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 新命令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大将军息怒!”在大帐内的却只是一名普通军士,见到徐荣进来了,那名军士立马就是对着徐荣抱拳单膝跪地行礼,大声喊道:“小人乃是相国身边的亲兵,奉相国之名,特来送信函给大将军!”

    “嗯?相国的信函?拿来!”一听是李儒的信使,徐荣也是稍稍皱了眉头,不过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对着那军士伸手,那军士立马就是从怀里将一个锦囊送了上来,便是立马退出了大帐。而徐荣也没有理会,只管自己坐到了一个马札上,从锦囊内抽出了李儒的密函,仔细阅读了起来。看完之后,徐荣的眉头立马就是皱了起来,用力一握,便是将那锦帛握成了一团,紧紧地拽在手心。犹豫了片刻之后,徐荣立马就是对着外面喊道:“来人!去请徐晃、马超二人来此议事!”

    徐荣的命令,在凉州军至少还没有人敢违抗,徐晃忠于徐荣,自然很快就到了帐中,而马超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也不敢违抗,耽误了片刻之后,也是只能老老实实来帐中听令。这次徐荣领兵来潼关,所带的将领自然不止他们两人,但是真正算得上分量的,却只有马超和徐晃。见到两人都到了,徐荣这才将刚刚李儒的密函送到了两人面前,让两人看了一遍。

    在看完这密函之后,徐晃的态度还好,只是有些惊讶,很快又是恢复了平静,不吭一声,大有只听从徐荣安排的意思。而马超在看完这信函之后,脸色立马就是变了,阴沉着一张脸,气呼呼地将那密函往地上一丢,喝道:“不行!我不同意!我不要离开这里!我要留在这里攻打潼关!”

    “孟起!”见到马超竟然在这个时候发起脾气来,徐荣也是有些不高兴了,脸色一沉,但还是强忍住怒意,对马超好言说道:“此事可不能意气用事啊!事关相国的布局,可不能因为你我的关系,导致相国的布局失败!那样的话,无论是你还是我,都无法承担相国的怒火!”

    徐荣与李儒如今都是长安大军的统治者,虽然两人一文一武,也算是平等,但平日里,徐荣却都是对李儒言听计从,隐约视李儒为主,所以眼下劝说马超的时候,徐荣也没有半点对李儒的不敬,口口声声都是对李儒的尊称。

    徐荣对李儒尊敬,可马超却没有,对于徐荣的话,马超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反倒是两手一甩,喝道:“我不管!我一日没有杀了赵云,我就一日不会离开这里!除非是我死了,要不然,谁也别想命令我!”

    马超的抗命,让徐荣的脸色已经是很难看了,而看到徐荣脸上的怒意,在一旁的徐晃也是紧紧盯着马超,一只手已经是慢慢摸向了腰间的佩剑。而看到马超那张扬、傲慢的模样,就算是再好脾气的徐荣也是有些忍不住了,冷冷哼了一声,沉声喝道:“马超!你当真要违抗军令不成?难道你就认为,我真的不敢杀你?”

    本来听到徐荣这话,马超下意识地还要耍横,只是刚张开嘴,马超就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头了,只见这大帐内,除了他一个人之外,其他全都是徐荣身边的亲兵,而徐荣和徐晃两人更是狠狠瞪着自己,随时都有要动手的意思!当即马超就是立马紧握腰间的佩剑,做出要拔剑的姿势,喝道:“你们想干什么?”

    “哼!”见到马超的举动,徐荣却是阴沉着一张脸,沉声喝道:“军中军令如山!无论是谁,都不能违抗军令!马超!你若识趣,就老老实实听从军令行事,要不然,就休怪我不给马寿成面子了!”

    徐荣这就是摆明了要动手了,而马超是什么人?他又岂会被威胁?当即马超就是冷冷一哼,锵的一声就是拔出了腰间佩剑,指着徐荣和徐晃,张口就要呼喝。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大帐外面窜进了一个人影,一下子就是挡在了马超跟前,大声喊道:“且慢动手!”

