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 夫人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甘林穿过了几层竹林,甘林终于是来到了竹林中央,却是一座两层楼的小木屋。看这木屋的外表,似乎很是简朴,与一般的林中木屋没有什么区别,只是甘林却知道,这座小木屋内绝不寻常!要不然,李儒不会对这竹林如此严加看管!

    小心地贴着那木屋的墙壁,一小步一小步地朝着那木屋唯一的一个窗口挪动,好不容易到了那窗口,隐约可以透过那从屋内射出的灯光,确定窗口附近没有人。当即甘林便是用自己的一根手指勾住了窗弦,一点一点地用着力道,慢慢将窗口给扳了起来,露出了一条缝隙,甘林便是立马凑过脑袋朝着屋内望去。

    透过这一点点缝隙,甘林可以看到,那屋内的装饰与屋外却是截然不同!屋外装饰朴素简单,看上去就好像是一间普通的林间小屋,而屋内却是极尽奢华!地上铺着一层厚厚的皮毛,最难能可贵的是,这些皮毛竟全都是白色的,铺在一起,就仿若是一张完整的皮毛一般!屋内墙壁上也是悬挂着各种各样奢华的装饰,在墙角、框格之上,都是镶嵌着金光闪闪的金条,在屋内灯火的照耀下,显得整个屋内都是金光闪闪的,甚是华贵!光是这屋内的各种装饰的花费,只怕要重新建一座相国府也不见得做不到!

    甘林也算是见过大场面了,看到这屋内的奢华装饰,也是不免有些吃惊,不过很快又是恢复了常色,再次将目光在屋内搜寻,他相信,这奢华的装饰绝对不是李儒对这小屋如此看重的原因。而就在甘林继续朝着屋内探望的时候,从屋内却是响起了一把说话声,而这说话的声音落在甘林的耳朵里,也是十分熟悉,就算甘林没有看到那说话人的模样,也是立马猜出了对方的身份,正是这座相国府的主人,当朝相国李儒!

    “怎么样?今日夫人还是和以往一样?”李儒的声音与平时相比,却是显得更为随性一些,至少听上去不会那么冷冰冰的。

    “回禀相国!夫人,夫人还是如往日一般,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只是一日复一日地看着那张琴,偶尔弹奏一曲,也是曲不成曲。”一把女子的声音也是跟着响起,不过从这声音的语调也可以听得出来,这说话的女子年纪肯定不轻,至少也有个四五十岁的样子。

    “嗯!”听得那妇人的回答之后,李儒也是立马应了一句,不过能够听得出来,李儒的这一声回应声中充满了失望。停顿了片刻之后,李儒又是说道:“行了!既然如此,那我就不上去见夫人了,这几****也忙得很,可能会有好几天不会来了!你要记着,要好生照顾夫人,不得有丝毫怠慢!要不然,小心你的脑袋!”

    “奴婢明白!奴婢明白!请相国放心,奴婢一定会好好照顾夫人,不会有丝毫差池的!”听得李儒的威胁,那妇人回答的声音中也是充满了惊恐,就算是不用看,甘林也能想象到一名中年妇人被吓得面色发白的模样。

    “嗯!”得到妇人的回答,李儒这才是放心的应了一句,紧接着,甘林就看到一道人影直接出现在了眼前。那是因为地面铺了皮毛的关系,所以行走竟是没有半点声响,这也是吓了甘林一大跳,慌忙将身子往旁边一侧,那被手指头勾住的窗户也是立马合上,却还是发出了一声轻微的碰撞声!虽然这声音极其细小,却还是被李儒给听到了,在房内的李儒立马就是将脑袋一转,目光直接扫向了身后的窗口,眼中射出一道寒光!

