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火攻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听得袁绍的质问,袁熙也是一脸苦涩,两手一摊,说道:“父亲!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看这情况,只怕是有些不妙!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把兵马召集来了,保护父亲你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呃!对!对!来人啊!来人啊!”袁绍一听,要保护自己的安危,也是连忙点头称是,紧接着就是冲着外面大声喊了起来,很快就是招来了几名亲兵,吩咐了一声过后,便是打发其中一人前去调派兵马,自己则是在几名亲兵的保护下,径直来到了官邸的大门前。

    还未弄明白城内到底是出了什么事,袁绍自然不会到处乱跑了,身边没有兵马保护,万一碰到个什么事情,袁绍可不会拿自己的性命来开玩笑。这刚走到官邸门口,袁绍和袁熙父子俩都是有些看傻眼了,原本还是一片寂静的魏县城,此刻城内竟到处都是火光,几乎将整个魏县城都给照得亮如白昼!看到这么多的火焰燃起,袁绍和袁熙几乎是傻了,不是说一切都没有问题吗?这火光是怎么回事?这不绝于耳的惨叫声又是怎么回事?

    当即袁绍就是急了,立马就是冲着周围大声喊了起来:“颜良何在?文丑何在?快!快来保护我!快来保护我!”

    袁绍急成这个样子,袁熙也好不到哪里去,两腿不停地打颤,已经是快要站不住了,伸个手,搭在身边一名亲兵的肩膀上,这才勉强不会摔倒。看着周围的火光越来越盛,有几处火光甚至已经开始蔓延到官邸这边了,袁熙被那几处火光给吓得一惊一乍的,哪里还有平日里的冷静。

    “主公!主公!”就在这个时候,一把呼喝声从官邸门口的街道内响起,紧接着,就看到十余人纵马飞奔而至,领头一人不停地呼喊着袁绍,正是袁绍手下的谋士许攸!许攸纵马飞奔至袁绍的面前,一个翻身,就是从马背上跳了下来,连滚带爬地跑到袁绍面前,哭丧着一张脸,对袁绍喊道:“主公!大事不好了!那呼厨泉!呼厨泉他!”

    “呼厨泉?”听得这个名字,袁绍顿时就是瞪圆了眼睛,一把揪过许攸的领子,怒喝道:“呼厨泉他到底做了什么?竟是弄成这样一个局面?快说!快说!”

    此刻的袁绍,哪里还有半点平日里的温文尔雅、礼贤下士,简直就像是一只被咬急了的饿狼,恨不得一口将许攸给吞了!被袁绍这副摸样给吓了一跳,许攸差点说不出话来,可是看到袁绍那双狰狞的眼睛,许攸也是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连忙说道:“主,主公!呼厨泉,呼厨泉他,他反了!反了!他带着匈奴人见人就杀,见房就烧!我们的兵马全都被打散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什么!”听得许攸的回答,袁绍直接就是喊了一声,双手用力一提,几乎是将许攸的额头贴到自己的额头上了,片刻之后,又是用力一甩,将许攸那单薄的身子给狠狠地摔在地上,自己则是双手举过头顶,大声怒吼道:“呼厨泉!呼厨泉!你,你好大的胆子!”

    被袁绍这么一摔,许攸也是不免头破血流,额头磕在大门前的台阶上,磕破了一大块皮。不过许攸却没有顾及到这些,反倒像是被这疼痛给刺激清醒了,立马就是爬起来,对着袁绍喊道:“主公!还有救!还有救!我们现在立刻突围出去!出了城,到时候汇集兵马,再来与呼厨泉算账!”

    “突围?呃!对!对!突围!突围!”被许攸这么一提醒,袁绍这才仿若反应过来了一样,连连点头,立马就是冲出了大门,随便找了一匹战马,就要翻身上马,看准了一个方向就要跑。

    看到袁绍的举动,一直低着头的许攸,眼中突然闪过了一道亮光,嘴角更是微微勾起。不过很快许攸又是抬起头,脸上的表情又变成了惊慌失措的模样,对着袁绍就是喊道:“主公!不能朝那边,那边已经被呼厨泉给攻占了!这边!这边!往这边走安全!我还看到颜良、文丑两位将军也朝那边去了!”

