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退让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对于曹操的顾虑,贾诩也是立马明白过来,只见贾诩用手轻轻捋了捋自己的胡须,眯着眼睛,目光却是从曹操手边的另一份锦帛上扫了一眼,似乎想明白了什么,随即笑道:“主公!请恕属下直言,之前董公仁来拜见主公,所说的,恐怕不只是有关江东战报的事情吧?”

    贾诩突然提起这件事,先是让曹操一愣,随即曹操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尴尬之色,犹豫了片刻之后,便是对贾诩说道:“呵呵,倒是瞒不过文和!不错,公仁适才来我这里,除了提交有关江东的战报之外,还给我说了另一件事!那就是有关称王之事!”

    称王,这的确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特别是在去年刘备被封为燕王之后。在此之前,刘备与曹操、孙坚等人的官职都是不相上下,刘备任幽州刺史,而曹操则是被封为兖州刺史,至于孙坚,自然就是扬州刺史了。而在去年的时候,刘备攻陷了长安,掌握了天子和朝堂,就是直接被封为燕王,任大将军一职。虽然谁都知道,这只不过是个虚名罢了,可在无形中,刘备就俨然高过了曹操和孙坚一筹!在那之后,曹操的心里就一直有个疙瘩,而刚刚董昭就是向曹操提议,向天子和朝廷提交奏折,请封王爵,虽然明知道刘备不会同意,但曹操也不过是走个形式,交了奏折之后,曹操就会自行称王。这样一来,曹操就会再次与刘备在名头上不相上下,将来对上刘备的燕军,曹操也能有足够的底气了。

    听完曹操说完董昭的提议之后,贾诩又是沉默了片刻,这才抬起头,对曹操笑道:“主公!属下倒是有个主意!主公依然是向朝廷提交奏折,不过却是请求朝廷,封孙坚为吴公!这样,便是向孙坚表达了主公的善意,而若是孙坚肯与主公讲和,便一定会向朝廷同样提交奏折,请封主公公爵!至于主公与孙坚之间的杀子之仇嘛,相信主公也知道,这只不过是一个圈套,主公只需发出声明,就说已经抓到了杀害大公子的凶手,乃是假冒孙策之名的马贼,这也算是给天下人一个交代了!”

    贾诩这么一说,曹操顿时就是眼睛一亮,似乎这个方法也是十分可行。虽然贾诩所说的,是请封公爵,比起董昭之前为曹操所说的王爵要低上一筹,但曹操也明白,贾诩提出的请封公爵,却是向刘备表达一种臣服之心,可以麻痹刘备,免得引起刘备的警惕。曹操低头仔细思量了好一会儿,这才是用力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就依文和之见!”

    “主公英明!”见到曹操最终还是同意了自己的谏言,贾诩也是立马露出了微笑,连忙是对着曹操拱手躬身一礼。之前董昭向曹操谏言,曹操没有立刻做出回复,而现在自己向曹操谏言,却是直接得到了曹操的认同。这也证明了,在曹操的心目中,自己的地位还是要高过董昭的。

    而紧接着,曹操又是阴沉着脸,双手紧紧握拳,突然重重地砸在了矮桌上,沉声喝道:“至于杀害子脩的凶手!我日后定能将他给揪出来!为子脩报仇!”

    —————————————

    成都。

    自从刘璋为部下臣子所害,使得父亲刘焉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拱手相让,这成都也就归徐荣所有,而原本归顺于刘璋的益州文武官员,自然也是效忠于徐荣。

    本来这些文武官员效忠于徐荣,是指望着将来能够跟着徐荣升官富贵的。可他们也是万万没想到,投降徐荣没多久,长安就被刘备给拿下了,凉州军最大的依仗,天子与朝廷都落入刘备之手,一时间,这益州本地的文武官员有想法的可是不少。