    “什么人?”随着李儒的呼喝声骤然响起,紧接着,就听得呼呼声作响,数十道黑影齐齐地从外面的竹林当中窜了出来,齐聚在那窗口外,全都是清一色的青衫长袍男子,一个个警惕地查看周围,片刻之后,其中一人就这么对着窗口抱拳喝道:“相国!外面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

    “嗯?”听得这个回答,李儒的眉头也是不由得皱了起来,心中暗自揣测,刚刚难道是自己听错了?李儒倒是对自己这班部下的能力很信任,既然他们都说没问题了,李儒自然也就没有再多想,而是转过头,继续对那妇人吩咐道:“总而言之,夫人这里不能有丝毫怠慢!几日后我再来!”

    “是!”那妇人哪里敢说半个不字,恭恭敬敬地行礼送李儒离开了木屋,而等到李儒走出木屋之后,那些青衫长袍男子也是立马跟在了李儒的身后,保护着李儒很快便是离开了竹林。www..ne

    而无论是李儒还是那些青衫长袍男子却都没有注意到,在他们头顶上,那木屋的屋檐下方,一个黑色的人影几乎是贴着那屋檐的阴影,正是甘林!刚刚甘林发出那点响动之后,就知道不妙了,立马就是纵身往上一窜,躲在那屋檐的阴影之中,总算是躲过了那些青衫长袍男子的察看。躲在屋檐下,甘林凑过脑袋,盯着李儒等人离开,心中也是暗暗吃惊,他倒是没想到,李儒的身边竟然还有这么多江湖上的高手!

    甘林身为甘信的义子,自然也跟着童渊、王越这两位江湖大家待过一段时间,对于自己的徒孙,童渊、王越自然也没少把他们当年江湖行走的验和功夫传授给甘林几兄弟。所以甘林虽然年轻,但眼光却是很毒辣,那些青衫长袍男子一个个都算得上是高手,竟然都效忠于李儒,可见李儒手下的本钱也不少啊!

    心中暗暗将这件事记在心里,而紧接着,甘林又是悄然从屋檐下攀爬了几下,将身子一荡,极为轻巧地落在了木屋二楼的窗台上,脚下轻点木屋的地板,竟是半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朝着木屋外面看了一眼,确定没有被那些暗哨发现,这才猫着腰,朝着屋内走去。

    二楼内的装饰丝毫不比一楼差,那地板上铺着厚厚的皮毛,这也是甘林刚刚落地没有发出半点声响的主要原因。只是这二楼的灯火似乎要比一楼昏暗不少,从半开的房门朝里面望去,只有一盏昏暗的油灯摆在一张矮桌上,随着从房门外吹进来的一阵阵的微风,火苗不停摆动。甘林这次倒是没有推动那房门,在确定里面没有声响之后,身子一侧一横,便是直接钻进了屋子里面。

    这屋子里面和外面完全是两个天地,虽然房门放进了不少风进来,可屋子里面却是温热得异常,甘林身上穿着这身夜行衣,立马就是觉得全身燥热,身上也是印湿了一大片。在这样的温度下,只怕就算是把全身脱得光光的,也不会着凉了。甘林也算是见多识广了,立马就猜得到,肯定是屋子下面烧了炕,才会使得整个屋子里面如此温暖。而要让这么大的一座两层楼屋子都温暖起来,这耗费可是不少!看样子,李儒对这个木屋可是十分看重啊!

    强忍着身上的燥热感,甘林也是继续往屋内走去,四处查看屋内的情况。这只是一间小屋,从屋内的摆设可以看得出来,应该只是一间书房罢了,甘林在这书房内到处搜查了一番,却是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情报,自然也不可能就这么离开了。想着那李儒既然离开了,也不管刚刚听李儒所说的那个“夫人”到底是什么人,这屋内的警戒应该不会比屋外竹林更为严密了,甘林也是打定了主意要冒险一次。深吸了口气,再次推开了这房间内的房门,伸出头一看,房门外的光线比起那书房也是稍稍明亮一点,一座不大的厅堂,几盏烛火悬挂在墙壁上,上面罩着粉红的灯罩,更显得整个厅堂的光线十分暧昧。在厅堂内除了那依旧厚实的皮毛地毯之外,墙壁上还挂着大片大片的红色丝绸,平添着另类的情调。

