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封王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你看看,这小皇帝也就这样的耐心了!这才等了多久,就已经忍不住了!哼!我看以往说什么他是聪慧之主,也不过如此罢了!”张绣看着天子那有些不耐的举动,也是忍不住冷哼了一声,满脸讥讽地嘟了一下嘴巴,哼了几句。

    “说到底,他也不过才二十多岁罢了,年轻人,情有可原吧!”赵云摇了摇头,望向天子的目光中也是透着失望,但嘴上还是不免为天子辩护了几句,只是这辩护之辞却是显得太过苍白无力了。二十多岁,说大不大,可说小也不小了,他赵云二十多岁的时候,就已经在战场上闯下赫赫声威了。

    “算了!别去管他了!今日之事不可大意,最好还是做好一切准备才是!”甘信也是摇了摇头,本来,作为刘备麾下战将,众将对这个大汉天子也不会如此看轻,全是因为当日天子为了自救,竟然将伏皇后作为了挡箭牌,造成伏皇后香消玉损。一个大男人,竟然拿自己的妻子来做挡箭牌,这样的行径,也的确是令人所不齿,这才让众人对这个大汉天子如此不屑。

    而这样的结果,对于甘信来说,却是再好不过了,原本还要担心这天子与刘备碰面之后,众将到底是要继续效忠刘备呢,还是改为效忠天子,现在看来,天子自毁形象,甘信也就用不着担心那么多了。此刻甘信心中所想的,却是前段时间,从张燕口中所得到的另一个关键情报。

    之前张曼成四人临死前说的不清不楚,就这么自杀而去了,丢下甘信一个大大的疑团无法解开。本以为这个疑团要过很久才能得到解开,却没想到,张燕竟是送上门来。自从将张燕给擒下之后,经过了甘信一番拷问,终于是得到了答案。

    琅琊山,太平宫!本以为自从当年张角死后,关于太平道的事情,就这么永远结束了,却没想到,这么多年后竟然又牵扯出了一个太平宫出来。回想起当年他与赵云一同杀张角的那天晚上,那个突然出现的神秘道士,甘信也是不得不相信张燕所给出的这个情报,暗中支持张曼成四人的,正是那琅琊山上神秘的太平宫。

    只不过对于太平宫,张燕所知的也不多,真正去了太平宫的,只有张曼成四人,而张燕也只是从他的师傅张牛角那里知道一些皮毛而已。不过这也没有关系,既然有了线索,那对于甘信来说,就已经足够了!等到此间事情有所了结之后,大不了甘信就亲自领着大军,杀上琅琊山,肯定能够找到有关太平宫的情报!

    “士虎!你,怎么了?”一把喊声把甘信从沉思中给拉了回来,却是在一旁的赵云见到甘信一直在想着什么,这才开口喊醒了甘信。见到甘信回过神来,这才是笑了起来,指了指前方,说道:“别想太多了,你看,刘大哥他已经快到了!”

    赵云这么一说,甘信也是立马抬起头,朝着前方望去,果然,只见前方那地平线处,一大片黑云正在朝着这边行进,正是刘备所率领的大军!见到如此,甘信也是立马露出了喜色,连连点头,说道:“大哥他来了!走!我们去接大哥!”

    “哎!别乱来!”一看到甘信就要上前,赵云连忙是一把将甘信给拉住了,又是对甘信使了个眼色,说道:“我们现在的任务,是守在这里,等着刘大哥他们过来就是了,你可别乱动,免得到时候坏了刘大哥的大事!”

    看到赵云的颜色,甘信也是立马明白了过来,嘿嘿一笑,便又是退了回来,随即又是对另一边的高顺、张辽问道:“怎么样?一切都安排好了吧?别到时候出了什么纰漏!”

    高顺没有回答,只是用力点了点头,而张辽则是拍了拍胸口,说道:“放心吧!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不会出差错的!”