    只不过,他们虽然是有想法,可徐荣却不是刘璋,能够任由得他们乱来。自从徐荣占领成都之后,明着暗着就是做出了许多调整,将原本固若金汤的益州官场全都给打乱了。那些益州手握兵权的文武官员,全都被徐荣变着法将兵权给剥夺了,如今掌握益州兵权的,几乎全都是徐荣从凉州军中所挑选出来的亲信部下,那些益州官员反倒是直接被架空了,大多数都只能是担任一些有名无实的虚职。

    在成都城内偏南的一角,一个大宅院内,却是益州重臣庞羲的宅院。庞羲在益州那可是名士,当年刘焉刚刚入益州的时候,庞羲就已经是刘焉麾下的重臣了,后来刘焉死后,更是将庞羲当做是托孤之臣。去年徐荣南下益州的时候,庞羲却并不是背叛刘璋的那些官员之一,只不过后来情势所迫,况且刘璋也已经死了,庞羲无奈之下,也只能是选择效忠与徐荣了。而徐荣也是看中了庞羲在益州的名望,所以并没有对庞羲动手,反倒是继续让庞羲担任治理益州政务的重臣。也正因为如此,庞羲现在依然是益州官员当中比较有威信的官员之一。

    而如今,在庞羲的宅院内,一干益州文武官员却是聚集在庞羲的议事厅内,一个个面色凝重,目光都是集中在了坐在主席位置上的庞羲。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庞羲的脸上也是露出了无奈的苦笑,扫了一眼在座众人,说道:“诸公此次来找老夫,老夫也知道诸公之意,只是,如今徐荣就坐镇于成都,手下更有十万凉州军!诸公想要谋求大事,只怕是难上加难,老夫又有何能,能够助诸公一臂之力呢?”

    “庞大人莫要谦虚!”这个时候,一名年轻文官突然站起身,对着庞羲就是拱手说道:“庞大人乃是益州名士!如今徐荣在益州倒行逆施,早已经是令益州上下不满!若是庞大人能够登高一呼,必定能够令益州上下拥护,驱除徐荣!”

    杨怀所说的,才是在座大多数人心中最为担心的事情,在座众人能够在去年的那场动荡中存活下来,自然不会是那种视死如归之人。其中不少人如今会坐在这里,无非就是因为当初徐荣给他们许诺的富贵荣华并没有得到兑现。他们想要反抗徐荣,无非就是想要继续享受掌控益州大权的感觉,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会因为这个而去出生入死,冒着牺牲性命的危险。

    对于这些人的心思,法正自然是一清二楚,而庞羲与严颜两位也都是对这些贪生怕死又贪婪的家伙满心不屑。不过法正倒也没有点破众人的心思,而是淡淡一笑,说道:“诸位还请放心,在下既然敢召集诸位来此,自然是有一定把握,而不是带着大家一起去送命的!徐荣带走了八万大军,只剩下两万兵马留在成都,而在益州各郡,虽然都是由徐荣的亲信所掌控,但那些郡城内的兵马却都是我们益州的子弟兵!到了关键时刻,只要诸位振臂一呼,相信这些子弟兵绝对不会听从徐荣的亲信!”

    法正这么说来,倒也是有几分道理,只是众人还都是一个个紧皱眉头,显然不会这么简单就被法正所说服,毕竟这都关系到他们全家上下的性命,他们可不想轻易去冒险!不过众人的这个反应,也是在法正的预料之内,他也没指望就凭着空口白话,就能让这些比蛇都油滑的老狐狸们轻易应下!紧接着,法正又是笑着说道:“其实,我能有如此信心,自然不光是靠些原因。诸位恐怕还不知道吧?燕王玄德公,已经派遣燕军南下讨伐益州了!”

    法正突然丢出了这么一个消息,也是让在座众人全都是一惊,一个个都是瞪大了眼睛看着法正,而庞羲也是一脸的惊愕,看着法正忍不住惊呼道:“孝直!此事当真?燕王当真决定派兵南下了?”

