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叛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一声呼喝,许褚双腿一夹,便是纵马冲上前去,而一向寡言少语的典韦也没有多说什么,用行动表示了一切,一双铁戟已经是提在手中,紧跟着许褚身后,也是飞快地越过了城门,朝着他的对手冲了过来!

    见到许褚、典韦杀奔过来,颜良、文丑那也不是怕事的人,同时呼喝了一声,便是提着刀枪迎了上去,许褚对颜良,典韦对文丑,又是再次厮杀作一团。至于在后面的张颌,冷眼看着这四人在面前厮杀,却是按住了坐下战马,就这么呆着原地没有动作,只管这么冷冷看着。

    当日阳平亭一战,四人一直都没有分出个胜负,如今在这里,想要很快击败对方,对于他们四个人来说,都是不现实的事情。不过有一点不一样,典韦、许褚两人并不着急,他们的任务就是守在这里,不让任何一个袁军和匈奴人逃出城,所以,他们倒是可以尽情与对手厮杀,直到分出胜负的时候。而颜良、文丑可就不一样了,城内的大火烧得越来越厉害,眼看着能够在这场大火中幸存的人也不会有多少了,他们留在这里的时间越长,越是危险!更何况袁绍的下落到现在还不清楚,心中牵挂着袁绍的安危,他们如何愿意在这里耽搁下去?只是对方的实力不比他们差,心里想要速战速决,可却是怎么也做不到!

    “张颌!张颌!”颜良与许褚连着硬拼了十余招,只是在力量上,颜良却是要稍逊许褚一筹,拼得两只手一阵阵发麻,连退了几步,总算是有了一点喘息的机会。眼睛的余光正好瞄到了身后还在那里老神在在的张颌,顿时颜良就是气不往一处来,大声喝道:“你还愣着作甚?赶紧来帮忙啊!”

    刚说完这句话,许褚又是哇呀呀地冲了上来,颜良立马就是举起大刀格挡,再也没空去理会张颌了。而听得颜良的话,张颌的脸上依旧阴沉,片刻之后,冷冷哼道:“颜将军!我在为你们压阵,这已经是在帮你们的忙了!总不能让我不顾道义,以多欺少吧?”

    张颌这话说出口,语气平淡,但话语间透着讥讽,显然是在讥讽颜良,不过也说得过去,毕竟从很早就是如此,颜良、文丑与张颌的关系一向不怎么好。只不过颜良、文丑怎么也没想到,再这样一个关键时刻,一向以大局为重的张颌竟然还会耍脾气,和他们针锋相对!虽然心中埋怨,但面对典韦、许褚的猛攻,他们也顾不得与张颌争论了,只能是咬紧牙,与对手厮杀。

    而张颌见到如此,也是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了一丝冷笑,手中的钢枪也是慢慢提了起来,紧握着枪杆用力扭动了一下,似乎也是准备动手了。就在张颌准备上前的时候,突然从身后传来了一阵马蹄声,张颌立马回过头一看,眼中精光一闪,只见从身后那满是火焰的街道中,冲过来了数人,跑在最前面的,正是袁绍与袁熙父子俩,在后面的则是几名亲兵。

    原来袁绍、袁熙父子俩从官邸那边赶过来,却是慌不择路,连着走错了几条路,所以才是姗姗来迟了,袁绍和袁熙一直都是冲在最前面,抬头一看,第一眼见到城门口的动静,也是被吓了一跳,立马就是用力勒住了坐骑,仔细一看,才看清楚了状况。张颌见到袁绍,停顿了片刻,便是调转马头,对袁绍抱拳喝道:“主公!”

    本来看到颜良、文丑与曹将厮杀,迟迟分不出个结果,却是没有注意到旁边还守了一个张颌。张颌这一打招呼,倒是让袁绍父子俩都吓了一跳,看清楚了是张颌之后,袁绍也只是愣了一下,便是立马喊了起来:“张颌!你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上去帮忙?快!快上去杀了那些敌人,护送我出城!”

