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沂源之战(四)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丁奉的话也是惹得众将全都是随声附和,难得杀得这么痛快,他们当然想要继续战斗下去,刚刚那一仗,让他们的信心也是空前高涨!曹操又算什么,照样不是被我们杀得屁滚尿流?

    听得丁奉等人的怂恿,而孙策也是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周瑜也是不由得苦笑起来,一看就知道,自己要是再阻拦,只怕这些交兵悍将也不会听自己的了。无奈之下,周瑜也是皱了皱眉头,对孙策说道:“伯符!要打倒是没问题,不过,却不能硬拼!你也不想这沂源城为曹军所得吧?所以这一仗,若是诸位将军当真想打,那你们只能听我的!”

    原本听得周瑜说他们有可能会输,丁奉等人可是满脸的不高兴了,而后面周瑜这么一说,众将也都不敢再吱声了,只能是眼巴巴地看着周瑜,就连孙策也是不例外,忍不住对周瑜喊道:“公瑾,你倒是快说啊!该怎么打?”

    “很简单!”周瑜的目光转向了前方的曹军军阵中,眯着眼睛说道:“你们若是想继续打下去,那就只有一种打法,斗将!”

    “斗将?”一听周瑜的说法,丁奉等人都是面面相觑,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周瑜竟然会是蹦出这么一个说法,徐盛有些摸不清头脑,看着周瑜就是问道:“可是,可是曹军他们就一定会同意斗将不成?”

    “他们当然会同意!因为,”周瑜又是转过头看了一眼众将,笑着说道:“因为若是他们不同意,我们就退回城内,他们只有这点兵马,打攻坚战,根本不可能攻克沂源城!”

    周瑜这么一说,众将又是不由得面面相觑,在他们眼中,周瑜就是个小白脸,一点也不如孙策那么敢打敢杀,性情中人,他们以往还真有些看不起周瑜。可现在看来,这小白脸倒是一肚子坏水,真要是坏起来,还真会被他坑得无话可说了!他们当然知道周瑜这不是真的要回城死守,而是用这一招,来硬逼着曹军按照他的想法来战斗!还偏偏曹军不答应不行!这个阴招还真够损的!

    “好!”损归损,但损的可是敌人,孙策等人自然没有理由不答应,当即孙策就是喝了一声,随即用力点了点头,喝道:“就如公瑾所言!我们和他们,斗将!”

    很快,孙策派出的一名军士就是趾高气昂地来到了曹军阵前,也不问谁是曹军主帅,直接就是昂着脑袋,把孙策和周瑜的意思喊了出来。而在曹军阵前一排五六名战将,为首一人正是大将夏侯惇!这次攻打沂源的主帅正是夏侯惇,收复徐州之战,曹操选择的战略是全面进军,将大军直接分成了三股,夏侯惇领兵攻取徐州北面的沂源,曹仁领兵攻打徐州南面的广陵,而曹操本人则是亲率大军直取彭城!

    夏侯惇攻打沂源之前,就已经派探子探听沂源城内守军的情况,知道住手沂源的是孙坚的长子孙策,而且城内也有数万守军。夏侯惇不想强攻沂源城,造成太大的伤亡,所以才会用计试图引诱守军出城,却没想到,最后却是反被周瑜所乘,数万兵马就这样全军覆没!亏得夏侯惇如今的涵养深了不少,要不然,非得气得吐血不可!

    现在见到江东军这么一个小卒竟然也敢在自己面前如此耀武扬威,夏侯惇的脸上立马就是闪过了一道怒意,而旁边的夏侯渊更是提着大刀就要上前将这么一个小卒给砍杀!却是被身边的几人给劝住了,这两国交战不斩来使,可是自古就流传下来的规矩,谁要是坏了这个规矩,那就等于是坏了自己的名头。夏侯惇强忍着心中怒火,随手一摆,示意夏侯渊先退下,随即便是狠狠瞪着那军士,喝道:“好!既然孙策要斗将,那我又岂会怕了他这么一个毛头小子?尽管来吧!”

