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教训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听得这家仆的话,就连他们身后的同伴们也都是不由得脸红,这两名家仆都是三十多岁的大人了,而且还是长得人高马大的,那胳膊简直有那三名少年的腰身一样粗!恬不知耻地对这三名少年动手,竟然还能给自己找理由?他们以往也做过不少卑鄙的事情,可像这样的,他们都会觉得挂不住脸!

    而眼看着那两个硕大的拳头就要砸到那居中少年的脸上了,却只见那少年冷冷一哼,先是一把将那受伤的少年给拦了下来,紧接着,一个箭步上前,也不见他如何动作,那两名家仆就是直接发出了一声惨叫,倒飞了出去!等他们重重摔在地上,张口就是一喷,竟是喷出了一口鲜血,血中还夹杂着几块碎牙!刚刚他们竟是直接被那少年给打碎了牙齿!

    本以为被这些人高马大的家仆给欺负,这三名少年的下场一定很悲惨,可没想到这转眼间,两名家仆就是直接被打成了这副模样!再看那少年,全身上下没有半点受伤的样子,两只拳头慢慢收了回来,只是甩了一下,就像是要甩掉拳头上所沾染的灰尘一样,冷冷一哼,看着王公子以及那些家仆,冷哼道:“王芬身为朝廷官员,竟然教出你们这等人渣!我看他也不配再当什么少府卿了!”

    王公子也没想到,这看上去也不过半大的小子,竟然这么厉害!也是被对方给吓了一跳,可听得那少年的话,王公子立马又是怒火中烧,哪里还顾得上先前少年的惊异表现,当即就是指着那少年喝道:“大言不惭!大言不惭!竟然敢对我爹爹口出不逊!来人!来人!给我打!给我打!”

    王公子话音一落,那些家仆们也都是一个个怒喝着冲上来了,先前他们不上,只是觉得以大欺小不好意思,可现在对方用他的实力说明了,他们可不是什么弱者。加上对方刚刚的确是出言不逊,辱骂他们的主子,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对方,所以也是一拥而上,朝着那三名少年冲了过去,要一口气把他们都给拿下!

    “哼!”看着这些家仆都冲上来了,三名少年此刻却是并肩而战,一个个脸上都是露出了怒意以及兴奋的表情,就连那一直都表现得很和善的白脸少年也不例外!三人齐声清喝了一声,便是迎着那些家仆就这么冲了过去,竟是直接与那些家仆大打出手了!

    且不说那三名少年与那二三十名家仆交手的情况如何,于此同时,在街道一边的一间民居屋顶上,几名穿着黑衣的男子正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街道上的一场混战。看着那冲进二三十名家仆当中大打出手的三名少年,其中一名黑衣人忍不住对身前一名留着络腮胡子的黑衣人问道:“老大!我们当真不出手?那三位可都不是寻常的孩子啊!若是有什么闪失,那我们可都吃罪不起啊!”

    “怕什么!那三位自然不是寻常的孩子!难道我还不知道嘛?放心吧!这帮酒囊饭袋,怎么可能伤得了他们?”络腮胡子的黑衣人立马就是呵斥了一声,随即又是转过头,继续看着下面的那场混战,嘿嘿笑道:“难道你们都没看出来,那三个孩子现在可是处于上风呢!上头交代过,只要没有能够威胁他们的情况出现,就不需要我们出手!将军的意思那是再明显不过了,不就是要锻炼锻炼这三个孩子嘛!放心,真要出什么情况,我们也来得及出手!刚刚那马车的事情,不就是这样嘛!”

    说着,络腮胡子黑衣人便是手中一掂,一块拳头大的石块在他手中不断地被抛起。刚刚那马车撞过去的那一瞬间,表面上看好像是那少年将马车给击倒的,可实际上,却是他出手丢过去了一块石头,重重砸在了那惊马的脑袋上,一口气将它给砸倒在地,这才使得那少年被马车撞了,也只是受了那么一点小伤。而听得络腮胡子黑衣人的说法,其他几名黑衣人也是连连点头,不过紧接着,一名黑衣人又是说道:“说起来,将军也真是狠心,小公子这才多大啊,就这么让他冒险!”