    “喏!”听得袁绍的喊话,张颌的脸颊抽动了一下,最后还是对着袁绍抱拳喝了一声,随即便是提着钢枪,调转马头朝着那正在厮杀的四人冲了过去。在周围火光的映射下,稍稍附在马背上的张颌,一张脸变得诡异的铁青,迎着前方酣战的文丑与典韦,一口气冲上前,手中钢枪看准了目标就是刺了出去!

    “啊!”一声惨叫响起,几道血箭随着钢枪的刺出,喷洒到了张颌的面上,还带着丝丝温热,而张颌的脸上却是没有半点表情,紧握钢枪的手腕甚至还扭动了一下,将那伤口撕扯得更加恐怖!顺着伤口往上一看,文丑的脸上充满了痛苦、惊愕、不解与狰狞,努力回过头,看着张颌,完全不明白,为何张颌会从自己的身后刺出这一枪!

    对于文丑那惊疑的目光,张颌却是没有做出回答的意思,只是握着钢枪用力往后一抽,那钢枪带着浓浓的血水,从文丑的后背抽了出来,却是疼得文丑又是一声惨叫。而紧接着,典韦双手提着铁戟,直接就是扎在了文丑的胸口,这次文丑没有再叫喊了,而是直接从马背上翻了下去,一动也不动!

    “文丑!”看到文丑就这么死了,正在与许褚厮杀的颜良也是又惊又怒,顾不得与许褚作战了,猛的一提缰绳,就是提着大刀朝着张颌冲了过去。虽然不知道张颌会突然临阵反水,但张颌害死文丑,这是颜良亲眼看到的,他与文丑情同兄弟,自然是要为文丑报仇!颜良一边冲杀过去,一边口中喝道:“张颌!我要你的命!”

    “着!”看到自己的对手突然调转方向跑了,许褚的眼中顿时就是闪过了一道精光,也不追上去,只管看着颜良远去的背影,突然从怀中一抹,随手一丢,三道黑影便是从许褚的手中飞出,转眼就是击中了颜良的后背!就听得喀嚓几声,颜良张口喷出一口鲜血,紧接着便是从马背上摔了下去,刚刚摔在地上,就是被自己的坐骑连着踩在了身上,胸口被踩得陷进去了,又是连吐了几口鲜血,便是脑袋一歪。

    原本袁绍催促张颌上去帮忙,还指望着他们三人联手击败敌将,早日护送自己出城,可却没想到张颌竟是突然反水,转眼间,颜良、文丑就这么接连战死!看到典韦、许褚以及张颌三人猛的扭过头,都是一脸阴寒地朝着自己走过来,袁绍顿时就是吓得满脸苍白,喊道:“你,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看到袁绍、袁熙父子俩那惊恐的表情,张颌脸上的模样终于是有了变化,冷冷一笑,虽然袁绍身后的亲兵也都是上前护住了袁绍父子,可这几名亲兵落在张颌的眼里,却根本算不得什么。张颌先是冷笑了一声,随即又是转过头,对身边的典韦、许褚二人说道:“两位将军!袁绍在此,曹公交代的事情,我已经办妥了!我这就去拜见曹公去了!”

    “哈哈哈哈!好极!好极!”典韦没有吭声,而许褚则是哈哈一笑,连连对张颌点头,豪迈地摆了摆手,喊道:“张将军,今后我们就是同僚了!也别这么客气了!等到拿下邺城之后,我们好好喝一杯!”

    别看许褚长得五大三粗的样子,倒是不笨,知道以张颌的本事,投入到一向爱才的曹操麾下,必定会得到重用,许褚也是一样新近投奔到曹操麾下的战将,自然想着要和其他人拉进关系,也好巩固自己在曹军中的地位。

    对于许褚的套近乎,张颌也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许褚的邀请,随即便是径直朝着城外走去。而就在张颌渐渐远去的时候,一直躲在袁绍身后的袁熙,也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勇气,甩开自己的父亲,连着上前了几步,冲着张颌的背影就是喊道:“张,张将军!救,救,救我!救我!”

