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1540章 袁绍怒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如今,在荀攸的计划之下,已经是将兵损降至了极点!相信攻克整个河间之后,张飞所率领的先锋军甚至还有余力去攻打安平郡呢!

    接下来的战斗也的确如荀攸所算计的那样轻松,张飞一口气杀到了乐成的官邸内,遇上刚刚从酒醉中惊醒的淳于琼。没有任何的意外,淳于琼被张飞直接用丈八蛇矛给刺穿了咽喉,就这么没了性命!而剩下城内的守军,因为缺少将领指挥,也是被逐一击破,不到两个时辰,整个乐成城就是为幽州军所占据!城内的大部分兵马也是死伤无数,唯有袁军战将吕翔最后带着数百人逃出了乐成。

    这一点小小的瑕疵,却无法遮盖这场战斗的胜利战果,张飞、荀攸率领的先锋军一路南下,直接就是夺取了整个河间郡,也算是为刘备此次南下讨袁,来了个开门红!

    而与此同时,在冀州南方,曹操麾下大将曹仁,也是出兵阳平,虽然没有如张飞那样取得辉煌的战果,但也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将半个阳平郡给占领了!而无论是刘备还是曹操,都没有遵守那一个月后同时出兵的诺言,双方似乎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提前出兵,唯一一个因此受到惊吓的,恐怕就只有统领冀州的袁绍袁本初了!

    “该死的刘备!该死的曹操!你们都该死!”邺城的官邸之内,怒火中烧的袁绍不停摔打着房内的各种物件,不少精美的工艺品也是被砸得粉碎,从而也能看得出来袁绍此刻是多么的愤怒!

    也难怪袁绍会如此愤怒,一向自视甚高的袁绍,以前一直都没有把刘备和曹操放在眼里,可偏偏就是这两个人,接二连三地让袁绍难堪。不过相比起五年前让袁绍连丢了数个州郡的刘备,袁绍最恨的,却是曹操!因为在此之前,曹操一直都是很出色地完成他作为袁绍跟班的角色,可这转眼间,在袁绍眼中视为家犬的曹操,竟是反过头来咬了自己一口,这让袁绍如何能不怒?倘若曹操此刻就在袁绍面前,只怕袁绍早就忍不住扑上去,将曹操给咬死!

    “主公息怒!”见到袁绍如此愤怒,在左右的文武官员一个个都是朝着袁绍低头行礼,齐声劝慰了一番。而紧接着,袁绍麾下谋士田丰就是上前一步,对袁绍拱手说道:“主公!刘备、曹操同时出兵冀州,可见两人肯定是有联系,同时来找主公的麻烦!属下以为,无论是刘备还是曹操,都绝非普通敌手,主公切不可轻敌,当下令各个城郡闭城死守,不得令刘备、曹操有机可趁!”

    田丰虽然说话耿直,也因此多次得罪了袁绍,但袁绍不得不承认,田丰在自己麾下众谋士当中的智谋最高,所以每次田丰得罪了自己,虽然每次袁绍都恨不得直接宰了他,但最后还是不得不将他重新重用。而这次,田丰说的话依然让袁绍觉得刺耳!刘备、曹操算是什么东西,竟然要我来小心这两人?简直是个笑话!当即袁绍就是把脸色一板,满脸怒容地喝道:“区区刘备、曹操又有何惧?哼!他们不过是靠着偷袭的手段,才能占得如此便宜!正要打起来,我袁家岂能怕了他们?”

    “主公!”见到袁绍那刚愎自用的性子又发作了,田丰也是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说道:“刘备麾下精兵猛将无数,曹操更是有世之奸雄之称!这两人都是世间难得一见的敌手,主公切莫轻敌啊!”

    其实田丰只要稍微懂得圆滑一点,说话也懂得一些方法和技巧,要说服袁绍其实根本算不得什么难事。可偏偏田丰在情商方面,就是少那么一根筋,这么一番话说出口,以袁绍的性格,又怎么可能会回心转意,改变主意呢?非但没有能够劝服袁绍,反倒是激起了袁绍的怒意,只见袁绍瞪圆了眼睛,死死盯着田丰,寒声喝道:“田丰!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斗不过刘备、曹操之流?”