    “去!你懂什么!将军做事,难道还不如你透彻?一边呆着去!”那络腮胡子黑衣人立马就是横了那黑衣人一眼,随即便是扭过头,继续饶有兴趣地看着下方的混战。咋一看好像很是随意,可那一直在手中掂着的石块却是紧紧握在手心,若是下方三名少年有什么意外,他必定会动手救助!

    而正如这络腮胡子黑衣人所言,这场战斗表面上看好像是很悬殊,可战斗的结果却是令人出乎意料,二三十名人高马大的家仆,却是被三名半大小子给打得一个个倒地不起,很快,那二三十人都是倒在地上成了滚葫芦,而再看那三名少年,却是没有一个受伤的!三人环顾了周围一圈,确定没有一个对手还站着,这才是同时拍了拍手,就像是将手中的灰尘给拍掉一样,随即相互看了一眼,哈哈大笑了起来。

    三名少年笑得厉害,可王公子却是笑不出来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三个半大小子竟然这么厉害!相比之下,自己只怕连对方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吧!王公子虽然纨绔,但却不是傻子,看到这三名少年这么厉害,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当即便是扭过身子,就要跑。只是他要就这么跑了,却是有人不同意了!

    “哪里跑!”一声呼喝,却是那之前受伤的少年,只见他一个纵身,三四丈的距离竟是转眼就跃过了,一口气便是拦在了王公子的面前,嘿嘿一笑,就是喝道:“怎么?这就想跑了?哪里有那么便宜的事?今天这件事,我看你怎么给我们一个交代!”

    “啊!你们,你们不能对我动手!要不然,要不然,我,我爹爹一定饶不了你们!”王公子看到对方那不怀好意的笑容,顿时就是吓得两腿发软,最后还是下意识地喊了起来:“我爹爹是王芬!他,他可是燕王最看重的大臣!你要是惹了我,就是惹了我爹爹!惹了我爹爹,那就是惹了燕王!到时候你们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

    听得王公子的威胁,三名少年却是相视而笑,那白脸少年更是捂着嘴巴,笑着说道:“我还真不知道,原来王芬的本事这么高呢!嘻嘻!嘻嘻!”

    这白脸少年笑起来却是有些娘娘腔,本来这应该是很古怪的,可在这白脸少年身上,却是显得再自然不过了,这样的笑容和笑声相配合,竟是有种令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啊!官兵来了!官兵来了!”而就在这个时候,周围却是响起了一把惊呼,原来却是有一队官兵正是朝着这边赶了过来,紧接着,周围又是响起了一把喊声:“小兄弟!赶紧跑吧!别让官兵抓了,他们肯定会包庇这些坏人的!”

    刚刚所发生的那一幕,周围的百姓都是看在眼里,他们也是不满王公子的行为,可又不敢反抗,也正因为如此,看到这三名少年的行为,他们也是暗暗叫好。如今官兵来了,担心这三名少年被官兵给害了,也是提前示警,想要让三名少年赶紧离开。

    对于周围百姓们的善意,三名少年只是朝着周围纷纷抱拳行礼,却是没有离开的意思,反倒是那王公子听了,脸色也是稍稍缓解了一些。虽然这三名少年身手厉害,但总不能跟这天下无敌的燕军相抗衡吧!不过有了上次的教训,王公子也不敢太早嚣张了,况且自己已经是被那三名少年给围住了,这万一激怒了这三名少年,直接先动手了,那岂不是要吃大亏?

