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1539章 乐成城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听得逢纪的话,吕旷、吕翔哥俩都是皱起了眉头,老大吕旷忍不住说道:“这可不行啊!主公是任命了淳于将军为军中统帅,我们都只是淳于将军的副将,若是没有淳于将军的命令,我们可不敢擅自行动啊!要不,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看能不能把淳于将军给弄醒?”

    “大哥!万万不可!”听得吕旷的话,吕翔却是吓了一跳,他当然明白吕旷的意思,无非就是用凉水泼一下淳于琼,立马就是拦住了自家兄长,说道:“淳于将军是什么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件事也不过只是一个捕风捉影的传闻罢了,又没有确实的证据,对淳于将军太过失礼的话,只会惹怒了他,到时候,我们三人可都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呃!”听得自家兄弟的话,吕旷也是犹豫了起来,淳于琼深得袁绍信任,因此也养成了淳于琼目中无人的性格,自己若是单凭几个捕风捉影的传闻就对淳于琼作出什么失礼的事情,只怕到时候倒霉的只会是他们兄弟,要承受淳于琼的怒火了!最后,兄弟俩又是将目光转向了逢纪,吕旷说道:“逢大人!你是主公身边的谋士,淳于将军平日也要敬重你几分,不如……”

    “不妥!不妥!”逢纪那也是精明之人,立马就听出了这哥俩的算盘,分明是要让自己来做这个恶人!当即逢纪的脑袋就是摇得跟拨浪鼓一样,说什么也不肯答应,最后干脆就是一甩衣袖,就是往外走,临走前丢下了一句话:“这件事,我看,两位还是探查清楚了再来吧!”

    看着逢纪转眼就是跑得没影了,吕旷、吕翔哥俩立马就是冲着逢纪的背影啐了口口水,最后却是相视无奈一笑。这几日,吕旷和吕翔倒是接连收到情报,说是幽州刘备南下冀州,已经入侵了河间,处在幽州边界的易城、文安都已经相继沦陷。得到这个消息的吕旷和吕翔也都是被吓得惊慌失措,可偏偏这些消息都是一些传闻,根本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这些消息的真实性,所以吕旷和吕翔两人也不敢擅自做主将这件事禀告给淳于琼得知。

    而今日,吕旷和吕翔又是得到消息,传闻连任丘也已经被攻破了,这下吕旷和吕翔也是顾不得那么多了,这才拉来了逢纪,想要一块来找淳于琼商量商量,却没想到,正好碰到淳于琼醉成这副模样。眼下逢纪也不敢多事,剩下他们兄弟俩,也不知道该如何做主,最后兄弟俩犹豫了好半天,还是没有那个胆量敢冒着惹怒淳于琼的风险去弄醒他,只能是掉头离开了。

    走出了官邸之后,吕旷和吕翔哥俩只能是站在大门前发愣,完全是无所适从的样子。过了好半天,吕翔才是回过神来,一脸苦笑着对吕旷问道:“大哥!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啧!”听得自家兄弟的问话,吕旷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虽然只是一些捕风捉影的传闻,但吕旷却是不敢有丝毫怠慢!若是当真有事,河间有失,那就算是他们哥俩再幸运,能够逃出生天,回到袁绍那边,也逃不掉袁绍的处置!袁绍的性格,他们兄弟俩跟随袁绍这么多年,难道还不够了解么?不管是什么原因,只要是失败了,那就肯定要受罚!想到这,吕旷也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随即阴沉着一张脸,说道:“之前派出去的探子难道还没有回来吗?按照这路程,也应该有消息传回来才是!”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吕旷、吕翔自然不会真的什么都不做,早在刚刚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吕旷就派了一队斥候前往北面探听虚实。只是这几天过去了,按理说,那队斥候应该传来消息才是,可到现在也没有个动静。吕翔也是低头琢磨了一下,突然脸色一变,对吕旷说道:“大哥!斥候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该不会,该不会是,刘备真的南下了吧?”