    “好!”见到高顺、张辽都确定不会有事了,甘信也才是放下心来,关于这次迎接刘备,其实甘信也是有了一番准备的,只是刚刚一看到刘备来了,不免有些激动,这才有些忘乎所以了。随即甘信又是将目光转向了不远处的天子车乘,显然天子那边也已经看到刘备大军的到来,在车乘上的那位天子也是有些坐立不安了。甘信当即就是勾起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冷哼道:“看来咱们这位陛下也知道,今天这情况有些特殊啊!”

    听得甘信的话,赵云也是不免露出了一丝苦笑,其实他一开始对这位大汉天子还是抱有一些期许的,可自从知道这位大汉天子为了保命,竟然将自己的皇后来做挡箭牌,赵云就对这天子的品行有些不满了。在赵云看来,与其扶持这样没有品行的天子上位,倒不如让刘备上位,甚至于,取而代之!而赵云这样的想法,也不是只有赵云一个人,张绣、高顺、张辽都是有着差不多的想法,因此才会让甘信的计划得到众人一致的支持。

    很快,刘备的大军也已经是开到了长安城外,远远望去,竟是有近十万余人!这次甘信偷袭长安,将长安周边也全都拿下,但却是出其不意,趁着长安空虚才得手的,虽然将李儒给杀了,但凉州军大军却还在徐荣手中,说不准,徐荣就有可能班师回来,重夺长安!如实徐荣当真大军杀回来,那光靠甘信手中那几万人马肯定是抵挡不住的,所以刘备才会率领这么多兵马赶来长安援助。

    放眼望去,这十万大军军容整齐,在城外列成阵势,竟是丝毫不乱,足见这支军队经过了多么严格的军事训练,当之无愧的百战雄师!看到这么一支军队在刘备的指挥下,坐在车乘上的天子也是不由得觉得眼热,若是能够将这样一支强大的军队纳入自己的手中,那自己这天子之位岂不是已经名副其实了?想到这,天子就是不由得心动。

    “臣,幽州刺史,刘备!参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身着一身黄巾铠甲的刘备,直接从马背上翻身下来,对着车乘上的天子,纳头一拜,朗声就是喊了一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有刘备带头,在刘备身后的众将以及那十余万大军将士全都是齐齐拜了下去,齐声唱喝,那呼喝声震天,显得气势非凡!而旁边的甘信也是看得清楚,这次刘备来长安,除了那十万大军之外,竟是连关羽他们几员大将都没有带来,唯独带了郭嘉和诸葛亮这么两个谋士而已。而回过头一想,关羽要留守幽州,张飞要守着辽东,甘宁要守着冀州,而太史慈要守着青州,也的确是抽不开身跟着刘备一块来长安。随着刘备治下领地越来越宽广,今后几兄弟想要碰个面,也是难了。

    “皇叔来长安,一路辛苦了!还是赶紧起来吧!”甘信心中正感慨着,另一头,天子也已经发话让刘备等人起身了。不得不说,天子虽然年轻,但这言谈举止之间,还真有一国之君的风范,透着上位者的气势,却又令人没有疏远感,这天子的手段倒也是高明。

    “谢陛下!”道了一声谢之后,刘备也是站起身来,而跟着刘备一块站起身的,自然还有刘备身后那十万大军。而紧接着,刘备又是对着天子抱拳喝道:“陛下这些年来为贼人所持,臣不能尽早前来救驾,实在是臣之过也!还请陛下治罪!”

    “皇叔此言差矣!”天子当然不会真的去治刘备的罪,笑呵呵地说道:“若非皇叔,朕又岂能脱困?可以说,皇叔那是有功无过!朕今日正要为皇叔论功行赏!”

    说完,天子朝着身边的内侍摆了摆手,当即一名内侍便是捧着一块明黄的卷轴上前,正是早已经准备好的圣旨,上前将圣旨展开,大声喝道:“幽州刺史刘备接旨!”