    “什么事?什么事?让开!官兵公务!通通让开!”很快,一队官兵便是直接冲进了围观的百姓当中,虽然言语上依旧是很不客气,但比起刚刚那些王家家仆的行为,却是要好太多了。所以这些官兵的行为,倒是没有让百姓们生出什么不满,只是一想到待会这三名少年要受难了,百姓们还是一个个面露担忧之色。

    “我,我是少府卿王芬大人的儿子!我是王芬的儿子!”一看到这些官兵赶来了,而且数量也是足足有数十人,那王公子立马就是面露惊喜,本来还是瘫坐在地上的,却是一口气就蹦了起来,远远地朝着那些官兵喊了起来,同时还是指着那三名少年喊道:“他们,他们都是蛾贼!想要害我!快,快把他们都给拿下!”

    所谓蛾贼,却是指的是当年的黄巾贼兵,这王公子倒也聪明,先是把三名少年扣上了黄巾贼人的帽子,出身官宦世家的他,当然知道,如今朝廷对黄巾贼兵是多么的重视,碰一个抓一个,毫不留情!果然,那些官兵一听到有黄巾贼兵出现,一个个都是如临大敌,立马就是亮出了兵器,直接就是围成了一个大圈,将三名少年以及王公子全都给围了起来。

    而看到这些官兵竟然真的要对三名少年动手,周围的百姓那是再也忍不住了,一名老者指着王公子就是喊道:“别听他胡诌!这三位少侠都是好人!可不是什么蛾贼啊!”

    “对啊!他们三个还只是孩子啊!怎么回事蛾贼呢?”“你们可不能错抓了好人啊!”“官官相护!官官相护!你们要是敢对这三位少侠不利!我们就联名去燕王府上告状,请求燕王主持公道!”

    有了那老者带头,周围的百姓们那是一个个高声呼喊起来,纷纷在为三位少年鸣不平。而听得这些百姓的呼喊,那些官兵也是立马停住了脚步,一个个都是狐疑地看着周围的百姓以及围在最中间的王公子。而那王公子也是脸色大变,他也没想到那些胆小怕事的百姓竟然也敢如此,当即就是脸色一变,立马就是对那官兵喝道:“莫要被他们给骗了!你也知道,黄巾乱党最善蛊惑人心!他们全都是被这三个小蛾贼给蛊惑的百姓!不能听信他们的!我可是当朝少府卿之子,你们更应该信我才是!”

    那些官兵也是一个个面面相觑,少府卿之子的名头可不小,他们也不敢说完全不相信王公子的话,这事实到底如何,他们这才刚刚到,也分不清是非。只是看周围百姓的情绪异动,这场面可是随时都要失控了,当即这些官兵也是有些为难了,领头的官兵甚至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号角。长安初定,这管理长安城内治安的,其实就是原本的幽州军将士,而为了保证维护好城内治安,每个巡逻的小队都是配备了一个号角,可以随时召集附近的巡逻小队前来。这些官兵倒不是说敌不过这些百姓,只是他们也不敢肆意去攻击这些普通百姓,以免闹出民变,所以只能是召集周围的友军前来相助。

    而就在这官兵准备吹响号角的时候,突然一只手从旁边伸了出来,却是那名穿着明黄衣裳的少年,只见他不知何时,竟是走到了这名官兵的身边,一只手正好抓住了号角,让官兵无法吹响这号角。还未等那官兵反应过来,少年便是微微一笑,说道:“这点小事,倒是用不着召集大军前来这么严重!”

    “呃?你,你是……”先前刚刚赶过来的时候,这些官兵也是没有来得及看清楚这三名少年的模样,便是发生了这么多事情的变化,如今这少年走到了自己面前,这名官兵总算是看清楚了这少年的相貌,顿时就是一愣。先是看着这少年很是眼熟,紧接着,越看这少年,官兵的脸色就越发惊讶、愕然,到最后,这官兵就好像是被吓了一跳一般,一张脸立马就是变得雪白,直接就是松开了号角,朝着那少年就是纳头一拜,大声喊道:“参见王子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