    听得吕翔这么一说,吕旷的心也是立马咯噔一下,差点没被吓得骤停。随即深吸了口气,好不容易才是缓过劲来,却又不敢摇头否定这个猜测,若是真的能够否定的话,他们哥俩这几天还用得着这么担心吗?可吕旷也实在不敢承认这个猜测,最后只能是长舒了口气,阴沉着脸说道:“无论如何,我看我们还是下令让守军严加戒备才是!对了!你再挑一队斥候到北方去,一定要探听清楚北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正如一开始吕旷所说的那样,他们兄弟俩都只是淳于琼的副将,就算是有心有些什么作为,但没有淳于琼点头,他们也调动不了兵马,事到如今,也只能是做到这一步了。听得吕旷的话,吕翔也只能是点了点头,有些垂头丧气地说道:“既然如此的话,那大哥,我就先去军营里挑人了!”

    说完,吕翔便是从旁边拉出了自己的坐骑,翻身上马,就是朝着城内军营方向赶去。目送吕翔走了之后,吕旷也是有些不甘心地捶了捶大腿,长叹了口气,自从五年前他们兄弟俩为赵云所败之后,在袁绍跟前,他们兄弟俩就越来越没地位了,这次竟是被派到淳于琼手下当副将,而且连兵权都没有!长此以往下去,他们在袁绍麾下可就真的是没有什么前途可言了!

    心中虽然有些怨恨,但吕旷却没有那个胆子去背叛袁绍,最多也就是在心里骂上几句罢了。摇了摇头,也是同样牵出了自己的坐骑,翻身上马就是朝着城头方向赶去。

    这行进了半路上,吕旷突然隐隐约约听得从前面的城门方向传来了一阵阵喧闹声,当即吕旷就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在吕旷看来,最有可能的,就是那些守城士兵勒索进出城的百姓太过火了,惹了众怒吧!这样的事情,倒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想到这,吕旷就是不由得觉得烦躁,眼下刘备的兵马很有可能已经入侵河间了!虽然按照路程,还没这么快来到乐成,但依着眼下乐成守军的素质,这要如何抵挡那如狼似虎的幽州军啊!

    想到这,吕旷也是越发觉得生气、恼怒,直接就是一甩马鞭,重重地抽在了坐骑的屁股上,只听得战马嘶鸣一声,立马就是撒开四蹄朝着前方狂奔,吕旷这是打定了主意,今天一定要重整军纪,好好教训那帮子兵痞!

    眼看着就快要到城门口了,远远看着前方一片混乱,百姓们争先恐后地朝着城内跑来,当即吕旷也是愣住了,看这样子,却不像是之前吕旷想得那么简单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正想着呢,突然,一声暴喝有如晴天霹雳,震得吕旷两耳轰鸣,脑袋都是一阵阵发晕!好不容易从这突如其来的暴喝声中回过神来,正要抬头朝着前面望去,就只见一道高大的身影已经是突然出现在自己跟前,还未等吕旷看清楚对方的模样,顿时一道劲风袭来,瞬间就是刺穿了吕旷的胸口!

    惊讶之余,吕旷终于是看清楚眼前的情况,却看见自己的面前多出了一张满是钢刺般大胡子的大脸,一双环豹眼就这么贴在了自己的眼前,眼中满是暴虐!吕旷忍着胸口的剧痛,正要开口问起,却听得那大胡子喝道:“吾乃燕人张翼德!记着跟阎王说清楚,你是死在我手下的!”

    张翼德?吕旷的心头又是一痛,这个名字已经是他在这个世上最后念叨的三个字,很快,吕旷就是两眼一黑,再也看不到了。

    张飞随手一挥,就是将悬挂在手中丈八蛇矛上的尸体甩在了一旁,左右一看,仍然看到不少正在逃亡的守军士兵。张飞的个子本来就高出常人大半截,更何况现在还骑着一匹高头大马,所以,尽管那些守军士兵混杂在百姓当中,但张飞还是能够准确无误地用丈八蛇矛将他们给挑出来!