    冲进来的也是一个彪形大汉,看上去可是典型的关西汉子,长得人高马大,还留着一脸的络腮胡子。此人徐荣却是知道,乃是马腾麾下大将庞德,这次马超跟着徐荣来潼关,马腾也是将庞德派到马超身边当助手,只不过这庞德到底有些什么本事,徐荣还没有弄清楚。

    见到徐荣突然冲出来挡住了马超,徐荣眉头一皱,却没有多说什么,与马超翻脸,那是下下之策,若是有半点可以妥协的机会,徐荣也是愿意尝试尝试。而马超本来就要动手的,却是被突然冲出来的庞德给拦了下来,当即马超就是满脸的不满,对着庞德就是喝道:“庞德!你拦住我作甚?让开!让开!”

    “少将军!莫要冲动!难道你想要连累将军受难不成?”见到马超竟然还要动手,庞德可是急得满脸通红,立马就是扭过头对着马超劝了几句,随即又是转过头,对着徐荣躬身一礼,说道:“大将军请息怒!我们少将军还年轻,性子冲动,并非有意冒犯大将军的!还请大将军看在我们将军份上,莫要与少将军他一般见识!”

    庞德虽然长得粗狂,但言谈举止之间却是十分得体,徐荣见了,也是不由得暗自点头,随手摆了摆,周围那些之前一脸警惕地亲兵也是立马退了下去,只剩下徐晃一直留在徐荣左右。紧接着,徐荣便是对庞德哼道:“相国送来密函,定下了新的行军计划!可马超竟然胆敢违抗!哼!这件事若是传到长安,就连马腾也休想保住他的性命!”

    庞德也是急出了满头大汗,身为军中将领,却是违抗军令,这种行为会惹来多大的祸事,庞德岂会不知道?当即庞德就是立马对徐荣说道:“大将军息怒!大将军息怒!少将军只是年少不更事罢了,相国制定的计划,少将军岂敢违抗?少将军这边绝无异议,一切听从大将军指挥!”

    “庞德!你怎么……”见到庞德竟然不问自己的意思,就擅自答应了下来,马超可是急了,他还想要留下来继续与赵云一战呢!只是马超的话刚一说出口,就看到庞德立马冲着自己使眼色,想起自己来此之前也听父亲说起过,要听从庞德的谏言,马超心中再怎么骄横,但对父亲的话还是听的,当即也只能是阴沉着一张脸,不再吭声了。

    而看到马超不再违抗了,徐荣的脸色也是好了许多,随即沉声哼了一声,喝道:“行了!看在马寿成的面子上,就不与你一般计较!准备一下,我们就拔营!下一个目标!汉中!”

    “公子!公子!”一声声清脆的喊声,在这座小城的街道上响起,这声音清脆悦耳,听上去就好像是黄鹂清啼一般好听,就连街道上的路人都是忍不住顺着这喊声转过头望去。而他们所看到的,却是一名看上去好像十四五岁,梳着高高发髻的书童。而在这书童前面,一名身穿月白长袍的书生则是面带灿烂的微笑,大步流星地朝着前面走去,惹得那跟在身后的书童一边追还一边喊。

    虽然现在已经是临近冬季,天气也已经是慢慢转凉,可这书童又是喊又是跑的,也是弄得满脸通红,额头上布满了汗珠。街道两旁的行人见了,不少人竟是看呆了,只见这书童虽是男装,但脸颊百里泛红,晶莹汗珠顺着额头滑落,就好像是融化的水珠从冰肌上落下一般,配合那双又大又圆的眼睛,竟是比他们生平看过的所有女子都要美得动人心魄!

    书童连着跑了好一会儿,正有些喘不过气来,却是发现周围那些行人越发古怪的目光。书童似乎也早就习惯了这种目光,除了一开始有些愕然之外,很快便是恢复了正常,挺直了腰板,张口就是清喝道:“看什么看!连男人都看得这么起劲?还要不要脸了!”