    “属下并非此意!”田丰那也是倔脾气上来了,竟是连说句软话都不会,脖子一拧,喝道:“只不过,刘备、曹操如今的实力,的确是要强过主公!若是力敌,主公必然不是两人的对手!”

    “混账!混账!田丰!你这般胡言乱语,莫非是想要找死不成!”袁绍是什么性格,被田丰这样顶撞,如何能不恼?当即袁绍就是跳起脚,指着田丰的鼻子喝骂道:“田丰!我一忍再忍,你却得寸进尺!真当我不敢杀你不成?”

    袁绍的这番话已经是透出了浓浓的杀意,要是换做别的圆滑一点的,这个时候早就是磕头求饶了。可偏偏田丰就是一头犟驴,面对袁绍的呵斥,田丰只是脸色一变,却是越发刚直地喝道:“主公!田丰一心忠于主公,所说之话虽不中听,但却是句句属实!正所谓良药苦于口,忠言逆于耳!还望主公能够明白田丰一份赤胆忠心!”

    田丰的话非但没有让袁绍放宽心,反倒是让袁绍越发恼怒了,瞪圆了眼睛喝道:“大胆田丰!你这是在怪我不识好歹不成?你忠心?你要是忠心,会在我面前如此放肆?天底下哪里有你这样忠心的!今日我是饶你不得!来人!来人!”

    随着袁绍一声声怒喝,很快便是有两名军士快步走进了议事厅,对着袁绍抱拳应喝了一声。袁绍则是满脸怒容地指着田丰,对那两名军士喝道:“把这个混账给我拉下去!关了!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把他给放出来!还有,谁要敢替田丰求情,一律与田丰同罪!”

    袁绍最后蹦出一句话,却是让在场几名与田丰私交不错的官员都是立马闭上了嘴,正要脱口而出的说情之辞也全都咽了回去。而那两名五大三粗的军士也是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将田丰的身子给架了起来,就这么拖着田丰离开了议事厅!

    田丰虽然经常顶撞袁绍,为袁绍所不喜,但田丰的名望和智谋在袁绍麾下都算是数一数二的,所以每次田丰起复之后,都会得到袁绍的重用。如今看到田丰都被袁绍如此简单就给治罪,剩下的众人自然也是不敢多言,一个个都是低着个脑袋,一时间,整个议事厅反倒是变得寂静一片。

    先前田丰出言不逊,被袁绍给治了罪,如今看到众人一言不发,袁绍还是觉得满腔愤恨,红着眼睛扫了众人一圈,张口就是喝骂道:“说话啊!说话啊!平时不是都能言善辩的吗?怎么现在反倒是成了哑巴了?说话啊!再不说话,我就将你们全都治罪!”

    这说话是死,不说话也是死,袁绍的话也是让众人一个个心里瓦凉瓦凉的,碰上这么一位主子,今后这日子可真是难熬啊!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既然袁绍开了口,众人自然不敢再继续装聋作哑了,当即袁绍麾下谋士审配就是出列,对袁绍说道:“主公!属下以为,刘备、曹操两人之间素有间隙,此次两人虽然联手来犯冀州,但相互之间也必定会防范彼此,无法真心联手!如今刘备拿了河间,而曹操也夺取了阳平,接下来,两人肯定都会直取安平!安平乃是冀州的中枢,相信无论是刘备还是曹操都不会坐视对方夺下安平!属下以为,倒不如先行派人将安平郡的守军撤回来,让出安平,就让刘备和曹操两人在安平斗个两败俱伤,到时候主公再出兵,坐收渔翁之利,岂不妙哉!”

