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1556章 北海之战(四)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刚进北海,只见孔融手下的一名亲兵就是守在城门口,一看到甘信到了,便是面露惊喜,立马迎上前来,对甘信抱拳喝道:“甘将军!孔大人与郭大人在官邸等候多时了!还请将军随我来!”

    这亲兵对甘信说话那是毕恭毕敬,就算是对待孔融,也没有这么崇敬。也难怪,这次北海城能够解除危机,乃至到今日竟是将青州所有贼寇都给破除,完全都是因为甘信的缘故!加上甘信在战场上勇猛无敌,相对于那些谋士,却是更容易得到士兵们的拥戴。

    对于亲兵的态度,甘信倒也没有怎么在意,笑呵呵地点了点头,做了个手势,就是示意亲兵在前带路。当然,前往官邸的路,甘信当然是认得的,只不过既然人家一番好意,甘信这吃软不吃硬的性格自然不会去为难人家了。

    到了官邸内的议事厅,一迈进大厅的门口,就看到以孔融为首的青州官员全都站起身来迎接,唯有郭嘉稳稳当当地坐在那里,一个人自斟自饮。甘信先是瞪了一眼郭嘉,随即又是哈哈笑着走向了孔融,抱拳说道:“孔大人!幸不辱命!泰山贼寇臧霸已诛!今后青州境内,再无贼患!呃,对了,这,这,大人身边似乎少了不少人啊?”

    听得甘信前面那几句话,孔融忍不住长舒了口气,这么多年来,以臧霸为首的青州贼寇,就像是压在孔融心头上的巨石,让孔融夜不能寐、寝食不安!当初孔融刚刚接任北海的时候,那也是想有一番作为的,结果却是硬生生被青州的贼患给磨平了!如今贼患终于平定,可孔融的志气、野心也都没有了,现在想想,只能恨自己生不逢时啊!

    而听得甘信后面的一句话,孔融的脸上也是不免有些红晕,毕竟自己身为北海之主,却是连手下的官员都管不住,一遇到危机时刻就闹叛变,虽然孔融最终还是将此事给镇压住了,但多少还是会有些颜面尽失的感觉。所幸旁边孔融的死忠部下脂习见到孔融尴尬,也是代替孔融回答道:“之前攻城的时候,大人发现城内有不少官员勾结贼寇,意图里应外合,幸亏大人果断,将这些叛徒给击杀了!”

    脂习的说法也是多多少少给孔融挽回了一些面子,而甘信也是立马猜出了其中的缘由,笑了笑,也就不在深究了。最后,甘信的目光又是落在了大厅内的四个陌生面孔,笑了笑,迎上前去,说道:“四位想必就是裴元绍、廖化、周仓和杜远四位将军吧?”

    虽然没有见过裴元绍四人,但之前也已经收到了刘佰送来的密函,知道裴元绍四人已经作为内应,早早就有效忠刘备的心思。而深知历史进程的甘信,也是知道裴元绍几人虽然都是黄巾贼出身,但却对击杀张角的刘备并没有恶意,相反,历史上,廖化、周仓还为刘备所重用,直指战死沙场。蜀中无大将,廖化为先锋,足以证明廖化在蜀汉后期也是为蜀国鞠躬尽瘁了。

    裴元绍四人自然不知道甘信心中所想,这第一次见到甘信,四人还都有些忐忑,毕竟甘信与孔融不同,甘信可以说是刘备麾下最核心的成员,更是刘备的结拜兄弟!今后他们四人要在刘备麾下效力,甘信可是万万不能得罪的!要是甘信是个什么难缠的性格,他们四人今后在刘备手下可就要倒大霉了。

    所幸,甘信所表现出来的善意也是让他们暗自松了口气,当即便是对着甘信抱拳一礼,齐声喝道:“末将见过甘将军!”

    “不必多礼!不必多礼!”甘信笑呵呵地上前扶起了为首的裴元绍,又是接连扶起廖化三人,如此客气,让人很难相信,这会是在之前还冷眼斩杀臧霸的悍将!当然,这也是因为甘信很清楚,至少眼前的廖化和周仓绝对是两个难得一见的人才!