    “张将军!”就在张飞杀得过瘾的时候,一声清喝响起,却是吓得那正在挥舞丈八蛇矛的张飞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将丈八蛇矛给放下,小心翼翼地扭过头看了一眼身后。只见在张飞身后,大批的黑甲士兵已经从城门冲了进来,而在这批黑甲士兵当中,一身文官长袍、骑着白马的荀攸显得是特别的扎眼。荀攸骑着白马,慢慢悠悠地走到了张飞跟前,看着张飞周围那满地的尸体,倒也没有恼怒的样子,反倒是微微一笑,对张飞说道:“将军此次率先攻破城门,又是立了一大功啊!”

    “咳咳!”虽然荀攸满脸灿烂的笑容,可落在张飞的眼里,却是让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在此之前,张飞最怕的无非就是刘备,可经过了这一路行军,张飞总算是体会到了,文人软刀子砍人是怎么样的!被荀攸折磨了这一路,张飞现在看到荀攸这经典的笑意,就是浑身冒冷汗,立马就是摇头摆手说道:“荀先生莫要误会!我刚刚,我刚刚这是在斩杀敌将!你看!你看!就是他!”  ⑧☆⑧☆.$.

    总算张飞还有些急智,立马想起先前被自己给一矛捅死的战将看上去好像官阶不低,左右扫了几眼,总算是找到了尸体,用蛇矛一指。而听得张飞的话,荀攸也是转过头,看了一眼那挂在街道旁民居屋顶上的尸体,突然眼睛一亮,轻咳了一声,转头笑着对张飞说道:“将军果然好本事,此人乃是袁绍麾下战将吕旷!五年前从赵将军枪下逃过了一劫,却没想到今日却是死在了张将军的蛇矛之下!”

    一听荀攸的话,张飞也是愣住了片刻,他还真的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杀死吕旷,他完全是随意而为,却没想到真是杀了一个敌将。不过张飞也没有傻到会自己去揭穿,而是嘿嘿一笑,满脸自得地说道:“小事一桩!呵呵!小事一桩!”

    看到张飞那自得的模样,荀攸也只是微微一笑,随即又是说道:“不过,若是我没记错的话,这吕旷也仅仅是一员副将,真正乐成的守将,应该是袁绍的亲信淳于琼才是!张将军……”

    未等荀攸说完,张飞立马就是把脸一板,一本正经地喝道:“先生请放心!我这就去取了那淳于琼的狗命!一切就都包在我张翼德的身上了!”说完,张飞立马就是调转马头,径直朝着城内冲去,生怕再被荀攸给喊住。而看着张飞离去的背影,荀攸也是淡淡一笑,随即转过头,对着左右的幽州军大声喝道:“如有反抗,格杀勿论!但切记,不可屠杀百姓!违令者,斩!”

    “喏!”周围的幽州军将士都是齐声呼喝了一声,开什么玩笑,连自家的将军都被荀攸给收拾得服服帖帖,他们这些小兵卒哪里敢违抗荀攸的命令?而荀攸则是驻马立在当场,面带微笑地看着左右,他刚刚那番话用那么大声音喊出,不仅是要说给幽州军士兵听,更是要喊给那些守军听。果然,在听到荀攸的喊话,那些混杂在百姓当中的守军士兵更加生不出反抗的心思,要么投降,要么埋头逃跑。看到这一幕,荀攸的眼中终于是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喜色,这乐成城,算是拿下了!

    这次突袭乐成城,看似简单,可之前荀攸可是花了不少的功夫,才能得到今日如此顺利的大胜。别的不说,光是这一路上的急行军,还要拦截那些袁军斥候,荀攸就是绞尽脑汁!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这次攻取乐成,就是打了对方一个出其不意,让张飞先行一人混到进城的百姓当中,一进城就突然发难,然后荀攸这才领兵直接突袭,总算是一口气攻入城内。

    论兵力,张飞所率领的先锋军其实也不过才万人而已,若是真要明刀明枪的硬拼,要攻下乐成可没有那么简单,就算是强攻下乐成,兵力也会损耗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