也是实力大增,加上当时看到刘备那近十万大军,袁绍也是被刘备的实力给镇住了,竟也是不敢出兵把三个郡给抢回来。这三个郡,其中以渤海最为重要,乃是袁绍发家的地方,之前被袁绍可是治理得十分繁华,如今却是便宜了刘备!难怪事后袁绍也是气得几日都卧床不起呢!

    而得到了三郡,刘备也是做了新的部署,除了派遣兵马占据三郡之外,更是派遣荀彧与张辽亲自驻守渤海,得到渤海,就等于是得到了从幽州南下的跳板,从今以后,袁绍再也无法阻止刘备南下青州了!而紧接着,刘备也是抓紧时间将那些新招募的兵马进行训练,以期真正成为自己手中实打实的大军!

    而就在刘备在幽州大张旗鼓发展实力的时候,远在长安,一场新的战斗却是悄然无息地突然发生。把守长安的吕布完全没有想到,先前被李傕、郭汜赶到凉州的李儒与徐荣,竟是突然出兵攻打长安。措不及防下,长安完全失守!如黑潮一般的凉州军涌入了长安,将吕布所辖的并州军打得是节节败退,眼看就要让出长安的掌控权了!

    “该死!该死!该死!”在通往皇宫的街道上,吕布咬牙切齿地挥舞着手中的方天画戟,那些挡在他面前的凉州军将士竟是无一能挡!可就算是如此,吕布毕竟只是一人,在他的周围,越来越多的敌人前赴后继地朝着吕布身上扑去,而反观吕布周围,并州将士已经是越来越少,全军覆没,那也是迟早的事情!

    “大将军!莫要恋战!我们还是赶紧走吧!”不远处,一名中年战将正提着手中的长枪连连挥舞,只不过他却没有吕布这样的好身手,只能是勉强将身前的敌人逼退,想要斩杀敌人,却是十分困难。此人却是董卓的旧部,后来投奔到吕布麾下的战将杨奉。

    “哼!你们先走!此处有我断后!”听得杨奉的话,吕布却是冷哼一声,手中的方天画戟漫天飞舞,每一次飞舞都会带起无数的残肢和血雾,对于吕布来说,斩杀敌人就有如吃饭喝水一般简单,只是这吃饭喝水却也要有个量,要不然,一直吃一直喝,也会撑得不行!已经迎战了近三个多时辰,吕布的体力再好,也有些吃不消了,又是一道光华闪过,将几名敌人给斩倒,吕布扭过头,朝着杨奉方向喝道:“速速赶往皇宫,将天子带走!”

    如今的吕布,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莽夫了,至少他还知道天子的重要性!若是将天子给带在身边,就算是丢了长安,也没有什么关系。杨奉显然也懂得这个道理,听得吕布的喊话,杨奉应喝了一声,就是立马转头朝着皇宫方向杀奔而去。如果只是杨奉一人,那是万万做不到突出重围的,而在杨奉身边,还有一员战将,却是悍将徐晃!只见徐晃手中大斧挥舞,护在了杨奉左右,硬是保护着杨奉突出重围,直取皇宫方向而去。

    见到杨奉成功突围了,在街道另一头厮杀的吕布也是放心了不少,扭过头,狠狠地瞪着那些逼近自己的敌人,怒喝道:“吕布在此!谁想要找死,尽管来吧!”

    “啧!这吕布,果然还是一如往常般勇猛啊!”而在远处的街道口,几名身穿铠甲的战将在凉州军将士的簇拥下,聚集在此,遥望远处厮杀的吕布,其中一将不由得轻声赞叹起来,正是凉州军中有军神之称的战将,徐荣!

    昔日董卓能够称霸一方,最后进京傲视群雄,自然靠得是麾下精兵强将无数,别的不说,华雄武艺超群,当初若不是被孙坚偷袭,岂会那么容易就被人授首?而牛辅、李傕、郭汜、樊稠等人,都是数一数二的悍将,就算是后来董卓死了,这些悍将也是闯出了不小的名堂。

    而有这些悍将明珠在前,徐荣却依然能够被称为凉州军的军神,自然不会是浪得虚名!虽然徐荣并非是那种以武艺见长的悍将,但若是论行军指挥、临阵变化,凉州军内无人能出其右!就算是董卓生前,对待徐荣也是十分客气,绝对不会像对待其他人那样非打即骂。而徐荣自己也是十分低调,从来不会持宠而骄,以至于徐荣的名气反倒是没有其他凉州军战将大。而董卓活着的时候,麾下三大支柱,分别就是智囊李儒、飞将吕布以及军神徐荣!能够与李儒、吕布相提并论,也足以证明徐荣的本事!

    当初李傕、郭汜突然发难,将李儒和徐荣给赶到凉州,并非是李儒和徐荣不如他们,而是当时李儒和徐荣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吕布身上,却没想到李傕和郭汜会突然反水,这才无奈被赶到了凉州。

    到了凉州之后,李儒和徐荣自然不会甘心窝在凉州这么一个角落里,而是招兵买马,拉拢凉州各处豪杰为己所用,终于趁着吕布与李傕、郭汜斗得两败俱伤之际,出兵前来攻打长安,准备一举收复长安!

    有了李儒之谋,徐荣的指挥,果然是一击见效,如今长安城已经攻破,击败并州军也是翻云覆手之间,只不过眼看着前方吕布始终挡在大军的前方,徐荣先是感慨一声,也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如今大军眼看着就要攻入皇宫,可前方吕布却是仅凭一人之力,就将徐荣麾下的千军万马给挡了下来。徐荣虽然指挥能力了得,但自身武艺却是不行,不过徐荣也不会坐视如此,冷冷一笑,转过头,对身后说道:“马少将军!这回却是要见识见识少将军的本事了!”

    “哼!”一把冷哼声从徐荣的身后传来,紧接着,就看到一名身穿金甲,手持金枪的年轻战将走到了徐荣的身边。别看这年轻战将年纪不大,可却是长得一脸傲气,几乎是把鼻孔朝着天,也亏得他这张脸长得还算俊俏,要不然,凭着这一脸的傲气,还真有些欠揍的味道。这年轻战将眼睛瞥了一眼前方正在厮杀的吕布,满脸不屑地冷哼道:“这人就是吕布?”

    对于这年轻战将的傲气,徐荣却是浑然不在意,年轻人嘛,谁没有一点骄傲?徐荣嘿嘿一笑,说道:“不错!此人就是吕布!如今他挡住了我军去路,就要看少将军的本事了!”

    “就看我的吧!”听得徐荣的请求,年轻战将立马就是喝了一声,当即将手中的金枪背在身后,大步流星地朝着吕布冲了过去,沿途的将士直接就被他给冲得东倒西歪,有不少人甚至直接被他给撞倒在地。而对此,年轻战将却是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倒是加快了脚下的速度,怒喝道:“吕布!可敢与我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