    庞羲当年会选择支持刘焉,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刘焉那汉室宗亲的身份,庞羲那可是正宗的儒家子弟,对于汉室那可是忠心不二,而如今天下各路诸侯,就只剩下刘备与刘表两人是汉室宗亲了。刘表不过守成之主,而且眼看着就要被徐荣给击败,步入刘璋的后尘,那天下间真正能够得到庞羲支持的诸侯,也就只有刘备了!若是刘备当真南下,那庞羲绝对会第一时间对刘备表示支持!

    而在场也不是所有人都为这个消息所动的,一直没有吭声的益州战将吴懿就是皱起了眉头,说道:“就算燕王决定南下又能如何?等到燕军打到成都,只怕徐荣早已经拿下荆州,班师回来了!到时候,燕王的兵马再多,也难攻克益州!更何况,从长安到成都,途中所要经过汉中、剑阁、涪县!别的不说,光是剑阁关卡可就有徐可所率领的七万凉州军!燕王想要拿下剑阁,没有个二三十万,绝对不可能!”

    吴懿当初可是指掌益州大军的重要将领,对于益州各地的关卡、兵力也都是了如指掌,显然吴懿对刘备南下的行动并不怎么看好。而听得吴懿的这番话,刚刚因为法正丢出的那个消息而有些激动的众人立马就是被这盆冷水给浇熄了心中火热,一个个面面相觑,脸上的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而法正在等吴懿说完了之后,却依旧是满脸笑容,说道:“吴将军所言,似乎颇有道理,不过呢,在下要告诉诸位的是,如今燕王派遣的燕军,已经攻破了剑阁,现在正在朝着成都开拔!这次燕军的统帅,正是有常胜将军之称的蜀王,甘信甘将军!”

    “什么?不可能!”法正这话一说出口,顿时在场所有人全都是愣住了,紧接着,以吴懿为首的几名战将直接就是站起身,满脸不敢置信地惊呼起来。就连老将严颜也是不例外,噌的一下就是跳到了房间的中央,脚下噌噌几步就是走到了法正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瞪着法正,喝道:“怎么可能?汉中有板楯蛮五万余人,剑阁有凉州军七万,这么多的守军,如此严密的关卡,燕军怎么可能转眼就把这两处给拿下了,而且还如此悄无声息?这,这,这就算是徐荣,那也不可能做到啊!”

    “徐荣做不到,可不代表蜀王甘将军做不到!”严颜话音一落,法正突然一改之前那和蔼的模样,语气一顿,大声喝道:“诸位莫非忘了?当年将董卓大军击溃的是何人?在潼关前**追杀董卓,最后将董卓击杀的又是何人?甘将军被誉为常胜将军,不就是因为他能做到别的将军所做不到的战功嘛!”

    法正这么一通呼喝说完,众人都是直接被法正的话给镇住了,虽然他们也觉得法正的这个说法有些牵强,可却偏偏找不到任何理由反驳。自从二十多年前,黄巾之乱时,甘信横空出世,这么多年来,甘信所立下的种种战绩,也实在是让他们无话可说。过了好半天,高沛似乎还是有些不太服气地哼了一句,说道:“这一切,这一切也都是你的一面之词,谁知道你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高沛这话其实还有一半意思没有说出来,那就是:光凭你法正这几句话,就想要让我们去拼命,还不够,想要说服我们,就必须拿出真凭实据来!

    法正自然能够听出高沛这话的意思,而再看其他人,似乎也都是与高沛同样的想法,当即法正便是再次露出了笑容,似乎早已经料到会是如此一般,突然对着庞羲一礼,说道:“庞大人,请恕罪!在下未经庞大人同意,就是带来了一人,想要让他与诸位相见!见到他,相信诸位就都会明白了!”

    听得法正这么一说,包括庞羲在内的众人全都是一愣,不过很快,庞羲便是恢复了常色,对于法正,庞羲还是很信任的,当即便是点头说道:“如此,孝直就请自便吧!不用顾忌老夫!”