    “臣,刘备接旨!”当即刘备又是再次跪拜下去,而在旁边的甘信等人见了,一个个面露古怪的神情,嘴角微微带着笑,相互看了一眼,全都是露出了期待的表情。

    而那内侍却是继续用那尖锐的嗓子喊着:“幽州刺史刘备,忠心为国,实乃汉室忠良,今刘备救驾有功,岂能不赏?特封刘备为幽王,任大将军,执掌天下兵马权属!天下若有叛逆,幽王当为清缴!不负圣望!”

    “嗯?”听得内侍宣读完了圣旨之后,坐在车乘内的天子突然身子一颤,那珠帘玉冠下的表情更是透着惊愕,几次想要张口,却还是强忍着没有动作,只是那握着车乘护栏的手背上,青筋一道道地暴起,握着护栏的边缘也是吱吱作响。

    而另一头,甘信等人却都是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张绣一脸古怪地转过头看着甘信,压低声音笑道:“小师弟!这圣旨写得如此文理不通,难道,是出自你的手笔?”

    “什么叫做文理不通啊?”甘信一脸不爽地哼道:“这圣旨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写成的!别管那用词对不对了,至少这意思算是没错了吧!嘿嘿,怎么样?你看我们那位陛下,不也是没有提出反对嘛!”

    “甘将军!你这还叫意思没错啊?”在一旁的张辽也是差点绷不住了,无奈地笑道:“别的不说,一口气就让主公称王了!这,这未免也太张扬了吧?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之前主公可是连半个爵位都没有的,你至少也先给主公封个幽公才说得过去嘛!”

    “哼!”对于张辽的说法,甘信也是满脸的不爽,哼了一声,摆手说道:“你们可知道,天子原本真正的圣旨上,是怎么写的吗?给大哥封了个关内侯,赏金万两,就这么把我大哥给打发了!我呸!真当是打发要饭的啊!他越是如此刻薄我大哥,我偏是不给他如意!今日我就是要让大哥称王,还要让他成为大将军!我看他堂堂天子,怎么好意思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推翻自己的圣旨!”

    甘信这么一说完,其他几人也都是愣住了,紧接着也是同样露出了极度不满的表情。关内侯?赏金万两?这天子未免也太过吝啬了吧?要知道,刘备这次攻克长安,可是等同于救驾啊!以刘备现在的身份,封一个关内侯那可不能叫做赏赐了,简直就是一种侮辱!这天子竟然做出这等事情,难怪甘信会如此生气,搞出这么一份离谱的圣旨了!

    而在听完圣旨之后,刘备也是同样的满心惊讶,在他原先的预想当中,天子就算是有封赏,那最多也就是给自己封一个公爵就差不多了,至于官职,最多也就是三公之位,怎么可能直接一口气就封自己为王呢?更不要说,任命自己为大将军了!愣了好一会儿之后,刘备这才是连忙喊道:“陛下如此厚赏,臣受之有愧!”

    天子在听到那圣旨之后,也是心里大乱,这和他之前所写的那份圣旨完全不同,自己没理由会给刘备这样丰厚的封赏。可圣旨却是天子自己亲笔写好,掌管圣旨、宣读圣旨的,也全都是他自己的亲信,绝对不会出错才是,怎么好端端的一份圣旨竟是变成这样?而就在天子心中盘算着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的时候,刘备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话,也是让天子不由得大喜,正要顺势将这份圣旨给收回来。可是天子这一张嘴,却又是愣住了,那准备收回圣旨的说法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正所谓君无戏言,更何况是已经写好的圣旨,如果自己就这么将这份圣旨作废的话,那汉室威望何在?今后自己的圣旨又还有什么用处?更何况,天子还没有弄清楚,刘备刚刚所说的到底是不是真心话,这万一只是刘备假意谦让之言,自己若是真的收回了圣旨,那岂不是要惹怒了刘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