    当年陈留会盟的时候,夏侯惇也是见过孙策,甚至还看过孙策挑战甘信,被甘信给教训的场面,夏侯惇与孙坚平辈论交,称呼孙策一个毛头小子,倒也算不得什么。而当军士将夏侯惇的话传到孙策那边,却是把孙策给气得面红耳赤,恨不得立马就上前厮杀!不过还未等孙策上前,旁边的丁奉就已经是出列,大声喝道:“大公子!杀鸡焉用牛刀?就让末将来打头阵!”

    还未等孙策同意,丁奉就已经是出阵了,这下孙策就算是想要拉丁奉回来也不可能了,只能是强忍着怒意,看着丁奉上前迎战。丁奉纵马上前,来到两军阵前,手中钢枪一摆,喝道“某乃庐江丁奉!何人敢与我一战!”

    “小辈安敢如此猖狂!我来战你!”见到丁奉这么一个年轻小子就敢如此张狂地冲出来,曹军当中也是立马响起了几声呼喝,随即,之间一道身影飞快地从曹军军阵中杀奔出来,正是曹军战将路昭,只见路昭手持一杆大刀,纵马就是朝着丁奉杀奔过来!一到丁奉面前,手中大刀便是直接朝着丁奉的脑门上落了下去,大有要一刀将丁奉给砍成两半的气势!

    而面对路昭这一刀,丁奉却是冷冷一哼,手中钢枪迎着就是往前一挡,铛的一声,一刀一枪撞在了一起,最先退后的,竟是来势汹汹的路昭!只见那路昭连人带马,直接往后退了五六步,张口还喷出了一口鲜血,满脸惊讶地看着丁奉,完全不相信丁奉的力气竟然这么大!

    见到路昭被自己给逼退了,丁奉又是冷冷一笑,哼道:“不过如此!接下来,你倒是再接我这一枪!”

    “糟!”一看到路昭被对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将给逼退了,在曹军阵前,几员曹将都是大惊失色,紧接着,只见夏侯渊左手一番,就是从马鞍上取下了铁弓,右手弯弓搭箭,几乎没有瞄准,就是将箭矢给射了出去!那箭矢划破长空,直逼丁奉而来!

    原本丁奉这一枪刺出,就算要不了路昭的命,也必定能重创于他,可没想到夏侯渊这一箭袭来,那是又快又准,丁奉总不可能拼着挨上一箭去取路昭的性命,只能是收回长枪,朝着那箭矢一挑,将箭矢给挑开了,同时也是错过了击杀路昭的机会!而刚刚差点没命的路昭也是趁着这个机会立马往回跑,好不容易才是逃过了一劫。

    “呔!小将莫狂!且看我来战你!”见到路昭就这么狼狈地败退下来,曹军众将也都是不由得惊怒起来,当即就是惹得几员曹军战将连连惊呼,曹将夏侯渊更是将手中铁弓一丢,提着大刀就是纵马杀了出来,迎着那丁奉就是杀奔过去,喝道:“小子!且看我夏侯渊来取你性命!”

    见到夏侯渊出阵,丁奉却是没有害怕,反倒是满脸讥讽地冷哼道:“暗箭伤人!算得什么英雄?”敢情刚刚夏侯渊射箭救路昭的那一幕,也是被丁奉给看到了,这么一番喝骂,却是骂得夏侯渊满脸涨红,却又无从辩解,一口气冲到丁奉面前,举起大刀就是朝着丁奉的脑门上劈了下去!

    这一招和适才路昭所使出的那一刀几乎是一模一样,只不过夏侯渊可不是刚刚的路昭所能比得了的,显然这次丁奉不可能跟刚刚那样将夏侯渊给逼开,提起钢枪一挡,大刀反过来将钢枪给压制住了!在力量上,丁奉却是要稍逊夏侯渊一筹!

    “嘿!”见到丁奉被自己压制住了,夏侯渊双目精光爆射,猛的大喝一声,紧接着,就听得丁奉坐下战马突然发出一声嘶鸣,竟是硬生生被压得两只前蹄猛的跪了下去,而丁奉也是跟着喷了口鲜血!夏侯渊哈哈一笑,手腕一转,那大刀的刀刃一翻,便是贴着钢枪的枪杆横削了过去!