    相互寒暄了一番过后,众人也都是纷纷入座,唯有甘信和孔融两人相互谦让,谁也不肯坐在那个上座位置上。最后干脆就让那个上座空着,就当是预留给刘备的吧,而两人则是相对而坐,彼此也没有谁高谁低的说法了。而甘信正好是坐在郭嘉的身边,这一入座,甘信就是故意用肩膀顶了一下郭嘉,压低声音哼道:“你小子倒是悠闲自在!我在外面拼死拼活,你就在这里喝酒逍遥!”

    对于甘信的指责,郭嘉也是撇了撇嘴,依旧自顾自地饮酒,丝毫没有理会甘信的意思。本来甘信也只是开开玩笑,当然不会是真的怪罪郭嘉,只是郭嘉不接茬,甘信这玩笑开得也没味道。而这个时候,孔融哈哈大笑,举起酒鐏就是遥敬甘信、郭嘉,笑道:“这次多亏了士虎和奉孝两位相助,才能击溃贼寇,还青州朗朗乾坤!老夫代表青州百姓,敬两位一鐏!请!”

    孔融这一带头,其他青州官员,包括裴元绍等人也都是纷纷举起了酒鐏,向甘信和郭嘉敬酒。甘信用胳膊碰了碰郭嘉,随即两人便是同时举起酒鐏,饮尽鐏中美酒之后,孔融便是笑呵呵地对郭嘉问道:“郭大人!老夫有一事不明,还请郭大人指教!”

    虽然对甘信是爱理不理的态度,可对待孔融却是态度好得很,立马就是笑着对孔融拱手一礼,说道:“孔大人有何事相问,但说无妨!只要小生能够解答,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得到郭嘉首肯,孔融也是忍不住问道:“之前城外一战,明明是贼寇占据上风,为何突然之间就陷入溃败了?老夫虽然全程旁观,却是看得满心糊涂!还请郭大人赐教解惑!”

    “呵呵,其实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孔融的问题问出口,也是惹得其他青州官员都是一样疑惑的模样,就连裴元绍等四人也都是好奇地看着郭嘉。击溃贼寇之后,裴元绍四人进了城这才知道,指挥这场战斗的不是大名鼎鼎的甘士虎,而是一个籍籍无名的白面书生。虽然他们都是参与在这场战斗当中,但对于如何击败敌人的,裴元绍他们也是丝毫不知情,只是知道这五十万大军本来是必胜之局,可也不知道怎么的,打着打着,五十万大军就败了,败得让他们好是糊涂。如今正好孔融开口相问,他们也能够得到解惑,自然是下意识地静了下来,等待着郭嘉的回答。

    “其实,此战能胜,却也绝非全都靠巧合、运气之类,小生为此战归结了五条必胜因由!”郭嘉抿了口酒水,算是润了润口舌,这才扬声说道:“贼兵虽然人多势众,但大多都是乌合之众,这样的兵马,若是打顺风仗自然是无碍,可一旦遭遇障碍或者是强敌,非但不能克敌,反倒容易溃败。而与之相反,白马义从虽少,但却是玄德公苦心经营训练出来的精锐之师,每一骑都有裨将之才,遇强更强,虽面对五十万大军,却无退缩之意,敢于争先!如此一来,此消彼长,此其一也!”

    郭嘉对白马义从的评价甚高,这一点,听得甘信那是大感满足,因为这白马义从正是甘信一手打造出来的!而孔融等人也都是见识了白马义从的威力,都是不住地点头,显然也是很认同郭嘉的这番分析。

    而紧接着,郭嘉只是稍稍停顿,便是接着说道:“贼兵令行不一,各路贼寇齐聚,虽然声势浩大,早就五十万大军。但这五十万大军却是各有头目统领,臧霸不能服众,自然做不到令行禁止!军令散漫,此等军队,就算是数量再多,也不过乌合之众也,岂能不败?此其二!”