    原本看到这书童长得如此可爱,这街道上的行人还都是幻想着书童轻柔曼妙的声音,可没想到,书童这一张嘴,就好似河东狮吼,虽然声音依旧是清脆,可却是变得有些尖锐,吓得那些行人一个个都是往后退,转眼就是在书童周边空出了一大圈。

    “小米子!”看到自家书童又在发威了,诸葛亮一脸无可奈何地转过头,冲着小米子喊了一句。而听得诸葛亮的呼唤,小米子这才是哼了一声,迈开步子就是朝着诸葛亮这里跑了过来,至于那些挡在小米子面前的行人,全都被吓怕了,哪里敢挡路,纷纷往两边一缩。等到小米子跑到诸葛亮面前的时候,诸葛亮也是笑着用手指头掂了掂小米子那洁白浑圆的额头,笑道:“你这个小家伙,一天到晚就知道惹祸!没事老吓唬别人干嘛?”

    对诸葛亮杵自己的脑门,小米子显然也是有些不乐意了,用手揉了揉额头,撅着嘴哼道:“这还不是要怪公子你了!谁让你一直跑那么快,也不管人家追不追的上!”

    “呵呵!”听得小米子的话,诸葛亮那双明亮的眼睛又是闪过了一道趣意,笑着说道:“你这撒娇的样子,还真像是个女儿家呢!”

    听得诸葛亮的话,小米子却是满脸不在乎地撇了撇嘴,哼道:“公子又拿我开心了!什么像个女儿家?公子见过我这样的女儿家么?公子,该不会是你有些什么特殊的癖好吧?我以前也听说了,那些有钱人啊官家啊,不喜欢女人,反倒是喜欢男人?公子,你不会也是这样吧?那我可情愿回去饿肚子,也不伺候你了!” ,

    “胡说八道!小小年纪,脑袋瓜子里都装些什么东西啊!”听得小米子的话,诸葛亮也是一脸哭笑不得,干脆用手轻握,在小米子的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以示惩戒,笑着说道:“以后跟着我,你可别乱说些这种不着调的话,可别连累公子我被人看不起了!”

    有些委屈的摸了摸自己的脑门,小米子哼了一声,等到诸葛亮说完了之后,小米子的眼睛立马就是亮了起来,说道:“公子!你说你要去投奔玄德公的,怎么我们还是在这青州境内走来走去啊?上次不是已经打听到了吗?玄德公已经回幽州了!公子你要投奔玄德公,就应该直接去幽州才是啊!”

    “呵呵!”对于小米子的质疑,诸葛亮只是呵呵一笑,却没有正面回答小米子的问题,而是笑呵呵地说道:“本公子自有打算,用得着你来提醒么?你还是好好做好你的书童吧!”

    对诸葛亮的敷衍,小米子显得很不满,但也不能多说什么,只能是闷声跟着诸葛亮继续往前走,只是低沉着头的时候,小米子的脸上再无平日那没心没肺的模样,反倒是眼中多出了一丝复杂的神色。

    自从上次在琅琊山下的小镇相遇,小米子就一直跟随着诸葛亮在青州境内游历。也是幸亏了前段时间青州的贼患被剪除,要不然,以诸葛亮和小米子这两人的身手,在这青州游历,早就被那些贼寇给吞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而这一路上,诸葛亮也早就将自己将来的打算告诉了小米子,小米子也是对诸葛亮的决定很是支持,一直催促着诸葛亮早点去见刘备,用小米子的话来说,早点见到刘备,自己就能跟着诸葛亮吃香的喝辣的了!

    只是不管小米子如此催促,诸葛亮就是这么不紧不慢地在青州闲逛,就好像是来青州游山玩水一般,这转眼两三个月过去了,诸葛亮连青州都没有走完,也难怪小米子如此着急了。

    刚刚在街上闹腾了那么一下,小米子也是暂时老实了一点,就这么跟在诸葛亮身后。走过了好几个街口,眼看着诸葛亮只是一边走一边逛街,时不时还去摊子上看看那些稀奇的小物件,完全没有着急的样子,小米子见了,又是有些忍不住想要开口催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