    如今的袁绍早已经慌了,哪里还顾得了那么许多,听得许攸这么一说,也是立马调转马头,指了指那个方向,在看到许攸连连点头之后,袁绍立马就是双腿一夹,纵马朝着那个方向就是冲了过去!而刚刚还靠在亲兵身上的袁熙见了,也是整个人像积攒了许多力气一样,立马就是蹦向前,也是找了一匹坐骑,就这么紧跟着袁绍跑了过去。袁绍父子这么一走,那些亲兵也都是纷纷跟了上去,反倒是留下许攸一个,两只脚像是钉在了地上一样,一动不动,等到袁绍等人都跑得没影了之后,许攸脸上那满满的惊愕都是消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冷笑,转过头对跟在自己身边的十余人笑道:“几位!刚刚在下所做的可好?到时候,还要请几位在曹公面前多多美言几句啊!”

    那几名士兵都是抬起头,脸上满是冷漠之色,对于许攸的刻意阿谀奉承,却是视若无睹,带头一人冷冷哼了一声,说道:“一切主公自有裁断!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你赶紧带路吧!”

    “是是是!是是是!几位跟我来!跟我来!”面对几名小卒,许攸却是极尽所能地献媚,比起在袁绍面前还要谦卑几分,随即朝着那几名士兵做了个请的手势,引导着那几人朝着官邸内走去,浑然不把周围乱哄哄的场面放在眼里。

    而且说在城内的另一头,整个魏县都烧成这样了,颜良、文丑两将自然不可能没有反应。两人已经一刀一枪,也是骑着快马直接从各自休息的地方冲了出来,汇集在一起,看着周围那熊熊燃烧的大火,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正所谓水火无情,这熊熊燃烧的大火在整个魏县城内燃烧,不仅是驻扎在城内的大军士兵被烧得凄惨,那些居住在城内的百姓也是同样逃不过烈火的吞噬。而且因为袁军和匈奴骑兵的到来,今夜那些百姓本就打算躲在自己家里,而且还把门窗都给锁死了,如今这大火一烧起来,这些百姓们一时间更是没办法从家里逃出来,只能是活生生被那连绵的大火给烧死!

    “该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文丑看着周围的火焰,咬牙切齿地喝了一声,虽然文丑偶尔会精神上出些问题,莫名发狂,但毕竟身为袁绍的爱将,就算是精神上有些问题,可没有人敢对他如何。阳平亭一战过后,文丑也只是休息了几日,依旧是跟随袁绍左右效力。

    “我们好像是中计了!不好!主公那边该怎么办?我们应该赶去保护主公!”颜良说着说着,脸色突然一变,却是想起了要去保护袁绍的事宜。只是眼下到处都是火焰,根本就看不清楚道路,方向感也被四面八方响起的惨叫声给破坏了,颜良想要赶去保护袁绍,却不知道该往哪走?

    “不能再等了!我们先看准了一个方向冲!”文丑也是有些等不及了,多耽搁一刻,袁绍那边就多危险几分,文丑当即也是一咬牙,看准了一个方向,手中的钢枪随手挑起了一大块木板,朝着那片拦路的火焰压了下去,总算是将道路暂时清理出来。当即文丑就是纵马一跃,一口气就是冲出了火焰的包围,同时也是对着身后喊道:“颜良!咱们走!”

    听得文丑的话,颜良也没有耽搁,紧跟着文丑后面就是跳了出来,而跟随在两人身后的那些亲兵可就没有那么好运了,纷纷跳了过来,却只有寥寥几人越过了火海,那块压制火焰的木板也是被火焰所吞噬,成为了大火的帮凶!

    冲出了火海包围,颜良、文丑就是看准了一个方向直接冲了过去,这才刚刚冲过了一个借口,就只见前方一道人影闪过,惊得颜良、文丑两人立马就是擎起了手中刀枪,朝着前方招呼了过去。而这个时候,前面也是响起了一声惊呼:“颜良!文丑!是我,我是张颌!”