    同样是劝说袁绍避其锋芒,可审配说的就要比田丰的话中听多了,至少袁绍是很受用的。只见袁绍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眯着眼睛不住地点头,似乎对审配提出的这个建议很中意。而见到袁绍的模样,审配也是脸上一喜,立马继续说道:“主公!刘备麾下猛将不少,而曹操刚刚兵不血刃夺下徐州,兵力充足,这两人不分上下,若是等他们斗得厉害了,主公再出兵,一来可以减少损失,二来嘛,又能一举将刘备、曹操的兵马给击败,说不定,到时候还可以顺势反攻,夺取幽州和兖州的城郡!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审配这番话一说出口,袁绍的两只眼睛立马就是泛起了精光!五年前先是被刘备给坑了几个郡,后来又被吕布强行夺了并州,他这个如今袁家名副其实的家主,脸面早就丢光了!若是这次真的能够从刘备、曹操手中抢回一些领地,别的不说,至少自己的名气也能扳回一些。对于袁绍这样的性格来说,名气简直就像是他的命一样珍贵!

    当即袁绍就是连连点头,脸上也终于是露出了少许笑意,拍了拍手,沉声喝道:“好!好!此计甚妙!嗯!就依着你的主意行事吧!若是此计成功,你当立首功!”

    听得袁绍的话,审配立马就是面露喜色,直接就是朝着袁绍纳头一拜,这次他甘冒风险,第一个出来答话,果然是大风险有大收获!而原本坐在审配左右的几名谋士则是一个个面颊抽搐,脸上多是懊恼不已,没想到这么一个好机会竟是让审配给抢去了。

    不过这个好处也不是那么容易拿的,袁绍脸上刚刚浮现的笑意却又是立马转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阴寒,沉声说道:“不过,若是此计不成,哼!审配,你也该知道结果会是如何!”

    袁绍这么阴沉沉的话丢出来,立马就是砸得审配满脸苍白,整个身子定在那里一动不动,冷汗就已经布满了他的全身。

    ——————————————————————

    “也就是说,袁绍此刻所能做出的反击,只能是如此了!”

    在安平郡与河间郡交界的武强城内,刚刚占据此城的幽州军短短时间内,就已经是将此城经营得有如铁桶一般。而在城内的城守府内,刚刚赶到此城的刘备就是召集了手下文武官员,开始商议接下来的行动计划。荀攸作为此次南下大军的主薄,也是开始为刘备分析、判断袁绍接下来的动向。

    听完荀攸的话之后,坐在最上方的刘备就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说道:“按照公达所言,袁绍当真会主动撤走安平郡内的兵马?目的也只是想要让我和曹操争夺此郡?这等粗浅的计谋,难道袁绍会认为我和曹操就会因此上当?”

    “主公!”对于刘备的不相信,荀攸倒也不恼,而是很耐心地为刘备分析起来:“此计虽然粗浅,但却是打中了主公与曹操的必争之处!安平郡乃是冀州重中之重,比起邺城都要重要几分,主公不可能错过,曹操也不可能回坐视主公夺取安平!倘若袁绍派遣重兵把守安平郡,有袁绍这个相同的目标,主公与曹操或许还能并肩而战,至少不会因此而反目!可若是袁绍当真将安平郡的兵力给调走,留下一个空空如也的安平郡,那为了争夺安平郡,曹操必定会与主公死磕到底!换而言之,这就是一个阳谋!让主公和曹操都不得不钻进去的阳谋!”

    荀攸的这番解释,也是让在场众人都是不由得深吸了口气,当然,也有例外的,张飞直接就是扯着嗓子吼了起来:“有什么好怕的!哼!我看那曹操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六年前在偃师的时候,他不就算计过我们吗?这次他要是真敢来找我们麻烦,那不是更好?正好将这两笔账放到一起来算!我直接就是将他的脑袋给拧下来!”

    自从当年从甘信口中学到了这句话,张四爷就是特别喜欢用这句话来吓唬人,而且还在说话的时候,下意识地会做出一个拧的动作,就好像对方的脑袋真的在他的手上让他来拧一样。不过在场众人对张飞的性格也都是了解不少,干脆没人理会张飞的疯言疯语。关羽皱着眉头,用手捋了捋胡须,说道:“若真是如此,那该如何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