    “叮——!”就在甘林准备从那书房内走出来的时候,突然一声声响,惊得甘林立马将已探出的脚又给收了回去。而甘林更是将整个身子都收入了房内,紧紧贴着房门,同时一只手更是摸向了腰间,在那里藏着一柄匕首,那是甘林现在全身上下唯一的武器!而紧接着,又是几声叮叮当当的响声,这一连串听了下去,却是一首古筝曲子。不过甘林却没有因此放松警惕,有曲子在房外响起,就说明房外的那个厅堂内有人在,亏得自己没有出去,要不然,很有可能被对方给发现了。

    甘林就这么守在房内,仔细倾听,不得不说,这琴声十分的悦耳,曲子也极为好听,甘林虽然并不通琴律,但也能分辨得出这是一首好曲子!曲好,琴好,弹琴的水平更是不错,要不是甘林现在所处的情况十分危急,甘林还真有静下心来欣赏的想法。好不容易等到一曲过后,甘林本能的竟是生出再听一曲的冲动,但总算是将心给平静下来。而这个时候,从外面又是响起了一把说话:“夫人!相国已走了!”

    从这把声音,甘林就可以判断出来,说话的正是先前听李儒吩咐的那名妇人,当即甘林也是立马屏住了呼吸,悄悄侧过身子,透过房门的缝隙朝着外面的厅堂望去,正好看到一名身穿宫装的中年妇人正恭恭敬敬地站在那里,而在她前面的情况,甘林却是看不到。不过从这名中年妇人说话的模样,只怕在她前面的,就是那名李儒口中的“夫人”了。

    “嗯!”等到那中年妇人说完之后,就是响起了一声轻轻的回应声,这声音听上去有些沙哑,却也有另类的吸引力,落在甘林的耳朵里,让甘林不由得觉得心头上痒痒的,有种想要立刻冲出去,一睹那位“夫人”的风采。

    “夫人!”见到对方只是轻飘飘地回了一句,那中年妇人似乎也有些不甘心,稍稍抬起头,偷偷瞥了一眼前方,犹豫了片刻后,深吸了口气,说道:“请恕奴婢多嘴,相国对夫人这么好,从来没有违背过夫人,为何,为何夫人始终不肯依了相国?相信只要夫人肯对相国点头,相国一定会……”

    “行了!”还未等那中年妇人把话说完,那夫人又是回了一句,直接就是将中年妇人的话给堵住了。紧接着,就听得夫人淡淡的话语响起:“既然知道自己多嘴了,那为何还不动手?”

    夫人这句话一说出口,只见那名中年妇人立马一张脸就是变得一片苍白,甘林透过门缝甚至能够清楚地看到她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怨毒之色。不过片刻之后,中年妇人还是一咬牙,提起一双手,竟是啪啪地朝着自己脸上拼命招呼,一下子就是给自己扇了数十个巴掌,那张略带一些削瘦的脸颊顿时就是被打得又红又肿,连嘴角都开始渗出血渍了,却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行了!”这个时候,夫人又是喊了一声,那中年妇人这才是停了手,只是那张脸已是肿得跟猪头一样,几乎是看不出她原先的模样了!而那夫人又是用那清冷的声音说道:“希望下次你能长点记性!你是我的人,这张嘴巴可不能随便吃别人丢来的骨头!下去吧!以后没有我喊话,你不准再上来了!”

    听得夫人的话,那中年妇人脸色又是一变,只是那肿胀的脸颊,让人看不出她此刻到底是什么样的表情,片刻之后,就是盈盈一福,说道:“奴、奴婢遵命!”说完,中年妇人也不敢有任何的怨言了,倒退着就这么离开了。

    而等到那中年妇人离开之后,甘林又是在书房内等了好半天,可外面却是没有半点动静,就好像根本没有人在外面一样。眼看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再这样等下去,只怕等到天亮也不会有结果了,甘林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夜色,一咬牙,干脆就是再次蹲下身子,贴着那墙壁又是朝着房外的厅堂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