    听得这声惊呼,颜良、文丑都是吓了一跳,硬生生将手中的刀枪给止住!那刀锋和枪尖距离张颌只有不到半分的距离,就这么停了下来。收回了刀枪,颜良也是忍不住对同样一身狼狈的张颌喊道:“张颌!你怎么在这?主公呢?你可看到主公了?”

    从颜良、文丑两人的刀枪下逃过一劫,张颌也是松了口气,拍了拍胸口,也算是压了压惊,紧接着也是提了提手中钢枪,对两人说道:“我刚刚好像看到主公,主公往那边走了!我本来想帮忙的,可主公去要我来找两位将军前去护驾!”

    听得张颌这么一说,颜良、文丑两人都是面露喜色,只要找到了袁绍的下落,那他们也就能尽快赶到袁绍身边去保护袁绍了。当即两人就是用力点了点头,对张颌说道:“主公在那边,我们也赶紧去保护主公吧!可千万不能让主公有半点闪失!”

    张颌所指的方向,正是城门方向,当即三人就是纵马飞快地朝着那个方向赶去。沿途到处都是被大火吞噬的房屋、人影,听着那凄厉的惨叫声,让身经百战的三人也是不由得有种心惊胆战的感觉!一路上甚至还看到不少袁军士兵以及匈奴士兵被烈火焚烧,颜良、文丑有心想要救援,可一想起袁绍现在的安危,只能是强狠下心肠,置之不理。

    很快,三人就是一口气闯到了城门口,一到城门前,三人就是立马变成了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只见在城门外的夜幕中,无数的火光几乎照亮了夜空,一排排身穿黑甲的士兵将城门给堵了个严严实实。而在城门前,已经有不少袁军士兵和匈奴骑兵躺在血泊中,显然,那些堵门的黑甲士兵并不打算接受俘虏。

    “该死!是曹兵!果然曹操是有阴谋的!我们都中计了!”看到这一幕,颜良也是怒了,手中的大刀在空中一挥,咬牙切齿地瞪着城外的曹军士兵,又惊又怒,恨不得立马就是冲上去与曹军厮杀。

    “等等!主公呢?”文丑总算是想起了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左右看了看,却没有看到袁绍的踪影,立马就是转过头,对张颌喊道:“张颌!你不是说看到主公来这里了吗?怎么没看到主公?”

    “我怎么知道?”面对文丑的质问,张颌的一张脸也是阴沉得可怕,冷冷一哼,目光又是转向了前方,阴测测地说道:“或许,主公还没有到,又或者,主公已经被他们给擒下了!与其问我,倒不如问问他们好了!”

    张颌口中的“他们”自然就是指眼前那些堵在城门前的曹兵了,而这个时候,那些曹兵显然也是发现了他们三人的存在。刷的一声,在最前列的曹兵立马举起了手中的盾牌,列成了防线,也没有上前进攻的意思,就这么堵在门口,明摆着就是不让任何人冲出城!颜良、文丑两人听了张颌的话,也是立马将目光投向了前方,手中的刀枪也是提到了胸口,随时准备大战一场!

    “让开!让开!”这时候,从曹军军阵前又是响起了一阵呼喝,紧接着,就看到两名身材魁梧高大的战将纵马从军阵中走了出来,不是别人,正是当日在阳平亭一战中,与颜良、文丑交手的曹军悍将,典韦与许褚!

    走出了军阵,典韦与许褚两人都是直勾勾地盯着颜良、文丑两人,当日阳平亭一战中,他们四人捉对厮杀,到最后也没有能够分出个胜负,典韦、许褚两人心中早就盼望着能够与颜良、文丑再战一场!如今看到自己的对手,两人已经是按捺不住了,浓浓的战意在两人身上迸发出来,许褚吼了一声,瞪圆了眼睛喝道:“好!好!今天我一定要亲手宰了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