    说着,郭嘉又是竖起了第三根手指头,嘴角一勾,似乎也是说得兴起了,继续说道:“臧霸出兵无名,却贪功冒进,刚刚整齐五十万大军,就直接发动攻势,五十万大军数量虽多,可惜军心不齐,斗志不坚,装备不齐,必败无疑,此其三!裴将军等四位临阵倒戈,切中贼兵要害,使得贼兵无法强行攻城,加上白马义从副将黄永设计伏击得手,此其四也!” ,

    郭嘉接连说出了四个致胜因由,听得在场众人都是一愣一愣的,就连甘信也不知道,原来他们这次能赢,其中竟然还有这么多道道。孔融连连轻捋自己的长须,思索了片刻之后,也是轻轻点头,说道:“原来如此!老夫明白了!呃,那这最后一个必胜因由又是什么呢?”

    “第五条,天意!”就在众人都以为郭嘉还是一顿长篇大论的时候,郭嘉却是突然抛出了这么两个字,听得众人又是一愣。天意?这么虚幻的东西,也能当做原因?这,这也太扯了吧?看到众人不相信的样子,郭嘉却是丝毫不在意,嘴角微微一勾,说道:“之前四个缘由,最多也是让我有七成把握获胜,不过,就连我也没想到,这仗打到一半,竟会下起那瓢泼大雨!正是由于有了这场大雨,使得贼兵视线受阻,对我军的进攻几乎完全行不通!要不然,我军就算是获胜,也会损伤不少,甚至会有不少贼寇逃走,继续为害青州。所以说,最后我们能够大获全胜,实乃天意,天欲灭青州贼寇!”

    郭嘉这么一番解释过后,众人也都是不由得长舒了口气,特别是郭嘉说出最后一条天意的时候,众人也是将这次北海之战看做是顺天意的事情了。唯独坐在郭嘉身边的甘信偷偷看了一眼,心里却是比谁都明白,什么狗屁天意,都是郭嘉用来忽悠他们的,就算是没有那场倾盆大雨,郭嘉也会有别的办法来减少伤亡。之所以这么说,也只是想要给这些新近归降的人以一种刘备是顺应天命之主的想法,让他们对刘备更加忠诚罢了!虽然只是一个小手段,但被郭嘉这么一用,效果却是出奇的好,当然,甘信也不会去故意拆穿他,只是莫名有些感慨罢了。

    “这次北海能够得到甘将军和郭大人相助,北海上下实在是感激不尽,老夫再次代表北海乃至青州上下,谢过刘使君大恩!”笑了一番之后,孔融也是眯着眼睛,举起了酒鐏,对着甘信和郭嘉遥遥举起,只是说出这番话之后,孔融的目光却是下意识的偏向了另一边,似乎不敢与甘信、郭嘉对视。

    “嗯?”孔融的举止异常,也是让甘信和郭嘉立马察觉到了,特别是刚刚孔融所说的那番话,话语间,竟是带着一些客套之意。当即两人就是相互看了一眼,似乎略有些明悟,甘信又是将目光扫向了孔融以及坐下那些青州官员,两眼一眯,笑着说道:“孔大人这话说得太见外了,将来大家都是同僚,为刘使君效命,又岂分你我?”

    甘信的话说完,孔融也是显得越发不自在了,扭动了一下身子,就好像屁股下面埋着根针一样,尴尬地嘿嘿一笑,却没有接甘信的话头。而孔融的这个表现,却是让甘信和郭嘉立马就猜透了,孔融这是要反悔啊!也难怪,如今青州的贼患已经扫除,青州境内百废待兴,正是孔融可以大展拳脚的时候,又怎么肯将青州拱手送给刘备?而且,甘信手下虽然还有五千白马义从留在北海,但甘信毕竟比不得那些贼寇,贼寇可以行事无忌,可甘信做不到!因为甘信还要顾忌刘备的名望,若是甘信强行夺青州,那刘备就要被人落下一个持强凌弱的坏名声了!

    好个道貌岸然的孔融!被称为海内名士,竟然还能做出这种过河拆桥、言而无信的事情来!甘信眼中的寒意也是越来越深,不仅是针对孔融,更是扫了一眼其他青州官员。这件事绝非孔融一个人可以做得出来的,肯定也少不了有人挑衅,却不知道到底是谁这么大胆!而被甘信的目光扫过,不论是孔融还是那些青州官员,全都是下意识地低下了脑袋,谁也不敢与甘信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