    听得袁熙的喊声,张颌几乎是本能地拉了一下缰绳,止住了坐下战马的脚步,就这么停在原地呆立了老半天。虽说张颌背叛了袁绍是有他的原因,但对于袁熙,张颌却是无法忘记当日在阳平亭时袁熙的恩情,犹豫了片刻之后,张颌长叹了一声,只是将脑袋稍稍扭动了一下,便是纵马继续朝着城外走去,丢下了一句话:“我,尽力而为!”

    张颌这最后一句话说出,刚刚鼓足了全部力气的袁熙顿时就是直接软瘫了下去,就好像刚刚的行为已经用光了他全身力气一样。而看了一眼张颌的背影,典韦也是冷冷哼了一声,扭过头,看着那满脸绝望的袁绍等人,哼道:“袁绍!走吧!主公正等着见你呢!” △≧△≧

    听得典韦的话,袁绍的脸上那是一阵青一阵白,却是连半句话也说不出口,而随着典韦这话说完,城门外那些等候已久的曹军士兵立马就是一拥而上。在袁绍身后本来还有几名亲兵想要上前保护袁绍,可他们这几人如何能够敌得过那么多曹军士兵?更不要说还有典韦、许褚在旁边,三下五除二,那些袁绍的亲兵就直接躺在了血泊之中,而袁绍、袁熙父子更是被捆绑得严严实实,在典韦、许褚的押解下,乖乖地出了城。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但对于魏县的百姓们来说,这一夜,就好似地狱一般!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不仅毁了他们半生的家园,更是夺取了他们的性命!整个魏县城内的百姓约莫有十余万人之多,这场大火之后,活下来的也不过才不到千人而已,更不要说袁绍那十多万大军和五万的匈奴骑兵!等到天亮后,大火渐渐熄灭,偌大的魏县城内依旧到处都是飘荡着烧焦的味道,混杂着时不时响起的哀嚎之声,在魏县上空回荡,久久不能散去。

    看着城内的这幅惨剧,曹操的脸色也不好看,不管曹操的心肠多硬,也不能对一夜烧尽近二十万的生命而熟视无睹。想到昨夜在城外听到的那一声声惨叫声,曹操昨夜可是一晚上都没睡着,今天一大早进城,又是见到这幅惨剧,心里怎么好受?当即曹操便是长叹一声,说道:“这次,我是否错了?”

    “错与不错,末将不知道,但只要是主公你想要的,末将就是豁出性命,也会为主公办到!”曹操的感叹刚刚落定,就听得身后传来了一把声音。只见一员战将慢慢走到了曹操的身边,最后还是落后曹操一拳的距离,正是曹操麾下第一大奖夏侯惇!夏侯惇脸色淡然,对眼前的这幅惨剧却是视若无睹,只管看着曹操的侧影,沉声说道:“主公!如今袁绍和匈奴人已然击败,只等取下邺城,主公这次冀州之行,就算是圆满了!难道这样的结局,还不足以让主公满足吗?”

    夏侯惇与曹操那可是从小一块长大的交情,要是换做旁人对曹操说这番话,曹操肯定会治他的罪,但从夏侯惇口中说出来,曹操只是回以一个苦笑,摇了摇头,说道:“元让,你说的意思,我明白,世上本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我既然要战胜袁绍,那就不能瞻前顾后!也罢!那袁本初,我已经不想再见他了!你看着办吧!我倒是想要见见那位,左贤王!”

    昨夜一战,曹操将魏县的四扇城门全都堵上了,那些从火海中突围出来,想要冲出城的兵马,全都被曹军给拿下了,除了被典韦、许褚和张颌擒下的袁绍父子之外,在另一边的城门口,戴罪立功的李典亲自拿下了呼厨泉。而李典倒也没有居功,这位匈奴人的左贤王倒也光棍得很,见到事不可为,直接就是将兵器丢在地上投降了。

    在城内的官邸,曹操见到了这位如今堪称匈奴人最有权力的人,呼厨泉被五花大绑,几名军士推搡着把他押解到了曹操面前,看着高高在上的曹操,呼厨泉倒也没有挣扎,很自觉地就是半跪着朝着曹操行礼,低着头,说道:“草原上的匈奴人,向汉人当中的王者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