    见到夏侯渊的变招,丁奉也是吓了一跳,若是任由这一刀削下来,丁奉那握住枪杆的手指头肯定要被这一刀给削断了不可!当即丁奉也只有将手一撒,松开了那枪杆来躲避夏侯渊这一刀,而丁奉的动作也是早就为夏侯渊所料到,就在丁奉一撒手的那一瞬间,夏侯渊再次猛的用力一压,那钢枪直接就是被砍得往下落,最后重重地砸在了丁奉的胸口,立马就是让丁奉再次喷了口鲜血!

    连着吐了两口鲜血,丁奉的脸色也是变得一片惨白,这也亏得是丁奉年轻,底子好,要是换做一般人,这个时候只怕已经是爬不起来了!从马背上摔了下来,丁奉撑着钢枪,勉强站了起来,用手背抹了一下自己嘴角的血渍,却是依旧一脸的战意,丝毫没有认输的意思。而看到丁奉的举动,夏侯渊也是忍不住赞了一声:“好!果然是条汉子!你若是认输、投降,我当保你异常富贵,如何?”

    “呸!”对于夏侯渊的招揽,丁奉只是回了一口口水,脸上依旧是浓浓地战意,显然是还想要继续战斗下去。而夏侯渊对此也只是有些叹息地摇了摇头,却没有心慈手软的意思,手中的大刀已经是横了起来,作势就是要朝着丁奉的脑袋上挥砍!而丁奉虽然不怕死,但并不意味着他就要束手待毙,面对夏侯渊的攻击,丁奉本是想再上前一步,格挡的,可这脚下刚跨起步子,就是牵扯到身子里面的伤势,又是不由得渗出了一道血痕,干脆就是将上半身硬是往前一压,这才躲过了夏侯渊这一刀的攻势!

    “倒也有点本事!”见到丁奉身受重伤竟然还能躲闪,夏侯渊也是两眼精光爆闪,更是起了爱才之心,手中的大刀攻势也是缓和了一些,一边攻击一边喝道:“别死撑了!你不是我的对手!如不快快投降,那可休怪我刀下无情了!”

    “呸!”丁奉再次啐了口口水,只是这口水中已经全都是血红血红的了,而丁奉如此不识好歹,也是让夏侯渊不由得勃然大怒,两边眉毛一竖,喝道:“小子!你这是找死!”

    话音一落,夏侯渊的攻势就是立马变得凌厉起来,显然夏侯渊这也是动了真怒,已经不再想着要收服丁奉了。一开始丁奉还能勉强躲闪,可随着夏侯渊手中大刀的速度越来越快,丁奉已经是有些招架不住了,身上不停地多出了一道道刀口,显然用不了多久,丁奉就要败于夏侯渊的刀下,而失败的代价就是丁奉的性命了!

    “嘿!”眼看着丁奉就要落败,这个时候,突然一道金光闪过,直接就是将交织在一起的刀光枪影给强行剥离!紧接着,就看到在夏侯渊和丁奉的中间,多出了一人,正是孙坚长子孙策!只见孙策手中金枪正好压着夏侯渊的大刀,双目紧盯着夏侯渊,头也不回,对丁奉喝道:“丁奉!退下!”

    “大公子!我……”见到孙策阻止了他与夏侯渊之间的比斗,丁奉也是有些不甘心,虽然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落败了,但身为武将的自尊心却不容许自己就这么退下去。只是还不等丁奉的话说完,就看到孙策稍稍一歪脑袋,眼角的余光闪过,看得丁奉也是不由得一颤,紧接着,就听得孙策冷喝道:“怎么?难道连我的话,你都不听了吗?”

    要说这天底下,能够有人让丁奉心服口服的,那除了孙策,就再无其他人了!听得孙策话语中的寒意,丁奉又是打了个寒颤,随即再也不敢多说一句话,老老实实地就是退了下去。而紧接着,孙策又是扭过头,满脸浓浓战意地看着眼前的夏侯渊,任凭夏侯渊用多大的力气,竟是怎么也无法将自己的大刀从孙策的金枪之下给抽出来。

    看到夏侯渊那卯足了劲的模样,孙策只是冷冷一笑,握枪的双手手腕突然猛地一转,那金枪上的力道立马就是消失无踪了,而夏侯渊也是因为用力过猛,差点没有一个跟头从马背上翻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